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39章 欲擒故纵

正文 第1739章 欲擒故纵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与此同时,在重庆。

    蒋委员长再次把孔祥熙还有宋子文请到了他的官邸。

    “庸之。”蒋委员长首先问孔祥熙道,“令侃在包头可有新消息传回?”

    孔祥熙连忙回答道:“委座,令侃现在的身份可是竞拍理事会理事长,既便有什么消息也是第一时间上报给您,又怎会传讯给我?”

    蒋委员长一拍脑门,笑着说:“你瞧我,都忙糊涂了。”

    孔祥熙满脸的憨笑,不过心下却在冷笑,鬼才相信你真的是忙糊涂了,你是在借这个话题敲打我吧,让我不要父子勾结从中牟利吧?你也不想想,最近的这十年,全国这么多公路都是谁修的?你该提防的是你的这位大舅子!

    想到这,孔祥熙又回眸掠了一眼宋子文。

    宋子文虽然是孔祥熙小舅子,但是两人关系并不和睦。

    蒋委员长又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令侃刚刚发回电报说,他已经说服了包头的绝大部份商家,已经把他们手中持有的股份收购到手,整个包头商界,只有复字号、蔚字六联号等少数商家没转让手中股份。”

    “是吗?”宋子文笑道,“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蒋委员长点点头,又道:“不过接下来就难了,你们都来说说,徐锐有可能把他手中持有的五百万股转让给令侃吗?”

    “还真是不好说。”孔祥熙摇摇头说,“我之前说过,令侃脑子还是灵光的,但是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办事没有经验,也未必能沉得住气,徐锐又是个狡诈如狐的家伙,所以未必就能占得上风,这事真不好说。”

    “大姐夫谦虚了。”宋子文呵呵一笑,又说道,“是,徐锐这家伙确实狡诈,而且胆子也是大到没边,但他终究只是一介武夫而已,金融经济层面的事情他完全搞不懂,令侃人虽然年轻,却已经有了中央信托局的半年历练,所以没事的。”

    蒋委员长欣然道:“子文,这么说你看好令侃能成事?”

    “当然。”宋子文淡然道,“委员长不也很看好令侃么?”

    蒋委员长闻言呵呵的一笑,又把话题转到了美国身上,问道:“子文,你跟美国政府的接洽进行得怎么样了?之前答应的五千万美元的无息贷款,是不是应该继续走程序了?毕竟包头茶贸公司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们就没有理由再拖着了。”

    “这个恐怕还是有些麻烦。”宋子文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又说道,“我恐怕得尽快去一趟美国了,不然再拖下去没准就拖黄了。”

    “好的。”蒋委员长忙道,“你尽快去。”

    ……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

    跟孔令侃的谈判终于进入正题。

    事实上,既便徐锐也必须承认,孔令侃这家伙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他一下就指出了徐锐设计的那个竞拍规则的最大缺陷,这个规则的最大缺陷就是太过仓促,只给全国各地的商家一个星期的竞拍时间,根本不够。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成都的某个小商人想竞包头拍茶贸公司的股份,他首先得花上至少好几天时间来筹集资金,任何年代,手头留存大量资金的终究只是少数,然后来回拍发电报参与到竞拍,再把保证金解送到八路军驻成都办事处,一周时间早过了,甚至半个月的时间都未必能走完整个流程。

    但是如果延长周期,时间上又耗不起,因为察哈尔独立团急等钱用。

    但徐锐也不是没有看到这一点,他当初的想法是,尽快将股份卖掉,不求卖高价,只求尽快将五百万股份套现,因为跟持有肥份牟利比起来,建设包头工业区明显更加重要,所以徐锐才会急着进行套现。

    更何况,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份就算是贱卖了,肉烂了还在锅里,得利的也是全国各地的小商家,繁荣的也是中国商业,又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说,从纯粹的商业角度看,徐锐设计的竞拍规则确实存在缺陷,而孔令侃提出来发行茶叶股票,确实是个更好的办法,不过再好的办法,也要看什么人用,如果到了居心不良的人的手里,办法越好就危害越大。

    比如说眼前的孔令侃孔大公子。

    如果真的把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发行权交给了他,他绝对可以籍此机会,将数以万计的小商家的财富卷裹一空,在整个金融界造成一场浩劫!到时候无数商家跳楼、投河,他徐锐还有察哈尔独立团立刻就会成为全国人民的千夫所指!

