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94章 拍卖股份

正文 第1694章 拍卖股份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接下来没什么好多说的,冷铁锋先带着一干狼牙回驻地,大王、猛男还有一百多匹野马自然也都带走了,徐锐则跟李司令员、傅作义还有马公甫等包头商界的掌柜、财东前往包头最大的鸿运酒楼,这是包头商界要给他办一场隆重的接风宴。

    徐锐不想去,但是盛情难却,而且也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说下股份的事。

    当初徐锐鼓动包头商界之时,只说过要将包头商家的损失折算进股份里,但是具体多少金额占多少股份,并没有明确说,当时徐锐是故意留下了一个后手,而包括马公甫在内的包头商家也没多问,不过他们是不看好徐锐能够成事。

    但是,现在,茶路已经疏通,股份的事就必须要明确了。

    一行人来到鸿运酒楼时,鸿运酒楼的牛大掌柜早已经等在门口,见了徐锐免不了又一番千恩万谢,牛大掌柜的感谢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随着茶路疏通,包头茶贸复兴在望,包头茶贸一旦复兴,餐饮自然也会跟着重新繁荣。

    那么鸿运酒楼作为包头最大、最上档次的酒楼,生意肯定可期。

    当下牛大掌柜红光满面的将徐锐一行四人请上了鸿运酒楼三楼。

    今天,鸿运酒楼足足摆下了一百多桌席面,也就鸿运酒楼的地方足够大,否则还真摆不了这么多的席面,这次洗尘宴的主桌,至尊席,就安排在三楼大厅,一张最大的八仙桌却仅只摆了四副碗筷,就只有四个人有资格坐这桌。

    甚至连蔚字六联号的掌柜也没有这个资格。

    本来姚大海是绝对有这个资格的,但是由于马公甫反对,最后被临时安排在二楼,甚至就连三楼的贵宾席都没捞着,姚大海知道之后,气了个半死,索性就借口牙疼不去了,这会正躲宾馆的客房里画圈圈呢。

    酒过三巡,不等徐锐开口,马公甫就主动提起股份的事。

    马公甫站起身以双手虚压,坐在三楼贵宾席的商家财东、掌柜便纷纷停止了交谈,底下二楼及一楼大厅的小商号财东、掌柜便也纷纷停筷安静下来。

    等整座酒楼都安静了下来,马公甫才说道:“徐团长,首先,我谨代表整个包头商界向您表示诚挚的感谢,感谢你不辞辛劳北上库伦,重开茶路,此义举对于包头来说,绝对是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我再敬你!”

    说完,马公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马大掌柜客气。”徐锐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马公甫放下酒杯,紧接着又说道:“此外,关于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份,上次你并没有明确,老朽斗胆请问,徐团长心下是怎么考虑的?整个公司总计定多少身股?每一股又折价多少大洋?如果方便,今天就确定下来?”

    与会的大财东、小财东还有掌柜们便立刻竖起了耳朵。

    因为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份与他们的个人利益息息相关,对于徐锐的感激是一回事,但是商人终归还是商人,一旦涉及到他们的个人利益,一个个立刻便立刻目露精光,做好了与徐锐锱铢必较的准备,如果徐锐太抠的话,他们是不答应的。

    徐锐的目光从三楼的几十个大财东、大掌柜脸上扫过,这些大财东、大掌柜自然都是能够沉得住气,表现得没有像一楼、二楼的那些小财主急切,但是徐锐仍然可以从他们的略显局促的呼息,感受到心中的关切。

    徐锐内心里便立刻有了计较。

    事实上,徐锐在与朱可夫谈判的时候,刻意的回避了一个重要议题。

    而朱可夫也没有问,也不知道是疏忽,还是相信徐锐一定可以摆平。

    这个重要议题就是运输问题,无论是茶砖的北上运输,还是将来从包头发往库伦的肉罐头、被服以及汽柴油的运输,都必须得依靠骆驼以及驮马,而且所需骆驼以及驮马的数量绝对会是一个吓人的天文数字。

    既便是按最保守的估计,也至少要两万头骆驼或驮马。

    而一头成年骆驼的价格,大约为一百大洋,驮马要稍微便宜些,但是驮马的负重能力也要比骆驼稍逊,所以所需要的数量也要稍多些,也就是说,光是筹备这样一支驼队或者马队的成本就高达两百万块大洋!

    这还仅仅只是组建驼队或者马队所需的钱,役夫的钱、草料的钱,而且牲口也难免会有个生病的时候,驮马的话还需要钉个马掌之类,这都要钱,零碎来看,都是小钱,但是一旦乘以两万这个庞大的系数,立刻就十分可观了。

    就这还不是最紧迫的,最紧迫的还是建厂所需的款项!

