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838章 杜高对狼王

正文 第1838章 杜高对狼王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维堡西北二十里,瑞芬联军指挥部。

    吃了几口烤熊肉,隆美尔便不吃了。

    隆美尔兴致不高,这也在情理之中,精心组织的一次堪称经典的闪电战,却因为对手运用了玉石俱焚的打法,最后变成了烂仗,这不仅使得隆美尔在战前制定的战术目标彻底化为泡影,更意味着他可能无法如愿以偿的入主装甲第七师。

    隆美尔最大的梦乡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指挥装甲集团,在战场上纵横驰骋,将他脑子里闪现的一个个战术构想,逐一的变成现实!当然,他要指挥是德军的装甲集团,而不是瑞典国防军的渣渣装甲集团。

    临行之前,元首可是亲口对他说过,只要他在北欧战场上表现足够优秀,回国之后就委任他为装甲第七师长,可现在,随着北欧战场打成烂仗,元首的这个许诺就极可能不会再兑现了,想到这,隆美尔就难免有些沮丧。

    不过很快,隆美尔就从这种沮丧的情绪中挣脱出来。

    日尔曼人素来就以坚忍不拔而著称,隆美尔也一样。

    当下隆美尔回到指挥帐篷,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对维堡的攻击作战上。

    这个时候,维堡的战术价值已经极大下降,几乎可以说毫无价值可言了,因为维堡既没有坚固的工事,也没有了物资,但既便是这样,联军也必须得尽快拿下维堡、尽快全歼龟缩在维堡的苏军,然后是战是和,那就要等元首的指示了。

    在指挥帐篷里呆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下了几条指令,然后隆美尔就端着杯咖啡,掀起帐帘走到帐篷外,准备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才刚刚钻出指挥帐篷,迎面就遇到他的警卫员走过来,说道:“将军阁下,里昂和尤达逃跑了。”

    里昂和尤达就是隆美尔蓄养的那两头杜高犬。

    隆美尔一贯视这两头杜高犬为宝贝,听闻宝贝跑了,不由急了。

    不过隆美尔并没有失去冷静,问道:“怎么回事?里昂和尤达好好的怎么会跑?”

    “我也不知道。”警卫员苦笑着说道,“刚刚它们还好好的躺在帐篷里边打盹呢,我就到外面撒了泡尿,等我再回到帐篷,它们就已经不见了。”

    隆美尔皱眉道:“真是该死,你为什么不拴狗链子?”

    “我拴了狗链子的。”警卫员连忙说,“可它们挣脱了。”

    “挣脱了狗链?”隆美尔脸色微变,然后一下就从腰间掏出勃朗宁手枪,说道,“应该是它们发现什么了,你马上去集合卫队。”

    卫队刚刚集合,前方密林深处忽然响起隐约的犬吠声。

    没有片刻犹豫,隆美尔便立刻亲自率领卫队冲入密林。

    就这片刻功夫,密林中的犬吠声就已经变得极为凄厉,除了隆美尔所熟悉的里昂、尤达的吠声,还有一头别的不知名犬类的低沉嘶吼声,很奇怪,里昂和尤达吠叫得很激烈,而跟它们撕咬的另一头不知名犬类,却从始至终只发出低嘶声。

    对于自己的这两头杜高犬,隆美尔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从它们激烈的吠叫声当中,隆美尔听出了愤怒,还有一丝恐惧。

    里昂和尤达竟然感到恐惧!

    没来由的,隆美尔便变得紧张起来。

    “快快,快啊!”隆美尔一边往前冲,一边连声低喝,“加快速度!”

    不过根本快不起来,几乎滑到大腿根的厚厚积雪严重的影响到了德国大兵的行动,包括隆美尔自己,几乎只能挣扎着往前爬行,这时候,隆美尔才羡慕起那些瑞典大兵来了,至少他们踩着滑雪板可以雪地上快速的滑行。

    拼尽全力往前突进了将近两千米,耳畔陡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隆美尔的一颗心便立刻悬了起来,因为他听出来这是里昂的惨叫。

    从这声惨叫判断,里昂似乎遭受到了致命重创!这一刻,除了揪心,隆美尔更感到一丝莫名的吃惊,杜高犬可是猎犬中的王者,里昂和尤达更是杜高中的王者,现在它们两头杜高对一头不知名的犬类,占不到上风不说,里昂居然还吃了亏!

