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34章 战术革新

正文 第1734章 战术革新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骑兵第一旅团的全军覆灭以及马场正郎的战死,给了冈部直三郎极大的打击,因为这不仅意味着拦截苏联设备的任务已经彻底失败,更意味着日军针对察哈尔独立团的战术很可能存在严重的问题,如果不及早进行战术革新,局面只会更糟!

    接到电话之后的当天下午,冈部直三郎便动身前往北平。

    次日一早,冈部直三郎便驱车数百里、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这个时候,阿南惟几早就已经召集了参谋部作战课的相关人员等候在作战室,冈部直三郎刚到司令部,甚至没来得及洗把脸,就被阿南惟几请进了作战室。

    一走进作战室,冈部直三郎就径直来到阿南惟几的面前,然后重重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没用,让您失望了。”

    阿南惟几的内心自然是无比失望的,不过并未表露出来,这老鬼子虽不聪明,但是还是会点用人的手段,知道这个时候训斥冈部直三郎非但没有用,反而只会令人泄气,而如果在这时候温言宽慰,更能令其知耻而后勇。

    当下阿南惟几拍拍冈部直三郎肩膀,说道:“冈部君不必介意。”

    宽慰了几句,阿南惟几又请冈部直三郎坐到长会议桌边,然后扭头一挥手,示意金光惠次郎可以开始了。

    金光惠次郎啪的一顿首,然后拿起指挥竿指着图板讲解道:“司令官阁下,冈部将军还有诸位同僚,昨晚接到驻蒙军战报后,我们作战课的参谋人员一夜未睡,对发生在二连集的战斗进行了高度的还原,然后又翻阅了之前的徐锐所指挥的多次战斗,结果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停顿了下,金光惠次郎又接着说道:“也是之前一直被我们忽视的问题。”

    “哦是吗?”阿南惟几的目光闪了一下,沉声问道,“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金光惠次郎哈依一声,又道:“这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徐锐所指挥的战斗,几乎没有一次是靠着实力堂堂正正获得胜利,几乎全都是靠着阴谋诡计取胜的,除了这个,徐锐这家伙似乎总能事先知道皇军的情报以及软肋,然后做出针锋相对的部署!”

    “索代斯!”冈部直三郎恍然点头道,“战斗结束之后,我曾经派出一个骑兵队前往战场进行实地勘察,发现骑兵第一旅团之所以遭受失败,并不是因为战斗力不如人,而是因为徐锐利用了地形,提前预备了重机枪阵地!”

    停顿了下,冈部直三郎又道:“而且,徐锐似乎的确能够知道皇军的动向,从他的战场部署看,如果说他没有事先知道骑兵第一旅团的大概动向,就算地合适的地形,徐锐也是不可能完成伏击,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皇军会往哪个方向行进。”

    阿南惟几道:“第一点并没什么问题,徐锐此人一贯就狡诈,如果能智取,他是绝对不会力敌的,不过,他也不是绝对不能力敌,当年华中派谴军第二次扫荡大梅山,不就遭遇到了徐锐所率领的大梅山独立团的正面抵抗,还有第二次、以及第三次淞沪会战,徐锐仅以一团之兵力,面对皇军好几个师团、甚至是近卫师团也毫不落下风,这可不仅仅只是会使用阴谋诡计的表现吧?”

    “哈依。”金光惠次郎连忙纠正说词,“这的确是卑职的疏忽。”

    金光惠次郎也的确是疏忽了,他只调阅了徐锐到包头后的战报,对于徐锐在大梅山以及上海的战报,却没有调阅,当然,这也跟时间太紧有关,因为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要查阅那么多的资料,还要做总结,时间实在太紧。

    所以金光惠次郎只筛选了徐锐到五原后的几次战例。

    停顿了一下,阿南惟几又道:“不过,金光君所说的第二点却值得认真分析。”

    金光惠次郎再次顿首,又道:“徐锐若要想及时掌握皇军的动向,无非两个办法,一是通过潜伏的间谍,再就是通过特种部队的跟踪、锁定以及刺探,昨晚,卑职经过分析,认为间谍提供情报的可能不大,因为皇军这次出击,并没皇协军随同出击,所以也就基本排除了有间谍向徐锐泄密的可能。”

    阿南惟几道:“也就是说,这都是狼牙干的?”

