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92章 缘分

正文 第1792章 缘分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听完狄安娜转译,斯大林和铁木辛哥都是一愣。

    直接空降到前线?徐锐同志这是急眼了,有必要这么急么?

    当下斯大林说道:“徐锐同志,虽然说战情紧急,但也不至于这么急。”

    斯大林还以为是他刚才说的那句战情紧急给了徐锐压力呢,心忖这可真是一个充满国际主义精神的好同志啊,这是拿苏联当成他的祖国了,所以搞得斯大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向徐锐解释他并没有催的意思。

    铁木辛哥也说道:“是啊,徐锐同志,不用这么着急。”

    徐锐却摇了摇头,坚持说道:“斯大林同志,请派架运输机!”

    见徐锐这么坚持,斯大林便有些莫名的感动,当下点点头说:“好的,我这就让中央方面军的同志准备一架运输机。”

    “谢谢。”徐锐由衷的说道。

    “不,应该说谢谢的是我们。”斯大林严肃的说道,“徐锐同志,我谨代表整个苏维埃联盟谢谢你,谢谢狼牙大队所有人,苏维埃联盟也会永远铭记住你们。”

    徐锐便啪的立正,向着斯大林敬了一记军礼,转过身扬长去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铁木辛哥忽有所明悟,狼牙怕是要吃亏。

    ……

    狼牙已经吃亏了。

    在地瓜暴走之后,滑雪场杀局终于得到破解,危机也终于解除。

    不过狼牙队员们不敢再在滑雪场上多行逗留,赶紧带着牺牲的、重伤的撤到滑雪场下方的密林里。

    进入到密林之后,狼牙队员们终于松了口气,现在就算刚才的芬军狙击手回来,他们也是不怵了,刚才的芬军狙击手的确厉害,那枪法,既便在狼牙大队,恐怕也只有他们团长还有老兵能够跟他媲美。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们这些狼牙狙击手也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如果同等条件下,一对一或许不行,但是多对一还是没问题的。

    刚才他们之所以被对方打得这么惨,那是因为他们堕入了陷阱,对方躲在事先构筑好的掩体后面,安全无虑,他们却陷在了无遮无掩的滑雪场上,跑不掉,更加找不到一个可供藏身的掩护,所以只能像靶子被逐一射杀。

    好在,地瓜再一次在紧要关头暴走,成功破解了困局。

    吴寒过来要给韩锋察看身上的伤势,却让韩锋制止了。

    “我没事。”韩锋摆摆手,对吴寒说,“你先去看看老鱼的情况。”

    之前冲下雪坡时,韩锋和地瓜滑在最前面,虽然说触发了地雷,但是由于速度快,结果只是被爆炸余**及,因而受伤并不重,地瓜看上去浑血鲜血淋漓,其实只是皮外伤,要不然也不可能激发潜能,破解今天的危局。

    但是比韩锋和地瓜两人落后了少许的余必灿却正好被炸个正着,当时就昏迷不醒,这会儿被叫驴背出来之后,也是没什么声息,韩锋很担心余必灿的安全,要是老鱼再牺牲,那今天牺牲的狼牙就有七个之多,还死了一个队长!

    真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形,韩锋都感觉没什么脸见徐锐了。

    因为徐锐这么的信任他,把整个狼牙大队交给他和老鱼,结果徐锐离开才只一天,他就把狼牙大队搞成这样,一想到这,他真恨不得一枪崩了自个。

    韩锋一边让吴寒去给余必灿查看伤情,一边让莫子辰带一个狙击小组去接应地瓜,莫子辰也担心地瓜出意外,赶紧带着叫驴、老鹰还有山鸡赶过去。

    莫子辰他们走后,韩锋又让陈元贵带两名狙击手负责外围警戒。

    吴寒见韩锋确实没什么大碍,便赶紧跑过去察看余必灿的伤势。

    吴寒首先翻开余必灿的眼睑,这是检查伤情的第一步骤,如果瞳孔都已经放大了,那就是说人已经没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往下检查,在翻开眼睑之后,吴寒发现余必灿的瞳孔并没有放大,当下便精神一振,又伸手去掏裤裆。

    掏裤裆是检查的第二步骤,如果大小便失禁,就意味着伤很重,在这个荒郊野外,基本上就死定了,既便能及时手术,抢救过来的几率也是不大,吴寒伸手一摸余必灿裤裆,并没有湿,还好,大小便没有失禁。

