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99章 孔大少爷

正文 第1699章 孔大少爷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暂时先不说包头的事。

    次日中午,察哈尔独立团要面向全中国公开拍卖包头茶贸公司五百万股份的消息,就通过各大报纸迅速传扬开来,消息一经传开,便立刻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尤其是那些从江浙沪撤退到大后方的巨商大贾,反应最为强烈。

    因为兵荒马乱的缘故,导致工厂停工、百业凋零,整个工商业体系几乎全面瘫痪,在这样的乱世之中,要想找一个可以拥有可靠收益的项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既便是孔、宋这样的世家大族,也找不到太多的可靠的实业投资项目。

    当然了,必须要说明的是,宋大公子是没兴趣做什么实业的,他唯一的兴趣就是做中国最大的买办,通过倒买洋货获取巨额利润,正因为这,他跟孔祥熙这个大姐夫的关系一向就不怎么和睦,因为孔祥熙更愿意经营实业。

    昨晚上,孔祥熙跟几个友人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这会才刚回到孔公馆。

    民国年间上流阶层的麻将风气可谓是十分浓厚的,这个只要看看民国年间、那些所谓的文学大师写的文章就能够知道,无论是徐志摩、胡适还是蔡元培,所写的文章里都有大量的关于打麻将的情节,可知当时麻将风气之兴盛。

    至于像陆小曼、唐瑛这样的名媛,孔祥熙、宋子文这样的巨商,以及像卢永祥、张邦昌这样的军阀,就更是离不开麻将交际,张少帅对麻将也是痴迷不已,隔三岔五就会纠集部下友人打通宵的麻将,而且输赢也极大。

    孔祥熙在外面打了一通宵的麻将,回家之后只感觉到腰酸背疼,深感年岁渐长、身体却是每况愈下,便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再不打通宵了,顶多只玩到凌晨就要收手了,要不然这把老骨头真的撑不住。

    孔祥熙正在感叹呢,忽然迎面看到孔令侃吹着口哨从大门出来。

    “咦呀,你这小兔崽子怎么在家?”孔祥熙不由感到有些讶异。

    无怪于孔祥熙惊讶,因为孔令侃孔大少爷是宋家三姐妹唯一的男孩,真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甚至就连蒋委员长也对这个外甥喜爱异常,也正因为这样,养成了孔令侃目空一切的脾气,连孔祥熙都拿他没任何办法。

    孔令侃三年前从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时,孔祥熙还在担任财政部长,就利用职务之便给儿子弄了一个特务秘书,这所谓的特务秘书,其实就是为孔令侃专设的,屁事没有,只是挂个名领一份不菲的薪水,仅此而已。

    但是奈何孔大少爷根本看不上,就各种作各种闹。

    孔祥熙实在没办法,就一咬牙弄了个中央信托局,把财政部账上的一笔高达一百万元的巨款交给孔令侃去打理,孔大少爷虽然为人嚣张跋扈,但是能力还是有,上任之后立刻将他在圣约翰大学的一帮同学老师叫来,跟他合伙做生意。

    还别说,半年下来,还真把信托局搞得有模有样。

    只可惜,好景不长,淞沪会战很快爆发,中央信托局被转移到香港,孔令侃也跟着去了香港,香港是英国租界,在这里可没人罩着孔令侃了,但是孔大少爷却仍旧跟在上海时一样的肆意妄为,结果被英国人随便找了个借口驱逐出境。

    中央信托局的差事干不下去了,而且这次事件中,孔令侃丢了大脸,孔祥熙就想让他的宝贝儿子去美国避风头,他甚至都已经跟哈佛大学的约翰校董联系好了,看在孔祥熙的捐款份上,哈佛大学愿意免试接收孔令侃去留学。

    按照历史上的轨迹,孔令侃这次回重庆见过父母,就要动身去美国。

    然而,在这个时空,由于徐锐这个穿越者的出现,事情却有了变化。

    “爸,你可算是回家来了。”几乎是同时,孔令侃也看到了孔祥熙,当即上前抱住孔令熙的胳膊,将他老子往门里拽,生恐他老子跑了一般。

    “嗳,你别拽,你别拽啊,可别把老子给拽倒了。”孔令熙不敌儿子年轻力壮,被拽得脚下一连几个踉跄,险些摔倒,还是跟在后面的孔府司机反应快,赶紧上前搀住了,孔大部长这才免于摔一个屁股着地式。

    从儿子的魔爪中挣脱出来,孔祥熙没好气的说道:“小兔崽子,到底什么事啊?看把你给激动的。”

    “好事,大好事!”孔令侃眉飞色舞的道,“你儿子,我,大展宏图的机会来了!”

