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63章 做大蛋糕

正文 第1663章 做大蛋糕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未必?”冷铁锋不相信道,“难不成你还能解开这个死结?”

    在冷铁锋看来,眼下包头的局面的确是个死结,根本无法解开。

    之所以说包头的局面是个死结,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钱字,因为察哈尔独立团从归绥、包头搜刮到的钱财和物资是有限的,折价也就值个一百多万,这笔钱,非但要支撑即将成立的包头抗日民主政府的运转,还要拿出相当一部份招兵买马,扩充察哈尔独立团的规模,所以根本不会有一个大子结余,甚至还远远不够。

    不够的部分,还指着拿包头的商税补贴。

    但是,现在,包头商会却提出了折价五百万元的赔偿,而且还要求减免五年商税,这简直是要察哈尔独立团的命,冷铁锋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开这个死结?难道效仿以前在蒲城的做法,清算这些商家的叛国行为,再予以镇压?

    很遗憾的是,包头并不是蒲城,包头的商家也要比蒲城的商家有气节的多。

    蒲城的商家在沦陷后不久就投靠鬼子,但是包头的许多商家却顶住了压力,坚持不与鬼子合作,而且在原本就很困难的情况下暗中给予了三十五军很大助力,正因为此才蒙受了巨大损失,像复字号和蔚字号两家百年老号的损失则尤其大。

    所以姚大海提出要赔偿包头商家的损失,才能得到广泛支持。

    消息传开后,不仅各民主党派纷纷发来电报表示关切,甚至就连延安也发来电报,要求徐锐慎重的行事,这时候,徐锐要是敢像蒲城时那样行事,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仅会招来天下唾骂,更会招来延安的严肃处理。

    总之一句话,冷铁锋觉得眼下的局面根本就无从破解。

    徐锐却笑道:“如果将包头的经济利益比作一个蛋糕,那么这个蛋糕只有这点大。”

    徐锐伸出左右手的大拇指跟食指,合拢成为一个圆形,又道:“蛋糕就这么点大,既不够我们自己吃的,也不够包头商家吃,这时候如果我们和包头商家眼里只有这个蛋糕,那么到最后双方一定会打起来,两败俱伤!”

    “谁说不是。”冷铁锋道,“问题是该怎么办呢?”

    马飞也是产生了兴趣,跟着问道:“是啊,该怎么办呢?”

    “这时候只有一个办法。”徐锐道,“那就是把蛋糕做大。”

    “把蛋糕做大?”冷铁锋和马飞面面相觑,两人都是满脸茫然。

    徐锐合抱双手,合拢为一个大圆形,说道:“到那个时候,蛋糕就是这么大一个,我们自己先切走一大块,包头商家再切走其中一块,两家都能吃饱,甚至还有富余的,真要是这样,两家还会因为分配不均打起来吗?当然不会。”

    冷铁锋皱眉道:“可问题是,怎么做大蛋糕?”

    “这个问题问的好。”徐锐点点头道,“老兵,那我再问你,包头以前就是口外的一个小村落,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冷铁锋回答道:“好像靠的对俄国的茶叶贸易。”

    “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徐锐说道,“包头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依靠的就是对俄国以及欧洲大陆的茶叶转口贸易,从山西到包头到恰克图,再到俄国欧洲,是西伯利亚铁路通车之前,世界上最繁忙的茶路!”

    冷铁锋摇头道:“但是现在这条茶路却已经衰败了。”

    徐锐道:“那你想过没有,这条茶路为什么会衰败?”

    冷铁锋回答道:“你刚才不是说了么,因为西伯利亚铁路通车了!从此,中国沿海的茶叶就可以直接走海路去海参崴,然后从海参崴经由西伯利亚铁路运往俄罗斯,再从俄罗斯分销欧洲各国,包头的茶路不但慢而且运力成本也更高,所以彻底的衰败下来。”

    “老兵,你说到点子上了!因为海路和铁路的运输成本要远远低于畜力的陆路运输,所以包头商路才会迅速衰败下来。”徐锐用力击节,又道,“但是现在,因为鬼子关东军占领了赤塔,西伯利亚铁路这条运输大动脉已经被切断,而且中国沿海也已经沦陷,也就是说,从中国沿海经海参崴再到俄国这条茶路已经中断了!”

    冷铁锋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兴奋的道:“也就是说,包头这条茶路将会焕发第二春?”

