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02章 南苑机场

正文 第1702章 南苑机场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鬼子上当了,他们派出了数以百计的战斗机以及侦察机,蜂拥前往大同飞赴南京的航线上拦截徐锐驾驶的攻击机,自然是不可能任何收获的,因为,徐锐所驾驶的九六式攻击机和另外一架攻击机,此刻正在锡林廓勒盟的草原上空呢。

    在拿下大同机场之后,徐锐便让狼牙主力立即返回包头,因为他们只在大同机场抢到三架轰炸机,其中一架还是坏的,根本无法升空,所以,这次去南苑机场,徐锐最多只能带二十个人去,如果人员再多的话,就有些拥挤了。

    而且,如果塞进去太多人,风险也会成倍的增加。

    所以,徐锐便果断的让狼牙大队主力返回了包头。

    最后,徐锐、冷铁锋只带着十八名队员驾机升空。

    阳光透过前方薄薄的云层,照射进了其中一架轰炸机的驾驶舱,正神情专注的盯着前方航线的地瓜便立刻眯起了眼睛,然后扭头冲机舱喊道:“团长,天亮了!”

    机舱里便立刻传来了徐锐懒洋洋的声音:“天亮了,那就换航向吧。”

    地瓜哦一声,伸手轻轻往右一带操纵杆,轰炸机庞大的机身便立刻向右侧倾斜过来,这时候透过机身右侧的舷舱,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底下的********大草原,只不过,此时的********大草原却完全被积雪所覆盖,俯瞰下去一片雪白。

    看到地瓜驾驶的这架轰炸机掉转了航向,侧后方跟进的另外一架轰炸机也跟着转向,由之前的向东飞行,转为往西南飞行,就这么绕了一个圈,这两架轰炸机看上去就像是从东北飞过来的,没错,徐锐就是打算要冒充关东军的轰炸机。

    就连理由都是现成的,他们在完成对伊尔库茨克的轰炸之后,遭到苏联空军的截杀,慌乱中迷失了航向,直到天亮之后才发现已经深入到华北,所以请求迫降到北平南苑机场,为了缩减南苑机场的鬼子的反应时间,他们可以以燃油耗尽为借口,进行强行迫降,然后,就是他们狼牙的表演时间了。

    不过,在没降落之前,有个事,必须得首先处理好。

    这事,就是必须得搞到关东军航空兵团的识别代码。

    正如步兵通过口令识破敌我,航空兵也有识别代码,要不然,随便一架敌机涂上己方的国旗图案,就能够鱼目混珠的话,那还不得乱套?所以,航空兵之间也拥有一套特别约定的识别代码,如果搞不到这套代码,是冒充不成的。

    眼看着轰炸机已经掉转航向,最多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可以飞临北平南苑机场上空,逼问识别代码的事情却不能再拖了。

    当下徐锐起身来到机舱后部。

    此时,冷铁锋就带着吴寒正在审问一个鬼子飞行员。

    这个鬼子飞行员自然是从大同机场上抓来的,至于为什么要让吴寒参与到这次审问,是因为吴寒是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可以从人体解剖学的角度给鬼子飞行员提供咨询服务,比如人体哪个部位疼感神经最丰富,又比如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切除大腿内侧的肌肉组织,具体会产生什么程度的疼感,等等。

    徐锐走到机舱的后部,问道:“怎么样,招了没有?”

    “还没有。”冷铁锋摇摇头说,“狗曰的还挺硬气的。”

    冷铁锋说的是汉语,鬼子飞行员听不懂,但是这小鬼子仍能从两人对话中大略判断出徐锐的长官身份,当即挣扎着用日语大声嘶吼道:“支那人,你们不要妄想从我这里问出飞行代码,我是绝不可能告诉你们的,天皇陛下板载,大日本帝国板载……”

    徐锐从鬼子飞行员的眼神中看出了无比的狂热之色,显然,这是一个被军国主义思想彻底洗脑的脑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或许还可以通过慢慢的折磨从他嘴里套出些机密,但是现在,他们却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

    所以大可不必为此浪费时间了。

    当下徐锐冷然说道:“处理了吧。”

    吴寒闻言手腕一翻,锋利的手术刀便已经刺进鬼子飞行员心脏,鬼子飞行员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脸上的狂热之色也慢慢敛去,最后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终于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冷铁锋道:“老徐,飞行代码怎么办。”

    徐锐说道:“我知道鬼子的飞行语言。”