    不过徐锐并未立刻戮穿孔令侃,反而笑吟吟的道:“那应该在哪发行股票?”

    “当然是重庆。”孔令侃不假思索的道,“武汉行营沦陷之后,几乎全中国的富人以及企业主都逃到了重庆,毫不夸张的说,重庆一地集中了当今中国超过一半的财富,所以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股票只能在重庆发行。”

    徐锐微笑着说:“好啊,那咱就发行呗。”

    徐锐倒想看看,孔令侃还能有什么后招?

    果然,孔令侃接着说道:“不过徐团长,有句话我必须先说明。”

    稍稍停顿了下,孔令侃又说道:“股市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哪。”

    徐锐讶然说道:“怎么说,原来股市还有风险?这是怎么说的。”

    “这里头的道行深了去了。”说到股票上面,孔令侃终于恢复自信,微笑着说,“徐团长你应该没有接触过股票,所以不知道其中的厉害,我这么跟你说吧,那些玩股票的,十个有九个最后都破产自杀了,剩下一个则是全盘通杀。”

    “这不挺好的。”徐锐笑道,“通杀挺好,我就喜欢通杀。”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比如说打鬼子,我也是喜欢通杀,来多少杀多少,杀杀杀杀,一个都不放过,全都杀光!”

    孔令侃清咳道:“咳,徐团长你恐怕误会了。”

    “误会?”徐锐讶然,“没有啊,哪误会了?”

    孔令侃摇头道:“是这,炒股票的操作方式,跟打仗完全不同,这里头的学问可就深了去了,没有接触过、没有系统的学过炒股票的人,贸然进入到股市,十有**会成为炮灰,被人啃得尸骨无存,徐团长,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明白。”徐锐嘿然说道,“你说我进入股市的话,会成为炮灰。”

    “我没有瞧不起徐团长您的意思。”孔

    令侃又说道,“但是炒股真没有那么容易。”

    顿了顿,孔令侃接着说道:“所以,我有一个建议,徐团长完全可以将包头茶贸公司持有的五百万股份交给我来操盘,这真不是我自吹,说到炒股,我多少懂得更多一些,胜算也应该比徐团长你们更加高一层,是吧?”

    “那是。”徐锐哈哈大笑道,“孔大公子你是专业人士嘛。”

    孔令侃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他觉得徐锐的笑声有些刺,仿佛在嘲弄他的无知,可是反复品味徐锐说的话,又毫无问题。

    当下孔令侃又问道:“徐团长,这么说你同意这个方案了?”

    徐锐嘿嘿一笑,王沪生却真的以为他答应了,甚至于连对孔令侃的称呼都换了。

    当下王沪生道:“孔先生,如果我们把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交给你来操盘,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够套现?又能够套现多少钱?”

    王沪生他是真的不懂股票,所以才有此一问。

    在王沪生看来,如果把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交给孔令侃操盘,最后所得跟他们预期中的数字相差不大,那么也是未尝不可,而且真按照徐锐设计的方案,工作量极大,首先八路军驻各地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就会被他们给累死。

    王沪生这么问,孔令侃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他奶奶的,本少爷到这苦寒之地,不惜以身犯险来你们团部,跟你们这些大老粗说这么多的股票经济,可不就是为了这个么?现在你们可算是把话题导到关键点了。

    要说,孔令侃确实挺聪明,欲擒故纵这一手玩的还挺溜。

    之前,在对付包头商家时,孔令侃的这手欲擒故纵就十分的奏效,现在看上去,这手欲擒故纵又要在察哈尔独立团身上奏效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独立团急等着用钱,但是他东拉西扯,就是不肯扯到这个问题上来,为的就是最后能往列里压价。

    所以,尽管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孔令侃的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

    相反,孔令侃脸上反而流露出一抹为难之色,为难的说:“王政委,你这问题,可把我给问住了,我还真的没办法给你准确的数字,我既不能确定什么时候你们持有的这五百万股能够套现,也无法预知这五百万股最后能够以什么价格成交?”

    停顿了下,孔令侃又道:“因为股票永远都是充满风险的,不仅购买者要承担风险,股票发行商也同样要承担风险,以前在上海时,发行当天就跌破发行价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所以我真没法给你准确的数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