    “说的就是!”徐锐嘿然道,“包头这条茶路在最鼎盛时期,每年流水达上亿两白银,我们不求恢复到鼎盛时期的水平,哪怕只恢复十分之一的水平,这个不难吧?那也是每年上千万两银子流水,哪怕只收十抽一的商税,那也是一百万大洋!”

    冷铁锋的眼神却黯淡下来,摇头说道:“但是疏通茶路,只怕不容易吧?”

    “这世界上就没一件事是容易办成的!”徐锐大手一挥,又道,“但是,我们能因为事情不容易办就不办吗?当然不能!就说抗日,谁都打知道要打败鬼子不容易,但是我们能因为抗日艰难就不抗吗?当然不能!”

    冷铁锋点头道:“说的也是,知难而退可不是我们作风。”

    徐锐挥手说道:“立刻派人把包头的商家都召集到团部。”

    “行。”冷铁锋兴冲冲的道,“我这就派人去挨个通知。”

    “对了,还要找几个记者!”徐锐忽又说道,“这个事,光靠我们自己是办不成的,恐怕还得借助舆论的力量,要不然,一个胡宗南就能坏了大事,毕竟,包头茶路要想恢复,就必须通过关中商道转运湖广茶叶。”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中央通讯社那个项什么影,不是几次要对我专访么,就让她今晚过来,顺便把疏通茶路这个事情通过她的口放出风去,到时候影响一旦造成了,胡宗南就想使坏,也得掂量下后果。”

    ……

    包头,鸿运酒楼。

    鸿运酒楼不仅做餐饮业务,还兼营住宿,是包头有名的老字号。

    姚大海回房间时,看到隔壁的房间里亮着灯,便立刻眼前一亮,上前敲了两下门,稍顷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白底碎花旗袍的婀娜身影便从房门里迎了出来,姚大海的目光落在对方那娇花美丽的俏脸上,竟然有着刹那的失神。

    这个美丽的女人,当然是身怀使命而来的裙带花向影心。

    不过,姚大海并不知道向影心是裙带花,并且身怀使命,还道她真是中央通讯社派来绥远的记者,所以这段时间是极尽殷勤

    之能量,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向影心对他始终是不冷不热,毫无表示。

    不过,姚大海并没有死心。

    所以,看到向影心房间里的灯光亮着,便立刻上前敲门。

    向影心打开门见是姚大海,一双娥眉便立刻微微的蹙紧,尤其是姚大海的一身酒气,令得她更加的厌恶不已,当下皱着眉头说道:“姚委员你有事吗?”

    姚大海呵呵笑道:“项小姐,这么好的夜色,要不然我们出去走走?”

    “今天不方便呢。”向影心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待会要去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采访。”

    “要去采访?”姚大海闻言立刻皱了下眉头,又问道,“徐锐答应接受你的采访了?”

    “嗯呢,徐团长已经答应了。”话题说到徐锐,向影心的俏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神采,话说她来到包头也已经有好几天了,期间数次提出来要对徐锐做一个专访,却都遭到拒绝,徐锐这家伙根本连见她一面都不肯。

    不过就在刚才,向影心却很意外的接到了邀请。

    接到邀请之后,向影心真可谓是喜出望外,姚大海刚才敲门的时候,她正对着镜子精心化妆呢,她这次来绥远的目的是行刺徐锐,所以采访什么的不过是手段,她的意图是借此接近徐锐,并争取留在徐锐的身边。

    所以把自己打扮得风情万种,就显得十分必要。

    不得不说,向影心的本钱是真的不错,刚才出门时,姚大海就被她的艳色着实的惊艳到了,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恍惚呢。

    正因为此,姚大海竟有些莫名的吃起徐锐的飞酣来。

    “徐锐这家伙有啥好采访的。”姚大海不高兴的说道,“项小姐,不如采访我吧,我来绥远的时间更长,对绥远的情况也更加了解,我所能提供给你的猛料,绝对多过徐锐,比如现在,徐锐就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向影心本不想跟姚大海多说,但是一听说徐锐有麻烦,便立刻来了兴趣,问道:“徐团长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这是怎么回事?”

    “想听?可以呀。”姚大海嘿嘿的笑道,“到我房间里,我们慢慢的说。”

    向影心自从出道,靠的就是牺牲美色博取男人的扶助,所以对于牺牲美色从姚大海这里套取想要的情报,那是毫无心理障碍,抬起手腕看下手表,发现距离团部晚宴开始时间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当下便欣然应允道:“好呀。”

    见向影心如此痛快就答应了下来,姚大海心都快酥了。

    当下姚大海连连肃手说道:“项小姐快请,快请快请。”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