    “大展宏图?”孔祥熙心下其实颇为不屑,面上却不想打击儿子积极性,问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什么大好事?”

    孔令侃没有多说,只是抓起旁边石桌上的报纸递到孔祥熙面前,然后又将报纸翻到了头版,最后指着头条说:“爸,你先看这个!”

    孔祥熙接过报纸,拿出老花镜慢条斯理的往鼻梁上戴。

    孔令侃便不耐了,劈手夺过老花镜,一下就给戴上了。

    “你这孩子,急什么嘛。”孔祥熙嘴里嘟嚷了一句,却毫无办法,再然后,孔祥熙的目光便落到报纸上,然后心下便猛的一震,再说不出话来,徐锐这家伙,竟然要面向全国公开拍卖持有的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份?

    不等孔祥熙看完,孔令侃便急声说:“爸,晋绥那可是我们老孔家的地盘,这么大一块肥肉可不能便宜别人,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们都必须把这五百万股份给吃下来,爸,你不会不知道,这包头茶叶贸易公司那可是一只下蛋的金鸡呀。”

    “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包头茶叶贸易公司是金蛋,呃不,金鸡。”孔祥熙连连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说儿子,你能不能先让我把这篇文章看完?然后咱们父子两个再坐下来好好唠唠?”

    孔令侃没好气道:“那你看得快一点。”

    “行行,快一点。”孔祥熙扶了扶鼻梁上的近视眼镜,再次看起这篇文章。

    文章是大公报的首席记者老刀撰写的,措辞严谨、笔锋有力,行文老到,不过这些都不是吸引孔祥熙的地方,最吸引孔祥熙的还是文章本身,或者说文章中所提及的内容,他一下子就被徐锐搞的这个公开竞拍给吸引住了。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拍卖还可以这么个玩法?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徐锐不仅打仗厉害,玩起商业也这么厉害,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全才啊!可惜大女已经出嫁了,二女又顽劣不堪,不然孔祥熙真想试试,是否可能将徐锐招为女婿,要是能够有徐锐这样的女婿,

    就足可以保孔家五十年屹立不倒!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片刻之后,孔祥熙便看完了文章。

    “爸,怎么样?”孔令侃急切的说道,“你赶紧以国民政府实业部长的名义,给包头的那个竞拍秘书处发一个电报,然后再跟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打个招呼,就说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这五百万股份,我们老孔家全吃进了!”

    孔祥熙苦笑道:“儿子,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孔令侃哂然道:“不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而是事情本来就这么简单!在晋商这个群体当中,我们孔家的底蕴虽说不如乔家、侯家、陆家,但是说到实际影响力,他们三家加起来也未必能比得上我们孔家,我们孔家要吃进这五百万股份,谁敢跟我们抢?”

    “这就不是晋商的事儿。”孔祥熙没好气的说道,“晋商现在早已没落了,就整个中国商界而言,早已经没啥影响力,乔家、侯家还有陆军又算什么?什么百年老号,你老子我压根就没把他们放眼里,真是的。”

    “不是晋商呀?”孔令侃愣了一下,又道,“那又是谁?难道是虞洽卿?杜月笙?或者说大舅?”说到这,孔令侃忽然猛的击了下掌,笃定的说道,“是了,一定就是大舅,就眼下的中国商界而言,也就大舅能跟你掰下手腕。”

    孔令侃的大舅,自然就是宋大公子宋子文了。

    孔祥熙摇头道:“你大舅财力雄厚,的确是你老子的劲敌,不过,就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这个事,你大舅还真不是你老子的对手,因为不管怎么说,你老子都曾经是晋商领袖,绥远省毕竟还是咱们晋商的地盘,你说是吧?”

    孔令侃便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道:“这也不对,那也不是,究竟是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长徐锐。”孔祥熙道,“我跟你说,这家伙可不是个善茬,不要说你老子我了,今年年初,你大舅去上海调停孤军营大闹租界的事情时,都被徐锐扣为人质了,你难道忘了?”

    孔令侃还真把这事给忘了,他每天那么多事要忙,谁记得这个?

    很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孔令侃点头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孔祥熙又道:“徐锐这家伙,就连你小姨夫和大舅的账都不买,又怎么可能买你老子我的帐?你让我强购包头茶贸公司的五百万股份,这不是为难我呢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