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66章 疏通茶路

正文 第1666章 疏通茶路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跟向影心的交流告一段落,时间也差不多,徐锐便立刻起身前来团部的大会客厅。

    徐锐走进团部大会客厅时,包括乔家复字号、侯家蔚字号在内的一百多家大型商号的大掌柜或者财东,都已经在座了,对于这次的晚宴,不仅徐锐很重视,包头这些商号掌柜及财东也一样重视,说白了吧,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让诸位财东掌柜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徐锐一走进来就连连抱拳致歉,“等会我一定自罚三杯。”徐锐的姿态放得很低,这让在座的商号财东或者掌柜们心神稍定,至少这是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说真的,直到刚才,这些商号财东和掌柜都还是有些心中打鼓。

    没办法,谁让徐锐手里握着枪把子呢?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腰缠万贯的商人遇见了兵,就更没法说,只有挨宰的份!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既便有姚大海这个中央监察委员的力挺,这些财东掌柜也是心里没底。

    不过此刻看到徐锐把姿态放得这么低,这些财东和掌柜们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既便条件谈不拢,也不至于翻脸,当下几乎所有的财东和掌柜们便纷纷起身,一边向徐锐回礼一边连称不敢,气氛很是融洽。

    徐锐却果然自罚三杯,然后直接就切入了正题。

    “今天把各位财东还有掌柜专程请来,就只为了两件事情。”徐锐一抹嘴巴说道,“一是关于对各商号的赔偿问题,再就是减免商税的问题。”

    在座的财东还有掌柜,一个个便立刻竖起了耳朵。

    徐锐又接着说道:“是,这次五原会战,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在绥军的全力配合下,的确打了个胜仗,打下包头之后,也的确缴获了一些物资,我承认,缴获的这些物资当中,绝大部份都是鬼子从各家商号盘剥去的非法所得。”

    顿了顿,徐锐又道:“比如说有一批款项,鬼子的账册上直接就注明了是以战争税的名义从复字号的银号盘剥走的,另外有一批粮食,小鬼子也是很明确的注明了,是从蔚字号的粮店征收的,其余还有许多,我就不再列举了。”

    “按说,军人当兵打仗,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的。”

    “包头的各家商号,也是包头百姓的财产,我们理应保护。”

    在座的财东及掌柜便用力鼓掌,因为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徐锐双手虚按,示意众人肃静,接着说道:“所以按理说,我们从小鬼子那里缴获的物资,的确应该如数发还,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比如那笔款项,就该发还复字号,而那批粮食,也应该发还蔚字号,按理来说是应该这样。”

    听到这,在场所有财东和掌柜心下便咯顿一声,接下来该但是了。

    “但是。”果不其然,徐锐紧接着又说道,“我这里还有个更好的建议,不知道在座的各位财东还有掌柜想不想听?”

    在座的财东、掌柜们相视苦笑。

    徐锐问他们想不想听,他们敢说不想听么?

    当下复盛公大掌柜马公甫站起身抱拳问道:“还请徐团座示下。”

    “万万不敢,马大掌柜客气了。”徐锐赶紧作揖回礼,又说道,“是这,自从日寇侵入绥远后,包头商路彻底断绝,绥远的行商环境更极度恶化,在座诸位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单凭我们从鬼子手中夺回的这点儿钱物,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马公甫便叹息了一声,摇头说:“能追回一点是一点吧,总比没有强。”

    其余一百多个财东还有掌柜纷纷点头附和,一心想要讨回自己的钱物。

    徐锐却也不生气,微笑着说道:“难道诸位就没有想过,重新疏通绥远省的商路,改善包头的行商环境?”

    马公甫说道:“重新疏通商路?谈何容易。”

    “事在人为!”徐锐大声说道,“如果诸位财东还有掌柜信得过我,愿意将你们应得的钱物交给我来处理,我就能拿着这些钱物去打点、疏通苏联人,拼尽全力疏通包头茶路,我不敢说一定恢复到以前的全盛时期,但是十停恢复三四停却是有可能的!”

    徐锐这话一出口,整个大会客厅瞬间就变得死一般寂静,落针可闻。

    说起来也是可怜,茶路衰败之后,包头商会的人也不是没有努力过,甚至也曾经筹集财物去打点疏通俄国人,但终究还是青山遮不住、雨打风吹去,因为跟垄断海参崴茶路的利润相比,包头商会给的这点好处根本就是毛毛雨。

    当下马公甫说道:“徐团座能够设身处地的替我们包头的商界着想,老朽谨代表整个包头商界向您表示感谢,不过打点、疏通苏联人还是免了吧,因为跟海参崴茶路相比,我们包头这条茶路的确没什么竞争力了,所以就不浪费这钱了吧。”

    “马大掌柜错了。”徐锐说道,“海参崴茶路已经断了!”

