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80章 再次谈判(跪)

正文 第1680章 再次谈判(跪)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双方就动身返回库伦,一回到库伦宾馆,朱可夫便立刻提议开始第二轮谈判,有过昨天晚上的比武,无论朱可夫,还是警卫连官兵,对徐锐和狼牙的态度都要尊重多了,强者,必须得到尊重。

    “徐团长。”跟第一次的谈判相比,朱可夫的神情语气也要严肃得多,谈判还没有正式开始,便首先把他的底线给亮了出来,郑重的说道,“在谈判正式开始前,我首先强调几个原则性的问题,以下几条不在本次谈判的议题之内。”

    徐锐说肃手说道:“将军阁下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朱可夫点点头说:“首先,前沙俄政府与清政府签署的条约不是本次谈判的议题,所以远东以及新疆的领土,你们就不要想了;其次,********是经过你们中国政府默许的,跟你们中国**没关系,这个也不在本次谈判的议题之内;第三,对国民政府的军事援助也是不可更改的,同样不是本次谈判的议题。”

    顿了顿,朱可夫接着说道:“以上三点,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毕竟我只是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司令,而不是苏维埃政府的外交部长,而徐团长你甚至都不是中国政府的官员,所以我们是没资格展开国与国之间的外交谈判的。”

    “当然。”徐锐干脆的说道,“我这次来,只谈贸易,不谈政治上的议题。”

    对于自己的身份,以及这次北上的目的,徐锐有着很清醒的认识,首先,他只是八路军的一个团长,根本代表不了中国,自然也没有资格跟苏联官员展开外交谈判,要不然,蒋委员长跟国民政府的高官大员还不得闹翻了天?其次,他这次北上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谋求在包头建立工业基地,通过给苏联红军提供军需获得一定的轻工业制造能力,如果有可能的话,获得重工业制造能力当然是再好不过了,最后,包头茶路也是要疏通的,这个不仅能给**带来巨额的商税,更能极大的支持中国的抗战。

    鉴于此,徐锐并不打算在无关议题上过多纠缠。

    要不然,囿于民族主义立场,抓住一切机会向苏联人追索领土以及主权,只会把正处于严重困难中的中国推入无底深渊。

    看到徐锐如此干脆,朱可夫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老实说,朱可夫还真担心徐锐会跟他无理取闹,揪住沙俄时期割让的领土以及蒙古的独立问题跟他纠缠不休,这样的话,这次谈判就没办法再继续了,斯大林同志对他的期望也就化为泡影了,这是朱可夫无论如何也要极力避免的。

    好在,这样的局面并未出现,对方还是有分寸。

    当下朱可夫说道:“那么现在,我们就先来谈谈茶路的事。”

    稍稍停顿了一下,朱可夫又道:“动身前来库伦之前,我就已经获得了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的授权,我现在就可以代表苏联政府,跟你签署相关的茶叶贸易协议,今后你们中国出产的茶叶都可以通过包头茶路运到恰克图,有多少我们全要了。”

    徐锐没有急着接话,因为他知道朱可夫接下来肯定还有但是。

    果不其然,朱可夫紧接着又道:“但是,价格得由我们来决定。”

    “这不可能。”徐锐断然拒绝道,“茶叶价格由你们苏联人决定,那是绝无可能的,要不然你们故意压价怎么办?我们的茶农,还有茶商岂不是要血本无归?”

    “徐上校。”朱可夫作色大怒道,“请你不要侮辱我们苏维埃政府的节操,我们苏维埃政府是全世界一切无产者的保护者,我们只会帮助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而不会剥削他们,更不可能让他们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徐锐心下哂然,侮辱你们苏联政府的节操?

    我倒是想侮辱,问题是你们苏联得有节操!

    民国年间,你们为了改善跟日本人的关系,甚至不惜承认伪满洲国。

    还有跟日军在旅顺要塞大打出手,这种公然践踏中国主权的屁事,苏联难道还干得不够多?甚至在中国没有出席的前提之下,就通过了跟中国主权密切相关的雅尔塔协定,要将日本在东北的相关利益全部让渡给苏联。

    蒋委员长闻讯后,气得破口大骂,却也只敢关起门来骂,在国际上屁都不敢放。

    幸好还有**,关键时刻果断从一一五师抽调了七万多指战员,在苏联政府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大举进入东北,造成了既成事实,要不是这样,等到苏联红军歼灭关东军拿下东三省之后,中**队再想进入东北,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了。

