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21章 国家利益

正文 第1721章 国家利益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陈诚的脸立刻垮下来,凭什么每次都是我先说啊?

    但是蒋委员长点了名,又不能不说,谁让他陈诚是小委员长呢?

    当下陈诚斟酌了片刻,小心翼翼道:“关于包头茶贸公司股份公开竞拍的事情,卑职认为委座的指示是十分正确的,叫停也是完全必要的,眼下党国正值困难之际,拍卖包头茶贸公司股份这么一笔庞大收入,当然是应该收归国库!”

    陈诚看似说了一大通话,但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

    “我要问你的不是这个。”蒋委员长抄起文明棍,非常生气的剁击地板,又道,“我问你的是,该如何应对即将发酵的国际舆论!”

    白崇禧和何应钦的脸上便立刻露出幸灾乐祸之色,让你小子说轴轱辘话。

    见何白两人脸上露出幸灾乐祸之色,陈诚就怒了,当下对蒋委员长说道:“委座,就如何处理国际舆论方面,敬之兄最有经验。”

    蒋委员长点点头,目光立刻转到了何应钦的脸上。

    何应钦在内心里将陈诚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脸上却还得装出笑容,摇手说:“辞修兄过奖了,我哪里懂得处理国际舆论。”

    陈诚道:“敬之兄,你就不要谦虚了。”

    蒋委员长也说道:“敬之,你就说说。”

    何应钦见躲不过了,当下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说道:“委座,**没啥,那些个民主党派也是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是,西方各国尤其是美英两国驻重庆的媒体记者,党国却不能不重视,因为他们的意见能够直接影响美英两国政府的对华政策。”

    “这也正是我最为担心的。”蒋委员长喟长长叹道,“美英两国政府并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所以就很容易受到那些媒体记者的舆论误导,一旦两国政府先入为主,中断针对国民政府的援助,那就十分棘手了。”

    所以说,蒋委员长从根脚上就不够硬。

    蒋委员长从来就没想过自力更长发展,而始终想着靠别人的帮扶过日子,所以一旦洋人要中止帮扶,他就立刻感觉到天都塌陷了,就会惶惶不可终日,而相比之下,**所打造的新中国就要硬气得多。

    苏联政府愿意帮助,我们举双手欢迎,苏联人提出要在中国驻军并以此作为威胁,中国就果断拒绝,既便苏联人撤走全部的专家,中止了全部的援助,并且逼还全部的借款,也不能迫使新中国让步分毫!

    陈诚道:“委座,能否召集西方的媒体记者,开一个发布会,如果我们能赢得这些媒体记者的谅解,让他们知道国民政府的难处,他们或许会改变主意,不再就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竞拍一事,给西方各国政府施加影响力。”

    “这个还是免了吧。”白崇禧哂然说道,“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以前又不是没开过,最后结果又如何?说到哭穷,说到争取舆论同情,我们根本就不是**的对手,所以说,开新闻发布什么的还是免了,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其实吧,白崇禧还有一句隐语没有说出来。

    **真正厉害的,并不是他们真会哭穷,会利用舆论武器,而是他们自身过硬!**从延安的党政军高层,到前线的每一名战士,全都是廉洁自律、克己奉公,甚至就连朱毛也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

    然后再反观国民党,简直就没有办法多说。

    就说重庆的官员吧,过的日子不要说跟粗茶淡饭不沾边,许多官员过的那简直就是醉生梦死的日子,甚至比以前在南京时还要更奢糜,颇有一种趁着小日本还没有打进重庆,中国还没有亡国之前爽一把,的破罐子破摔的情怀。

    所以说,西方的那些媒体记者会认同国民党那才有鬼了。

    在场的几个幕僚和高官的脸色立刻垮下来,白崇禧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又岂能听不出来?当下一个个脸色全都变得不太自然,因为他们在重庆过的也是纸醉金迷的日子,别的不说,舞会基本上是每天都必须要参加的。

    然后就没办法再愉快的聊天了,因为话题已经被白崇禧聊死了。

    蒋委员长也再次无奈的意识到,一旦涉及到了洋人,无论召集多少幕僚以及高官,开多少次的幕僚会议,也是解决不了的,当下只能宣布散会,但把孔祥熙留下了,然后让侍卫长王世和去孙公馆请孙夫人来赴家宴。