    “嗯,海参崴茶路已经断了?”马公甫闻言顿时间一愣。

    在座的一百多商号财东和掌柜也是面面相觑、面露异色,事实上,苏联红军跟日本关东军正在赤塔附近激战,他们其实是知道的,但是,谁也没有把这个事,跟海参崴的茶路联系起来,或者就算是想到了也没有什么想法。

    因为靠个人之力,要想改变国家层面的决策,绝无可能。

    如果是在包头商界全盛之时,或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包头商界早已经式微,就算拼尽全力也是力有不逮,但是如果有了**支持,或许就真的有可能,毕竟,**跟苏共理论上来说就是一家人。

    何况,还不用拿出真金白银。

    刚才徐锐可说了,他会拿着从鬼子那缴获的、原本应该还给他们的财物,前去打点、疏通苏联人,既然这样,或许真的值得一试,毕竟,就算失败,损失的也不过是原本就已经不属于他们的那点财物,但是如果事情成了,受益最大的却是包头商界!

    马公甫有些心动,不过这事他一个人决定不了,当下对徐锐说道:“徐团座,能不能容我们先商量一下?然后再答复你?”

    “没问题啊。”徐锐洒然说道,“那我待会再来。”

    说完,徐锐便转身扬长去了,徐锐前脚才刚走,整个大会客厅瞬间便炸开了,在座的财东还有掌柜开始激烈的争论起来,很显然,并不是每个财东或者掌柜都能够有马公甫这样的远见卓识

    ,不少人眼里就只有眼前的利益。

    ……

    归绥,二战区北路军司令部。

    “你说什么?”傅作义瞪着叶启杰,难以置信的道,“徐锐打算拿着从归绥、包头缴获的钱财去打点苏联人,以疏通包头茶路?”

    “嗯。”叶启杰点点头说,“这个徐锐,还真是敢想。”

    “什么敢想,这叫异想天开!这根本就是浪费钱财!”傅作义没好气的说道,“他才几斤几两,就敢想着去跟苏联人谈判?苏联人会理会他才怪!不行,不能由着他帮来,包头的钱财由着他去胡闹,他从归绥偷走的可不行!我们得赶紧要回来。”

    叶启杰苦笑摇头:“这钱都已经落入徐锐肚子里了,哪还要得出来?”

    傅作义便跟着叹息了一声,无奈的道:“这个徐锐,真是个败家玩意。”

    “那也未必。”叶启杰却摇摇头说道,“或许徐锐真能疏通包头茶路也说不定,毕竟西伯利亚铁路已经被鬼子给切断了,海参崴茶路也就断了,但是苏联人还有蒙古人却是一天都离不开茶叶,短时间内,苏联和蒙古境内的茶商还能靠库存勉强支撑,但时间一长,肯定得想办法从欧洲高价进口,这一来,包头茶路就有机会了。”

    “太过想当然了。”傅作义却摇头说,“疏通茶路哪有这么容易,新吾兄你不知道,当初国民政府跟苏联政府签署军事援助协议时,就曾提出开辟一条西北茶路,通过西北公路向苏联出口茶叶,以抵偿苏联援助我们的装备,最后被苏联人给拒绝了。”

    “总座,此一时彼一时嘛。”叶启杰却还是觉得有戏,摇头说道,“当时西伯利亚铁路还没有被切断,苏联人当然不愿意另开茶路,因为西北茶路在中国境内,势必会被沿途厘卡收走大量商税,苏联的利益无形中就受损了。”

    顿了顿,叶启杰接着说道:“但现在海参崴茶路断绝,苏联政府首先考虑的就不是损失商税的问题,而是货物有无的问题了,因为远东的茶路一日没有疏通,就意味着苏联必须花高价从欧洲进口茶叶,苏联的损失就更大!”

    傅作义还是不看好,摇头说:“说来说去,还是纸上谈兵。”

    “好吧,那就不说。”叶启杰无意因为这事跟傅作义争执,当下转移话题道,“答应给察哈尔独立团的装备已经清点好了,什么时候给?”

    傅作义便立刻问道:“都有些什么武器装备?”

    叶启杰道:“千余支三八大盖,不过都是损坏的。”

    “太多了。”傅作义摇摇头说,“给一半就够了。”

    叶启杰无奈的说道:“那好吧,就给一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