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06章 损失惨重

正文 第1706章 损失惨重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是吗?”徐锐笑吟吟的道,“傅长官可以帮我们摆平此事?”

    “没错,可以摆平。”傅作义自信的道,“老哥我虽然没什么能力,但是这个事情还是能够摆得平的。”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说真的,老弟,这年头这世道,无论办个啥事都得要找人托关系,老哥我在重庆虽然说有些老关系,但是请人去疏通关系,总得上下打点,这个你也知道的,所以呢,你知道的。”

    地瓜便不屑的道:“无非就是跟我们团长要钱呗。”

    “你小子懂个屁。”傅作义根本就懒得理会地瓜,他的副官阎虎却是按捺不住了,两眼一瞪发火道,“什么叫跟你们团长要钱?说得我们总座好像叫花子似的。”

    地瓜便忍俊不禁,摊摊手说:“嗳,我可没这么说,这话是你说的。”

    “你是没有明说,但你就是这意思。”阎虎的脑子明显不怎么好使,虎拉叭唧的,又接着说道,“你就是想说,我们总座就是叫花子,跟你们团长讨钱,是不?”

    地瓜肚子都笑破,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继续撩拨阎虎:““嗳嗳嗳,我说阎副官,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刚才可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别抵赖了。”阎虎义正词严的道,“你分明就是这意思,你分明就是想要说,我们总座是个叫花子,我就问你,是还是不是吧?”

    “这真不是。”地瓜笑道,“我真不是这意思。”

    “还敢抵赖。”阎虎气道,“你就是想说我们总座是……”

    看着两人在那里就“傅作义是否是叫花子”这个问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傅作义气得鼻子都险些歪了,眼看阎虎又要再次说出叫化子仨字,终于按捺不住,喝阻道:“阎虎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你不吭声,也没人当你是哑巴。”

    阎虎便立刻闭上嘴,真的就不敢再吭一声。

    傅作义闷哼了一声,又盯着地瓜说:“小兄弟,你这人不厚道。”

    地瓜做了一个鬼脸,一扭头躲到了徐锐的身后,徐锐却打了个哈哈,说道:“地瓜就是个小屁孩子,傅长官可别跟他一般见识。”

    傅作义哼哼了两声,又道:“老弟,刚才我说的这个事,你又是怎么考虑的?”

    徐锐又岂能看不出傅作义的好算计,他能够找到人到蒋委员长面前疏通关系,这个十有**是真的,而且事情多半也能办得成,但是这个疏通关系的成本却是绝对不低,在没有更好办法的前提下,他并不介意让点儿利。

    但是现在嘛,徐锐却不打算让利了。

    傅作义的三十五军固然是急等钱用,他们察哈尔独立团难道就宽裕?说起来,傅作义好歹还能从蒋委员长那里弄点儿经费,还有给养什么的,可是他们察哈尔独立团却是什么都得靠自己去挣,所以他们独立团更需要钱,凭什么让利?

    鉴于此,既便傅作义亲自跑了两趟,徐锐也不打算让步。

    有些事情可以好商好量,但是包头茶贸公司这个事不行。

    因为徐锐还指着拍卖掉茶贸公司的股份来套现呢,不然,他根本就没有充足的资金开展包头工业区的建设,虽然说,苏联政府援助了几乎所有的机器设备,但是除了机器设备,厂房建造、原料购买、工人招募以及训练,等等等,都需要大量用钱。

    建一个工业区,可真不是那么容易,那几乎就是拿钱砸出来的。

    当下徐锐说道:“傅长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关于蒋委员长叫停茶贸公司股份拍卖这事,压根就是他做的不对,所以我不准备让步。”

    “说甚,你就不准备让步?”傅作义失声叫道,“你要硬扛下去?”

    “是的,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天理。”徐锐说道,“蒋委员长是国府最高领袖这不假,但就算是最高领袖,也得遵守法律,遵守规则!按照规矩来办事!”

