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9章 办丧事

正文 第9章 办丧事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

    我没有直接应下来,疑惑的看着中年男子,将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他说他相信老秀才。

    听到这里,我心里大概知晓了一些,恐怕这中年男子是经济紧张请不起专业人士,便用廉价请业余人士来办丧事,老秀才就向他举荐了我。

    想通这些,我爽快的接下来,不为别的就图一次经验,像这种寿归正寝的老人,只要大致上不出现差错,一般不会闹啥怪事。

    接下来,我们跟中年男子谈了价钱,也不知咋回事,老王开口一万五,中年男子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他让我们承包老人入殓到下葬的一切事。

    老王又说:“一些必要的红包要另算。”都是农村人,中年男子懂得这些规矩,让我们不要嫌弃红包小。

    谈好价钱,中年男子给我们一人塞了一个红包,一包五块钱的白沙烟,红包里面装的是二十四块钱,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这二十四块钱被称为全孝,十二块钱是半孝,红包大小完全是主家的意愿,一些家境好的主家,这个红包最少会给二百以上。

    红包虽然小了一些,但是,我跟老王心情还是蛮开心,毕竟这是我们八仙第一次接下丧事的单子,而且价钱比那那些专业人士只是低了三千块钱。

    随后主家请我们在他家搓了一顿饭,酒过三旬,老王跟主家喝的有点高,老王说:“老李,我有点想不明白,一万五的丧事费有点低,但是跟那些专业人士谈谈价钱,有可能请来他们,为什么要承包给我们八仙?”

    主家喝一口酒,愣了一下,说:“老哥哥啊!我也不瞒你,请你们之前,我找人算过日子,那人说老头子死的时辰不好,在家停尸的时间有点长。”

    老王问多久,他脸色变了变说,七天。

    “什么?”老王惊呼一声,“七天?你没骗我?”

    他皱起眉头,说:“我起先也不相信,后来又找老秀才算了算,他也说七天。”

    我看了主家一眼,心中有些气愤,但,既然答应下来,肯定不能反悔,只好拉住准备飙的老王,说:“死者的生辰八字,跟死亡时辰说下,我再算算!”

    所谓生辰八字,简单的说就是八个字,其实也是周易术语四柱的另一种说法,四柱是指人出生的时间,即年、月、日、时,用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各出一字相配合分别来表示年、月、日、时,(十天干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则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如甲子年、丙申月、辛丑日、壬寅时等),包含了一个人出生时的天体运行的基本状态,每柱两字,四柱共八字,所以又称“八字”,再依照天干、地支沂涵阴阳五行属性之相生、相克的关系,推测人的体咎祸福。

    主家告诉我,死者的生辰八字是民国七年,六月二十日,戊时,死于午时。

    咋一看,这生辰八字没啥问题,当我用十天干和十二地支推算出来的时候,脸色沉了下来,民国七年是公元1918年,也就是戊午年,六月是戊午月,二十日是戊午日,若是时辰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戊午时,而他死亡的时辰应该是正午11点,不多一分不多一秒,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葬经中所说的那种命。

    我心中万分不愿承认这事,就问主家:“老爷子是不是十一点整死的?”他说,不知道,没看时间,大概是十一点的样子。

    老王在一旁干着急,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对,我没回答他,放下手中的碗筷,让他在这等我会,我回躺村子。

    回到村子,我先在家里翻出葬经看了一次,没错,符合这上面说的那种命,后是找老秀才去问情况,他给我的答案也是那种命,让我诚心做好这场丧事,精挑细选八仙应该不出问题。

    要出门的时候,老秀才叫住我,说:“九伢子,墓穴一定要选好,莫断了主家的后!”说完,他叹了一声气。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Tm真想揍老秀才一顿,md,那种命的丧事一旦接下,主办丧事的人,短三年阳寿不说,只要礼仪方面不周到,很容易被死者惦记,以后就会霉运加身,md,有这么坑人的么,那么多八仙不坑,逮着我欺负!

    临出门时,我一肚子怒气没地方撒,将老秀才家的门头又踹了一脚,破没破我不知道,就知道身后传来老秀才咆哮的骂人声。

    知道死者是那种命后,对于这场丧事没一点信心,更加别提抬棺了,我很想推掉这场丧事,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更何况依我们这边的风俗,没人肯接二丧的。(二丧:一个丧事换两伙人。)

    想到这里,我心里稍微好受一些,在家里找了一些丧事的工具,急匆匆的向李村走去,既然已经接下这丧事,绝不能让它出现意外,至于短三年阳寿,那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暂时不管它。

    来到李村后,我沉着脸啥话也没说,让老王把先前的红包跟烟全部给我,原因没告诉他,老王虽有些诧异,但,还是把红包跟烟给我,问我为什么,我说,不会害他,有事我一个扛着。

    随后,我让主家带我去死者的房间,主家点了点头,眼神中流露出无限悲凉与伤感,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眼神,残酷而现实,想必,主家对死者的感情应该很深。

    我忐忑的跟在主家身后,倒是老王一点也不害怕,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假如我告诉他死者是那种命,不知他会不会跟一样。

    死者所在房子并不大,约摸十来个平方米,几张凳子摆在右边,一张木床摆在左边,上面挂着一床黑色的蚊帐,床边跪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在烧什么东西。

    小女孩见我们进来后,抬头看了一眼,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我走近一看,特么不是黄纸,而是试卷,最坑爹的是小女孩一边烧着,嘴里还嘀咕着:“爷爷,您年纪大了,到了阴间要多动动脑子,书彦烧些试卷给您做,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把我班主任带下去,让她教你做。”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