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844章 活烤

正文 第1844章 活烤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这时候,另外几个作战参谋也意识到了不对。m。

    “该死!”马科斯咒骂一声,反手掏出一把手枪就要开门往外冲。

    “上尉,别开门!”科宁斯毕竟要比马科斯多出了十多年的军龄,而且曾经参加过多次的实战锻炼,所以在关键时刻要比马科斯这个特种部队的上尉更沉稳,他已经意识到外面的瑞典警卫跟勃兰登堡都已经出事。

    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只有上帝知道。

    所以如果这时候贸然冲出去,多半只能送死。

    马科斯其实也不是傻瓜,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手上当即松开了拉着的门把,不过嘴上却仍旧不服输,说道:“可我们老躲着也不是办法,如果外面的警卫还有我们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人都出事情了,我们这辆指挥车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科宁斯摇摇头说,“我们的这辆装甲指挥车是瑞典王储阿道夫赠送给将军阁下的,装甲厚度超过了十五公分,排气以及通风都是专门设计的,只要我们不主动打开门,外面的人短时间之内是进不来的。”

    马科斯和另外几名作战参谋闻言顿时间心神稍定,因为十五公分厚的装甲,不仅可以抵御127mm口径的重机枪子弹的射击,甚至还可以抵御20mm口径的机关炮的正面射击,防御能力非常强。

    不仅如此,指挥车还安装有非常特殊的通风装置,所以也不怕对方采取毒气攻击,或者采取窒息战法,科宁斯说的一点没错,只要他们自己不打开门,外面的苏联特种兵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除非调来战防炮轰击。

    但是整个联军指挥部并无战防炮。

    几个作战参谋心神稍定,其中一个便抄起了桌上的电话筒,准备打电话给离指挥部最近的第一集团军司令部,让第一集团军尽快派部队过来增援,但是摇动手柄等了好半天,对面却始终没有应答,便知道电话线肯定被切断了。

    电话被切断,指挥车里又没有专用的电台,却没办法向外界求救了。

    就在这时候,指挥车的右侧车壁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倒挂在车壁挂钩上的一把角尺便立刻掉落下来,摔落在地,发出啪的一声响,那几个作战参谋便立刻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年轻的参谋更是非常丢脸的失声尖叫了起来。

    “不用害怕!”科宁斯并没有取笑那个参谋,反而宽慰道,“没事的!”

    那个参谋闻言轻嗯一声,然后使劲掐自己手掌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这时候,通过车壁传来的嘭嘭声响更加的密集了,在密闭的车厢里边,回音现象就显得更加的明显,震得车厢里边的几个人耳膜都快要破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外面的苏联特种兵看来确实拿指挥车没办法,急切之间无法破门而入。

    ……

    徐锐确实拿这辆指挥车没有办法。

    虽然有一身强悍的单兵战力外加过人的指挥造诣,但是对于有着厚厚装甲的装甲车还真是办法不多,对付这种笨拙的装甲车,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战防炮,只要拥有一门37mm口径的战防炮,就可以很轻易的撕开眼前的这辆铁王八。

    可是很遗憾的是,徐锐现在并没有这样的战防炮。

    另外要说明的是,这时候,整个联军指挥部里的一百多个瑞典警卫、二十多个瑞典参谋外加五十多个勃兰登堡特种兵,都已经被杀得一个不剩!

    勃兰登堡特种兵或许非常的厉害,但那得有个前提条件,就是必须让他们把战斗力正常的展现出来,如果是在醉酒状态之下,十分战斗力却连一分都发挥不出来,那么他们的表现就是相比普通士兵也是强不到哪里去。

    狼牙大队甚至没遭到像样的抵抗。

    借助苏军特勤队的“无私”牺牲,徐锐成功骗过了联军指挥部的警卫,以及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人,然后凭借着夜幕的掩护,乔妆成为苏军的尸体,一点点的蠕动到了联军指挥部的外围阵地,然后发起雷霆般的突袭。

    整个战斗仅仅只持续了三分多钟。

    短短不到三分钟时间,联军指挥部里的所有人便几乎被杀了一个干净,甚至就连藏在另外两辆装甲指挥车里的十几个瑞典参谋也被狼牙摸进去杀了,只有科宁斯他们的这辆装甲指挥车打不开,躲在车里的六个人也成了指挥部仅有的幸存者。

    如果联军的指挥官已经被斩首了,徐锐并不想过多逗留、跟躲在里边的几个无关紧要的小卒多计较,因为留在这里非常危险,要知道联军指挥部外围就驻扎着大部队,瑞芬联军主力随时都有可能发现不对,赶来救援。

