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89章 日军反应(泪)

正文 第1689章 日军反应(泪)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冈部直三郎昂首挺胸、大步走进阿南惟几办公室,旋即猛然收脚立正,重重顿首道:“司令官阁下!”

    正在批阅文件的阿南惟几便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再从桌上抓起近视眼镜给戴上,待看清楚是冈部直三郎之后,便立刻满脸堆笑的站起身来,热情的握着冈部直三郎的双手,连声的笑着说:“冈部君,来北平的一路上一定冻坏了吧?”

    最近这几天,整个华北气温骤降,已经十分寒冷了。

    “还好。”冈部直三郎摇摇头说道,“北平的天气,跟卑职的家乡广岛也差不太多,虽然稍微冷了些,但还是能够适应。”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

    简单的寒暄过后,遂即进入正题。

    阿南惟几又问道:“冈部君,对晋东北以及冀北的扫荡作战,准备得怎样了?”

    两个多月前,趁着驻蒙军主力发起五原会战、晋东北以及冀北的八路军游击队趁机发起了一波大的攻势作战,光复了不少乡镇甚至县城,给予日寇以沉重打击的同时,也极大的壮大了抗日武装的力量。

    现在,冀北以及晋东北八路军的势力已经十分强大了。

    既便是保守估计,活动在这两个区域的八路军游击队也已经超过了三万人。

    所以,在驻蒙军重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对晋东北以及冀北的八路军游击区展开残酷的扫荡,就算不能全部肃清境内的八路军游击队吧,也至少要恢复到五原会战以前的情形,只有实现了这一点,接下来才有可能出兵进攻绥远。

    所以最近这半月,驻蒙军一直在准备对冀北、晋东北的扫荡。

    见阿南惟几问起,冈部直三郎便摇摇头说道:“困难还是挺大。”

    阿南惟几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问道:“能具体说说么?”

    “哈依!”冈部直三郎重重一顿首,接着说道,“相比去年,甚至今年上半年,八路军游击队的战斗力已经有了十分明显的提升!在去年时,八路军游击队最多只敢袭击伪军或者皇军的步兵组,但是到了今年上半年……”

    顿了顿,冈部直三郎又道:“到了今年上半年,他们就已经敢向皇军的步兵小队发起攻击了,在这次的扫荡作战中,卑职更发现,八路军游击队甚至于已经敢于袭击皇军的步兵中队了!再加上八路军游击队来无踪去无影,所以准备起来十分困难。”

    冈部直三郎的意思是,要啃的八路军目标实在太多,而且都不好啃。

    冈部直三郎的再深一层意思是,兵力还是不足,希望阿南惟几再多给点兵力。

    “索嘎。”阿南惟几点点头说道,“不仅是晋东北以及冀北,事实上,整个华北地区的八路军战斗力,全都有了很明显的提升,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年初,八路军在进入华北后进行了大规模扩军,所以战斗力有明显下降。”

    顿了顿,阿南惟几又说道:“但是,在经过一年多的实战锻炼之后,八路军的这些新兵就基本上都成长为了老兵,那么战斗力有所恢复也就并不奇怪,所以说,这是正常现象,冈部君你完全不用过于在意。”

    阿南惟几的意思是说,援军什么的你就别想了,现在整个华北的形势都十分的严峻,我如果给你的驻蒙军派援军,那山西的第一军还有山东的第二军又怎么办?还有整个华北的治安部队,兵力也严重不足,我又怎么办?

    “哈依!”冈部直三郎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明鉴。”

    虽然心下在暗自腹诽,但是表面上冈部直三郎能说什么?

    阿南惟几轻嗯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不过,对于晋东北以及冀北的八路军游击队,且不可麻痹大意,入冬之后,随着秋收工作的结束,游击区将会迎来长达数月的农闲时节,整个华北的治安形势也会随之变得更严峻。”

    “索代斯。”冈部直三郎深以为然道,“八路军的游击队员忙时种地,闲时当兵打仗,基本上兵民不分,冬季农闲,这些土八路按照惯例就一定会趁机出来捣乱,皇军确实应该提高警惕,绝对不能够给他们任何的可趁之机。”

    阿南惟几点点头说道:“所以,这次的扫荡就至关重要。”

    “哈依!”冈部直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请放心,卑职一定会竭尽所能,扑灭晋东北以及冀北的八路军游击队,争取在明年开春之后,缓解冀北的治安形势,如此,明年夏天才有可能发起二次绥远会战。”

