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58章 上当了()

正文 第1658章 上当了()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真是不行哪。”为了使得徐锐更加的深信不疑,傅作义演戏演全套,继续摇头说,“真是不行,一个武川县城能有多少商税?能有包头的百分之一就算是不错了,所以真不行,这事我们还得再考虑,老弟,你喝醉了,咱们明天再说。”

    “你说谁醉了?”徐锐便一把将摆在桌上的酒瓶还有菜碟都推到地上,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生气的道,“我才没喝醉呢,我可告诉你们,我的酒量可大着呢,别说四五斤,就是四五十斤也是喝我不醉,接着再喝。”

    “不喝了,咱不喝了。”傅作义道,“明天接着喝。”

    徐锐却一摆手,说道:“酒不喝行,但是事情得办!”

    “啥事情?”傅作义装作茫然的问,“没什么事情啊?”

    “傅长官,你还真以为我喝高了呢?”徐锐打了一个酒嗝,熏人的酒气便立刻扑到了傅作义的面门前,傅作义强忍着才没有当场吐出来,再然后,徐锐又大着舌头说道,“就刚才说的事,拿包头换归绥的事儿,这事儿,办得办,不办也得办!”

    话一说完,徐锐便反手掏出盒子炮,重重的掼在面前酒桌上。

    嘭的一声,外面的卫兵听到了动静,立刻端着花机关冲进来,看清楚屋里的情形之后,便不约而同的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徐锐。

    徐锐却视而不见,又说道:“傅长官,你给个痛快话!”

    傅作义的眼皮抖动了两下,这却不是装的,他是真被此刻徐锐身上流露出来的凛人杀气惊着了,以前读三国,读到关羽单刀赴会离开江东大营时,鲁肃被挟持之后魂不附体,他还不相信,鲁肃这样的江东豪杰,也会怕?

    可是现在,傅作义却信了,真信了。

    怕不怕的,那得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三国时的关羽是什么样人,傅作义不知道,但是徐锐,他却是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这小子身上的杀气,那是真的重哪!比他这个在战场上厮杀半辈子的老兵都重,真不知道,这小子以前都经历过些啥,身上才会有这么重杀气。

    场面有些僵住了,叶启杰便适时的出面了,打圆场说:“总座,要不然就换了吧?”

    傅作义便一咬牙,沉声说:“行,那就换吧。”说完了,又对徐锐说道,“徐老弟,你想什么时候换防?”

    “就今晚。”徐锐似乎怕夜长梦多,急声说,“我现在就给归绥打电话,命令察哈尔独立团连夜撤出来,你也可以命令卫景云去接收了。”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还有包头,让你的新编三十一师马上撤出城外。”

    “行。”傅作义干脆的道,“我这就下命令。”

    说完,傅作义又回过头对打横作陪、但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孙兰峰道,“孙师长,你马上带着部队撤出包头城外,一刻都不许耽搁!”

    孙兰峰回头,有些不忍心的看徐锐一眼,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在孙兰峰看来,徐锐绝对被傅作义耍了,作为包头驻军长官,包头是个什么情形,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眼下的包头城那可真是百业萧条、民生凋零,所以不要说一百万大洋的商税,就是一万大洋都未必能收得齐。

    傅作义再回头想跟徐锐说几句时,却发现徐锐早已经趴倒在了酒桌上,不到片刻,便已经鼾声大作,睡死了过去。

    傅作义却装模作样的又说了几句,然后才跟叶启杰起身离开。

    只不过,在出门之后,傅作义和叶启杰却同时仰天大笑起来,得手了!

    得手了,徐锐上当了!原来狡猾如徐锐,也有上当的时候哇,简直不要太解气哦!

    叶启杰低笑两声后道:“总座,真不知道,等明天酒醒之后,发现包头的商税并没有那么多的时候,徐锐会是个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我不知道。”傅作义一本正经的道,“但是一定会十分精彩。”

    叶启杰闻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傅作义是在说笑之后,便立刻大笑起来。

    傅作义跟着大笑两声,遂即又收起笑容,说道:“不过,此刻我最高兴的,并不是拿包头换回归绥外加武川县城,而是徐锐既便得到包头,也是处在我们的包围之中,到时候外围全是我们三十五军的部队,察哈尔独立团无论干吗,都会处在我们的监控之下,要想出个门更会时时刻刻受到我们的武装送行,一天两天的还能忍受,可是一旦时间长了,我看他们怎么忍?到时候,徐锐又该求着我要求换地了。”

    叶启杰道:“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最多三个月,徐锐就该上门来求总座了。”

    傅作义嘿嘿笑两声,又接着说道:“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包头就不值钱了,顶多也就换座县城,哦不,顶多也就换一个旗了!我看,就四子王旗吧!”

