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37章 图穷匕现()

正文 第1737章 图穷匕现()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孔令侃确实在搞小动作。

    不管怎么说,孔家都是晋商中的巨孽,孔祥熙在晋商群体中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既便是马公甫这样的元老级人物,也不能不给孔祥熙面子,所以在几次婉拒了孔令侃之后,等到孔令侃亲自登门时,马公甫还是答应了邀请。

    今天的晚宴,就是孔令侃特意准备的。

    酒过三巡后,孔令侃端着酒杯站起身,朗声道:“在座的各位都是令侃的父辈,甚至是祖父辈,比如说马大掌柜,就连我爸来了,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他老人家一声老叔,所以这次过来,我真是诚惶诚恐,唯恐办事不力,丢了我们晋商的脸。”

    必须得承认,孔令侃的这番话还是说得很漂亮,也很有水平。

    当下马公甫还有应邀出席今天这场晚宴的十几个大掌柜或者财东便纷纷站起身,连连声称不敢,孔大公子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他们自然也不能倚老卖老。

    孔令侃又道:“承蒙各位叔叔伯伯以及前辈支持,那么晚辈有什么话也就直说了。”

    停顿了一下,孔令侃又道:“国民政府之所以成立包头茶贸公司股份竞拍理事会,并没有摘桃子的意思,我在这里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各位,无论股份竞拍结果如何,包头茶贸公司的经营权始终都属于包头商会,这个是绝不会变的!”

    听到这句话,在座的不少包头商家便松了一口气。

    只要包头茶贸公司的经营权仍旧属于包头商会,那就一切好说,因为只要经营权仍旧属于包头商会,也就意味着会有相当一部份利润会被截留在包头商会,这就更加意味着,他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分到可观的利益。

    这商家,说来说去就是为了利益。

    在利益面前,商家可以践踏世间一切法律,无视世间一切正义!

    所以才会说,商家或者说资本家是最没有节操的,不值得信任!

    孔令侃又道:“那么有人就要问了,设立这个竞拍理事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停顿了一下,孔令侃又道:“简单,国民政府设立这个竞拍理事会,就是为了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价格最大化,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在座各位的利益,因为据我所知,在座的诸位及没有到场的另外一千多位同仁,都在茶贸公司有股份,是吧?”

    立刻有一个商家问道:“孔少爷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的股份也能卖?”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能卖?”孔令侃摊手说,“同样都是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凭什么属于察哈尔独立团的五百万股能够卖,属于你们的五百万股就不能卖?这不公平嘛,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对不对?”

    “谁说不是,这就是对我们的歧视!”

    “没错,这个就是**在搞歧视。”

    “跟**倒也没什么关系,就是徐锐歧视我们。”

    “现在好了,现在终于有孔大少爷为我们说话了。”

    “孔大少爷,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包头商会说话哪。”

    “是啊是啊,我们包头商家也是晋商中的一员哪,我们曹家跟你们孔家更是世交,我跟令尊大人还一桌喝过酒呢。”

    孔令侃的一席话立刻把不少商家和财东的贪欲给激发了起来。

    在座十多人,就只有马公甫和蔚字六联号的侯大掌柜没发声,因为他们眼光深远,很清楚包头茶贸公司大有可为,这根本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所以就算包头茶贸公司股价涨到十倍,也绝不打算卖出。

    “各位前辈听我一言,且听我一言。”孔令侃连连压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等到包间里再次沉寂下来,又说道,“请诸位前辈先听晚辈把话说完,是这样的,股份呢,是一定可以卖的,这是你们的权益,既便是我们孔家不属于晋商群体,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替在座诸位争取,这点尽可以放心。”

    马公甫和侯大掌柜对视一眼,接下来就应该说到关键了。

    果不其然,孔令侃接着说道:“但是,据我所知,徐锐并不是一个易与之辈,他既然已经放出话来说,不许持股的包头商家变卖手中的股份,那就一定要给他一个交待,所以我们恐怕还得想一个变通之法。”

    有人问道:“敢问孔大少爷,什么样的变通之法呢?”

