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96章 竞价机制

正文 第1696章 竞价机制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锐说完稍安勿躁,三楼的财东、掌柜便纷纷安静下来。

    看到三楼安静下来,叫得更凶的二楼以及一楼的小财东以及小商号的掌柜们也纷纷闭上嘴巴,开始听徐锐讲话。

    徐锐微微一笑,说:“是这样的,对苏的茶路只有一条,但是中国商会却不只包头商会一家,不要说整个中国,便是在绥远,也还有归绥商会存在。”

    说此一顿,徐锐又对傅作义说道:“傅长官,如果归绥商会的财东、大掌柜们知道我在鸿运酒楼公开拍卖茶叶贸易公司股份,却没有通知他们参加,你说他们会不会在背后骂我徐锐做人不讲究,连口汤都不让他们归绥的商家喝?”

    “那肯定。”傅作义不假思索的道,因为徐锐这话没毛病。

    归绥商家跟包头商家虽分属两个不同的商会,但毕竟还是属于晋商的范畴,并时也会经常联手做买卖,明清年间茶贸兴盛时,两家也是一起卖茶叶的,现在茶路被即将成立的包头茶贸公司垄断,归绥的商家原本就已经满腹怨言,如果再让他们知道徐锐在拍卖公司股份而没有通知他们,他们不背后骂娘才怪。

    “所以喽。”徐锐回头对着马公甫等财东、掌柜摊了摊双手。

    马公甫道:“那么徐团长的意思是,另外再找时间拍卖股份,同时通知归绥的商家前来包头参加拍卖?”

    直问本心,马公甫当然是不愿意归绥商家掺一脚的。

    其余的财东和掌柜就更不愿意让归绥商家参与进来,因为多了一个人参与,就会多出一个人分润利益,他们包头商会一家可以做成的茶叶买卖,凭什么捎上归绥商会?需知疏通包头茶路这件事,跟他们归绥商会可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然而,徐锐拍卖的终究是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股份,他们想要卖谁就卖谁,他们包头商会却无权干预。

    直到此刻,以马公甫为首的包头商家都还只是以为,徐锐希望引入归绥的商家来制衡他们包头商家,然后两地商家有个什么矛盾,徐锐就可以作为调停者居中转圜,也就可以从中两头得好处,上位者不都喜欢玩这一手么?

    对这个,包头的商家们也是能够理解。

    只不过,这次他们却真错了,他们太低估徐锐的胃口了。

    徐锐想要的,可不只是把归绥的商家引入茶叶贸易公司,他真正想要的,是把全中国有名的商家都引入到茶叶贸易公司,因为傻瓜都能够看得出来,只要茶路不断,这家茶叶贸易公司就肯定赢利,而且利润丰厚!

    所以一旦徐锐将拍卖股份的消息公开,全中国的商家就必定会纷至沓来!

    都说破船三千钉,中国虽然山河破碎,但是有钱的商家却还是不在少数,别的不说,晋商大鳄孔祥熙老孔家,所拥有的财富就绝逼是一个天文数字,孔大部长如果也参加拍卖,绝对可以将公司股价给炒到天上去!

    各位看官看到这,应该可以猜出来了。

    是的,没错,徐锐这坑货根本是要引入后世的竞价机制!

    一个盈利预期堪称优异的优质公司的原始股,那绝对会受到市场的追捧!

    当下徐锐摆摆手,笑着说道:“马大掌柜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举了归绥商会的例子,并不是说要引入归绥商家参与拍卖,真要是这么做,归绥商家是满意了,但是晋商总会呢?华商总会又会怎么想呢?我还是要被人骂不讲究嘛。”

    “嘎?晋商总会?”

    “还要华商总会?”

    “徐长官这是何意?”

    “全国商家参与拍卖?”

    “这可操作起来怕是不易呀。”

    “徐长官这是不相信我们包头商会呀。”

    “徐团长,你这是看不起我们晋商哪!”

    徐锐话音方落,整个酒楼便立刻鼓噪了起来。

    人都是这样子,利字当头就什么事都做得出,什么话也是敢讲,为了利益,这些财东和掌柜立刻将官府的畏惧抛到脑后,一个个冠冕堂皇的说起场面话来,有几个财东和掌柜甚至开始威胁说要退出,之前捐赠的军费也是不认了。

    但是,商业嗅觉极其敏锐的马公甫却已经嗅出一丝异样的气味。

    当下马公甫拿拐杖跺跺地面,厉声道:“都给我住嘴,让徐团长把话说完!”

