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19章 飞虎队

正文 第1719章 飞虎队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早上六点多。

    在工地上吃过早餐,王沪生和徐锐一起回团部。

    一路上,王沪生边策马往前走边对徐锐说:“行啊老徐,你不仅是打仗变厉害了,忽悠人的本事也是见长啊。”

    徐锐道:“这怎么能是忽悠?”

    “这怎么就不是忽悠?”王沪生没好气道,“机枪白给、子弹白送,到最后连人也白给你当机枪手,这还不能算忽悠啊?”

    徐锐笑:“这叫志愿兵,懂不?”

    “狗屁志愿兵。”王沪生哼哼了两声,又道,“对了,之前那个伊万诺夫答应到我们团来当机枪手时,我看你小子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是不是想到别的好事了?”

    徐锐便笑着打趣道:“老王你可以呀,这么隐秘的事都被你看出来了?”

    “废话。”王沪生笑道,“你小子只要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想拉屎还是撒尿。”

    “没错。”徐锐嘿然道,“还真有好事,老王哪,之前你不是担心,战斗机有了,但是没有飞行员么?”

    “是啊。”王沪生说道,“你有办法了?”

    “不错。”徐锐点头说,“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找不出足够的飞行员,现在开培训,先不说能不能赶上明年的绥远大战,既便能赶上,由于飞行经验不足,也未必能派上用场,所以还不如索性到国外去招募有经验的老飞行员。”

    “招有经验的老飞行员?”王沪生瞠目结舌道,“这能行么?”

    王沪生是老革命老红军,早已经过惯了苦日子,整个思维也受到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说雇佣外籍飞行员这样的事情,他是连想都不敢去想。

    但在徐锐这穿越者看来,招募外籍飞行员却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在原本的那个时空,蒋委员长就这么干了,陈纳德的飞虎队,就是国民政府出钱雇佣的外籍雇佣兵,不过中间比较坑爹的是,飞虎队的所有军饷明明是国民政府给的,战斗机也是国民政府用借款购买的,却不受国民政府指挥。

    没有史迪威的许可,国民军一架飞机都调不动。

    但如果徐锐招募雇佣兵,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事。

    见徐锐自信满满的样子,王沪生才确实这不是在说笑,当下也开始认真的考虑。

    在考虑之后王沪生说道:“既便是在西方各国,飞行员应该也是稀缺的存在,西方政府会答应放人?就算政府允许,这些飞行员却不可能像伊万诺夫这样听你的忽悠了,他们肯定是要薪水的,我们支付得起这高额的薪水么?”

    “飞行员稀缺?”徐锐摇头道,“并不是。”

    徐锐并未说错,培养一名螺旋桨飞行员的成本,要远低于培养喷气式飞行员,所以进入喷气式飞机时代后,几乎就很少出现民间爱好者了,但在螺旋桨飞机时代,民间却拥有大量飞行爱好者,甚至还有公开举行的飞行表演锦标赛。

    所以说,从西方招募有经验的飞行员并不困难。

    陈纳德就很轻松的从美国招募到了上百名退役飞行员。

    “好吧。”王沪生点点头,又道,“那么薪水呢?我们付不起高额薪水。”

    “其实,并不需要太高的薪水。”徐锐摇摇头说,“此时的美国,仍然没有从经济危机中完全走出来,国内的失率业仍很高,一般的工作月薪也就五十美元,所以,只要我们开出两百美元月薪,一定会大量的美军退役飞行员来应聘。”

    顿了顿,徐锐又道:“我们只招二十个,没准会有两百人来应聘!”

    “这怎么行,这绝对不可以的。”王沪生连忙说,“你把人家从美国忽悠过来,远洋过海一万多里呢,结果到最后却不录用,这也太过分了。”

    “那就只能拜托大卫了。”徐锐摊手说,“让他帮我们招人选人了。”

    王沪生轻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既便月薪两百美元,这也是一笔大开支,二十名飞行员那就是四千美元,一年就是四万八千美元,换算成大洋就是将近二十万大洋!二十万大洋哪,能办多少事哪,结果只养了区区二十人。”

    “账不能这么算。”徐锐道,“如果不支出这笔钱,就组建不了空军,没空军就保护不了领空,包头工业区就会遭到鬼子轰炸机的轰炸,最后损失的就远不止二十万大洋,两百万甚至两千万大洋都未必能够打得住。”

    “倒也是。”王沪生深以为然。

    徐锐笑道:“可不就是这个理?”

