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700章 波澜渐起

正文 第1700章 波澜渐起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孔令侃的小姨夫是谁?就是蒋委员长。

    听说徐锐连小姨夫的账都不买,孔令侃不由得一愣,不至于吧?他小姨夫可是国民政府最高领袖,虽说徐锐是**的人,可现在国共两党、不是已经结成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了么?按照规定,**也必须得听他小姨夫的。

    孔大少爷愣神的功夫,孔祥熙却又接着说:“不过,你小子的眼光还真是毒,这个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原始股份,绝对是黄金潜力股,这个时候购入,绝对是有利可图,而是一定是有大利可图,保守估计,最后都得涨到十块!”

    “你说啥,十块?”孔令侃十分鄙夷的道,“要是能把这五百万原始股强买下来,再由我来接盘操作,我就能够把它炒到至少五十块,甚至上百块!”

    是的没错,孔大少爷压根就没想过要接盘、控股经营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这小子没从他老子身上遗传半点实业兴邦劲头,却把宋家血脉中的投机倒把给遗传了过来,玩起金融市场的低吸高抛那绝对是把行家里手。

    当初在上海办中央信托局时,孔令侃就是这么玩的。

    后来中央信托局搬去了香港,孔令侃还玩低吸高抛,扰乱香港金融秩序,结果一脚踢到了英国人的铁板上,被驱逐出境。

    虽然在香港吃了亏,但是孔大少爷并没有汲取教训。

    这次之所以撺掇孔祥熙强买包头茶贸公司的原始股,孔令侃想的就是低价吃进,在炒高公司股价之后再从高位抛售出去,从中狠狠的大赚一笔!必须承认,这小子的商业眼光还是很毒辣,但是高估孔家的能量了。

    “强买是不可能的。”孔祥熙摇了摇头,遂即又道,“不过掏一笔钱充作保证金,参与竞拍却是可以的,这笔买卖要成了,今后绝对是稳赚不赔,有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我们孔家今后几十年的利润都会有保证。”

    “几十年?”孔令侃摇头道,“爸,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真会一直经营下去吧?”

    孔祥熙道:“啥意思,这还有疑问?”

    孔令侃便嗤的笑了下,摇着头说道:“爸,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考虑问题时还是这么天真呢?你难道就没想过日本人的反应?没错,在刚刚结束的五原会战中,日本人是吃了一个大亏,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反扑绥远了,但是明年呢?再明年呢?”

    “日本人?”孔祥熙拍了一下额头,说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

    “所以喽。”孔令侃说道,“等明年,最迟到后年,华北日军一定会反扑绥远,既便是不可能再一次占领绥远全省,但是截断库伦到包头的茶路却是绰绰有余,爸你忘了,日本人的骑兵那可不是一般的凶狠。”

    孔祥熙道:“嗯,日本人的骑兵确实很凶悍。”

    孔令侃道:“所以喽,包头茶叶贸易公司最多也就维持两年时间,两后之后,这家公司就会因为茶路不通陷入困境、继而破产,也正是因为这样,徐锐这家伙才会在公司成立之初就迫不及待的拍卖所有股份。”

    停顿了下,孔令侃又道:“要不然,你真以徐锐是傻的?拿这么好的黄金潜力股出来公开拍卖?显然,徐锐这家伙就是想趁着华北日军没反扑之前,趁着全国的商家还没意识到风险之前,先狠狠的赚上一笔,这家伙精着呢。”

    孔祥熙被儿子说的将信将疑,皱眉说道:“这个不应该吧?”

    “不应该?”孔令侃冷笑道,“徐锐打的根本就是这个主意。”

    孔祥熙便真有些将信将疑了,当下又道:“不过,就算徐锐打的是狠捞一笔就抽身的主意,我们只怕也是没办法参一脚,我刚才跟你说过了,这家伙连你小姨夫的账都不买,更不可能给我面子,所以你趁早还是死了这条心。”

    “那不行。”孔令侃却哼声说,“这么大一块肥肉,而且还是在我们孔家的地盘上,本少爷无论如何也要吃上一筷!”说完,孔令侃又霍然起身,沉声说道,“我现在就去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爸,你马上准备好五十万元法币并送过来。”

    “嗳,儿子你别急啊,你……”孔祥熙急要阻止时,孔令侃早已经走远了,没辙,孔祥熙只能够让管家去准备钱。

    ……

    与此同时,在国民军统帅部。

    蒋委员长手里攥着大美晚报,目光紧盯着头版头条,脸上的神情忽阴忽睛,谁也不知道他此刻正在想什么,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几个幕僚便立刻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随着年龄渐长,蒋委员长的威严也是越发的形诸于外。

    足足过了半晌,蒋委员长才扭头对陈布雷说:“彦及,徐锐搞的这个竞拍,我还是不太理解,你能不能替我再解释一遍?”

