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88章 大跌眼镜

正文 第1688章 大跌眼镜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宜川县,秋林镇,二战区长官部。

    傅作义喊着心疼、肝疼的同时,阎锡山也在肉疼。

    为什么感到肉疼?当然是因为,包头茶路每年高达四五千万大洋的流水跟他阎某人没什么关系感到无比肉疼,要是搁以前,包头茶路的商税肯定是归他阎某人所有,傅作义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可是现在却是不行喽。

    现在不仅傅作义不再买他的账,徐锐和**更不可能买他的账。

    于是乎,阎锡山只能够眼睁睁看着这么多的流水,却是徒呼奈何。

    副官高荣达说道:“总座,徐锐和**想要独吞包头茶路的好处,那是痴心妄想,就算恢复包头茶路是徐锐的功劳,但那又怎样?包头可产不出半斤的茶叶,所有的茶叶还不得从陕南购进?从陕南往包头贩茶还不得从**防区过?”

    阎锡山闻言顿时两眼一亮,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高荣达便越来的来了精神,又道:“总座,你完全可以以二战区总司令长官的名义,给包头抗日民主政府下一道公函,就说鉴于抗日大计需要,让他们将包头茶路商税的五成,哦不,是八成,让他们将包头茶税的八成上交战区长官部!”

    阎锡山摸着唇上的小胡子,问道:“徐锐要是不听呢?”

    “不听?”高荣达嘿然道,“简单,掐断茶叶来源就行!”

    “不成,不成的。”阎锡山摇头说,“陕西茶路掌握在胡宗南手里,胡宗南可是老蒋的天字一号门生,他可不会听我的。”

    高荣达哂然说道:“胡宗南守着陕西省,充其量也就从包头的茶商手上收几个厘金,可那才几个钱?但是如果他能配合总座您行事,那利益可就不是一丁点,而是涉及到每年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大洋的收益,总座您说,他会跟钱过不去吗?”

    “那是肯定不会。”阎锡山摇摇头,又道,“不过还是不行哪。”

    “还是不行?”高荣达满头雾水道,“这卑职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行?”

    “荣达哪,所以说你还是读书少哪,你要多读书,多看报。”阎锡山叹息道,“徐锐这家伙可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现在不仅是从苏联人那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还把全国人民的情绪都调动起来了,现在包头茶路的事已经闹得尽人皆知,各大民主党派甚至孙夫人的眼睛都盯着呢,我们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出幺蛾子,还不得被全国人民的唾沫星子喷死?就当下这种大气候,还是少出风头为妙,要少出风头。”

    高荣达哂然道:“民主党派算个球,老百姓又算个球啊?”

    “荣达你不懂。”阎锡山连连摇头,却没法与这个没啥文化的副官过多解释,而且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不能得罪民主党派跟老百姓,他只知道,得罪了全国人民还有民主党派的后果十分的严重,甚至就连蒋委员长也撑不住。

    ……

    蒋委员长确实也顶不住全国舆论的口诛笔伐。

    比如说半年多前的第一次****浪潮,就是因为民主党派以及全国舆论的讨伐,再加国际上的谴责,迫使蒋委员长更弦易辙,不得已向**做出让步,而且在这之前,蒋委员长还曾两度吃过舆论的亏,两次被迫下野。

    所以,对于舆论的威力蒋委员长是心有余悸。

    所以,当手下的几个幕僚建议,在包头设立专门的茶叶贸易局,将包头茶路的商税收归国有之时,却是遭到了蒋委员长毫不犹豫的否决。

    “不,这不妥。”蒋委员长连连的摇头,说道,“党国要是这个时候在包头设立专门的茶叶贸易局,先不说徐锐肯不肯配合,以及后续的一连串问题,光是全国各地的舆论就能够把我们淹死,**一定会抓住这件事情大做文章,说我们无能做事,就只会摘桃子!”

    “这个没什么。”与会的陈布雷阴森森的说道,“到时候,谁在国统区制造舆论,我们就抓谁,无论什么人,什么身份,只要敢跟党国作对,就送他进监狱吃牢饭,必要时,甚至可以杀几个,看还有谁敢公然制造于党国不利的舆论?”

    “控制舆论的事还是算了,这个干系实在太大。”相比之下,实业部长孔祥熙就要务实得多,当然他这么说也是有私心的,因为孙夫人就是他的二姨子,而孙夫人却又是民间舆论领袖,如果真照陈布雷说的做,岂不是连孙夫人也要杀?

