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62章 利益

正文 第1662章 利益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在归绥,二战区北路军司令部。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卫景云怒气冲冲的走进作战室,对傅作义说道:“总座,卑职已经带兵把归绥城内所有的伪蒙政府机构搜了个遍,甚至连地窖也筛查一遍,却连一个大子都没找着,这些狗汉奸肯定是提前把所有的财物都转移走了。”

    “说甚?”傅作义瞠目结舌道,“这不应该啊。”

    “确实不应该。”叶启杰也说道,“当初狼牙大队对归绥的袭击十分突然,归绥城内的鬼子、伪蒙军根本就没有时间转移财物,之后不久整个归绥就被狼牙大队控制,小鬼子和伪蒙军就更没机会转移财物了,怎么可能一个大子都没?”

    “坏了,肯定是狼牙!”傅作义恨声说道,“肯定是狼牙把财物都带走了。”

    “这个,也不应该啊。”叶启杰摇摇头说,“归绥那可是伪蒙政府的首府,更是鬼子驻蒙军骑兵集团的驻地,除了钱财之外,必然还有大量的物资,可现在不仅是钱财一分不见,甚至就连物资也是一点没有,甚至就连一粒粮食都没有找到,这绝对不正常啊。”

    傅作久闻言脸色微变,之前他还没有多想,但是让叶启杰这么一说,也回过味来了。

    这个事情确实不正常,因为他们提出拿包头换归绥的想法非常突然,不要说徐锐不可能事先准备,就是他们自己也没有准备好,正因此,包头城内的许多物资没来得及带走,全便宜了徐锐,其中包括鬼子为五原会战筹集的粮草。

    不过,在离开包头时,傅作义并未感到心疼。

    因为,他们来不及带走包头的物资,徐锐也一样来不及带走归绥的物资,而且归绥是绥远省省会,囤积的物资只会比包头更多,正因此,傅作义很大方的将包头的物资撇下,然后兴匆匆的赶来归绥,准备接收归绥的物资。

    然而,归绥城内却居然一点物资都没!

    现在仔细想想,这个事确实不太正常,归绥怎么可能一点物资都没?

    傅作义跟叶启杰对视了一眼,沉声道:“新吾兄,此事你是怎么看的?”

    “这似乎只有两种解释。”叶启杰沉声说道,“一是鬼子、伪蒙政府的确没有在归绥城内囤积物资,而是把所有的物资全都转运到了包头,但是,卑职以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归绥毕竟是绥远省的省城,更是伪蒙政府的首府!”

    傅作义点点头,又问道:“那么第二种解释呢?”

    叶启杰沉声道:“第二种解释,就是归绥城内所有的物资都被带走了!”

    “这绝无可能!”傅作义断然摇头,沉声说道,“正如你刚才所说的,归绥不仅仅是绥远省的省城,更是伪蒙政府的首府,囤积的物资必定数以百吨甚至千吨计,别的不说,光是粮食就足有几十万石,这么多物资,怎可能在短短一夜之间全部运走?”

    “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分头运走!”叶启杰说完,又扭头问卫景云道,“卫团长,在你们暂驻归绥城外的这段时间,可曾看到察哈尔独立团偷偷往外运物资?”

    “这个好像没有看到。”卫景云下意识的就摇头,但遂即又说道,“啊,我想起来了,有一回好像有夜间巡逻的士兵向我报告,说是有马车趁夜间从归绥悄然出城,巡逻队想要上前盘问,却发现是察哈尔独立团的马车,就没有多过问。”

    “这便是了!”叶启杰一拍大腿说,“这也就是说,早在之前几天,徐锐就已经将归绥城中的物资悄悄的分头运走!”说到这里,叶启杰忽然被自己的判断吓了一跳,又凛然道,“这么说,岂不是徐锐早就料到我们会拿包头跟他换归绥?”

    “说甚?”傅作义的脸立刻垮下来,“徐锐早料到我们会拿包头换归绥?”

    “多半是的。”叶启杰苦笑摇头说道,“要不然归绥怎么会变成一座空城?”

    “这个家伙,还真是狡猾啊!”傅作义恨恨的说道,“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总座也用不着生气,我们是被徐锐摆了一道,但是他也吃了个哑巴亏!”叶启杰却嘿嘿一笑,再将手里攥着电报递给了傅作义,又说道,“这是情报处潜伏在包头城内的眼线刚刚发回来的消息,说是姚大海给徐锐出了个大难题。”

    傅作义接过电报看完,立刻大笑起来:“哈哈哈,真亏这姓姚的想得出来,要全部赔偿日寇侵占包头期间对包头商家所造成的所有损失不说,还要减免今后五年商税,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在往徐锐的心窝捅刀子啊!”

