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61章 商家罢市

正文 第1661章 商家罢市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王沪生回到团部时,正好看到柳眉和肖雁月搀着江南从政治处出来,江南的身孕已经有将近八个月了,再有差不多两个月就到预产期了,不过此刻的江南却显得脸色苍白,而且用双手捂着肚子,显得很是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王沪生紧张的问道,“出啥事了?”

    肖雁月道:“刚才江南姐走路时不小心绊了一下。”

    “你说啥,绊了一下?”王沪生的脸立刻垮下来,眼下老徐不在家,身为搭裆,而且两人还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他自当担负起照顾徐锐家人的职现,这万一要是江南肚子里边的孩子有个好歹,将来怎么跟徐锐交待?

    不过肖雁月毕竟只是自己的部下,而不像柳眉是他的妻子。

    当下王沪生便黑着脸埋怨柳眉道:“你怎么搞的,也不知道看着点。”

    柳眉的小嘴便立刻高高的撅起来,不过并未顶嘴,在人前,她还是很注意影响,很维护王沪生的男子汉形象,不过关起门来,画风就不同了,可怜的老王,完全没有看到,今天晚上即将要面对的悲惨至极的景象。

    江南连忙解释说:“政委,这个不能怪眉姐,是我自己非要过来。”

    “江南你别说话,快坐好。”王沪生示意柳眉和肖雁月扶着江南坐下来,又扭头问身后跟着的警卫员:“快去把纯子院长找来。”

    柳眉嗔道:“已经派人去医院叫了。”

    说话之间,小鹿原纯子就已经背着药箱走进来。

    可能是因为工作忙的缘故,此时的小鹿原纯子比之前更加瘦了,只不过,气质上却沉稳多了,只是往那一站,就能给病人一种无形的安抚,江南看到小鹿原纯子后,便立刻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就不像之前那样的紧张了。

    小鹿原纯子也没有多说话,从药箱里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下江南的大肚子,然后就笑着对她说:“没事儿,胎儿非常健康,心跳十分强健有力,想必会是个健康的宝宝,不过刚才他明显受到了惊吓,今后可不能再这么大意了。”

    江南闻言,一颗心便彻底的落回到肚子里。

    江南是真的很着紧肚子里边的孩子,因为这是她跟徐锐之间的爱情的结晶,身处这样的战乱年代,既是他们这代人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说是幸运,是因为他们能够有机会为国家、为民族而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

    说是不幸,是因为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也许下次战斗就会有一颗子弹命中你的身体,夺走你的生命,真有那一天,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能留给徐锐的唯一的礼物,她曾经来过、活过而且爱过,如果注定无法跟爱人厮守终生,至少还有他们的孩子陪着他。

    听到江南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儿,王沪生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庆幸之余,王沪生又接着说道:“有个事儿我得跟你们通个气。”

    看到王沪生郑重的样子,柳眉的心里便咯顿一声,紧张的问道:“你要调走?”

    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第六感厉害?王沪生还没说呢,作为他枕边人的柳眉就已经通过很微妙的磁场感觉,感觉到了。

    “嗯,我马上就要去延安抗大学习了。”王沪生点点头,又说道,“不过我想,这肯定只是个过渡,因为我听说老徐已经在绥远打开了局面,甚至还硬生生的将包头从傅作义的手中夺了过来,所以我多半会被中央调去包头。”

    “要去包头啊?”柳眉脸上立刻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不舍。

    革命觉悟再高,可是当她面临要跟爱人分别时,还是一样会不舍。

    旁边正在收拾听诊器具准备离开的小鹿原纯子却忽然放慢了动作,因为这是时隔三个月之后,第一次听到徐锐的消息,虽然她很清楚,跟徐锐之间没有可能,但是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没办法不去想他。

    看到小鹿原纯子露出侧耳聆听的样子,肖雁月和柳眉便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无奈的神色,由于她们两个跟小鹿原纯子要好,经常会有新四军的干部托她们到小鹿原纯子那里去说媒,希望能够跟小鹿原纯了结为连理。

    肖雁月和柳眉也去说项了,但是她们都遭到了小鹿原纯子的婉拒。

    事实上,对于小鹿原纯子的心思,肖雁月两人也都是心知肚明的,从一开始,小鹿原纯子就暗恋着徐锐,不过很遗憾,自从小桃红牺牲之后,徐锐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在感情方面变得极其保守,所以跟小鹿原纯子甚至就连谈场恋爱都没有可能了。

    当下肖雁月撇了一下嘴,对柳眉小声说道:“团长可真是害人精。”

    “可不是么。”柳眉深以为然道,“纯子院子就被他生生耽搁了。”

    说完了,两人又相对轻叹了一声,这种事,旁人可真没有办法。

    ……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呵欠,呵欠!”徐锐连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摸摸鼻子说道,“他娘的,一准是老王那个家伙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冷铁锋摇头说:“说正事,刚刚包头市面上的商家集体罢市了。”

    “罢市?”徐锐闻言立刻脸色一沉,然后问道,“原因是什么?”

