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01章 想啄一嘴(啄几张)

正文 第1701章 想啄一嘴(啄几张)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陈诚说道:“遵照投资与回报理论,五十元应当就是包头茶贸公司股价的上限了,再为股价再往上走,投资者就很难收回成本,但是股票市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可以将世间任何实物炒高到跟实际价格完全背离的程度。”

    停顿了下,陈诚又道:“当年上海的股票交易所,可以将一盒火柴炒到一元,那么像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这样的具备良好盈利预期的优质实体,就更不可想象,卑职以为,炒到一百元都是保守的,五百元甚至一千元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一千元?!”蒋委员长闻言,眉头便猛的跳了下。

    然后蒋委员长便在心里默默的计算,如果最后真炒到每股一千元,那徐锐这次卖出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就可以筹得一二三四五六七**个零,五十亿?!蒋委员长被自己计算出来的数字,吓了一跳,娘希匹,这还得了?

    真要这样,徐锐这厮岂不是比国民政府都要阔绰?

    真要这样,岂不是全中国的钱,都要被搜刮干净?

    “娘希匹!”蒋委员长突然间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把几个心腹幕僚吓了一大跳,然后说道,“这事绝不能由着他们胡来!”

    “委座所言极是。”陈诚满脸恭敬的道,“这事的确不能由着姓徐的胡来,要不然,到时候他卷了巨款,拍拍屁股走了,却把烂摊子留给了我们,因为一旦出事,全国各地的商家找的肯定还是党国,谁让我们是执政党呢?”

    何应钦也道:“卑职也以为,这事必须阻止。”

    白崇禧站在旁边没有发一言,心下却颇为不屑,因为他明白,蒋委员长和几个幕僚的这番做作,不过是因为看着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却没办法咬上一大口,所以心里难受而已,他们担心的并不是股票崩盘后的残局,而是得不到好处。

    当下蒋委员长便对陈布雷说:“彦及,立刻以侍从室的名义给中央日报、中央通讯社发布公函,让他们立刻面向全中国发布公告,就说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这次股票竞价,程序存在瑕疵,还需工商部进一步审核,予以紧急叫停。”

    白崇禧闻言,脸上冷笑之意更浓,只是叫停,而不是取缔,就足以证明蒋委员长并不是真的担心这次股票竞拍会使得中国的经济环境更加恶化,甚至留下一地鸡毛,而只是想要从中分一杯羹而已。

    陈诚却是习惯性的拍马屁道:“委座此举实在是高明,不说取缔,而只说叫停,方方面面就都说得过去,**无话可说,民主党派也挑不出刺来,徐锐这个家伙虽然难缠,但就这件事情,他只怕也是掀不起浪来,因为这次竞拍程序上的确存在瑕疵,这样的操作,以前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工商部当然得审慎的评估研究。”

    蒋委员长矜持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么个理。”

    陈布雷却担心的说道:“委座,是不是先跟孙夫人通个气?”

    “大可不必。”蒋委员长大手一挥,霸气的道,“这种事关国家经济民生的大事,她一个女人家家懂什么?推进民主宪政之类的,还是需要听取她们这些民主党派的意见的,但是经济事务大可不必,你就按我说的去办吧。”

    “是。”陈布雷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

    与此同时,在延安。

    **、朱老总还有周副主席再次凑在了一起。

    朱老总端起带过来的大茶罐喝了口浓茶,说道:“老毛,徐锐这小家伙这次整的动静可是有些大啊,甚至把我们派驻在各地的办事处都调动起来了。”

    顿了顿,朱老总接着问道:“嗳,你们说,这个事能成吗?”

    “能啊,肯定能成。”周副主席不假思索的说道,“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盈利是完全可以预期的,参考明清年间的贸易数据,每年盈利就算没有一千万,五百万总是有的,那么按照经济学规律,这家公司的估值就至少有五千万。”

    “五千万?我的天。”朱老总砸舌道,“包头茶叶贸易公司总共也才一千万股,这也就是说每股五元,也就是说,徐锐这小家伙拿来竞拍的这五百万股,价值两千五百万?那岂不是翻了五倍么?这个也太夸张了点吧?”