    至于蒋委员长从华南往东北调兵,已经是抗战胜利之后的事情了,也正因为这,**错失了收降东北大批伪满洲**的机会,最后这些伪军大多降了解放军,成了解放新中国的骨干力量,所以说,蒋委员长输就输在面对洋人时腰杆子不硬。

    回归到正题,徐锐绝不相信苏联政府会有什么狗屁节操,当下语气寡淡的说道:“将军阁下请恕我直言,当年中东路还在你们苏联政府控制下之时,也没见沿路的中国百姓过上跟贵国百姓一样的富足生活,所以苏联政府是全世界无产者的保护者之类的话就不讲了,咱们还是继续说人话,茶叶价格由你们来决定,那是绝无可能的。”

    朱可夫说道:“但是价格也不能由你们中国的茶商来决定。”

    “要不这样。”徐锐说道,“据我所知,自从中俄之间有茶贸以来,近百年的茶叶价格还算稳定,我们索性就以最近百年的茶叶到岸价格为基准,取一平均值,然后在这个平均值的基础上上浮五成,作为今后的茶叶基准价,你看怎么样?”

    “上浮五成?”朱可夫显然也是做过功课的,怒道,“要是这样,你们中国茶叶跟英国人从印度以及东南亚贩卖到欧洲的茶叶比,也毫无优势,我们又为什么非要买你们中国的茶叶?毕竟我们还要搭上从恰克图到莫斯科的运费!”

    “三个原因。”徐锐说道,“首先你们苏联跟英国关系恶劣,英国商人经常会无缘无故刁难你们,而我们中国人不会;其次,我们中国的茶叶得天独厚,绝非印度茶叶或者东南亚茶叶可比;最后,如果苏联政府连这点小小的茶叶利益都不肯让,又怎么让人相信你们的诚意呢?我们又怎敢跟你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

    朱可夫拍着桌子大吼道:“这个可是涉及到每年上亿卢布的大宗贸易,而不是一点小小的利益。”

    徐锐说道:

    “但是这跟远东方面军一百多万苏军将士的生死存亡相比,跟远东会战的胜败相比,跟苏联的国运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将军你说呢?”

    朱可夫便立刻哑口无言,徐锐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好半天后,朱可夫才无标的道:“好吧,那就上浮五成,不过这只是基准价,根据茶叶的品质及品相,具体收购时还是会有所浮动。”

    徐锐笑道:“这个没问题,毕竟这是国际惯例。”

    出师不利,朱可夫难免会郁闷,就想多少找回一点面子,又接着说道:“那我们现在就签署茶贸协议?我可以全权代表苏联经贸委,但是徐上校你又以什么身份署名呢?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察哈尔独立团团长?你能代表得了国民政府?”

    在朱可夫想来,徐锐不过八路军一团长,肯定拿不到中国政府的授权。

    徐锐微微一笑,便让地瓜从公文包里把蒋委员长亲笔签署的委托书拿了出来。

    说起来也好笑,蒋委员长为了把徐锐和**架在火上烤,还真的给徐锐送来了签署茶贸协议的全权委托书。

    委托书有中文、俄文两个版本。

    看过委托书,朱可夫郁闷的道:“这份委托书真能有法律效力么?据我所知,你们的蒋委员长好像不怎么守规矩,经常会撕毁一些协议。”

    徐锐哂然道:“这个将军阁下完全不用担心,这份委托书是绝对具备法律效力的,我们蒋委员长行事是有些鲁莽,但是茶贸事件已经引起广泛关注,诸多民主党派以及孙夫人都在盯着呢,他是不敢乱来的。”

    徐锐说的都是大实话,现在他确实不怕蒋委员长乱来。

    这也是徐锐刻意绕个大弯,搞大茶路事件声势的主要目的,他防的就是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事先使绊子,事后摘桃子。

    朱可夫再找不出别的理由,耸耸肩说道:“那就签署协议吧,不过我事先声明,如果因为你们中国政府首先撕毁协议,比如说你们的蒋委员长单方面宣布这份协议无效力,我们苏联政府是绝对不会对此负责的。”

    “当然。”徐锐说完就在协议书上沙沙沙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朱可夫耸耸肩,也跟着在一式两份协议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名,朱可夫接着说道:“好吧,接下来,我们再来谈谈关于在包头建立军工业生产基地的事情,徐上校你先说说,你们能提供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