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40章 三百万元()

正文 第1740章 三百万元()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跌破发行价?什么意思?”

    王沪生、冷铁锋等人面面相觑。

    徐锐自然知道跌破发行价是什么意思,在他穿越过来的那个时空,好不容易才终于争取到上市机会、但是一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的概念股不在少数,总而言之,股票交易这个东西就是金融资本的玩具,小散还是别掺和的好。

    别看媒体上天天报道某某操盘手凭借精准入微的预判,以及出神入化的操盘技术,在短短不到几年时间内,将个人资产从百万级提升到了百亿级,等等等等,但是媒体从来不会告诉那些散户,失败的操盘手是成功的操盘手的十倍都不止!

    所以说,孔大公子说的这番话,也确实没有什么毛病,事实如此!

    但要说明的是,这些才刚刚发行就跌破发行价的票股,大多都是概念股。

    所谓的概念股,简单说就是靠着一个概念支撑起来的,比如说近些年西方国家天天都在说的炭排放,这就是个典型的概念,然后两个英国人搞了个皮包公司,跑到中国来说,他们能搞到西方的炭排放指标,再找中国人合作搞个合资公司,包装一下上市了,这支股票就是支最典型的概念股,环保、炭排放,就都是这样的概念股。

    概念股风险系数很大,一上市就跌破发行价并不鲜见。

    但是包头茶贸公司显然不属于概念股,而属于业绩股。

    所谓的业绩股,就是拥有真正的业绩,有业绩的支撑,比如电力、能源以及通讯,这些都属于典型业绩股,除非出现了重大利空,或者恶意做空,否则这样的业绩股一般是不会被市场抛弃的,刚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的事情,几乎不会发生。

    而像包头茶贸公司这样盈利预期良好的业绩股,跌破发行价就更不可能!

    老话说,看破不说破,徐锐虽然看破,但是并没有戮破孔大公子的把戏,或者说,他并不急于戳破对方的小把戏。

    孔令侃却以为徐锐跟王沪生他们一样,也不懂。

    当下孔令侃便解释道:“这所谓的跌破发行价,意思是说跌穿原始股价,比如说,我们包头茶贸公司现在的估值是一千万元,计一千万股,如果以现在的价格上市,那么上市后的原始发行价就是每股一元。”

    王沪生点点头道:“这个我们明白。”

    孔令侃接着说道:“好,打个比方,今天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在重庆交易所挂牌,但是考虑到绥远地处边陲,而且时刻受到日军华北方面军的军事威胁,茶道有中断的可能,所以业界不看好盈利预期,那么这个时候呢,进入的买盘就会非常少。”

    王沪生点点头说:“你的意思就是说,没人看好包头茶贸公司的盈利前景,所以没有人愿意买入公司的股票,是吧?”停顿了下,接着说道,“既便这样,股票的价格无非就是维持原价而已,又怎么会跌破发行价?”

    孔令侃一摊手说:“维持不了的,因为持有茶贸公司股票的并不止独立团,还有包头的一千多大小商家,他们看到茶贸公司的股票并不受市场追捧,就会担心,担心股票会砸在手里变得一钱不值,所以宁可以略低的价格售出。”

    停顿了一下,孔令侃又道:“这可不就是跌破发行价了?”

    王沪生等人被说的一愣一愣的,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孔令侃最后总结说道:“所以,我真的不敢给你们任何保证。”

    王沪生立刻就把目光转向徐锐,苦笑着说:“老徐,你说怎么办吧?”

    冷铁锋等人的眉头也挤成一团,都觉得这事挺棘手,如果坚持沿用徐锐设计的竞拍规则的话,先不说能否过得了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那一关,既便最后过了,操作周期也是旷日持久,包头工业区却一天耽搁不起。

    但如果按孔令侃说的发行股票,也是存在很大风险,万一市场看空包头茶贸公司的盈利预期,然后包头的一千多小商家又竞相抛售手中的股票,立刻就会引发雪崩效应,把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打到地板上,怎么破?

    看到察哈尔独立团的高层一筹莫展的样子,孔令侃心里忍不住高喊,求我啊,快点来求我啊,求我直接买入你们的股票啊!这样一来,你们虽会蒙受一些损失,但是胜在可以迅速获得一笔稳定可观的收入,多好啊?