    马公甫在包头是个传奇人物,看到马公甫发怒,与会的财东、掌柜便凛然噤声,整个鸿运酒楼顷刻之间便静得落针可闻。

    徐锐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我是这么考虑的,包头茶路虽然冠以包头二路,但究其实质而言,其实是属于全中国的,这点在座的诸位都没有异议吧?”

    包括马公甫在内,与会的所有财东、掌柜全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尼玛,徐锐拿这种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压我们,我们也很无奈啊。

    徐锐又接着说道:“既然包头茶叶贸易公司属于全体中国人所有,那么理论上,全体中国人都应该具备参与拍卖的资格,是吧?”

    这次没人附和了,因为这么做太难以操作了。

    马公甫捋捋胡子,问道:“老朽敢问徐团长,具体该怎么操作呢?让全体中国人参与公司股份的拍卖,理论上可行,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几乎就没有可能,总不能把全中国四万万人都接到包头来吧?”

    徐锐微微一笑说:“把全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接到包头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别说全体中国人,就是把全中国所有有实力参加拍卖的商家接到包头,也是绝无可能,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换种思路呢?”

    “换种思路?”马公甫道,“怎么换?”

    徐锐微微一笑说:“把拍卖会开到全中国每一位公民面前呀。”

    “说甚?把拍卖会开到全中国每一位公民面前?咋个可能嘛?”

    “就是,全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分居在几十个省上千个县,下边的乡镇村那就更是多得数不胜数,那得举办多少场拍卖会?”

    “这么多拍卖会,成本咋个控制?”

    “关键不是成本,关键没得法子同步嘛。”

    “简直天方夜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徐锐话音才刚落,整个鸿运酒楼一下又炸锅了。

    马公甫虽然老了,但是商人的嗅觉却老而弥辣,还是他第一个反

    应过来,当下拿起手中的拐杖连续跺击地板,厉声道:“肃静,都给我肃静!”

    马公甫再次发怒,财东以及掌柜便再次凛然噤声。

    等现场安静下来,马公甫又问徐锐:“敢问徐团长,具体又该如何操作呢?”

    “关于具体操作,目前我也只有一个初步的设想。”徐锐嘴巴上说的谦虚,但其实心底早就已经拿定了主意,因为这根不是什么初步的设想,而是直接借鉴后世的成熟方案,可能性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首先,在包头设立一个竞拍秘书处,全权负责公司股份的拍卖事宜,再然后,通过全国各大报纸,如申报、大公报、新华日报、绥远日报等,面向全国发布竞拍的信息,只要有志于参与包头茶贸的,并且有一定实力的,无论是晋商、徽商或者说浙商,全都可以参加拍卖。”

    听到这,在场的财东、掌柜便一个个都傻眼了。

    拍卖还可以这样操作?娘嘞,简直是神操作啊!

    马公甫却发现了其中的问题,皱眉道:“问题是,外地的商家怎么参与拍卖?”

    “具体规格是这样的。”徐锐接着说道,“外地商家如果想要参与拍卖,就可以给竞拍秘书处发一份竞拍电报,在电报上说明他竞拍的股份数额以及价格,同时呢,他还要在最近的八路军八事处缴纳等额的保证金。”

    马公甫错愕的道:“保证金?”

    “没错,保证金。”徐锐道,“只有商家向八路军办事处缴纳了保证金,八路军办事处又给竞拍秘书处发出收讫保证金的回执,商家的竞价才算真正有效,他的竞价行为才会被计入到拍卖程序。

    比如说,重庆的黄财东,出价五万大洋竞拍五万股,他就必须先向重庆的八路军办事处缴纳五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给竞拍秘书处发竞拍电报,然后竞拍秘书处在收到了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回执后,才会将黄财东的竞拍计入程序中。”

    “但是,如果竞拍不成功,这笔保证金你们会不会退还?”

    立刻有财东问道,其余的财东和掌柜也立刻竖起了耳朵,这个很重要。

    “如果竞价失败,保证金当然是全额退还。”徐锐微笑说,“我们**穷是穷点,但是这点信誉却还是有的。”

    “老朽相信贵党。”马公甫点点头,终于问出了最后一个、也是最为关键的问题,“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全中国那么多人,商家也是数以百万计,然而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总共也就只有一千万股,贵团拿出拍卖的更只有五百万股,如果竞价总数超过了五百万,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一定的,到时候怎么办呢?”

    徐锐微微一笑说:“简单,价高者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