    再检查余必灿身上的伤口,发现有十几块破片锲入了他的脸上、背部及胳膊腿上,看着瘆人,但是其实并不是致命伤。

    看起来,余必灿应该是因为头部受创而昏迷。

    当下吴寒叹了口气,说道:“那个,老鱼的外伤并不重,他应该是被震晕过去了,但是什么时候醒过来,能不能醒来,那就要看他脑子受创的程度,或许他很快就会醒过来,或许一个月才会醒来,或许……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

    韩锋叹口气,说道:“先给他清理下伤口吧。”

    吴寒点头说:“好的。”

    ……

    莫斯科郊外,机场。

    当徐锐驱车赶到时,一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已经在跑道上候着了。

    徐锐牵着大王下车,又对跟着下车的狄安娜说:“狄安娜,你就不用去了。”

    “不行,我要跟去。”狄安娜闻言一下就急了,然后手指着跑道上的运输机说,“你跟机组人员语言不通,需要我从中间翻译的。”

    看着狄安娜,徐锐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过身自顾自走了。

    狄安娜的俏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尽管徐锐没有说话,但是她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怜惜,他开始怜惜她、心疼她了,无论如何这都是值得高兴的事,不是么?狄安娜甜甜的笑了笑,迈开一双长腿,跟了上去。

    运输机的机组人员并没有过多废话,因为他们早就已经接到了命令,要把眼前这个中国上校送到前线然后实施伞降,在狄安娜跟着徐锐登上飞机后,机舱门便立刻关闭,然后开始滑跑,片刻之后便向上跃起,坠入云中。

    从莫斯科到卡累利阿前线有六百多公里,飞机至少要飞一个半小时。

    中间这么多的空闲时间,狄安娜真的很想跟徐锐做一下深入的交流,但是看了一眼登机之后便坐在机舱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徐锐,狄安娜还是犹豫了,凭心而论,狄安娜其实并不是个内向或者缺乏自信的姑娘,她胆子很大的。

    但是面对徐锐,狄安娜却始终信心不足。

    没有别的原因,实在是男澡堂的那一次,严重的挫伤了她的自信心。

    当时那种情形,徐锐都能不越雷池半步,狄安娜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

    狄安娜想过来而不敢过来,想接近却又不敢接近的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徐锐却依然闭着眼睛,对此根本视而不见,反倒是蹲坐在徐锐身边的大王有了反应,侧过狼头盯着狄安娜凝视了片刻之后,这畜生忽然起身走过来。

    持到大王过来,狄安娜一开始有些紧张。

    对于这头狼王,作为徐锐专职翻译的狄安娜当然不陌生,平时它都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记得在俱乐部,通信处的一个女兵想上前跟它亲近亲近,结果直接被大王拱翻在地,然后趴到她的身上呲出两排獠牙,把通信处那个女兵吓个半死。

    所以看到大王起身走过来,狄安娜不免有些紧张,不过,当她与大王的狼眼对视时,却错愕的发现,大王的眼神中居然没有了平时一贯的凶狠,而是一副平和之色,狄安娜便大着胆子伸出手,去触碰大王颈部的狼毫。

    都说狼的颈毛是逆鳞,除非关系特别亲密,不然是绝对不会让你触普的。

    结果在狄安娜的小手触碰到大王的颈毛时,大王却没有甩开,更没呲牙,反而微微的眯起双眼,一副享受的样子,而更让狄安娜感到意外的是,在她摩挲几下之后,这头狼王居然一矮身在她面前趴卧下来。

    狄安娜顿时心花怒放,轻抚起大王的狼头。

    大王舒服得连竖起的两只耳朵都耷拉下来,最后甚至还伸出猩红的舌头,轻怩的舐舔狄安娜的小手,狄安娜原本就非常的喜欢宠物狗,尤其喜欢大型犬,到了最后,狄安娜完全就把大王当成一头宠物犬了。

    徐锐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纳罕。

    大王这畜生可是高傲得紧,等闲人根本入不了它眼,今天不知道咋回事,居然跟狄安娜这样的亲近?看来人跟人之间有着缘分的存在,人与动物之间也有缘分存在,狄安娜跟大王就是有缘的,也不知是狄安娜的哪方面触动了这头狼王。

    但是下一刻,徐锐的心头便立刻感到一阵阵的揪疼。

    因为从狄安娜和大王,徐锐联想到了小桃红和二皇。

    二皇跟小桃红也是特别有缘分,对小桃红甚至比对他这个名义上的主人都还要亲热,不过现在二皇还在,佳人却已经逝去。

    狄安娜无意中一抬头,正好看到徐锐那哀伤的眼神,心下便蓦然间一颤,在他身上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要不然,他怎么会有如此哀伤的神情?只是不知道,那个被他铭记并且深切怀念的又是个什么样的美丽姑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