    实在没办法,蒋委员长只能尝试着打一打亲情牌了。

    ……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

    王沪生拿着一纸电报兴匆匆的过来找到徐锐,说道:“老徐,密勒氏评论报的号外已经加印出来了,该报主编鲍威尔先生写了一篇评论员文章,说的就是我们包头茶贸公司股份公开竞拍的事,这是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刚刚转发的简报。”

    徐锐接过电报,由于篇幅有限,电报上面只抄录了鲍威尔文章中的几段,但能看出来这是篇好文章,文字非常具有杀伤力,尤其是他在文中拿国党高官的奢侈无度、跟**人的廉洁相比较,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

    不过高兴过后,王沪生却还是难免有些担心。

    王沪生又说道:“史沫特莱小姐已经是尽力了,孙夫人也尽了最大努力,要不然这些西方媒体也不会刊发这样的评论文章,但是,你觉得,这些文章能够决定得了西方各国、尤其是美英两国政府吗?一国国策可不是儿戏。”

    徐锐摇摇头说:“光靠这些媒体的文章,当然是决定不了美英两国的国策。”

    “那可怎么办?”王沪生闻言便立刻紧张起来,“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了?还有史沫特莱小姐和孙夫人她们,不也白忙活了?”

    西方媒体在中国的确有一定影响力,基本上只要长着一张洋人的脸,而且是记者,就能成为党国高官的座上宾,但是,要说这些记者能有多大影响力,要说党国有多忌惮他们,也未必,党国真正忌惮的是这些西方记者背后的西方政府!

    然而,西方政府毕竟不等于西方媒体!

    所以,王沪生才会担心,西方媒体决定不了政府的策略,到最后,他们就白忙活一场。

    徐锐却不慌不忙的说道:“这些西方媒体肯定是决定不了政府的策略,但是影响力还是有一点的,至少,他们可以帮助我们,把我们的诉求传递给西方政府。”

    “可这能有用么?”王沪生道“西方政府

    会管我们的死活?”

    徐锐说:“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西方政府肯定不会管我们的死活,但是如果有了足够的理由,那就另当别论了。”

    “足球的理由?”王沪生道,“什么理由?”

    徐锐道:“比如说,利益!”停顿了下,徐锐又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国与国之间,从来就没有永恒的友谊,从来就只有永恒的利益!只要有利益的驱使,西方政府就有足够的动力帮助我们。”

    王沪生道:“可问题是,西方政府如果帮助我们,又能获得什么利益呢?”

    “能获得的利益多了。”徐锐道,“首先,给国民政府和蔣委员长一个警告,让他们知道,在中国,他们并不是西方唯一的合作对象,如果国民政府不能改善**现象,西方政府随时可能抛弃他们,转而跟我们党合作。”

    王沪生嗯了一声,又道:“还有别的吗?”

    “当然。”徐锐微微一笑,又道,“警告国民政府和蔣委员长,只是顺带的,西方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可以从中得到的重大利益,是军火贸易的丰厚利润!”

    “军火贸易?”王沪生道,“美国政府不是已经把我们拉入黑名单了,不再卖武器给我们了么?”

    “我们?”徐锐大笑道,“老王,你想什么呢?我们才几斤几两,美国政府会在乎我们的这点小钱?他们要赚的,是日本人的钱!”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美国人非常清楚,眼下苏联远东方面军有多困难,这时候如果不拉一把苏联,日本人就能很快占领远东,进而独霸亚洲,这既不符合美国人的亚洲政策,也与美国的军火巨头的利益不符,因为日本独霸亚洲之后,对美国的依赖就弱了。”

    王沪生恍然道:“也就是说,利益才是最重要的,美国只有帮助了我们,才能间接的帮助苏联,才能让日本人跟苏联人在远东继续打下去,美国人才能两头卖军火,大发战争财,是这样吗?”

    “没错。”徐锐道,“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人就是这么做的,也是靠着两头卖军火,才有了今天的工业实力以及国际地位。”

    事实上,徐锐还知道,美国人真正大发战争财,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过这个还不能说,毕竟二战才刚刚开始。

    “美国人,哦不,是西方人,可真阴险,真坏!”王沪生道,“不过,这么一来,美国政府给老蒋施加压力也是大概率事件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