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16章 实际困难

正文 第1716章 实际困难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接下来的几天,徐锐派了地瓜专门保护史沫特莱的安全,然后允许她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地盘上随意的出入,无论是骑兵训练基地、营房甚至是团部,对她都是完全开放的,徐锐这是要把一个真实的察哈尔独立团展示给她。

    徐锐比谁都更清楚,史沫特莱对中国的抗战充满了同情,所以,他们只需要将察哈尔独立团的真实处境展现在她面前,就足够了,因为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处境确实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经费不足,甚至连饭都吃不起了。

    这真不是哭穷,是,独立团确实从归绥还包头搜刮到了一笔钱,但是这笔钱必须首先保证包头工业区建设,还有包头商家答应的捐款,也只兑付了一部分,他们没说不给,而是要等茶贸公司有了营收之后再兑付剩余部分。

    显然,包头的商家也不傻,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道理他们也懂的。

    所以,眼下察哈尔独立团的日子确实过得很紧巴,饭都吃不上。

    当然,必须说明,除了重庆的达官贵人外,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中国人几乎都吃不饱肚子,无论八路军还是**,前线将士饿着肚子抗战打鬼子那是常态,所以说,艰苦的并不只是察哈尔独立团一家,徐锐也没有刻意的哭穷。

    前天,史沫特莱忽发奇想,想跟独立团的战士吃大锅饭,然后不顾王沪生反对,径直来到了骑兵一营驻地,结果却被眼前景象惊呆了,独立团为她准备的伙食是白面馍馍,然而骑兵一营官兵吃的却是黑面馍馍,再加一点咸菜。

    史沫特莱从箩筐里抓起一只咬了一口,却发现粗糙得难以下咽,结果骑兵一营营长马飞幽幽说道:“史沫特莱小姐,就这样的黑面馍我们一天也只吃两顿,有时还会断顿,只有打仗的时候,才能一天吃三顿,而且还管饱。”

    停顿了下,马飞又说道:“所以,弟兄们都盼着打仗,因为只有打仗才能吃饱,没有饿过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那种感觉有多糟。”

    史沫特莱的眼泪便刷的流下来了,因为她刚去过重庆,在重庆的时候,她几乎每天都跟着孙夫人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出入其中的国府高官,还有各界名流,吃的、喝的、穿的还有玩的极尽奢华,有时候一顿饭就能吃掉好几百大洋!

    还有个高级将领为了给他新纳的姨太太过生日,大摆筵席的花费那就不说了,光是给她准备生日礼物就花了五千多大洋!极尽奢侈之能事!

    然而,前线的抗战将士却在饿着肚子抗击日寇!

    那天之后,史沫特莱就坚决要求取消她的小灶,坚持跟独立团官兵吃黑面馍。

    徐锐并没有过多的矫情,当然了,他也不会真的一直让史沫特莱吃黑面馍馍,每天借着训练大王还有猛男的机会,徐锐还是会借机打一头黄羊或者几只野兔,尽可能的改善一下史沫特莱的伙食,史沫特莱也没有拒绝。

    几天下来,史沫特莱搜集的素材就差不多了。

    接着徐锐和王沪生跟史沫特莱来了一次长谈。

    史沫特来掏出笔记本,再掏出圆珠笔准备好,首先对徐锐说:“徐团长,首先我想要对你说一声感谢,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也感谢你给了我这么个体验军旅生活的机会,让我深刻的懂得了中**队抗击日寇的艰辛。”

    王沪生忽然之间有些鼻子酸酸的。

    王沪生并不是为了眼前的艰辛而感怀,也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感怀,他是为了大革命时期饿死的战友而伤感。

    当年中央红军长征离开苏区之后,只剩下一小部分红军以及伤员,坚持留在苏区打游击战争,那三年时间,真的是炼狱般的记忆,那时候,别说是黑面馍馍,许多时候他们甚至连野菜和树皮草根都吃不上,只能吃观音土!

    多少战友吃了观音土,腹大如鼓在痛苦中死去?

    王沪生现在回想起来,都依然感到深深的悲伤。

    徐锐却说道:“史沫特莱小姐,对于我们来说,吃不饱肚子其实并不算什么,这么点儿困难我们还是可以克服的,但是我们无法克服的是,武器弹药的匮乏!这么多天,你想必也已经看到了不少,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是一个骑兵团,指战员加在一起有两千多人,但是能顶用的战马却只有八百多匹,许多战士骑乘的都是老弱病马,要不干脆就是驮马甚至骡子,这怎么能算是骑兵?”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还有武器装备,有中正式、汉阳造,小鬼子的三八大盖,还有比利时毛瑟枪,无论是款项还是口径,那都是五花八门,就这样,还做不到每人一杆,至少有一半的战士只能够用刀!”

