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79章 曼纳海姆

正文 第1779章 曼纳海姆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斯大林叼着烟斗,正在神情专注的批阅文件。

    作为一个独裁者,苏联的大小事务都要经由他的手来进行最后的决断,斯大林的工作量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斯大林对此也是乐此不疲,他就是个工作狂人。

    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抱着个文件夹走进办公室,看到斯大林正在专注的工作,便拿手轻轻的敲了下房门,斯大林便头也不抬头的道:“请进。”

    女秘书这才走进房间,神情欢快的说:“斯大林同志,西北前线捷报。”

    听说是西北前线捷报,斯大林便立刻停下手中的钢笔,然后抬头问道:“安娜,你刚才说什么,西北前线的捷报?”

    安娜嫣然一笑,说道:“是的。”

    说完,安娜便将手里的文件夹递过来。

    斯大林接过文件夹,打开来,入目便是一纸电报抄告。

    再定睛细看时,却果然是西北方面军刚刚发来的捷报,电报中甚至详细列举了这次攻势作战的一系列战果,歼灭芬兰国防军一个师一万三千余人,缴获各式枪械九千余支,各式火炮百余门,摧毁各型工事上百个。

    这些也就罢了,因为跟苏军在第一阶段的攻势作战中所遭受的惨重损失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说真的,这么点战果真心不值得高兴,更不值得庆祝。

    但是,真正令斯大林高兴莫名的却是,将战线从卡累利阿地峡推进了三十公里!这个也就意味着,芬兰国防军经营了近半个世纪的曼纳海姆防线,三重防线的第一重防线,已经被西北方面军突破了,而且仅仅只用了十日!

    这也就意味着,徐锐夸下的并非海口,真可成为事实!

    离开莫斯科前,徐锐曾说过一月内突破曼纳海姆防线,当时斯大林还以为徐锐仅仅只是在说气话,因为统帅部有几个参谋对他表现得很不够友好,年轻人,难免年轻气盛,斯大林也能理解,但现在,斯大林却猛然意识到,徐锐似乎并没有在说笑。

    一想到西北方面军真可能在一月内突破曼纳海姆防线,斯大林的目光便立刻变得无比的热切起来,老实说,一直到刚才,斯大林想要的也仅仅只是迫使芬兰求和,并且将卡累利阿地峡以及汉科半岛,割让给苏联。

    直到刚才为止,斯大林压根就没有想过一口吞掉芬兰。

    并不是斯大林不想吞并芬兰,事实上斯大林做梦都想,但是苏军在苏芬战争第一阶段攻势作战中的巨大的损失吓着他了,所以他很理性的将目标给调低了。

    但是在接到了这封电报之后,斯大林却猛然间意识到,他的目标过于太保守了!或许整体吞并芬兰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西北方面军真在一个月内摧毁曼纳海姆防线,就能够抢在英法两国做出有效反应之前,快速的推进到赫尔辛基。

    真要这样的话,就算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吞并整个芬兰,至少也能在赫尔辛基扶植起一个亲苏联的傀儡政府,从此英法两国的势力再别想进入芬兰,那么苏联的西北边境的安全形势就将得到极大改善,波罗的海舰队也将拥有一条安全通道!

    当下斯大林卸下嘴里的烟斗,说道:“安娜,立刻将莫洛托夫同志请过来,我要跟他讨论一下共产国际的工作,尤其是芬兰支部的工作开展情况。”

    “好的。”安娜嫣然一笑,转身走了。

    ……

    几乎同一时间,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芬兰防务委员会主席曼纳海姆元帅,正在收拾行装,准备第二次亲临前线。

    曼纳海姆已经七十多岁了,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不过精神还算得矍铄。

    在芬兰,曼纳海姆绝对是家喻户晓,而且他还是芬兰国防军历史上、唯一获得元帅军衔的传奇人物,但是此时此刻的曼纳海姆,既没有穿军装,也没有挂勋章,只穿着一件普通开衫坐在一张老旧的沙发里,与一个普通老头没任何区别。

    在曼纳海姆的沙发前,静静的卧着一只德国牧羊犬。

    公寓、沙发、温暖的壁橱,牧羊犬,窗户外的夕阳,还有搁在沙发扶手上的德**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所著的战争论,共同构成了一幅家居图。

    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谧,只有墙上的时针在嘀嗒前行。

    当时针指向下午五点,天色逐渐黑下来,一位着戎装的芬兰军官推开门,悄悄的走到曼纳海姆的沙发前,小声说:“元帅阁下,车队准备好了。”