    话是这么说,徐锐心下却不是这么想的,什么法律、规则,在绝对的金钱、绝对的权力面前根本就是渣,事实上既便到二十一世纪,世界上也仍然不乏法律法规遭到金钱或者权力****的例子,比如辛普森案,又比如科比案等等等。

    徐锐也压根没想过要跟蒋委员长讲规则,而是要以势压人。

    但是傅作义却是真的相信了,他真的以为徐锐是这么想的。

    当下傅作义语重心长的劝道:“老弟啊,你打仗确实是厉害,这个老哥我、还有整个绥远所有人都是承认的,但是你终究还是年轻,有些人情世故你还是不怎么理解,老哥我终究要比你痴长几岁,所以听我一句劝,这个事……”

    “傅长官,我心意已决。”徐锐打断他道,“你就不必再劝了。”

    傅作义还想再劝几句时,雪原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众人急回头看,只见一骑快马如风驰电掣般踩着积雪飞奔过来,离得近了,徐锐便认出马背上的骑士竟然是钻山豹。

    “团长,团长,出事了!”还隔着老远呢,钻山豹便高喊了起来,“出事了,政委让你快些回团部去,团长,快回去,回去……”

    钻山豹的神情非常焦虑,声音也有些嘶哑。

    徐锐闻言顿时心下一凛,便顾不上傅作义,直接打马走了。

    只片刻,徐锐、地瓜两人两马还有一头狼,便消失在雪原之上,训练场上却只剩下了傅作义还有他手下的一群卫兵。

    ……

    在包头,独立团的团部。

    王沪生背着手,正在通讯处里边来回踱步。

    走了不到十步,王沪生便立刻又停下脚步,对坐在电台前的报务员说道:“小扬,还是没有回复吗?”

    报务员小扬摇摇头答道:“还是没有回复。”

    “继续给我呼!”王沪生道,“一刻都不要停!”

    “是!”小扬答应一声,再次摁住电信号发射键嘀嘀呼叫起来。

    这时候,门口人影一闪,徐锐高大的身影便已经风风火火进来。

    一进门,徐锐就厉声道:“老王,出什么事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徐,你要有心理准备!”王沪生并没有立刻说出什么事了,而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老搭裆,语气低沉的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一定要挺住!别忘了,你可是狼牙之王,咱察哈

    尔独立团的团长!”

    徐锐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然后,徐锐霍然睁开眼,沉声说:“我能挺住,说吧,什么事?”

    王沪生便不再隐瞒,说道:“是这样,我们不是申请大梅山根据地将老宋的飞行连以及一架九六式轰炸机、两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调包头么?延安批准了,并且顺道把我们的家属带去延安,孩子们将会进入延安保育院,王大娘也将会留在保育院,江南同志生产完了之后则会跟柳眉同志、肖雁月同志她们一起,调包头工作。”

    “这个我知道。”徐锐说道,“延安早就来电告知了。”

    王沪生长叹了一声,又说道:“昨晚上,所有家属及飞行连、维修连一行九十余人,分别搭乘一架九六式轰炸机以及两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从大梅山机场起飞,但是由于大梅山那边没做好保密工作,让鬼子听到了风声。”

    “什么?!”徐锐闻言一张脸瞬间垮下来。

    “老徐,你要挺住!”王沪生双手虚压,又接着说道,“然后在今天清晨,我们的机群在飞经驻马店上空时,遭到汉口、郑州及洛阳机场过来的鬼子战斗机的拦截,驻马店附近正好有大梅山独立团的部队在活动,老高在半个小时前发来电报,在空战之中,一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首先被击落,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在击落两架战斗机后,也坠毁山中,只有最后一架道格拉斯运输机逃脱。”

    徐锐闻言,瞬间呆若木鸡。

    这个损失,简直太惨重了!

    总共三架飞机,直接被击落了俩,只剩一架运输机逃脱!

    不过话说回来,面对鬼子战斗机的拦截,由一架轰炸机外加两架运输机组成的机群,最后还能逃出来一架,已经是个奇迹了!要知道运输机上根本就没安装武器,轰炸机上面虽然安装了重机枪,但是由于体型太庞大,面对战斗机基本上只有被屠杀的份,所以,能够有一架运输机逃脱,这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然而,徐锐他们真的损失不起啊!

    但最令徐锐揪心的,还不是飞机的损失。

    老实说,飞机没了,再想办法去抢就是。

    但要是,人没有了,可就再变不回来了!

    王沪生又接着说道:“根据安排,除了驾驶运输机的四名飞行员之外,飞行连剩下的所有飞行员都在轰炸机上,两架运输机,其中一架乘坐的是维修连的维修兵,另外一架乘坐的则是我们独立团的家属,现在还不知道逃脱的运输机具体是哪一架……”

    说这话时,王沪生的眼眶也是红的,一颗心也是悬着的,因为坐在其中一架运输机上的不仅只有江南、红果儿、胖墩、王大娘他们,还有他的妻子,柳眉!想到柳眉也有可能死于这场空袭,王沪生的心就一阵阵的绞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