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38章 发行股票()

正文 第1738章 发行股票()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这是正事。”徐锐说道,“蒋委员长挖空心思搞了这么一个竞拍理事会,可不就是冲着包头茶贸公司这块肥肉来的么?行啊,蒋委员长要吃肉我不反对,无论如何,他都是国民政府的最高领袖嘛,孔大公子尽管直说,怎么个弄法?”

    孔令侃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说道:“徐团长,有两点我恐怕得纠正一下。”

    看到徐锐和独立团一帮人没反应,孔令侃只能自己接着说道:“首先呢,我有名字,也有职务,如果徐团长既不愿称呼我名,也不愿称呼我的正式职务,就麻烦称呼一声先生,然后说到委员长时,我希望徐团长不要用调侃的语气,调侃委员长,不会显得你有多牛气,而只会显得你无知。”

    听了这句话,徐锐没有什么反应。

    徐锐早就已经过了跟人做口舌之争的阶段。

    但是站在徐锐身后的地瓜却一下就炸毛了,当时就从腰间拔出镜面匣子,然后走到孔令侃面前,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孔令侃的太阳穴,满脸狰狞的说道:“姓孔的,有种你就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崩了你?”

    说完,地瓜又把镜面匣子的机头也张开来。

    孔令侃一下就骇得面色如土,这小子打小骄生惯养,平时无论在家里还在学校里时,都是骄横跋扈惯了,参加工作之后,也是别人百般奉迎他,甚至就连当面顶撞的人都没有,又何曾有人拿枪口顶着他的太阳穴?

    这次在包头,孔令侃也道跟在重庆时一般。

    直到被人拿枪口顶住太阳穴,孔令侃才终于意识到,临行之间父亲孔祥熙为什么要专门把他叫到他书房,特意的叮嘱他,让他到了包头之后要尽量低调,且不可跟以前在上海以及香港时那般张扬,当时孔令侃对此很不以为然。

    孔令侃不相信徐锐真敢杀他,但还是害怕。

    现在顶着他太阳穴的可是枪,这可是一把驳壳枪啊!

    “别别别别,小兄弟你冷静,千万别生气,会走火。”孔令侃吓得说话的声都变了,说完又回头对徐锐可怜兮兮的说道,“徐团长,你快让这位小兄弟把枪收起来,谈事情呢,就算双方意见不合,也应该好好说,怎可以一言不合就拔枪相向,你说是不是?”

    徐锐挥挥手,淡然道:“地瓜,把枪收起来,你这样子不好,吓坏孔大公子怎么办。”

    孔令侃便连连点头道:“对对,吓坏人不好,这么做真不好,小兄弟快把枪收起来。”

    地瓜却没有马上收枪,而是刻意的拿枪口往孔令侃太阳穴上戳了好几下,一边戳一边还杀气腾腾的道:“孙子,在别的地儿你怎么说怎么做,小爷管不着,但是到了包头,到了我们独立团地头,最好管住你的嘴巴,别他娘的乱说话!”

    “嗳嗳嗳~~”孔令侃脸色煞白,因为地瓜拿驳壳枪戳他脑袋时,他的右手食指一直都是扣在扳机上的,所以孔令侃很担心,地瓜会一不小心,扣响了扳机,这对于地瓜来说或许只是一次小失误,但是对于他孔大公子来说却就没命了。

    “小兄弟,别激动,不要激动。”孔令侃都快哭了。

    地瓜说完,这才收起镜面匣子,转身回到徐锐身后。

    孔令侃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背脊已经湿了一大片,然后平缓了一下心情,又对徐锐说道:“徐团长,那个什么,今天天色已晚,我就不说了,咱们还是改天再商量,改天再商量包头茶贸公司股份的事情。”

    说完之后,孔令侃拔腿就走,这一刻,他只想尽快逃离这个魔窟。

    然而,不等孔令侃抬起的右脚再落地,一个冷幽幽的声音却忽然间从身后响起:“孔大公子这就走啊,话还没有说完吧?”