    孔祥熙这个人纯属资本家,绝无半点民族气节可言,但亲情还是有的。

    “庸之所言才是老成谋国之言,彦及所言太冒进了。”蒋委员长摇摇头,又道,“这件事情吧,还是应该从外交渠道想办法。”

    停顿了下,蒋委员长又问与会的外交部长王宠惠道:“亮畴,外交部有没有跟苏联政府接洽,有没有向他们提出严正交涉?毕竟这次涉及的可不止茶路,苏联政府在未经国民政府允许的情况下,就向包头援建了一个工业园区,这个就太过分了。”

    苏联政府在与徐锐签署协议后的第一时间,就发布了正式文告。

    所以早在两天前,国民政府外交部就已经知道了苏联政府要在包头市援建工业园区这件事情,不过当时蒋委员长正陪同蒋夫人前往峨眉山烧香,不在重庆,所以外交部没办法及时请示,不过王宠惠仍旧按照外交惯例对苏联提出了交涉。

    王宠惠点点头说道:“卑职已经跟苏联政府交涉过了。”

    “哦,是吗?”蒋委员长急道,“苏联政府怎么说的?”

    蒋委员长是这么想的,如果可以通过外交部的交涉迫使苏联政府取消在包头援建工业园区的协定,那么跟这一计划捆绑在一起的包头茶路的协议,也就作废了,再然后,他就可以再派别人去跟苏联政府洽谈恢复茶路的事情。

    这样,国民政府就可以收回茶路的商税。

    然而,残酷的现实很快就击碎了蒋委员长的美好愿望。

    王宠惠苦笑着说道:“苏联政府回复说,委座你给予徐锐的授权中,并没有明确限定于茶路一事,所以他们就按照外交惯例默认你给了全权授权,所以苏联政府与徐锐签署的一切协议都是合乎国际惯例,也是合乎国际法的。”

    “没有吗?”蒋委员长目瞪口呆,“没有限定茶路一事?”

    紧接着,蒋委员长一拍脑门说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时间紧,所以拟好电文后我没有校对就给了侍从室,想来应该

    是疏忽了。”

    何应钦、陈诚、陈布雷等人面面相觑,这也能疏忽?

    顿了顿,蒋委员长又连声的哀叹道:“嗳呀,嗳呀,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应该给徐锐任何授权,去跟苏联进行茶路的谈判!早知道苏联会是这么个态度,我就随便派谁去也都能谈成这事,又何必派徐锐这个**去谈判呢?”

    说到这,蒋委员长又开始捶胸顿足,接着继续哀叹:“派了也就派了吧,可我为什么又要给他全权的授权?给了授权也没什么,可是我为什么又要把这事公诸于众,搞得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失策,这可真是失策了呀。”

    与会的几个心腹幕僚也是纷纷的哀叹。

    到了这个时候,只能用三个成语来形容他们的心情,大跌眼镜、痛心疾首,再就是悔不当初!他们的本意,只是想要让徐锐难堪,再就是把**架在火上烤,可是谁能想到,徐锐竟然把事办成了?这可真是大跌眼镜哪!

    说是痛心疾首,自然是因为这么庞大一笔茶路收益,全便宜了徐锐!

    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华北、华东以及华中的大片国土沦陷之后,国民政府的财政税源已经接近于枯竭,仅靠四川以及西南数省的财税,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现在的国民政府完全就是靠发行公债以及向外国举债,而在勉力支撑。

    那么这个时候,包头茶路的商税就显得很宝贵!

    可是,很可惜,现在这每年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大洋的商税,却没国民政府什么事了,全都便宜了徐锐还有**,想到这里,蒋委员长和他手下的一干幕僚们就不由得痛心疾首,简直寻死的心都有了。

    至于悔不当初,就更不用说了。

    要是早知道会是这结果,当初蒋委员长说什么也不会全权授权徐锐去跟苏联人谈判疏通包头茶路的事宜,真当本委员长和手下的幕僚都是傻的么?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何应钦忽然说道:“不过这个时候,日本人应该比我们更急。”

    “嗯,日本人比我们更急?”蒋委员长闻言一愣,问道,“敬之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应钦阴声道:“苏联政府在包头援建工业园区这件事情,明显针对日本关东军,因为这个工业园区主要是围绕着一家年炼化五万吨的炼化厂而设的,而这家炼化厂生产的汽柴油却是定向供应苏联远东方面军,所以,日本人应该比我们更急!”

    “嗯,有道理。”蒋委员长点头,“先看看日本人什么反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