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35章 送儿上战场

正文 第1735章 送儿上战场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名叫扎木合的蒙族牧民答道:“部队回来了。”

    “部队回来了,哪个部队?”老娘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反应过来是十多天前出击的独立团主力回来了,当下便也跟着出迎的人流,兴匆匆的往城外走,卓力格图便赶紧抢上前来拿他强壮的身体为老娘开道。

    母子二人很快就跟着人流,来到了北门外。

    不过这个时候,北门外的雪原上还是一片空寂,并没有看到部队的影子,有的只是残雪融化之后露出来的狼籍的地面。

    显然,独立团主力还没到。

    不过,迎出城外的军属并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前方地平线上便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黑线,有眼尖的小孩子便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回来了,回来了,俄大回来了!”

    “我哥,我哥他们回来了,我哥他们打了胜仗了。”

    “那是肯定的,独立团什么时候打过败仗,肯定是打了胜仗。”

    下一刻,正在跷首企盼的军属便再也按捺不住了,包括卓力格图母子二人在内,都纷纷踩着积雪迎上前去,片刻之后,视野尽头的那条淡淡的黑线便变成了一队骑兵人马,不过看清楚骑兵阵形之后,军属们却愣住了。

    察哈尔独立团出征的时候,他们也是去送行过的,当时的阵容他们也是看见的,那人马的阵仗是真的庞大,四路纵队,走了足足有五六里地,可是现在,同样的四路纵队,人马的长度却一眼看到头,少了一截!

    就这,还不是最为刺眼的。

    最为刺眼的是,队伍中的许多马匹的马背上,并没有骑着人,而是驮着一具具用白布包裹的东西,看到这,出迎的军属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包括卓力格图母子两人在内,所有人的心一下就悬起来,这是尸体,这是阵亡将士的尸体!

    作为军属,这些用来包裹尸体的裹尸布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下意识的,老娘一下子就攥紧了卓力格图的胳膊,她攥的是那么用力,以至于指甲都掐进了卓力格图肌肉,不过卓力格图却丝毫不感觉疼痛,反而一个劲的安慰他的老娘,娘,没事的,阿哥一定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一边劝着自己老娘,卓力格图一边瞪大眼睛在队伍中使劲的寻找,寻找那个熟悉的强壮身影,不过从头找到尾,也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队伍一队队的从面前开过去,那个高大强壮而又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老娘因为身高不够,看不到前面,所以只能一个劲的问卓力格图:“格图,找到没有,找到你阿哥没有?格图,找到了没有?”

    卓力格图的眼圈已经红了,却咬紧牙关,死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然后装出依然还在寻找的样子,说道:“没呢,娘,还在找,队伍老长了。”

    卓力格图不敢回头,因为一回头,他害怕自己的泪水就会滑下来。

    只不过,卓力格图实在不会撒谎,看到他这样子,老娘早就猜到,霎那间,老娘也已经是老泪纵横,不过她并没有哭出声来,而是强忍住了,当然,老娘的内心也仍旧还存了一丝的侥幸心理,或许老二真没看清楚呢?

    渐渐的,欢迎人群开始沉寂下来。

    ……

    徐锐纵马走在队伍的前面,看到刚刚还兴高采烈、人声鼎沸的欢迎人群,渐渐的沉寂了下来,心里就跟压了铅块似的,沉重!尤其是当他的目光扫到人群中,那一张张白发苍苍的面孔,就更是跟刀绞似的疼痛。

    几个月前,这些老人亲手将他们的儿子送进部队。

    可是现在,他却只能把一具具的尸体带回给他们。

    这世界上,哪个儿子不是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这世界上,哪个儿子不是母亲含辛茹苦拉扯大的?

    所有儿子,又有哪个不被母亲寄予了满满的希望?

    可是现在,他却亲手摧毁了这些母亲的所有希望!

    霎那之间,徐锐就感觉到,自己就是个残酷的刽子手,唯一区别,别的刽子手摧毁的只是别人的生命,而他所摧毁的,除了一个个儿子的生命外,还有他们的老母亲的希望,因为是他亲自带着,他们上的战场。

    不过,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徐锐还是会做出同样选择。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歌舞升平还有安居乐业,从来不是理所当然的,没有抗争,谁来保卫这个国家?没有抗争,谁来保证这个民族的血脉延续?而,抗争就需要付出代价,就需要有人去牺牲!

