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93章 滔天怒火

正文 第1793章 滔天怒火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狄安娜终究还是没忍住,幽幽的说道:“徐,你看上去好哀伤。”

    徐锐没有接狄安娜的茬,转移话题道:“狄安娜,你是个好姑娘,但是我们不合适,而且苏芬战争结束之后,我就要返回中国了,今后也未必有再来的机会。”

    狄安娜很想说,没关系,我可以跟着你去中国,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最后幽幽的说道:“好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困扰的。”

    看着神情低落的狄安娜,徐锐很想安慰她几句,但是他更清楚,此时的狄安娜不过只是对他产生了好感而已,还谈不上动感情,说对他用情至深就更扯淡,只要他离开苏联,这位好姑娘很快就能开始她的下一段的恋情。

    所以徐锐强忍住安慰狄安娜的冲动。

    机舱里陷入沉闷,时间就这样过去。

    一个半小时之后,运输机便飞临谢尔托洛夫的上空,前线到了。

    驾驶舱的一位机组人员回过头向徐锐打出手语,示意一切正常,可以跳伞,然后将舱门给打了开来,徐锐最后检查了一遍身上的伞包以及锁扣,确定一切都正常之后,便一把将大王抱在怀里,然后走到舱门边纵身跃下。

    狄安娜跟着徐锐走到舱门边,对着下方迅速变小的徐锐的身影,幽幽说道:“我们斯拉夫的女人不动情则已,一旦动情,立刻就如同岩浆般灼热而且恒久,所以,徐,我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而且我坚信,最后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只可惜,徐锐听不到这话了,他正在飞速下降。

    ……

    回头再说滑雪场那边。

    莫子辰找到地瓜之时,发现地瓜已经倒在雪地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就跟死了一般,莫子辰不由吃了一惊,地瓜若有个好歹,团长又岂能轻饶得了他们?当下莫子辰以最快的速度滑行到了地瓜身边,再一个刹车停住。

    随行的狼牙狙击则迅速散开来,负责警戒。

    莫子辰蹲下身探了一下地瓜的颈侧,还好,动脉还在脉动。

    然后再翻看地瓜瞳孔,并没有扩散,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有心跳,瞳孔也还没有扩散,就说明没有大问题。

    这小子多半是因为潜能消耗过度昏过去了。

    当下莫子辰背起地瓜,又命令随行的几名狼牙狙击手掩护,迅速往回撤。

    等莫子辰他们返回时,吴寒已经给韩锋、邹超清理完伤口并且包扎好了,余必灿的伤口也已经清理过并包扎好了,不过仍然在昏迷。

    韩锋立刻紧张的问道:“老莫,地瓜咋样?”

    “应该是没什么大碍。”莫子辰道,“不过老吴你还是赶紧给看看。”

    吴寒嗯一声,赶紧滑过来检查地瓜的伤势,做完检查之后,说道:“没事,地瓜只是身体潜能过度消耗之后的后遗症,有些累虚脱了。”

    韩锋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地瓜没有事就好。

    当下韩锋又对莫子辰说道:“老莫,召集弟兄们,撤离这里!”

    这个地方深入敌境至少有四五公里,芬兰军随时有可能赶来,虽然说来的也只能是芬兰军的滑雪小部队,他们未必就怕了对方,但是考虑到对方有几个厉害的狙击手,而他们却刚刚遭受一场惨败,士气上正是低落之时,所以还是先避敌锋芒吧。

    这就是韩锋跟徐锐或者说冷铁锋的最大不同之处,如果是徐锐或冷铁锋在,这个时候首先想到的就绝对不是避敌锋芒,而一定会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把芬兰军加诸他们身上的伤亡,十倍甚至百倍的讨回来!

    所以才会说,主官的性格,往往决定一支部队的性格。

    主官如果是一个谨慎的人,必定就是一支谨慎的部队,主官如果是个凶悍之人,必定就是一支虎狼之师!狼牙能够形成现如今的舍我其谁的气势,与徐锐这个首任主官以及冷铁锋这个继任主官是绝对分不开的。

    包括莫子辰在内,几乎所有的狼牙狙击手都不太甘心,都想找刚才那伙芬军狙击手找回场子,但是两个队长一个重伤,韩锋作为剩下的那个队长,拥有这里的最高指挥权,所以他们只能够服从命令,迅速撤离。

    尽管服从命令,但是一干队员的心里还是极为窝火的。

    好在走没多远,一头威风凛凛的野狼忽然挡住了去路。

    莫子辰带着尖兵小组走在最前面,也是第一个看到这头野狼,顿时间眼睛一亮,因为这头狼有着小牛犊般的庞大身躯,跟一般野狼有着明显去别,再加那灰白相间的毛色,很容易就能辩识,是大王!大王竟然在这里!