    在包头选址建设工厂需要钱,延长的油田扩建更要钱!

    一项一项的累加起来,没有五百万大洋绝逼拿不下来!

    这么大一笔钱,徐锐现在是绝对拿不出的,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钱柜里不要说五百万块现大洋,就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钱拿不出来,但是驼队或者马队的组建,延长油田的扩建及包头厂区的建设,却是一刻都不能够耽搁的。

    关于延长油田的扩建,可以交由延安负责,因为从大梅山解来的第二批五吨黄金已经运抵延安,再加上之前徐锐他们捎带过来的黄金,延安的财政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窘迫,购买些木料、雇些人工已经没问题了。

    筹建驼队或马队所需的款项,及包头建设工厂的款项,就只能徐锐自己设法解决,毕竟全国那么多的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加新四军超过五十万人,到处都要用钱,几吨黄金,也是很难撑起这么庞大的用度,是吧?

    总之,徐锐手上没钱,但是又急等着钱用,怎么办呢?

    没别的办法,只能把主意打到包头一千多家商号头上!

    五百万大洋,听上去是不少,但是对于包头商界来说,其实不算什么。

    破船三千钉,别看包头的商业已经衰败成这样,但是凑个五百万大洋还是可以的。

    要是早十年,单是复字号一家就能够凑出一百万大洋,中原大战之时,复字号不就给冯玉祥上贡了一百万现大洋,另外再加上超过一百万石军粮!这还仅仅只是复字号一家,包头的商号可是足足有上千家!

    但是,徐锐又不能够学冯玉祥搞硬性摊派。

    真要是这样,八路军跟国民党有什么区别?

    八路军是人民子弟兵,是咱老百姓的队伍,可不能学国民党的那一套,你说是吧?

    不

    能搞摊派,不能抢,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从库伦启程南下这一路上,徐锐是每天一睁眼就想这个问题,想啊想,还真就让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将察哈尔独立团在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份变现,并且一定要设法卖个好价钱。

    徐锐刚刚想要提这茬,结果马公甫就主动提起了这事。

    当下徐锐便拱手笑道:“正好马大掌柜还有各位财东、掌柜全都在座,那我就先说说我的想法,我呢是这么想的,我们这些武夫当兵打仗的还行,说到经营公司,跟在座的诸位财东掌柜就完全没法相比了,大伙说是不是这样?”

    马公甫有三楼的财东、大掌柜便很凑越的大笑。

    不过徐锐能够看出来,马公甫他们笑得很勉强。

    这也很正常,因为徐锐刚才的话没有说到重点,股份的事他并没有说。

    待笑声一顿,徐锐又接着说道:“所以呢,关于茶叶贸易公司总计确定多少股,每股折价多少,我们这些武夫不发表意见,就由马大掌柜你们说了算,你们说定为多少股,每股折价多少,那就定为多少股、多少价!”

    马公甫和在座的财东、掌柜还是绷着脸,因为这不是重点。

    当下马公甫又道:“徐团长能否透露一下,贵军打算占多少股?”

    徐锐嘿嘿一笑说:“马大掌柜还是先说说,定多少股、什么价吧。”

    这头小狐狸!这是要先逼我们亮出底牌啊!马公甫很是无奈,回头跟蔚字六联号的掌柜交流了一下,然后将他们事先通过气的数字说出来:“以老朽之见,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至少要一千万股,每股作价一元,不知徐团长意下如何?”

    说出这一番话时,马公甫的心情颇有些惴惴不安。

    因为日寇侵略包头期间,给包头各商家造成的损失,累计大约在五百万元左右,所以将茶叶贸易公司定为一千万股,每股作价为一元,就基本上将整个包头所有商家的损失都计算在内了,这也就是说,他们不用拿出一个大子,就能在茶叶贸易公司白得相应股份。

    至于剩下的那五百万股,当然归察哈尔独立团所有,马公甫他们并未觉得不对。

    如果不是徐锐率领察哈尔独立团光复包头,如果不是徐锐北上库伦跟苏联谈判、重新疏通茶路,包头所有商家就根本不会有好日子过,就冲这,给察哈尔独立团一半干股,那也是应该的,何况人家手里还握着枪把子、管着整条茶路呢!

    但是马公甫觉得,他们这么做还是有些过,因为察哈尔独立团愿意承担鬼子侵占包头期间所造成的损失,这么做就已经足够的仗义了,换成国民党,才不会赔偿一个大子,说不定还要反过来对包头商家敲骨吸髓的征收战争税。

    所以马公甫觉得,最多只能算两百万损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