    “很简单。”铺垫到了这里,孔令侃终于图穷匕现,流露出隐藏的真实意图,环顾一圈之后接着说道,“我们孔家可以出面吃下诸位手中股份,如果徐锐问起,你们就说跟我们孔家有债务纠葛,已经作价抵给我们孔家了。”

    停顿了下,孔令侃接着说道:“不许变卖,难道还不许抵押给别家?就算你徐锐现在是包头的土皇帝,也不能禁止别人拿股份抵债。”

    图穷匕现,孔令侃终于还是亮出了他的獠牙。

    只不过在座的这些包头商家,还没有怎么看清楚自己所面临的处境。

    自从来到包头之后,孔令侃甚至还没去过一次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更没跟王沪生见面的意思,而是一直都在不停的约见包头商家,他这么做的目的就只一个,在开始公开竞拍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之前,先把包头商家手中持有的五百万股以低价吃进。

    孔令侃完全继承了他老子的秉性,甚至比他老子孔祥熙更加的贪婪,这个事,如果交由孔祥熙来操作,肯定也会事先把包头商家手中持有的五百万股吃进肚里,但是在价格方面估计不会太让人吃亏,毕竟是同乡相与,真要是得罪狠了,今后不好相见。

    孔令侃却不打算这么做,他不仅要吃进所有股份,而且要低价吃进。

    孔令侃原本先打算从小商家收起,不过接触之后,却发现难度极大,包头的小商家都在看着大商家呢,在大商家没出手之前,他们不肯出手,于是孔令侃立刻掉转方向,把目标对准了包头的大商家,所以才有了今天晚上的这次筵席。

    对于孔令侃的这个提议,除了马公甫和侯大掌柜,其余的十几个大掌柜或者大财东都有些动心,说白了吧,这些大掌柜或者大财东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心里对中国的抗战大局并无信心,他们压根就不认为中国真的能够打赢日本。

    也就是说,绥远终归还是要失守的,包头终究也还是要失守的。

    也就是说,包头茶贸公司顶多也就做一两年生意,最后还是要歇菜。

    到那

    时候,包头茶贸公司也就寿终正寝,他们的股份也就一钱不值。

    但是徐锐却提出要求说,五年内不许他们卖出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这几乎就是在断绝他们的财路了,碍于徐锐手中的军队,他们不敢反抗,但是现在孔令侃提出来可接收他们手中持有的股份,他们又岂能不动心?

    当下便有个财东问道:“敢问孔大少爷,这个价格……”

    其余十几个大掌柜或者大财东闻言之后,立刻竖起了耳朵。

    “这个嘛。”孔令侃微微一笑说,“是这,关于绥远的局势,在座的诸位心里想必也是清楚的,中国的实力跟日本根本不在一个层面,所以绥远最后肯定还是要失守的,包头最后也是一定会失守,乐观估计,包头能守住三年。”

    停顿了下,孔令侃又道:“如果悲观估计,也就守住半年,这个也就是说,包头茶贸公司很可能在半年之后就关门,所以要说公司的股份有多么值钱,真的是谈不上,但在座诸位都是我的长辈,我又不能让你们太吃亏,是吧?”

    “是是是。”十几个商家连连的点头,“还是孔大少爷仁义。”

    “这样吧。”孔令侃摆出割肉的姿态,说道,“就作价一角,我们孔家把你们手中持有的股份全部吃下。”顿了顿,孔令侃又特意解释道,“各位前辈千万别以为我在故意压价,我希望你们想一想,一旦包头失守,你们的股份立刻就会一钱不值!”

    在座的所有大掌柜、大财东全都瞠目结舌,他们早就猜到,孔令侃不可能出高价,却也绝对没有想到,他会开出这么一个离奇的低价!作价一角?原价的十分之一?你娘嘞,你怎么不去抢钱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看到没有一个掌柜或财东吭声,孔令侃又道:“看来各位长辈还是嫌我开价低了,不愿意转让股份了,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做买卖得你情我愿,不能强买强卖是吧?那今天咱们就不谈这个事情,只喝酒,来,喝酒。”

    孔令侃还是有些手段的,欲擒故纵还是懂的。

    说白了吧,他知道底牌,包头商家却不知道,所以,他不愁他们不入榖!

    停顿了下,孔令侃又道:“我也不妨给各位透点儿底,自从徐锐在各大报纸上刊登公开竞拍消息之后,各地反响并不热烈,几乎就没人出价竞拍,国民政府之所以会专门成立这么个竞拍理事会,一方面是不愿意把所有利益拱手让给共党,另一方面也是为收拾残局,不能让徐锐这个败家子把股份给贱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