    正在专心致志看书的曼纳海姆这才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拿起书签放到刚刚阅读过的书页,再合上书本,刚才的芬兰军官立刻收起这本战争论,又郑重的收进皮箱,再将装了战争论的皮箱放到沙发边的行李车上。

    行李车上早已放了几口箱子。

    看到曼纳海姆从沙发上起身,芬兰军官又赶紧从衣帽架上取下呢大衣,小心翼翼的披到位曼纳海姆身上,曼纳海姆慢慢扣上呢大衣的铜钮扣,最后看了一眼公寓,然后转身回头决然的走出了公寓,公寓的大门外,车队早已等候多时。

    临上汽车前,曼纳海姆忽然停下来问他的副官道:“对了,西蒙海耶下士到了吗?”

    副官并没有多说,只是回头招了一下手,立刻就有一位身材壮硕的芬兰士官上前,先啪的立正,向曼纳海姆敬了记军礼,然后满脸恭名的道:“尊敬的元帅阁下,陆军下士西蒙海耶奉命前来报到,恭聆您的训示。”

    能看得出来,这个名叫西蒙海耶的陆军下士对于曼纳海姆非常的尊敬。

    话又说回来,整个芬兰国防军二十万人,根本就没人不尊敬曼纳海姆。

    曼纳海姆跟这个西蒙海耶显然已经很熟,握过手,又邀请西蒙海耶跟他同乘一车,不过西蒙海耶坐进曼纳海姆的吉普车后,却显得有些拘谨,整个身板挺得笔直,两只手也一丝不苟的放在膝盖上,就跟个新兵蛋子。

    看到西蒙海耶这样,曼纳海姆便笑着说:“西蒙下士,不用太过拘谨。”

    曼纳海姆让西蒙海耶不要拘谨,西蒙海耶闻言之后却显得更加的拘谨了。

    曼纳海姆便决定转移西蒙海耶的注意力,当下笑问道:“西蒙下士,跟德**官团的交流已经结束了吗?”

    西蒙海耶道:“是的,元帅阁下,已经结束了。”

    曼

    纳海姆道:“你觉得德军的军事素养怎么样?”

    西蒙海耶道:“如果前来赫尔辛基的军官团代表的就是德军的普遍水准,那么德军的整体素养无疑是非常高的,惭愧的是,德**官的许多军事理论我都听不太懂。”

    曼纳海姆莞尔失笑,西蒙海耶虽然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却没上过军校,让他跟德**官讨论军事理论,这却是难为他了。

    当下曼纳海姆说道:“军事技能的交流结果呢?”

    西蒙海耶道:“德**官的枪法也是普遍厉害,尤其他们的科宁斯上校,无论狙击点的选择、伪装或者是开枪时机的把握,都非常的厉害,我与他进行了不下四次摸拟对抗,最后的结果却是完败,我一次都没有赢。”

    曼纳海姆道:“科宁斯上校么?我认识他,柏林狙击学校的校长,没想到他也是这次的德**官团成员,早知道我真应该见见他们的。”

    曼纳海姆言下不无遗憾,因为德**官团已搭乘德**舰离开了。

    西拉沃斯还曾发来电报,要求他将德**官团请到卡累利阿战场,意图借助德**官团的德国狙击手来对付苏军的散兵队,可是现在,却是不可能了,现在,他们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西蒙海耶还有他的十几名战友。

    当下曼纳海姆笑着问道:“科宁斯上校不仅是柏林狙击学校校长,更是整个欧洲公认的狙击之王,所以你输给他并不丢人,我只问你,通过与科宁斯上校的狙击对抗,想必你和你的战友一定学到了不少狙击技巧吧?”

    “是!”听到这话,西蒙海耶的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异样的神采,点头说,“通过与科宁斯上校的这次狙击对抗,我们的确学到了很多,我非常的确信,这次重新回到卡累利阿战场之后,一定能击毙更多的斯拉夫人!”

    曼纳海姆欣然点头:“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稍稍停顿了下,曼纳海姆又说道:“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苏军不知道从哪里也找来了一支十分厉害的小分队,达柳中将的第七师之所以会遭到惨败,卡累利阿地峡的第一道防线之所以会最终失守,主要就是因为苏军的这支部队。”

    “是吗?”西蒙海耶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凝重之色。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在意。”曼纳海姆遂即又拍了拍西蒙海耶的肩膀,和声说,“苏军的这支部队再厉害,也不可能比科宁斯上校更加厉害,所以,你一定行的!”

    “嗯。”西蒙海耶重重点头,眸子里的神采重新变得灼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