    这世界上,有许多不用通过嘴来表述的语言,比如手语、旗语、灯光语言,为的就是在口语无法传达的时候,进行远距离的通信,此时的轰炸机及运输机因为体型大,已经安装了机载通话设备,所以可以跟机场实时通讯,但是战斗机不行。

    战斗机体型太小,而此时的无线电通话设备又太过笨重,所以没办法安装。

    因此,这个时代的战斗机或者侦察机,只能通过特定的飞行动作跟机场进行简单的识别以及交流,这个就是飞行语言,每个国家的飞行语言都不同,徐锐恰好知道二战期间鬼子的飞行语言,是从史料上看到的。

    徐锐都这么说了,冷铁锋就不再多说。

    在长年累月的战斗生涯中,包括冷铁锋在内,狼牙大队的每一名特战队员,对于徐锐的判断已经习惯了信服,因为以往无数次实战证明,徐锐的判断从来就没有错过,简直可以说每料必中,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

    此时,南苑机场。

    草野步正在骂娘,这小鬼子是机场的首席航空管制员。

    刚刚在引导一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降落时出现了意外,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草野步处置不当,或发送了错误的引导信号,而是因为飞行员操作不当,在降落的时候飞错跑道,结果跟另一架战斗机发生了刮蹭事故。

    万幸的是,事故并未酿成空难事故。

    两架战斗机只是轻微受损,最终全都先后安全降落了,但是作为航空管制员,草野步仍旧被吓得不轻,因为如果酿成航空事故,既便不是他的错,身为首席航空管制员,草野步也必须为此负责,搞不好要扭送军事法庭。

    草野步骂骂咧咧的说道:“八嘎,这些蠢货才刚结业,根本就没有飞行经验,又怎可以遂行截击任务?这次运气好,才没有酝成航空事故,可下次就未必能有这好运了,真不知道军部的那些官僚是怎么想的。”

    “说的是。”另一名航空管制员说道,“我早就说过了,这群菜鸟根本就不行,让他们驾机参与截击根本是浪

    费燃油,结果怎么样?让我说着了吧,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却连敌机的毛都没发现,燃油倒是消耗了好几十吨!”

    草野步扭头看向塔台外,只见那一溜的九五式、九六式以及九七式战斗机停在跑道上,地勤人员正忙碌着加注燃油,而那些个驾驶战斗机的菜鸟飞行员,则聚集在临时休息室里,正在无比悠闲的喝着咖啡呢。

    看到这,草野步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候,手下一个航空管制员忽然起身报告道:“长官,十一点向正有两架九七式长程攻击机靠近。”

    “十一点方向?”草野步怔愣了一下,皱眉道,“难道是关东军的攻击机?”

    所以说,人的思维定势真的非常可怕,这时候,所有人都相信徐锐必定已经驾驶着从大同机场抢走的两架攻击机去了南京,压根就没想到,他居然没去南京,而是来了北平,草野步也同样没有想到,于是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关东军航空兵团的攻击机。

    片刻后,之前报告的航空管制员又道:“长官,他们的电台坏了,正在用帝国飞行语言向我们解释,他们是关东军第一飞行团攻击机第三中队的长机及僚机,在执行完轰炸任务之后夜间迷航,误打误撞闯入了华北。”

    紧接着,那个航空管制员又道:“长官,他们的燃油即将耗尽,要求降落。”

    草野步原本还想说,让他们在天上等着,等他跟关东军确认过身份之后再行降落,然而话还没出口,便看到那两架九七式攻击机已经瞄准了两条飞行跑道,一下就俯冲下来,看到这,草野步便把吐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回去。

    都已经降落了,还跟关东军核实个屁啊?

    这不过是段小插曲,草野步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因为之前,也经常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尤其是远东会战刚刚爆发的那一段时间,关东军的航空兵团出动大量的长程攻击机对西伯利亚腹地实施大轰炸,而且为了躲避拦截,这些轰炸大多在夜间,所以经常会有迷失航向的事情发生,那段时间,几乎几天都有迷航的关东军攻击机来迫降。

    因为这,草野步并没有把两架迫降的攻击机放心上,他的思维以及所有的注意力,仍旧集中在刚才那起事件上,作为首席航空管制,他觉得有必要警告一下那群菜鸟飞行员,让他们再放飞时,不要再像之前那样的吊儿郎当。

    当下草野步便大步走出了飞行控制塔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