    “哟西。”阿南惟几点了点头,又道,“说到二次绥远会战,我这里有一份特务机关刚刚转来的情报,还请冈部君你先过目。”

    说完了,阿南惟几便走到大板桌后面,从文件夹里取出一纸电报递了过来。

    冈部直三郎在看完电报之后,脸色立刻变了,皱着眉头说:“苏联政府要在包头援建一个工业园区?而且这个工业园区还包含了一家年炼化五万吨原油的小型炼化厂?司令官阁下,这明显是冲着关东军、冲着远东会战而来的!”

    日军特务机关得到的情报十分的详细,甚至连年炼化五万吨原油的数字都有。

    “索代斯。”阿南惟几点点头又说道,“眼下,石原君的第七军之所以能够死死的扼住赤塔,关东军之所以能够在兵力、兵器都不占优的前提之下,却在远东战场上获得压倒性的优势,关键就在于我们扼住了西伯利亚铁路这一条交通动脉,致使苏联无法从欧洲将坦克以及航空兵急需的燃油运过来!”

    冈部直三郎接着说道:“但如果让苏联政府援建的这家小型炼化厂在包头建成投产,那么苏军就能在中国人的帮助下开辟出一条全新的能源通道,而且这条能源通道比西伯利亚铁路更不易掐断,这样的话,远东战场的风险就会极大增加!”

    “所以,我们必须阻止这个工业园区的建设!”阿南惟几沉声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如何也要搅黄这个事情!”

    “哈依!”冈部直三郎重重顿首,遂即又说道,“但是,司令官阁下,请如卑职直言,以眼下驻蒙军所面临的处境,要想立刻发起第二次绥远会战,只怕是很难,一来后方不稳,冀北以及晋东北的八路军游击队没剿灭,二来,组织绥远会战这样的大型会战所需的物资,可不是对冀北、晋东北这样的扫荡作战所能比,所以……”

    “这个我

    也知道。”阿南惟几点点头说道,“所以,我并不要求你们驻蒙军立刻发起第二次绥远会战。”

    冈部直三郎问道:“那司令官阁下的意思?”

    “冈部君,你来。”阿南惟几便招了招手,示意冈部直三郎跟他走,当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作战室,阿南惟几又拿起指挥竿指着地图说道,“冈部君,你看,如果苏联政府真要在包头援建一家小型炼化厂,那么你认为设备会从哪个方向运输?”

    “无非就是两个方向。”冈部直三郎说道,“一是经由西北公路从新疆经过甘肃、陕西运至包头,再就是经过蒙古,通过中蒙边境直接到包头,不过以卑职估计,最大可能,还是会走中蒙边境吧,因为这条线路明显要更加快捷。”

    阿南惟几又道:“你为什么认为走中蒙边境更加快捷?”

    冈部直三郎道:“因为如果走中蒙边境的话,设备可以经由铁路直接运到库伦,从库伦到包头虽没有铁路,但是一路上都是平坦的草原,载重一两吨的卡车可以自如通行,所以从时间效率上要更快,相比走西北公路,至少能节约半个月!”

    稍稍停顿了下,冈部直三郎又道:“虽说此时西伯利亚铁路的运力已经很紧张,但是为了开辟一条新的通源通道,苏联政府还是完全有可能挤出一部分的运力,专门从欧洲本土将这些设备运输过来,两害相权取其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冈部直三郎的判断还是很靠谱的,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苏联政府其实用不着专门从欧洲来往库伦运输设备,因为炼化厂、肉制品罐装厂以及被服厂的全套设备,伊尔库茨克就有现成的,唯一有点麻烦就是发电厂。

    不过,问题也不是很大,因为伊尔库茨克有一家现成的小型火电厂,朱可夫已经决定将这家小型火电厂的设备拆下,打包发往包头。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说道,“冈部君,你的判断跟方面军参谋部的判断完全一致,我们也认为苏联政府会通过中蒙边境,向包头运输所的装备!”

    顿了顿,阿南惟几又接着说道:“既便我们判断有误,苏联政府最终并没有通过中蒙边境运输设备,那也没什么,因为将来包头炼化厂建成并投产后,所产出的成品燃油肯定还是要通过中蒙边境运往库伦,然后再经由铁路,运往伊尔库茨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