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71章 傲慢与偏见(三更)

正文 第1671章 傲慢与偏见(三更)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锐北上库伦跟苏联人洽谈重开包头茶路的事,由于蒋委员长的推波助澜,现在在整个中国早已经是尽人皆知了,所以日军的特务机关能够知道此事并不奇怪,但是,日军特务机关要想掌握其中详情,却是绝无可能了。

    因为这次跟随徐锐北上库伦的人手,除了乌兰托娅这个延安派的俄语翻译,就只有钻山豹所率领的十八名狙击手,这种情形下,不要说小鬼子没办法往里边安插眼线,就连傅作义和蒋委员长也只能干瞪眼。

    别说,无论傅作义还是蒋委员长,都想过往徐锐身边安插眼线。

    傅作义虽然不相信徐锐真能谈成,但也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子,心想着万一要是让徐锐给谈成了,就必定是一笔巨大的利益,这么一笔巨大的利益当然不能够让徐锐独吞,他们三十五军必须得从中分一杯羹。

    于是,傅作义就提出来,这次谈判必须有他这个省主席的代表。

    傅作义的观点看起来挺有道理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绥远省的省主席,包头作为绥远省的第二大城市,理论上也是归他管,现在包头商界要跟苏联洽谈重开茶路,他这个绥远省主席怎么可以不参与进来呢?

    但是很遗憾,徐锐压根不按套路出牌。

    徐锐一句话,就把傅作义给顶回去了。

    徐锐对傅作义派去包头的代表这么说:“傅长官要是觉得自己能行,尽可以直接找苏联人谈判去,要是觉得不行呢,那就别捣乱!”

    傅作义派来代表只能灰溜溜的跑回归绥。

    傅作义知道之后,也是拿徐锐无可奈何。

    毕竟接触得久了,傅作义对徐锐的性格也已经有所了解。

    相比傅作义,蒋委员长倒是没有想过要从包头茶路中谋求什么好处,因为他压根不认为徐锐真能够谈成,但是他老人家还是通过戴老板给裙带花下了一道指令,指示她尽可能争取跟徐锐一道北上,一来借机亲近徐锐,二来掌握徐锐跟苏联谈判的内容。

    蒋委员长不相信,徐锐或者**,只会跟苏联人洽谈包头茶路的事。

    向影心在接到戴老板的指示之后,也的确争取了,然而并没有卵用。

    ……

    回过头再说徐锐,一路风餐露宿,在经过半个月的长途急行军之后,终于赶在十一月的第二场大雪下来之前,赶到库伦附近,运气还算不错,几乎是徐锐一行刚刚赶到库伦,大雪就纷纷扬扬的降下来,而且很快就积起来有半米多深。

    地瓜从小生活在上海,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惊叹不已的说道:“我的个天,这雪怎么这么大?再下人都快要被埋住了。”

    “这雪算什么呀。”从小在蒙古草原长大的乌兰托娅摇摇头说,“白毛雪才厉害呢,积起来足足有一间屋子那么高,草原上的蒙古包都被掩埋,记得在我九岁那年,********大草原上就下了一场白毛雪,那雪才叫大呢。”

    “一间屋子高的大雪?”地瓜听了顿时咋舌不已,“那还怎么出门呀?”

    “根本就没办法出门。”乌兰托娅摇摇头,脸上的表情忽然黯淡下来,“那年冬天,草原上几乎所有牛羊都冻死了,还饿死了许多牧民。”

    乌兰托娅伤心掉眼泪,整个队伍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半个月时间接触下来,活泼开朗的乌兰托娅迅速博得了狼牙们的好感,不少狼牙队员在明里暗里向乌兰托娅示爱,可惜的是,乌兰托娅对此却无动于衷,只不过,狼牙大队的小伙子们并未困此就轻易放弃。

    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邹超说道:“托娅,我给你唱支歌吧?”

    “好呀,好呀。”乌兰托娅立刻转悲为喜,“不过不能再唱陆军军歌了。”

    邹超脸上便立刻赧然之色,因为这半个月,他反反复复就是唱陆军军歌,乌兰托娅耳朵听出茧子来,他也快要唱吐了,不过,除了这陆军军歌,他再不会别的歌曲,邹超忽然有些恨自己,当年在中央军校上学时为什么就不多学几首歌?

    地瓜便立刻不失时机的说:“托娅姐,我给你唱首夜上海吧?”

