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42章 带节奏()

正文 第1742章 带节奏()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孔令侃回到下榻的鸿运酒楼取了花旗银行的本票,然后直奔包头复字号的钱庄而来,复字号的钱庄虽然已经打烊好几个小时,但是面对孔大公子这样的大主顾,不要说是打烊,就算是已经关门歇业也得重新开始营业。

    验过银行本票,马大掌柜又亲自给孔令侃出具了三百万大洋的汇票。

    凭借这张汇票,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到复字号的钱庄支那现洋。

    然后孔令侃便带着汇票又兴匆匆的直奔察哈尔独立团团部而来,这公子哥也是精明,想着尽快把合约敲定,以免时间拖久了,徐锐、王沪生他们出现变卦。

    到了团部之后,孔令侃便立刻拿出合约,合约是早就准备好的,只不过股票价格栏以及日期栏都是空着的,只需要填上价格,再签上日期,就能够生效了。

    徐锐拿着合约,笑着说道:“孔大公子看来是早有准备啊,合约都备好了?”

    孔令侃的眼皮猛跳了一下,又有些僵硬的笑道:“做为一名合作呕的商人,在谈事情之前做好准备工作不是应该的么?”

    孔令侃是真担心徐锐突然间变卦。

    好在这样的情形并未发生,徐锐笑了笑,很干脆的签上了名字。

    看到徐锐在合约上签了字,并填了日期,孔令侃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因为随着徐锐在合约上签上名,也就意味着这份合约已经生效,也就意味着察哈尔独立团持有的三百万股已经变成了他的,现在他手里边持有的股票已经达到了七百万股!

    “徐团长,合作愉快。”孔令侃向徐锐伸出右手,心里乐开了花。

    “合作愉快。”徐锐也伸出右手,与孔令侃相握,“希望孔大公子不要亏本。”

    “应该不会。”孔令侃摇头微笑,心下却在冷笑,亏本?本公子长到这么大,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所以这笔买卖非但不会亏本,反而还会大赚特赚,就是不知道,当你们知道本公子赚了这么多钱时,心下又会做何感情?

    把合约收好,孔令侃就起身告辞。

    ……

    次日一大早,孔令侃的电报就发到了重庆。

    正好孔祥熙前来蒋委员长的官邸汇报工作,孔令侃的电报到时,已经汇报完,并且准备离开了,在接到电报之后,蒋委员长便立刻让侍从室秘书长陈布雷把孔祥熙截住,然后又带回到了他的书房。

    扬了下电报,蒋委员长高兴的道:“庸之,你猜这是谁的电报?”

    孔祥熙心下早猜出来,嘴上却道:“委座,这个卑职又哪里猜得出来?”

    蒋委员长便高兴的道:“这是令侃刚刚从包头发回来的急电,说是跟察哈尔独立团已经谈妥了,他以每股一元的价格从徐锐手里收购了三百万股,哈哈,徐锐再是狡猾,这次却让公侃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给耍了。”

    陈布奋也凑趣的说道:“这叫术业有专攻,徐锐是厉害,但是他厉害在打仗,但在金融经济方面的造诣,只怕是连孔大公子的皮毛都及不上,所以,这一次股票的交易,才会被孔大公子算计得死死的,毫无还手之力。”

    孔祥熙平素很少在蒋委员长面前夸自己儿子。

    但这次,孔祥熙也难得夸了一句:“能以每股一元的价格从徐锐手里购入三百万股,虽比不上以每股五角从包头商家手里购买四百万股,但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毕竟徐锐的难缠可是出了名的,这之前,还从未听说徐锐吃过亏呢。”

    “但是这次徐锐却要吃个大亏了。”蒋委员长心情大好,停顿了下,又说道,“庸之,中午你别回了,留下来陪我小酌几杯吧。”

    孔祥熙欣然点头:“卑职荣幸之至。”

    蒋委员长又说道:“庸之,既然令侃在包头已经谈成了,那重庆交易所这边,是不是就可以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挂牌交易了?”

    “这个随时可以。”孔祥熙点点头道,“一个电话的事情。”

    “那行,你就用我这里的电话给股票交易所打一个电话。”蒋委员长欣然道,“让他们立刻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挂牌。”

    陈布雷再次及时的凑趣道:“委座,包头茶贸公司拥有每年至少上亿元的盈利预期,所以股票上市后肯定会大受追捧,至少比那些面粉、橡胶还有猪鬃什么的要强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短时间内就有可能,上涨到五十元甚至于一百元。”

    听了陈布雷的话,蒋委员长便立刻满脸红光,如果股票真能够上涨到一百万,那孔令侃手中持有的七百万股,立刻就是七亿元,而且这还不是法币,而是银元、英镑或者美元这样的硬通化,这几乎就是抗战爆发之前中国的岁入!