    “哈依!”金光惠次郎再次顿首道,“卑职敢断言,就是狼牙干的。”

    “那么,这就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了。”阿南惟几沉声道,“狼牙的出现,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战争方式方法,甚至是过程!如果我们不能够及时做出相应的战术革新,那么下次,还是难免会吃狼牙部队的大亏。”

    ……

    五天之后,包头招兵处。

    一个膀大腰圆,身高足有一米九出头的蒙族小伙,却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鸡仔,缩头缩脑的从一条小巷子里窜出来,环顾左右无人,再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招兵处前,对负责招兵的工作人员说道:“同志,我想当兵。”

    招兵处的工作人员便立刻拿起名册,做好了登记的准备。

    不过,那名工作人员很快便又放下手中名册,没好气道:“这不卓力格图么?你小子怎么又来了?”

    名叫卓力格图的蒙族小伙便立刻腼腆的笑了。

    最近几天,这小伙子跟招兵处的人都混熟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细数起来这都已经是卓力格图第九次要求当兵了,只不过,每次都会被他的母亲给捉回去,前几次登记都登记好了,还是被他的母亲捉回去。

    工作人员摇摇头说:“行了,回去吧。”

    “不回去。”卓力格图便连连摇头说,“我要当兵。”

    “别闹了。”工作人员没好气的说道,“当什么兵,待会你娘又来了。”

    “不会的,这次我娘不会来。”卓力格图继续摇头,“这次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工作人员闻言立刻就笑起来,又说道:“行了行了,你哪次不是偷跑出来的,不过又有哪次能骗过你娘?”

    话音才刚落,前面大街上突然响起一个暴怒的声音:“卓力格图,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又背着老娘偷偷跑出来想要当兵?”

    工作人员和卓力格图回头看,便看到一个蒙族老妇从大街上大步流星的过来,老妇脸上满是交错的邹纹,肤人也是黝黑,这黝黑的肤色以及纵横交错的邹纹,足以证明她过往的生活并不怎么美好,甚至于很悲惨。

    看到蒙族老妇过来,卓力格图便立刻吓得不敢

    动弹。

    很快,蒙族老妇便到了招兵处前,先对着工作人员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就伸手去揪卓力格图耳朵,不过儿子的身高太高,一下竟然是没能揪着,便闷哼一声,当时就吓得卓力格图蹲下身来,乖乖任由老娘揪住他耳朵。

    一边还苦着脸叫道:“娘,你轻些,你轻些,耳朵被你揪下来了。”

    “揪下来拉倒。”蒙族老妇生气道,“反正留着耳朵也是没什么用,老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你来当兵,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卓力格图说道:“娘,我就是想当兵。”

    “不行。”蒙族老妇说道,“你哥已经当了兵,你要是跟着去当兵,家里刚刚分到的牛羊谁来放?还有牧场谁来照顾?”

    卓力格图便立刻哑口无言了。

    说起来,卓力格图一家也真的是有够悲惨的。

    卓力格图家原本也有牛羊还有牧场,可是有一年整个草原遭了灾,牛羊全被冻死,一家人没法过冬,他爹就把牧场抵押给了巴育老爷家,然后全家成了雇农,再后来因为弄丢了一只羊羔,他爹挨了巴育老爷毒打,没几天就死了。

    卓力格图老娘带着一对儿子,一路乞讨到了包头,才勉强活下来。

    察哈尔独立团进入包头之后,抗日民主政府也紧接着组建了起来,民主政府镇压了诸如巴育老爷这样的一大批土豪劣绅,将他们巧取豪夺的牧场分给了牧民,卓力格图家也分到了一大片牧场,还有一百多头牛羊。

    分头牧场和牛羊的第一时间,老娘就把大儿子巴图送到了招兵处。

    走之前,老娘还再三叮嘱大儿子巴图,一定要好好当兵,打鬼子,老娘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她的心里跟明镜似的,给他们家带来希望的,是中国**,所以,保护**就是保护他们自己家的牛羊牧场。

    只不过,当兵终究有危险,万一哪天就打没了呢?

    所以老娘绝不愿意自己的小儿子也跟着去当了兵。

    “走!”老娘扯着卓力格图儿子往回走,一边说道,“跟我回家去。”

    招兵处的工作人员跟老娘也很熟了,当下笑着说道:“巴图大娘,慢走啊。”

    老娘嗳暧的应着,一转身,却忽然看到许多认识的乡亲正往外跑,当下便顾不上再揪卓力格图的耳朵,问道:“扎木合,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