    “具体罢市原因还在调查。”冷铁锋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事跟姓姚的那个中央监擦委员脱不了干系,因为之前,包头的商家都还好好的,可是自从姓姚的来了之后,一夜之间包头的所有商家就集体罢市,要说这两者之间没关联,鬼才信。”

    “那还等什么?”马飞没好气的道,“我这就带人把这孙子抓起来,竟敢煽动包头的商家罢市,活腻歪了!”作为西路军的幸存老兵,马飞对马家军和国民党可谓是恨之入骨,所以一听说是姚大海在暗中挑事,他立刻就炸了。

    刚说完,马飞便猛然转身,杀气腾腾的往外走。

    “回来。”徐锐赶紧喝止道,“你小子可别乱来。”

    “团长!”马飞急道,“我可没有乱来,乱来的是那个姓姚的!”

    “你说姓姚大海乱来,那你有证据吗?”冷铁锋也冷然反问道。

    马飞立刻语塞,片刻后不甘心的说道:“难道就这样算了?任由他搅乱包头的秩序?那我们就算占了包头,又有什么用?”

    徐锐摇摇头说:“罢市这个事,姚大海一个人是成不了的,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没有包头商家全力配合,那是绝无可能的!所以,我们就算抓了姚大海也没有什么用,说不定反而激化矛盾,这事,得从根本上着手去解决。”

    “根本上解决?”马飞茫然了,挠头说,“什么根本?”

    马飞虽然是个老革命,却没怎么上过学,没什么文化,又哪里知道那些商战的道道?

    不过,徐锐可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二十一世纪那可是一个信息爆炸的大时代,而且徐锐的兴趣爱好极广泛,财经类知识也有着广泛的涉猎,所以很容易就能猜到包头的这些商家打的什么算盘,利益,说白了,一切全都是为了利益!

    说的再直白些,就是包头的这些商家希望能减免商税!

    ……

    徐锐猜的没错,包头商家搞罢市的意图就是为了减税!

    这时候,包括复字号、蔚字号在内,包头一百多家大型商会的掌柜或者财东,已经聚集在鸿运酒楼,正在开大会,而这次大会的召集人,就是姚大海这个中央监察委员,中央监察委可是块金字招牌,理论上什么事都能管,所以包头的商家才会买他的账。

    酒过三巡之后,姚大海举着酒杯起身,朗声道:“诸位,请听在下一言。”

    正在一楼、二楼大厅喝酒的财东、掌柜便纷纷停止交谈,静听姚大海讲话。

    姚大海清了一下嗓子,朗声说道:“诸位,自日寇入侵,包头沦陷,百业凋蔽,更有伪蒙政府种种倒行逆施,让诸位受苦了,弊人谨代表国民政府、蒋委员长,向在座诸位掌柜以及财东致以深切慰问,并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姚大海便将杯子里的西凤酒一口喝干。

    在场的掌柜和财东连连口称不敢,跟着干杯。

    姚大海放下酒杯,紧接着又说道:“不过诸位尽可以放心,你们的苦不会白吃,党国更不会不管你们,在日寇侵占包头期间,对所有商家造成的损失,政府一定如数赔偿,不仅如此,政府更决定减免今后五年的商税!”

    听到这话,在场的掌柜和财东顿时欢声雷动。

    作为商家,最大宗的成本是什么?就是商税!

    尤其是军阀混战年间,那商税征起来才可怕,比如复盛公,冯玉祥为筹措中原大战的军费,直接就给复盛公摊派了一百万银元的战争税,这他娘的就是不讲理,复盛公就是家底再厚,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所以直接就元气大伤。

    现在姚大海宣布减免今后五年的商锐,还有比这更振奋人心的消息?

    看着现场一百多个掌柜和财东在那弹冠相庆,姚大海却是心下冷笑,无论赔偿,还是减免今后五年的商税,反正又用不着国民政府掏钱,这也就是说,好名声归他姚大海,损失却由共产党一力承担,天下还有比这更美的事情么?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