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20章 幕僚会议

正文 第1720章 幕僚会议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然而,蒋委员长发火已经没什么卵用了。

    因为,西方媒体在中国是完全不受任何限制的!是享有超国民待遇的!

    这很难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在战争年代,这些西方媒体出于同情弱者的心理,出于制衡日本这个强者的心理,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中国,一旦时移势易,中国强大了,这些西方媒体立刻就会反过来成为中国的阻碍以及威胁力量。

    比如说,在徐锐穿越过来的那个年代,西方媒体就不遗余力的抹黑攻击中国。

    事实上,甚至就连新闻自由也很难界定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新闻自由有时候会撕裂族群、拖国家后腿,所以既便是在号称西方民主灯塔国的美国,也不存在真正的新闻自由,比如,就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敢公开批判华盛顿。

    有人会说了,华盛顿在担任两届总统之后激流勇退,近乎完人,为什么要批判?

    然而,事实果真是这样吗?其实并不是,事实上华盛顿是大庄园主兼大奴隶主,道德上存在极大的污点!不只是黑奴,华盛顿对印第安土著的蔑视和残忍,更是令人发指,他曾经对手下说:印第安人皮可以做出优质长筒靴!

    还有杰弗逊,是的,没错,就是宣称人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的那个美国总统,却居然公然宣称,印第安人应该灭绝!

    但是在美国,几乎就没有人敢提这件事。

    所以,真正的新闻自由其实是不存在的。

    不要以为新闻从业人员有多崇高多伟大,在资本财团的铁蹄下,西方的新闻从业人员跟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价高价低之别,只要资本财团开得起价格,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操控不了的舆论。

    比如说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规模那么大,可在资本控制的舆论界却根本连一丁点的小浪花都没能掀起来,这难道是真正的新闻自由?显然不是!所以才说,只有政治正确,才会有新闻自由,如果政治上不正确,就绝对不会有新闻自由!

    言归正传,蒋委员长其实也知道,舆论必须操控在自己的手里。

    遗憾的是,蒋委员长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将舆论控制在自己手里,他的中央党部,不要说控制在中国的西方媒体,甚至就连那些民主党派的舆论都控制不了,要不是因为这,他也不至于气急败坏的使出暗杀这样的下三滥招数。

    发了好半天的脾气,蒋委员长才终于冷静下来。

    从目前看,舆论的扩散已经是不可避免,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发制人。

    不过具体该怎么做,他脑子里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当下便让侍卫长王世和挨个的给他的心腹幕僚打电话,想了想,又把外交部长王宠惠、实业部长孔祥熙还有财政部长宋子文三个大员也给捎带上,让一并前来他的官邸参加工作会议。

    ……

    接到王世和电话时,孔令侃正在书房里,跟孔祥熙争论。

    本来,若按照行程,此时孔令侃早就应该登上前往美国的客轮,这时说不定都已经过了檀香山了,但是自从发现了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这块肥肉之后,孔大少爷就自作主张、果断改变了行程,用他的话讲,就是必须做完这票,才能够去美国。

    “爸,你就给句话!”孔令侃说了好几天,见孔祥熙始终不肯答应,大少爷的性子便立刻发作了,有些不耐了,哼声说,“你去还是不去找我小姨夫?你若去,那就尽快,不要再拖下去了,夜长梦多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稍稍停顿了一下,孔令侃又说道:“你若是不去呢,我就自己去找小姨了。”

    “嗳,你可别乱来。”孔祥熙连忙制止道,“你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你小姨添乱。”

    “爸,你这个话我就不爱听。”孔令侃道,“什么叫做添乱?我能够给小姨添乱吗?我接手包头茶贸公司的管理,那是为小姨夫分忧,更是为政府办事,你想想,事情办成了,小姨在小姨夫那不也有面子?”

    孔祥熙也有些火了,生气道:“茶贸公司,茶贸公司,你就知道茶贸公司,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别的?能不能别提这个什么茶贸公司?”

    孔令侃毕竟是年轻,想问题终究还是简单了。

    但是孔祥熙在商场、政界摸爬滚打半辈子了,所以很清楚,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牵扯的利益有多大,这不仅仅是牵扯到整个晋商群体、关中的茶商群体以及逃到重庆的江浙沪的那些红顶商人,更牵扯到**还有西方的利益。

    所以,这块肉绝非孔家能够独吞得了的。

    也就是孔令侃这么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才敢想着吃独食。

    不过,话又说回来,孔祥熙其实也很想从茶贸公司啄一嘴,这么大一块肥肉,而且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谁不想?