    又往前突进了差不多五百米,眼前便豁然开朗,凭借着雪地的反光,可以隐约看到前面雪地上有两团黑影正撕咬成一团,而且附近不远处,则躺着另一个黑影,随行的警卫员立刻打亮手电筒照射过去,隆美尔立刻愤怒的咆哮起来。

    因为他看清楚了,躺在雪地上不断抽搐的就是他的里昂。

    不过真正令隆美尔愤怒的是,里昂的腹腔整个被撕开来,里面的肠子内脏都已经流淌出来,濡给了身下雪地,遭此重创,里昂已经只能轻微的抽搐。

    不过隆美尔已经顾不上为里昂伤心,迅即将手电光集中到尤达身上。

    尤达的处境也是非常的不妙,头上、脖子上还有身上全部都是鲜血,耳朵也只剩下了一只,尾巴也只剩半截,再看与尤达撕咬的那头不知名的犬类,竟是头狼,不过体型远比一般的野狼要大得多,简直跟头小牛犊似的。

    然而最令隆美尔吃惊的是,那头狼身上几乎没什么伤势。

    “怎么可能?”隆美尔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两头训练有素的杜高犬,居然打不过一头狼?而且还是一死一伤!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结果,

    电光石火间,那头狼竟趁着犹尤达猛扑的机会,敏捷的一个侧滚翻,便轻松的躲过了尤达的扑击,然后一张嘴就闪电般咬住了尤达的咽喉,咽喉要害被咬住了,尤达便立刻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低咽,甚至连大声惨叫都办不到了。

    “该死的?!”隆美尔屎都急出来了,却毫无办法。

    因为如果这时候下令开火,就极有可能误伤到尤达。

    不过隆美尔的焦急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下一霎那,只见那头体型巨大的野狼猛的甩了一下狼头,一下便从尤达的咽喉上撕下了一大团的血肉,这团血肉中还有一根血糊糊的软管状的物体,竟是连尤达的气管都一并撕下来。

    脖子整个被撕咬开来,血管、气管也是一并被咬断,尤达立刻低咽一声倒下来。

    “尤达?!”隆美尔两眼圆睁,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猎犬在跟前被野狼猎杀,却毫无办法,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再看那头野狼,一口咬死了尤达,竟然也不转身逃走,反而向前跨出两步,再

    把一颗狼头压低下来,然后将长吻的上唇翻起,呲出了两排冷森森的獠牙,喉咙深处也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吼声,竟然是向隆美尔他们发出恐吓。

    “狗屎!还敢威胁我!”隆美尔又惊又怒,大声咆哮道,“开火,给我开火!”

    下一刻,隆美尔身后的五十多名警卫便同时开火,密集的冲锋枪火力便立刻向着前方那头正在示威的野狼倾泄了过去,那头野狼猛的一蹬腿,试图窜进右侧的密林中,结果双腿却没有发上力,一下摔翻在地上,旋即就是噗噗的两声,连中了两弹。

    原来刚才的撕咬,这头野狼也并非毫发无损,腿部还是受伤了。

    不过这头野狼的反应极快,中弹后连续几个翻滚,最终还是窜进了密林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但是雪地之上却留下了点点醒目的血迹。

    隆美尔岂肯罢休,厉声道:“追,给我追!”

    ……

    这只是一次意外。

    猎杀里昂跟尤达的当然就是大王,但这是个意外。

    这事得从头说起,斯大林最终采纳了徐锐的建议,同意对攻击维堡的瑞芬联军实施斩首作战,接着便出动了两架军用运输机,在二十多架战斗机的保护下,将徐锐和五十多名狼牙空降到维堡西北五十里的加西多湖区。

    落地之后,摆在徐锐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寻找联军的指挥部。

    冰天雪地、寒冬腊月,而且没有任何的情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这次的斩首作战还不同于上次对芬兰国防军的斩首,上次对芬军斩首徐锐还可以设局,引诱芬军滑雪小分队给他带路,但是这次就没有这样的好事情了,而是必须通过地毯式搜索来寻找并确定联军指挥部所在。

    不过,也并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联军指挥部一定在维堡的西北方,而且距离在二十里左右,基于这个判断,徐锐他们需要搜索的区域其实也只有方圆几十里。

    所以,安全落地之后,徐锐便立刻将大王放出去,一来搜索并且避开联军的岗哨,二来还可以借助大王寻找联军人员密集处,因为人员密集处才有可能是联军的指挥部所在,徐锐和五十多名狼牙队员则远远跟在后面。

    结果,当大王搜索到了隆美尔的指挥部的附近时,惊动了隆美尔养的两头杜高犬,遂即两犬一狼之间便爆发了一场撕咬大战,结果是隆美尔蓄养的两头杜高犬遭到大王完虐,还从隆美尔的面前从容的退走。

    这个时候徐锐他们还在千米之外,等着大王回去传讯呢。

    其实,大王与两头杜高犬的撕咬,徐锐也是听到动静了,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下,因为他对大王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接下来响起的密集的枪声却让徐锐吃了一惊,意识到大王可能有危险,便立刻带领着狼牙大队赶了过来,准备接应大王。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