    孔令侃抬起的右脚便僵在空中。

    因为孔令侃听出来,说话的就是徐锐。

    徐锐这是在留人呢,不过留人的方式,实在是让人肝胆心肺俱颤。

    这一刻,孔令侃真想扇自己一个嘴巴,你说呆在鸿运酒楼好好的,没事跑来察哈尔独立团团部干啥?这不自己把自己往虎口送么?是的没错,在孔令侃看来,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跟魔窟也是没什么区别了,这他妈尴尬了。

    片刻后,徐锐冷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孔大公子,你都已经来了,那就不要再急着回去了,还是等把包头茶贸公司的事情敲定了再走也不迟。”

    孔令侃转身回头,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也好。”

    徐锐又一挥手说:“地瓜,快给孔大公子搬一把凳子,站着说话多累。”

    地瓜答应了一声,当即走到隔壁警卫排的宿舍里边搬出了一张小马扎。

    这是徐锐带到这个时空的又一个解放军的优良传统,在徐锐的部队里,宿舍里必定人手一张小马扎,木制的,或者帆布的,别的东西都可以省,被褥都可以没有,但是这张小马扎却必须得有,因为这玩意可以极大的纠正官兵们的坐姿。

    坐立行,看上去似乎并不重要,其实干系大了去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解放军之所以有那么严谨的军貌,小马扎功不可没!

    看到地瓜搬过来的小马扎,孔令侃不由得面露苦色,这他娘的怎么坐?

    地瓜却两眼一瞪,低喝道:“坐!”

    孔令侃便立刻吓得一屁股坐下,结果因为太过用力,把小马扎坐翻了,结果一屁股就坐到了地板上,王沪生、冷铁锋、柳眉还有肖雁月等人便立刻哄堂大笑起来,孔令侃顿时羞了个满脸通红,赶紧扶正小马扎,小心翼翼的又坐了上去。

    徐锐轻咳了一声,沉声道:“孔大公子,你先说说吧。”

    孔令侃稍稍整理了下思路,然后说道:“好吧,那我就说说。”

    停顿了下,孔令侃又说道:“是这样的,徐团长你能想到在报纸上刊载竞拍信息,对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搞公开竞拍,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举,不过呢,这毕竟是新鲜事物,以前还从来没有过,所以各界的反响并不太强烈。”

    “不对吧。”王沪生反驳道,“据我所知,在新华日报首先刊登股份竞拍信息之后,诸如大公报、申报、大美晚报等报纸都纷纷转载,在全国各地引发了极大反响,不少商家甚至不远数百里跑到相邻城市的八路军办事处问讯。”

    “但这毕竟只是问讯而已,并

    没有参与,是吧?”孔令侃轻咳了一声,又道,“所以这不能说明什么,一样新生事物,要想大众接受并且参与其中,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但是请恕我直言,你们军人似乎并不怎么擅长操作这样的事情。”

    王沪生哑口无言,既便他不怎么懂经济以及金融,却也听得出,孔令侃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徐锐也必须承认,孔令侃这纨绔子还是有点本事,可见他的几年大学并没有白读。

    不过徐锐的脸上并未表现出来,而是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么依孔大公子的意思,这个事该怎么操作?”

    孔令侃道:“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

    孔令侃的言外之意,说了你们也不懂。

    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老子在穿越前,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关注国际政治金融,每天上网不刷新几十遍美元指数以及人民币指数,就是睡觉都不能安寝,然后你却跟我说,金融层面的事太复杂,我搞不懂?

    但是徐锐也没戳穿孔令侃,笑着说道:“那就简单说说。”

    “行,那我就简单的说说。”孔令侃道,“首先恕我直言,徐团长设想的这个通过报纸公开竞拍的操作方式,存在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一个星期的周期太短,事实上根本来不及完成操作,而如果将周期延长,比如延长到一个月或两个月,则整个竞拍行为的风险就会极大的增加,因为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看到王沪生等人满脸茫然,孔令侃便又解释道:“比如说,在竞拍的过程中,日军又对绥远展开了一波大的军事行动,则立刻就会导致竞拍无人问津,甚至连之前那些已经完成竞价的商家,也会出现悔拍行为,既便损失保证金也是在所不惜。”

    柳眉、肖雁月、冷铁锋还有王沪生面面相觑了,说的在理啊。

    看到冷铁锋等人被说服了,孔令侃便信心大增,又接着说道:“所以我才说,这样的竞拍方式风险太大了,如果说没有别的更加好的方式,采取这种方式也就无可厚非,但是现在我们明明有更好的方式,那为什么不能换种方式呢?”

    “更好的操作方式?”徐锐点点头道,“什么方式?”

    “发行股票啊。”孔令侃终于抛出了此行的香饵,“发行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

    “发行股票?”徐锐说道,“在哪发行?在包头?恐怕没有几个商家会来包头。”

    “徐团长说笑了。”孔令侃摆摆手说道,“包头才多大,总共也才多少商家?肯定不具备发行股票的经济条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