    一旦陷入到重围之中,狼牙大队也是必死无疑。

    所以说,如果已经完成斩首任务,徐锐并不想过多逗留。

    可遗憾的是,在已经被狼牙猎杀的所有人中间,军衔最高的也只是个少校,也就是说他们想要猎杀的联军指挥官并不在被杀的这些人中间。

    所以说,联军的指挥官极可能躲在最后的这辆指挥车里。

    所以说,徐锐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干掉这辆车里边的人。

    这会儿,狼牙队员围着最后剩下的这辆装甲指挥车已经有好几分钟了。

    “我艹!老子就不相信这个邪了!”鲁汉举着手枪对着指挥车连续开火,瞬间便打得车壁火星四溅,刚才车厢响起的嘭嘭声,就是子弹打在车壁上,然后透过车壁传导进车厢里边发出的回响,听着就跟拿大锤砸似的。

    “住手!”徐锐一扭头看到这一幕,顿时吓一跳,喝道,“老鲁你找死啊!”

    在这么近的距离拿手枪射击装甲车,要是运气不好的话,极可能会被反弹回来的跳弹给伤到,堂堂狼牙如果死在自己的枪口下,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真是的。

    看到徐锐发火,鲁汉顿时轻哦一声,不敢再开火,却还是拿枪托砸了一下,结果只听咣的一声炸响,驳壳枪的枪托碎成了几块,装甲车的车壁上面却只有淡淡的擦痕,看到心爱的驳壳枪毁了,顿时间把鲁汉心疼得不行。

    这时候,时小迁也从车顶跳了下来,摇摇头说道:“团长,没找着通风口。”

    “看来,这辆装甲指挥车的通风口设计在车身底!”徐锐估计了一下车重,再看了一眼从车身两侧横伸出来的四条钢铁支撑腿,就很明智的放弃了掀翻装甲车的念头,“攻击通

    风口是不行了,看来只能用火烧的办法了!”

    火烧的办法比较笨,而且见效也慢,但现在没别的办法了。

    好在联军指挥部里就有现成的柴禾,当下徐锐便让十几名队员搬来柴禾,堆放在装甲指挥车的周围,然后升火。

    不一会,火头便烧起来,翻卷的火焰开始舐舔车厢的四壁。

    看着火焰开始向上翻卷,徐锐便立刻用英语叫道:“里边的人给我听着,只要你们放下武器走出来,我们就保证不会伤害你们!”

    徐锐当然是在撒谎,他根本就不打算放过车厢里的任何人。

    无论他是瑞典国防军的总司令,还是德国顾问团的某个高级军官,只要他们真的放下武器走出来,那就死定了!这次出击,徐锐就没打算留下活口!他之所以故意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节约一点时间而已。

    毕竟,等到火势完全的烧起来,再将躲在指挥车里的人活活烤死,怎么也得半个多小时甚至更久,在这段时间,指挥部外围的瑞芬联军就极有可能发现异常,派兵来增援,那时候他们就只能无功而返了。

    ……

    装甲车厢的车厢内。

    对于是否打开车门,仅剩的六名幸存者产生了严重分歧。

    四名作战参谋中有两名瑞典国防军的少校,这两名瑞典少校坚决要求投降,但是另外两名德国参谋却反对投降,除此之外,科宁斯和马科斯的意见也不统一,马科斯主张打开车门跟外面的苏军拼死一搏,但是科宁斯坚决反对。

    “继续这样耗下去,我们会被活活烤死的。”马科斯杀气腾腾的道,“与其这样被闷在车厢里被烤成铁板人肉烧,还不如打开门跟斯拉夫人拼死一搏,就算最后免不了一死,也要在临死之前拉上几个垫背!”

    马科斯是个典型的日尔曼军人,凶悍坚韧!

    科宁斯却冷静得多,摇摇头说:“如果硬拼,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时候,一个瑞典军参谋说道:“就算是死,被枪打死也好过烤死。”

    另一个瑞典军参谋苦着脸说道:“是啊是啊,活活被烤死,太惨了。”

    想到被闷在车厢里活活被烤死的惨状,两名瑞典参谋顿时不寒而栗。

    剩下的两名德军参谋也看向了科宁斯,他们虽然反对投降,却并不反对打开车门,跟外面的苏军特种兵拼死一搏。

    “就算要拼命,现在也还不是时候。”科宁斯却依然摇头,又道,“至少还要再过二十分钟,车厢里才会呆不下人,那时候再拼!”

    “行!”马科斯点头道,“就先等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