    叶启杰笑道:“为什么不捅?反正又不用他姓姚的掏一个大子。”

    “说的是啊。”傅作义笑道,“钱徐锐出,好名声却归他姚大海,这种好事上哪找?”

    叶启杰嘿嘿一笑,接着说道:“这股风是煽起来了,包头商家因为讨要不到赔偿金,已经发起集体罢市,而且还是由复字复、蔚字号两家牵头,一百多家商号再跟进,这声势,着实不小,我倒要看看徐锐还怎么收场?”

    傅作义呵呵一笑,忽然脸色一变,说道:“啊呀不好!”

    叶启杰被傅作义这一声吓了一跳,急道:“你怎么了,总座?”

    傅作义摆摆手说:“新吾兄,你刚才说徐锐早知我们会拿包头跟他换归绥,那你说,这会不会是个陷阱?我们是不是已经吃了大亏?如若不然,以徐锐这小子的性格,半点亏都不吃的主,能乖乖拿归绥跟我们换包头?”

    叶启杰脸色微变,这个他还真没有想过。

    不过沉吟了片刻,叶启杰却还是摇头说:“卑职以为,吃亏应该不至于吧?因为归绥无论是人口还是工商业,都要胜过包头,政治影响力就更不用提了,无论哪方面,这笔买卖都是我们占大便宜,徐锐赚的也就归绥的物资,不过很快就要如数吐出去,没准还要倒欠,日寇侵占包头的这两年,包头商家损失可不小!”

    “这个就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被叶启杰这么一分析,傅作义便也放下心来,嘿嘿笑道,“徐锐这小子一贯只会算计别人,却被姓姚的给算计了,这个就叫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呵呵,痛快,今晚我得喝上两盅。”

    ……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冷铁锋皱眉道:“老徐,这下可麻烦了。”

    “麻烦?”徐锐冷然道,“有什么麻烦?”

    “你看下这个。”冷铁锋将

    一个蓝皮账本递过来,说道,“这个是包头商会刚刚派人给我们送过来的,上面详细记录了鬼子侵占包头的这两年,给包头所有商家所造成的损失,大到几十万银元,小到几块银元,全都记录在案。”

    顿了顿,冷铁锋又说道:“所有损失累加,折价总额超过五百万大洋!这么多钱,就算我们把归绥、包头得到的物资全部都赔偿出去,也还差大一截,也就是说,如果照赔,我们非但没能从这一仗捞到好处,还要倒贴不少钱!”

    “赔他娘个屁!”马飞说道,“话是姓姚的说的,让他们找姓姚的要去,姓姚的如果给不起,就让他找国民党和老蒋要去,我们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让我们来赔偿?这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我就不信没天理了。”

    “道理就是现在包头城归我们察哈尔独立团管!”冷铁锋没好气的道,“包头商家有什么问题,不来找我们,还能找谁去?”

    马飞生气的道:“让他们找姓姚的去啊。”

    “姓姚的说了,他是中央派的监察委员,只负责监督,不负责执行。”冷铁锋道,“所以现在他跟包头商家是一个阵营的,他现在唯一的职责就是,切实保护好包头商家的利益以及权利,防止我们包头抗日民主政府滥用权力。”

    “狗屁监察委员,我们不认。”马飞怒道。

    冷铁锋摇摇头说:“姓姚的这种做法虽然很让人生气,但是客观公允的讲,他其实没有做错,包头商家在日寇侵占包头期间确实蒙受了很大损失,确实需要一定赔偿,还有减免商税也是应该,不然包头的商业环境只会越来越差。”

    马飞越发生气道:“合着姓姚的成了好人,我们反倒成了恶人?”

    “那是痴心妄想。”徐锐忽然冷笑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姓姚的以为拿赔偿还有减免商税为由头将包头商家煽动起来,就能掐住我们独立团的七寸,却是太天真了,他永远都不会明白,商家追求的始终是利益。”

    “商家追求的始终都是利益?”冷铁锋点点头,又道,“老徐,你有招了?”

    “没错。”徐锐用力的一点头,接着说道,“姚大海的意图无非是想要给我们找麻烦,阻止包头抗日民主政府的建立及运转,而包头商家的意图则无非就是想要扯虎皮、拉大旗,借姚大海的手,多争取一点经济利益。”

    冷铁锋皱眉说道:“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

    “死结?”徐锐摇摇头,说道,“却未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