    死寂之中,一具具用白布包裹的遗体从马背上搬下来,一字摆开。

    等到最后一具遗体也摆放整齐了,徐锐便率领着所有幸存的官兵,走到那一排的遗体后面一字摆开来,然后以沙哑的声音声嘶力竭的长嗥了起来:“全体都有,敬礼!”

    一霎那间,独立团剩下的六百多战士便同时抬手敬礼,站在那里鸦雀无声,就像是一尊尊风中的雕塑,庄严又压抑。

    已经等候多时的军属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就拥上前来,然后伸出一双双干枯的双手,颤巍巍的掀开了那一方方白布,发现不是,便继续往下寻找,如果找到了,便立刻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一霎那之间,嚎哭声、饮泣声便响成一片。

    当然,其中有不少男人、孩子或者女人找到了各自亲人,暗暗庆幸。

    人群之中,一个壮如小山般巍峨的身影格外醒目,他就是扎力格图。

    连续掀开了几十张白布,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扎力格图的心里便立刻又萌生出一丝微弱希望,不过,当他掀开第四十张白布的时候,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却终于呈现在了他面前,只是,那双威棱犀利的双目已经紧紧的闭上,永远再不会睁开。

    “阿哥啊!”扎力格图悲嚎一声,噗的跪倒在了那具冰冷的遗体跟前。

    不过很快,扎力格图就又想到他的老娘还在身后,当下赶紧收住悲声。

    只是可惜,这时候才想起来收住悲声已经太晚了,扎力格图回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几乎同时,老娘也看清楚了白布包裹中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她的大儿子,巴图!

    “巴图,我的巴图!”老娘瞬间泪如雨下,然后猛的扑到

    巴图遗体身上,将巴图的脑袋死死搂入怀,就如儿时,搂着襁褓中的婴儿。

    扎力格图站在旁边,跟着一个劲的抹泪。

    “老人家,您是巴图母亲?”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老娘抬起婆娑泪眼,却看到一个独立团干部站在她的面前,当下以干枯的双手擦了下浑浊的泪眼,抽泣着问道:“我是,我是巴图母亲。”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独立团干部,是骑二营营长巴图。

    “这是巴图给您的。”巴特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绫布包,庄重的递给老娘。

    老娘接过红绫布包,颤巍巍的解开来,却发现里边装的竟然是三块大洋,看到大洋,巴图老娘便再次泪如雨下。

    巴特的眼睛也红了,说道:“巴图说,留着给他兄弟娶媳妇。”

    巴图老娘却抹了一把眼泪,先把大洋收起来,然后转身拉住儿子的大手,再把儿子推到了巴特的面前,沉声说:“同志,他就是巴图的弟弟,扎力格图,现在巴图已经不在了,但是小鬼子还没有被打跑,所以他弟弟还得接着打鬼子。”

    巴特连忙摇手说道:“老人家,这不符合我们独立团的政策。”

    “同志,老婆子不懂大道理,也不知道什么政策。”巴图老娘摇了摇头,语气轻柔却异常坚定的道,“但我知道,如果不能把小鬼子赶跑,等到小鬼子回到包头来,巴育老爷也会跟着回包头,我们就没好日子过。”

    巴特却是不肯答应,坚持拒绝。

    双方正争执不下时,徐锐闻声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巴特便把情况说了,徐锐一听,眼睛立刻红了,英雄母亲啊!

    巴图老娘也把徐锐给认了出来,很坚定的说道:“徐团长哪,你就带着我们家扎力格图走吧,我的这个小儿子力气很大的,你就让他参军,让他当兵吧,让他替他哥,接着打小鬼子吧?老婆子我求您了。”

    一边说,巴图老娘便要跪下去。

    徐锐赶紧伸手扶住,然后说道:“好好,大娘,我答应你,我带你儿子走!”

    顿了顿,徐锐又满脸严肃的道:“而且,我还答应你,一定把你的小儿子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更要让他多杀小鬼子!”

    “好好,好。”巴图老娘含着泪花点头,完了又回头摩挲着扎力格图脸颊,看着小儿子刚毅的脸庞,大娘忽然又有些不舍,她可就这么个儿子了,可是再没了,她这风烛残年还能靠谁去呀?不过很快,又硬下心肠,抹泪说,“儿啊,到了部队好好练。”

    “嗯。”扎力格图重重点头道,“娘,儿子记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