    “老总,这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周副主席说道,“你可能没听说过民国十年发生在上海的股票风波,那个才是真的疯狂呢,有些股票足足上涨了百倍、甚至千倍,不过,我们可不能够学那些毫无底线的股票经济人,不能无限制的去哄抬股价,如若不然,最后就会演变成为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一旦引爆,整个国民经济都一地鸡毛。”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忽然说话了,幽幽说道:“现在就讨论给徐锐上紧箍咒早了些吧?依我看哪,我们的蒋委员长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他是一定会想办法干预或者啄上一嘴的,最多两天,他就一定……”

    **话音还没落,一名通信员就匆匆走进来。

    “主席!”通信员将手中拿的一纸电报递了过来,说道,“这是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刚刚发来的电报,请您过目。”

    **便掐灭烟头,伸手接过电报。

    一目十行看完电报,**便嘿然说道:“我刚说什么来着?这不,我们的蒋委员长果然就按捺不住,真出面叫停徐锐的这次公开竞拍了,理由也很冠冕堂皇,说是这样竞拍公司股份的事从来就没有过,工商部的法令法规不完善,所以还需审慎研究,在工商部没有拿出新的完善的法令法规前,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竞拍,必须暂停。”

    “还有这事?”朱老总怒道,“老蒋这么子搞法,就过分喽!”

    停顿了一下,朱老总又说道:“这事,我们可不能由着蒋某人胡来!”

    “这个恐怕不容易。”周副主席苦笑说道,“因为蒋委员长找的理由很是冠冕堂皇,我们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如果强行推进的话,舆论上恐怕会对我们不利。”

    朱老总闻言便急了,摊手道:“那怎么办?难道由着蒋某人乱来不成?”

    **却一点不急,笑着说:“这个事情,我们急个啥子嘛,就算急,也应该是徐锐比我们更着急的嘛,我看,就先把这份电报原封不动的转发给察哈尔独立团,然后让徐锐自己想办法解决就是,他自己搭的台,终归还是要靠他自己唱主角嘛。”

    朱老总跟**搭裆这么久,立刻听出言外之

    意,问道:“老毛,你已经有对策?”

    “老总,我有对策没啥子用。”**摆了摆手,笑着说,“我刚才说了,这个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徐锐自己来解决的。”

    说完了,**又对朱老总、周副主席两人说道:“对了,时间快到了,史沫莱特小姐肯定等急了,走,赶紧拍照去了。”

    说完了,**站起身就走。

    ……

    在包头。

    王沪生指着面前的大片雪地,对徐锐说道:“老徐,我看,就在这里吧,这里不仅背靠公路,而且前面没多远就是河流,更重要的是,离包头煤矿的距离也是不远,这一来无论是取水、供煤还是走货,都很便利。”

    “可以。”徐锐无可无不可的道,“就这吧。”

    关于怎么建设包头的工业区,徐锐的意见非常明确,因为包头的地理环境跟大梅山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绝不可能像大梅山那样再建一个不怕鬼子轰炸的工业园区,包头的工业园区只能通过强化防御来保证安全。

    而且强化防御的方针也已经确定,就三条。

    第一是进行伪装,第二是构筑防空禁飞区,第三是打造空军,提前拦截,所以包头工业区具体建在哪里,其实并不重要。

    见徐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王沪生怒道:“你就不能多给点儿意见?”

    见王沪生怒了,徐锐立刻收回心神,笑道:“我刚才不说了么,这挺好。”

    王沪生生气道:“然后就没有别的了?”

    “别的?”徐锐哦了一声,接着说道,“别的就是,一定做好保密工作,工厂选址确定之后,就要对周围几十公里区域进行戒严,里边所有的牧民定居点全部撤离,牧场立刻禁止放牧,闲杂人等统统禁入出入。”

    顿了顿,徐锐又特意说道:“尤其那个项记者,严禁她进入工业区采访!”

    “知道。”王沪生点点头,又道,“你是不是怀疑那个项记者是军统的人?”

    “不是怀疑,而是根本就是!”徐锐闷哼一声,正要再说时,却看到地瓜匆匆过来,手里边还抱着一个文件夹。

    王沪生便立刻说道:“肯定是又出事了。”

    不片刻,地瓜便到了两人跟前,报告说:“团长,政委,这是延安刚刚转过来的,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急电。”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