    有了这一大笔钱,至少今年可以支撑过去了。

    当下孔祥熙便走到办公桌后边抄起了电话筒。

    ……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包头。

    徐锐训练完了大王和猛男,刚一回到团部就问肖雁月道:“雁子,跟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之间的授权事宜处理好了吗?”

    肖雁月点头应道:“已经处理好了。”

    “好。”徐锐抚了一下大王的颈毛,嘿然道,“立刻给新华社发一封急电,请他们帮忙发一篇文章。”说完了,徐锐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

    肖雁月接过信纸,展开一看,只见标题写着:论绥远的严峻局势。

    看完了文章之后,肖雁月整个人都不好了,居然还能这样带节奏?

    ……

    又是一天过去。

    这天一大清早,孔祥熙便在一众实业部官员的陪同下来到了股票交易所,一起前来的还有蒋委员长侍从室秘书长陈布雷,其实要不是因为约见了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甚至就连蒋委员长自己也想来股票交易所看看。

    看什么?当然是看包头茶贸公司股票受人热捧的盛况,看看一个交易日,这支股票能够涨到什么样的高位?以前的最高涨幅记录还是杜月笙的股票交易所所创造的,一个交易日就上涨了十倍,这简直就是暴利啊!

    孔祥熙等人到来时,股票交易所还没有开门。

    不过在休息室里等了没多久,股票交易所就开始营业。

    休息室坐落在交易所的三楼,百分股票交易所是一栋回字形的老式建筑,而且顶部还是加了顶盖的,

    所以从三楼休息室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楼营业大厅里的热闹情形,虽然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国民经济遭受重创,但这并未影响到股票业。

    重庆的股票交易行业反而显现出了一种畸形的繁荣来。

    事实上,不仅是股票业,像博彩业、se情业、歌舞厅等娱乐行业,也非常繁荣,这主要是因为全中国的有钱人以及官僚阶层都集中到了陪都重庆,而这些有钱人以及官僚阶层又往往拥有非常强的娱乐需求,所以造就了娱乐业的畸形繁荣。

    果不其然,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一经挂牌之后,便立刻遭到了热捧。

    刚刚开盘,一个年轻人便跑了进来,兴冲冲的向孔祥熙报告:“孔部长,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果然受到了众人热捧,刚一开始,就是高开,而且高开到了每股两元!听人说,这是自股票业引入中国以来最受欢迎的股票。”

    孔祥熙挥挥手,年轻人便转身下去了。

    待年轻人离开,孔祥熙又对陈布雷说:“主要是准备时间仓促了一些,要是再能给我几天时间的准备,让重庆更多人知道这消息,我相信高开的幅度还能更大些,没准直接就能高开到五元以上!那可就创造了世界记录了。”

    这个年代,是没有涨停或者跌停之说的。

    再接下来,那个年轻人每隔五分钟就会跑进来向孔祥熙报告一次股价,而且每次报告的股价都在上涨,甚至就连一个技术性的回调都没有,由此可见,重庆的这些达官贵人是多么的看好包头茶贸公司的前景。

    但是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却是风云突变。

    当时孔祥熙和陈布雷都起身准备离开了,结果年轻人又一次匆匆进来,而且还是一脸的惊慌失措,或者说不可思议,对孔祥熙说道:“孔部长,股票开始下跌了,而且下跌的势头非常的猛,刚才短短五分钟,就已经下跌了将近五元了!”

    “甚?”孔祥熙闻言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跌了五元?”

    旁边的陈布雷听了也是瞠目结舌,一支如此受投资者追捧的热门股票,怎么可能在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内跌去五元?这几乎就是断崖式的下跌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人恶意做空股票?但也不至于这时候出手啊。

    要想恶意做空某支股票,至少得吃进足够的筹码才行。

    可是,为了尽可能多的拉升股价,竞拍理事会并没有抛出太多的筹码,所以也就不具备恶意做空的前提,所以陈布雷茫然了,至少站在他的角度,完全无法想象,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价,为什么会出现在断崖式的暴跌?

    ps:发现有读者留言骂人,说我废话太多,我只能说,众口实在难调,因为之前刚刚有人提出来,不要老是打仗,也应该有别的内容,我就引入了一些经济战以及种田的内容,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会坚持这个节奏写下去,如果有人不喜欢看这样的内容,我只能说声抱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