    “好呀。”乌兰托娅便立刻从马背上回过头,期待的看着地瓜。

    地瓜便清了一下嗓子,开始哼唱起来:“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地瓜从小在灯红酒绿之中长大,这些靡靡之音不要太熟悉。

    乌兰托娅虽然是个进步女青年,但这并不妨碍她喜欢音乐。

    地瓜唱得起劲,乌兰托娅听得入神,看着乌兰托娅一对美目的注意力全在地瓜身上,邹超跟那些喜欢她的狼牙别提有多失落了,失落之余,一个个又在心里安慰自己,地瓜就是个小屁孩子,毛都没长齐呢,所以自己仍然还有机会。

    冷铁锋却听不下去了,出声训斥道:“你这唱的什么玩意?”

    地瓜便不敢再往下唱,乌兰托娅也冲地瓜扮了个可爱的鬼脸。

    冷铁锋扫了众人一圈,黑着脸说道:“今天教你们一首真正的好歌,歌名有一个道理不用讲,现在先听我唱一遍。”

    这首歌其实徐锐早就教过,最早的那批狼牙队员也大多会唱,不过,狼牙大队重组之后徐锐就没有再教过,所以后来加入的队员基本不会,而现在的这批队员,大多都是后来才加入的,所以基本上都不会。

    冷铁锋清了一下嗓子,开始唱起来。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

    战士就该上战场。

    是虎就该山中走,

    是龙就该闹海洋。

    谁没有爹,

    谁没有娘,

    谁和亲人不牵肠。

    只要军号一声响,

    一切咱都放一旁。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

    战士就该上战场。

    好钢就该铸利剑,

    好兵就该打硬仗。

    谁没有爱,

    谁没有情,

    情系家国好儿郎。

    只要祖国一声唤,

    唱起战歌奔前方。

    一开始,只有钻山豹、韩锋两名老队员跟着唱,但是唱了两遍之后,邹超、王斌这些新进的队员也纷纷跟唱起来,在嘹亮、雄壮的歌声中,队伍

    一路往前而行,终于赶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库伦。

    ……

    同一时刻,朱可夫已经先一步赶到库伦。

    不过,朱可夫并不打算马上就亲自出面,而是决定先派副接待徐锐。

    朱可夫这么做完全是出于他内心的傲慢,这也不是他一个人所特有。

    近代以来,尤其工业革命之后,西方文明迅速取代古老的中华文明,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文明,为了使得西方文明看起来更加的光鲜,西方文艺界窃取了大量的阿拉伯文明以及中华文明的成果,重新包装之后宣称是自家成果。

    因为时间太过于仓促,来不及完美的包装,西方文艺界甚至闹出了大笑话,比如说亚里士多德,一个人就涉及了伦理学、形而上学、心理学、经济学、神学、政治学、修辞学、自然科学、教育学、诗歌、风俗及雅典法律等诸多学科。

    有人做过精确计算,以当时的教学水平,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到学完亚里士多德全书里的知识,至少需要三百多年的时间,更何况,亚里士多德还要抽出足够的时间写完三百万字的巨著,这可是一本学术著作,需要反复研究、甚至反复论证,不像小说可以挥笔立就,相比之下,司马迁书写四十万字的史记,却足足用了十八年时间。

    同样的例子还有莎士比亚,这又是一个通晓多学科的全才!

    总之,西方文艺界为包装苍白的西方文明,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脸都不要。

    不过,效果也是很显著的,这样的伪造和包装极大的提升了西方人的自信心,短短三百年还不到,西方人在面对东方人时就已经可以用俯视的心态了,不像三百年之前,比如马克波罗时代,西方人来到东方时,是带着朝圣及顶礼膜拜的心态。

    朱可夫就是深受西方文明熏陶的、一个典型的东斯拉夫人。

    所以,从骨子里朱可夫也是极度蔑视中华文明和中国人的,当然,出于所谓的修养,很少会在人前公然表现出来。

    但是,一旦时机合适,这种骨子里的傲慢便立刻会冒出来。

    比如说现在,朱可夫就决定派他的副官先跟徐锐进行接触,如果徐锐只是想要从苏联政府这边获得好处,那就直接打发走人,而如果徐锐真能提出建设性的、能够帮到远东方面军的好建议,他才会直接出面与其洽谈。

    在库论唯一的涉外宾馆安顿好后,朱可夫将副官叫到面前,说道:“沙赫斯基同志,算一算时间,我们的中国朋友也该到了,你就代表我去迎接一下,顺便在郊外找几户牧民,把他们安顿下来,再然后初步接触一下。”

    副官沙赫斯基也是大白人主义者,对于朱可夫的安排十分的满意,当下点点头说道:“好的,我这就带人前去迎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