    眼看父子两个就要吵起来,孔夫人没好气的从门外走进来。

    “你们父子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孔夫人瞪了孔令侃一眼,然后嗔怪的道,“总是一见面就吵,一见面就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两个是仇人呢。”

    孔令侃闷哼了一声,站起身气鼓鼓走了,孔祥熙只能摇头苦笑。

    揉了一下有些发胀的脑门,孔祥熙问道:“夫人,是不是有什么事?”

    孔夫人轻嗯了一声,说道:“刚刚侍从室打来电话,让你过去一趟委员长官邸。”

    “去趟委员长官邸?”孔祥熙闻言神情一动,又道,“侍从室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说。”孔夫人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刚刚小妹也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言语间虽多有支吾,但我仍能够听出来,似乎对大妹有些意见,所以我想,这一次侍从室叫你过去委员长官邸,很可能跟大妹有关。”

    孔夫人的大妹自然就是孙夫人。

    “大妹?”孔祥熙一点即透,凛然道,“十有**是史沫特莱的事!”

    两天前,史沫特莱搭乘察哈尔独立团的飞机,从包头机场直飞重庆,这在整个国府高层都不是秘密,之后她入孙公馆,再然后孙夫人亲自出面,连续邀请西方各国驻重庆的媒体人举行晚餐会,这个也不是秘密。

    甚至就连晚餐会的议题也是半公开的,孙夫人从抗战的大局出发,联络了所有的民主党派,再通过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要给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施加压力,迫使蒋委员长放行包头茶叶贸易公司

    股份的公开竞拍。

    孔夫人很是有些为难的说道:“当家的,一边是小妹,一边是大妹,我这当大姐的夹在中间可为难,要不你就别去了吧?这个事儿,咱们不掺和。”

    “瞧你这话说的,这是国事,而非家事。”孔祥熙刷的就站起身来。

    “那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劝啊。”孔夫人一边替孔祥熙把狐裘拿过来,一边叮嘱道,“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事情,伤了三姐妹间的和气。”

    “夫人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孔祥熙披上狐裘大衣,戴上剪绒帽,又接过孔夫人递上的价值两万英镑的鳄鱼皮公文包,转身走了。

    ……

    孔祥熙是最后到的,当他走进书房里时,只见何应钦、白崇禧、陈诚、陈布雷还有王宠惠、宋子文都已经到了,不过书房座椅有限,所以除了蒋委员长外,其余的官员和幕僚就只能够站着说话,孔祥熙进来之后,赶紧行礼。

    “委员长,还有诸位同仁好。”孔祥熙脱下剪绒帽,微微鞠躬。

    蒋委员长摆了摆手,淡然道:“好了,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好的,座座。”身为侍从室秘书长的陈布雷便立刻拿出一叠文件,分发给与会的所有幕僚及高官,这却是他加班加点制作的,关于包头茶贸公司的案情始末,每一份文件的最后还有一段是手写的,却是陈布雷刚刚添加的。

    分发完了文件,陈布雷又道:“今天,委座召集诸位前来官邸开会,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如何处理包头茶贸公司股份的公开竞拍。”稍稍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正式讨论前,我先跟大家说个事情,曾担任过孙夫人专职秘书的史沫特莱女士,刚刚从包头采访完回来,根据可靠的消息,可以基本上肯定,史沫特来女士这一次回重庆,是带着徐锐、或者说**的使命前来的,意图煽动起舆论,迫使国民政府让步。”

    陈布雷简单的介绍过了情况,蒋委员长便拿手指轻敲了两下摇椅的扶手,吸引与会的幕僚及高官注意,然后才说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在请诸位各抒己见,这个事情党国应该怎么应对?”

    然而,没有人发表意见。

    蒋委员长说完之后,整个书房立刻陷入一片死寂。

    一边是党国和委座,一边却是孙夫人和西方列强,还是闭嘴装哑巴的好。

    看到没人主动发言,蒋委员长便立刻皱紧了眉头,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陈诚脸上,黑着脸说道:“辞修,你先说。”

    ps:周末了,下周还要去北京学习,只能保证两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