    王沪生道:“但问题是,我们现在根本没钱!”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现在不要说每个月支出四千美元去招募飞行员了,甚至就连工业区的建设都快维持不下去了,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独立团两千多号人马,人吃马嚼的每天得消耗多少钱粮以及草料?还有民主政府的办公费,还有战俘也要吃饭吧?还有加固厂房的木料要从甘肃的木料商人那里购入,这些全都要钱……”

    “打住,打住。”徐锐连忙打断王沪生,说道,“我这不正想办法呢么。”

    “但愿你的办法能管用。”王沪生摇摇头说道,“老徐,真不是我说泄气的话,你的法子要是不好使,要是舆论压服不了蒋委员长,这工业区的建设就只能暂停了,不然,咱们全团的弟兄都得饿肚子,所有战马也都得饿死。”

    “放心。”徐锐笃定的道,“肯定能行。”

    ……

    两天后。

    在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哈啾,哈啾哈啾。”蒋委员长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蒋夫人便关切的道:“达令,你该不会是受凉了吧?”

    “没事,没得事体。”蒋委员长摆了摆手,又说道,“夫人不用担心。”

    “你呀,还是得多注意身体。”蒋夫人无奈的说道,“不要一忙起来,就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毕竟你也不年轻了。”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蒋夫人又叮属王世和道,“还有你,也要帮我多看着一些,千万不要让你们委员长熬得太晚。”

    “是是,卑职一定注意。”王世和连连点头。

    蒋夫人这才端起了粥碗,款款的离开了书房。

    目送蒋夫人的身影离去,蒋委员长忽然叹了口气。

    王世和立刻关切的问道:“委座是不是哪里不

    舒服?卑职给你捏捏?”

    “不用,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有感而发。”蒋委员长摇了摇头,又说道,“我是在感叹自己没用,一转眼夫人跟随我都已经十多年了,我却未能给夫人一天安定生活,想起来实在痛彻心肺,实在是痛彻心肺哪。”

    王世和便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因为王世和知道,蒋夫人的生活其实很安逸,既便大片国土沦陷,整个宋家乃至蒋夫人的生活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还是一样过着以前的奢华又精致的生活,蒋委员长真正感叹的是这么多年却始终未能完全掌控中国的政治局面。

    这样的国家大事,王世和是发表不了意见的。

    当然了,蒋委员长也是有感而发,因为他已经嗅到了不祥的气息。

    得承认,蒋委员长的政治敏感性还是很强的,从史沫特莱乘坐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降落在重庆白市驿机场,蒋委员长就预感到了有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果不其然,那个史沫特莱刚一下飞机就住进了孙公馆。

    再然后,就有包括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在内的诸多媒体人士,纷纷应邀前往孙公馆参加晚餐会,而让人更不安的是,晚餐会只邀请西方媒体人士,包括中央通讯社、中央日报社在内的中国媒体记者,却一概不在邀请之列。

    为这事,这两天蒋委员长都急得快上火了。

    而刚才,蒋夫人就是送莲子红枣羹过来给蒋委员长降火的。

    不过莲子红枣羹显然消解不了蒋委员长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消除他的疑虑的,恐怕也只有戴局长了。

    蒋委员长从书架上翻出一本书,打开来想认真的阅读一段。

    可是把书打开之后,蒋委员长却发现就连一行字都看不进。

    当下蒋委员长把书合上,问道:“世和,你再找电话催催,怎么还不来?”

    王世和答应了一声,刚要转身去给罗家湾十九号打电话时,门外的走廊上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听这急促的脚步声,两人便知道定是戴笠到了,因为只有戴笠可以不经通报就直入蒋委员长的书房。

    来的果然就是戴笠。

    戴笠才刚走进书房,蒋委员长就问道:“雨农,查清楚了?”

    “报告委座,已经查清楚了。”戴笠敬过军礼,喘息着说,“孙夫人在孙公馆里连续两天举办晚餐会,并邀请诸多西方媒体人参加,就只为了一件事:制造国际舆论,给国民政府和委座您施压,迫使你放行徐锐公开竞拍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准没好事!”蒋委员长一听就怒了,“娘希匹,我就知道这个史沫特来这次来重庆,肯定没什么好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