    当然了,获利最大的无疑还是他孔大公子。

    在入手察哈尔独立团持有的五百万股之后,他孔大公子就成了包头茶贸公司的毫无争议的控股股东,因为他持有公司九成以上的股票,再然后,他孔大公子就可以通过,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价炒到天上。

    千儿八百的不敢幻想,但是凭借他的经验,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价炒到五十,是绝没有任何问题的!然后在五十的高位慢慢出清股票,转眼间,他孔大公子就能够获得四亿五千万的巨额收入,这可比搞什么信托赚钱要快多了。

    巨大的利益面前,孔令侃终于无法淡定了。

    孔令侃的眼神逐渐变得热切,直勾勾的盯着徐锐看,心里一个劲的大声呐喊:快来求我吧,快求我,求我买你们的股票,快点求我啊!

    似乎是听见了他心里的呐喊,徐锐忽然说:“孔大公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听到徐锐这句话,孔令侃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上钩了,终于还是上钩了么?也不枉本少爷费了这么多口舌,给你们上了半天的经济课程!

    深深的吸了口气,孔令侃竭力平复胸中的情绪。

    好半天后,孔令侃终于恢复了平静,然后说道:“办法么,也不是完全没有,就是找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或者某个个人按事先约定的价格,买入你们持有的这五百万股,只是这样一来,所有的风险就转嫁到了那家公司或那人身上。”

    “那不行!”王沪生断然摇头,又道,“这么做不是害人么?”

    “倒也不是害人。”孔令侃清咳一声,又说道,“关键还要看双方议定的价格,如果价格合适,还是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的,毕竟,包头茶贸公司的前景虽然不被人看好,但是未必就一定会跌破发行价,所以只要价格合适,还是会有人接盘的。”

    徐锐哈哈一笑说:“孔大公子,放眼中国能有这么强实力的,除了你们孔家,恐怕也就你大舅宋子文一家了,要不这么着,索性就由你们孔家接盘如何?

    ”

    孔令侃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表面上却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装模作样的考虑了好半天,孔令侃道:“这个,我还得跟我爸商量一下才行。”

    徐锐再次大笑说:“还商量个什么劲啊,不就是几百万的生意,你孔大公子难道还决定不了?你就干脆点说,孔家愿不愿意接盘吧?”

    孔令侃一咬牙说:“如果是一百万以内的额度,我还是能做主,但如果总金额超过了一百万,我恐怕就只能请示家父。”

    一百万?那就是每股两角?相当于打了二折!

    徐锐心下冷笑不止,孔大公子压价可够狠的!

    王沪生也觉得这价格低了,不过他是真想跟孔令侃谈成这笔买卖的。

    当下王沪生皱着眉头说道:“五百万股就卖一百万元,每价才二角钱,孔先生,这个价格是不是太低了?能不能提点?”

    “不算低了。”孔令侃说道,“毕竟包头茶贸公司的前景并不十分明朗,股票发行之后跌破发行价是大概率事件,唯一的悬念就是最后会下跌多少?所以我只能给出这个价,毕竟所有的风险都得由我们孔家来承担。”

    停顿了一下,孔令侃又说道:“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完全可以找别家接盘,我个人非常乐意看到察哈尔独立团多得一些好处,毕竟现在像你们这样能打的部队不多了,我说的是真心话,所以,希望你们也能谅解孔家。”

    王沪生说道:“孔先生,一百万实在是太少了。”

    一百万确实是太少了,因为包头工业区现在展开的摊子,一百万根本支撑不起,负责基建的苏联专家已经估计过,整个工业区建好至少要三百万元!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考虑到木料涨价、洋灰人工等等,甚至可能上涨到五百万!

    关键所有的土建工程都在地下,这个太费钱了。

    这也就是说,如果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只能卖一百万元,工业区的事情就黄了!这是王沪生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

    孔令侃心下大叫有门,脸上却摆出为难的表情,咬牙说:“好吧,那就两百万,这是我能决定的最高价,如果你们觉得还是不够,那就真没办法了。”孔令侃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还是找别人吧,本公子就不陪你们玩了。

    王沪生咬了咬牙说道:“三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三百万元?!”孔令侃犹豫了好半天,最后一咬牙说道,“行,那就三百万元,谁让我佩服你们这些抗曰军人呢,那就这么说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