    必须得说明,徐锐说的有些夸张了。

    察哈尔独立团的武器装备五花八门,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要说一半战士还没有枪支,那纯粹就是扯淡了,五原会战缴获的武器,有一多半都落入徐锐手里,只是这一部份枪支,就足够装备察哈尔独立团有余。

    史沫特莱认真的记录好,接着问道:“还有吗?”

    “当然。”徐锐点点头说,“其实枪支不足还不算是真正的困难,真正的困难是弹药,我们现在急需弹药!史沫特莱小姐,你应该也看到了,我们察哈尔独立团的官兵在训练时,从来只练瞄准,从来就没有搞过实弹射击。”

    “是的。”史沫特莱点点头说,“我从未见过你们进行实弹射击。”

    “其实,并不是我们不想搞实弹射击,而且没有这个条件。”王沪生接着说道,“眼下我们全团的每支步枪平均备弹只有不到五发,甚至还不够一次小型伏击战,吃不上饭,我们能克服,枪支不足,我们也能克服,但是没有子弹,这个我们真克服不了。”

    王沪生说的这个情况,就是实际情况,眼下察哈尔独立团的确正面临着弹药严重短缺的窘境,察哈尔独立团刚刚成立时,延安支援了一部分弹药,后来在河套又缴获了一部分,但是这点弹药早在五原会战中耗尽。

    而五原会战的缴获中,枪支不少,弹药却是廖廖无几。

    这个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五原会战打到最后,鬼子的弹药储备也已经所剩无几,根本就没有多余弹药给人缴获。

    所以,察哈尔独立团现在的确正面弹药短缺。

    而且,实际情况跟王沪生形容的也是差不多。

    史沫特莱说:“我听说,你们八路军大多依靠缴获来补充弹药?”

    “是有这么回事。”徐锐点点头,又道,“但这只能补充一部分,而且只靠缴获,是支撑不起大型战役的,鬼子虽然暂时退出了绥远,但是最迟到明年夏天,小鬼子一定还会向绥远发起反扑,届时,包头茶路将面临致命威胁!”

    王沪生说道:“如果没有足够的弹药储备,包头必定失守,那么,能给中国的抗战带来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的包头茶路也将再次中断,这对于中国抗战事业,将造成重创。”

    “我的上帝。”史沫特莱在胸口不停划十字,说,“包头不能失守,一定要守住。”

    徐锐沉声道:“要守住包头,就必须要有充足的弹药储备,所以我们想方设法从苏联人那里争取来了一条子弹生产线,试图自己生产子弹,但问题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钱,才能够把这条子弹生产线建起来。”

    史沫特莱问道:“需要多少钱?等这次采访完了,我就会直接飞重庆,到了重庆之后我可以帮助你们募捐,如有必要的话,我甚至可以请孙夫人一起帮你们募捐,多了不敢说,但是几万元,我想还是可以募集到的。”

    “史沫特莱小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徐锐摇摇头,又道,“更何况,几万元也只是杯水车薪,因为我们跟苏联谈好的合作是一揽子合作计划,如果这个计划能够付诸实施,我们八路军的武器装备情况将会得到极大改善,中国的抗战力量也将显著加强,但问题是,要想实现这个合作计划,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从道路的改善到马队、驼队的建立,从机器设备的引进到原材料的开采运输,再到工厂的筹建、工人的招募及培训,全都要钱,保守估计,都至少需要五百多万元,甚至耗资上千万元也是有可能的。”

    工业建设,这确实是一个吞噬资金的无底黑洞。

    既便是新中国成立后,举一国之力搞工业建设,全国六亿农民勒紧裤带,也足足花了五年多时间,才勉强建成部分工业!所以,徐锐要想在包头建工业区,既便是一个袖珍型的小型工业区,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不足!

    上帝!史沫特莱惊呼了一声,说道:“五百多万,这我恐怕就无能为力了。”

    徐锐说道:“我只希望史沫特莱小姐能够把包头的情况如实报告给孙夫人。”

    “没问题。”史沫特莱郑重的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一定会把包头的情况,把你们察哈尔独立团的实际情况,如实报告给孙夫人,哦不,不,我还要把你们察哈尔独立团的实际困难通过密勒氏评论报等西方媒介,告诉整个世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