    “大王,你怎么会在这里?”莫子辰惊喜的问道,“团长呢?”

    大王那对淡黄色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拟人化的嘲讽,再微微侧头。

    莫子辰跟着侧头,顺着大王目光所看的方向看去,便愕然发现,徐锐居然已经好整以暇的站在了十几米开外,仿佛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站在那,莫子辰和随行的两名狼牙队员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徐锐是什么时候摸过来的。

    “团长?!”莫子辰喊了一声团长,便哽咽不能成声。

    随行的山鸡和叫驴也有些喉头梗阻,那情形,像极了刚受过别人欺负的小孩子,终于见到了家长般,只想抱着父母大腿抹眼泪。

    “忍住!”徐锐便冷冷的道,“男儿汉大丈夫,宁流血不流泪!”

    “是!”莫子辰和山鸡、叫驴便啪的挺身立正,把眼睛忍回去。

    这时候,韩锋也带着其余的狼牙队员跟了上去,看到徐锐,都是眼前一亮。

    徐锐看了一眼吊着胳膊的韩锋,再看了一眼躺在简易雪撬上的三名重伤员,再然后脸色便立刻变了,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两架雪撬上用白布包裹的尸体,一具具数过去,竟然有六具之多!六个,竟然损失了六个队员!

    狼牙大队自成军以来,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惨败!

    既便是在大梅山的第二次反扫荡作战,面对小鹿原特战队,也没有这么惨!

    早在离开莫斯科之前,徐锐就已经预料到这次狼牙很可能会迎来一场失败,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着赶到前线来,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狼牙竟然会败得如此之惨,竟然一家伙就牺牲了六名队员,此外还有三个重伤,生死未卜!

    霎那间,徐锐的眸子里就泛起一抹隐隐的猩红

    ,就像有两团火在幽幽燃烧。

    看到这,韩锋和在场所有的狼牙队员尽皆凛然,他们分明感觉到,有一股惊天的风暴正在他们团长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急剧酝酿。

    韩锋嗫嚅了下,说道:“团长,这都怪我大意……”

    不等韩锋说完,徐锐便一伸手打断,然后走到韩锋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锋子,你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要错也是我的错,是我警惕性不够!”徐锐并没有责备韩锋,事实上,只有那些自己没本事的主官,才会把过错推到部下的身上,而真正有本事的长官,只会从自己的身上寻找原因。

    顿了顿,徐锐又问道:“重伤的是哪两个?走了的又有谁?”

    韩锋轻叹了一声,说:“地瓜、邹超和老鱼重伤,老鱼伤势最重,能否醒过来都是未知之数,老韦、王斌、老单、老齐、老秦还有老赵六个当场牺牲。”顿了顿,韩锋又道,“对面的芬军狙击手枪法非常准,在狼牙大队,恐怕也就团长您还有队长能媲美,这次要不是地瓜暴走,我们恐怕就……”

    “我知道了。”徐锐点了点头,语气平静,但是在场的第一名狼牙都能够听得出来,他们团长胸中那压抑着的滔天怒火,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锋子,你带上一个小组,带着地瓜、老鱼还有老韦他们的遗体返回前哨站。”

    韩锋轻嗯了一声,又问道:“团长,那你们呢?”

    “我们?当然是去找芬兰猪报仇!敢动我的狼牙,就应该有迎接我滔天怒火的觉悟!他们杀了老子六名狼牙,老子就杀他六十个、六百个乃至六千个芬兰猪,血债要用血来偿,这事没完!”停顿了下,徐锐又把目光转向其余队员,“跟我走!”

    说完了,徐锐拿雪杖在雪地上奋力的一撑,整个人便嗖的滑出去。

    莫子辰便立刻嗷的吼了一嗓子,跟着拿雪杖奋力的一撑,跟上去。

    这他娘才像话,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我们狼牙报仇,却是从早到晚,刚刚在芬军小分队的手底下吃了这么大亏,要是这么算了,那还是狼牙么?没说的,立刻就要打上门去,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敢在狼牙脑袋上动土,他娘的活腻了!

    紧接着,山鸡、叫驴、老鹰等二十多个狼牙狙击手也是纷纷跟上,一转眼之间,原地便只剩下韩锋和另外两名狼牙狙击手,韩锋生性谨慎,难免就有些担心,不过好在这次有徐锐坐镇,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当下韩锋便带着两名队员拖着三架雪撬顾自返回前哨站。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