    “好的,委座。”陈布雷点点头,恭敬的说道,“简单来说呢,徐锐搞的这个竞拍机制是这么操作的,他将自己持有的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份,分解成五百个标的,每个标的一万股,接受全中国所有商家的竞标。”

    “这五百个标的都是独立竞价。”

    “比如,一号标的已经被人炒高到了十元,五百号标的却可能还维持原价。”

    “当然,这只是个极端的例子,现实当中,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全中国的商家全都可以竞拍,如果实力雄厚,则完全可以单独竞拍其中的一个或多个标的,甚至竞拍全部五百个标的也是可以的,当然,真要是这样,需要缴纳的保证金也将是个天文数字,而且随着股价的提升,还要不断的追加保证金才行。”

    “如果实力不足,也可以许多人合起来竞拍其中的一个标的。”

    “至于竞拍流程,具体是这样,先给包头的竞价秘书处发竞价书,说明你想要竞拍哪个标的,然后去就近八路军办事处缴纳保证金,八路军办事处在收到保证金之后,会给包头的竞价秘书去发去回执,这样就完成了一次竞价操作。”

    “然后每隔一周,竞价秘书处就会在各大报纸的广告版块公布出竞价信息,详细公示每个标的的价格及买主,当然,如果买主不愿公开身份,竞拍秘书处会予以保密,会以某经理替代。”

    蒋委员长讶然道:“然后,竞偷就结束了?”

    “哪能啊。”陈布雷笑道,“这只是一个竞拍周期,进入到第二周也就是第二个竞拍周期之后,全中国的商家仍可

    以根据之前公示的标的价格,进行加价竞拍,然后在第二个周期结束时,再次通过报纸将竞拍信息进行公开展示。”

    蒋委员长哂然道:“这个,不就是拍卖会么?”

    “形式上确实是,但是本质上却完全不一样,因为拍卖会只局面于一隅,参与的买家很有限,而徐锐搞的这个竞拍,理论上全国商家都可以参与!只要你能够找到就近的八路军办事处,并缴纳足够的保证金,就能参加。”

    蒋委员长以手指下意识的敲击桌面,又问道:“总共有几个竞拍周期?”

    “报纸上并没有明说。”陈布雷道,“不过卑职以为,至少有四个周期。”

    “八个周期?”何应钦便嗤的笑了,又说道,“彦及兄,你太高估徐锐的节操了,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至少三个月十二周期!”

    “十二周期?!”蒋委员长的脸色越发的阴沉,“真要竞拍这么长时间,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价还不得炒到天上去?”

    何应钦说道:“委座,能不能炒到天上去卑职不敢肯定,但是炒到五十块,却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既便炒到五十块,包头茶贸公司的总价也就五亿,而既便保守估计,该公司每年盈利也至少在一千万元以上,相当于五十年能回本,虽然算不得一笔好的投资,但是胜在细水长流,还是会有大把商家愿意投入的。”

    “我看不止。”陈诚说道,“你们忘了民国十年的股票风流?”

    蒋委员长和另外几个幕僚闻言,顿时心头一凛,陈诚说的股票风波,是民国十年发生在上海的股票风潮,那是股票第一次被引入到中国来,然后全上海乃至全中国人民都疯狂的涌入进来,导致股票市场畸形的繁荣。

    但是没有实业的支撑,这种击鼓传花式的繁荣是不可持续的,终于,国民政府出于金融安全的考虑开始缩紧银根,炒家因为没办法再借到钱进入新一轮的哄抬,最终导致整个股票市场的全面崩溃,破产者十之**!

    这其中最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些价格低廉的实物,比如火柴、面粉、烟油、水泥什么的,在股票交易所里却被炒高到了一个完全脱离实物的价格,其价格背离达十倍、甚至上百倍,一个铜板的火柴,在交易所里能炒到一元!虚高上千倍!

    想到这,蒋委员长立刻不淡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