    “总座高明哪。”叶启杰很恰当的拍了个马屁,笑着说道,“如果真能把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摆在四子王旗,这个跟三国时期,刘备将吕布摆在小沛,有异曲同工之妙,有徐锐这员猛将守着绥远大门,我们晚上睡觉也能更加的安心。”

    傅作义嘿嘿两声,脸上不免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

    然而,傅作义和叶启杰所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刚离开,刚刚还趴在酒桌上睡得跟死猪般的徐锐,就立刻翻身坐了起来,之前那一脸醉态,也在顷刻之间就消散无形,很少有人知道,徐锐对酒精根本就免疫,喝再多酒也是不会醉。

    冷铁锋的身影鬼魅般走进来,淡然道:“谈成了?”

    “嗯,谈成了。”徐锐点点头,微笑说,“没想到,根本不用我提出这个茬,傅作义就先提出来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叫做我刚打瞌睡呢,傅作义就把枕头送来了,这家伙还装模作样的不肯答应,其实早就被我给看穿了。”

    冷铁锋哂然道:“此刻,傅作义大概一定很得意吧?”

    “那还用说么?”徐锐大笑道,“此刻,傅作义和叶启杰一定在相对大笑,认为我上了他们老当,他们一定以为,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在进驻包头后,非但得不到好处,反而会处处感到不便,甚至连出个门,都会受到监视吧?”

    冷铁锋却皱着眉头说:“老徐你还真别说,这真有些棘手。”

    “棘手?”徐锐晒然一笑,说道,“你说,有什么棘手的?”

    冷铁锋

    说道:“老徐你想想,包头外围可都是傅作义的部队,如果两家关系处得好,那的确没什么问题,可是一旦发生龌龊,傅作义只要把他的部队往我们门口一堵,到时候,我们就是想出个门都很费劲,还不能打,怎么破?”

    徐锐哂然道:“你刚才不也说了,反正不会开打,怕个鸟啊。”

    “怕是不怕,但是家门口有好几万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且每次出门,还得从人家的枪口下经过,这也不是个事啊。”冷铁锋道,“一天两天还能行,十天半月也能忍,可是三年五载的你也能受得了?反正我是受不了这个。”

    “这个没辙,有得必有失嘛。”徐锐嘿嘿一笑,又道,“何况真到那时候,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早就不是今天的光景,傅作义再拿三五万人来堵大门,未必还是个威胁,没准就是送到我们嘴边的肥肉,对不对?”

    冷铁锋说道:“老徐,我能不能说实话?”

    “说啊。”徐锐说道,“没人不让你说实话。”

    冷铁锋道:“说真的,我是真看不出拿归绥换包头能有什么好处。”

    “嘿嘿嘿,你看不出并不奇怪。”徐锐笑道,“不过,我跟你一讲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早已经想过了,拿归绥换包头有两个重大利好!”

    “两下重大利好?”冷铁锋道,“什么利好?”

    徐锐扳着手指头说道:“第一个利好,商税收益!”

    冷铁锋嘁了一声,说:“老徐,你不会真信了叶启杰的鬼话吧?之前渗透进城之时,我就已经看过了,就包头现在的境况,别说每年一百万大洋的商税了,能有一万就不错了,相比之下,归绥的情况其实还要好些。”

    徐锐摆摆手说道:“老兵,你是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

    “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冷铁锋道,“这话怎么讲?”

    徐锐微笑说:“此时的包头没什么工商业,没商税可收,并不代表今后的包头也没什么工商业,没商税可收!说真的,只要给我一块地理位置合适的地盘,我就能够把他打造成为一座工商业之都,不仅是商业,而且要有工业!”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而包头的地理位置,是最为优越的!”

    “你说什么?”冷铁锋难以置信的道,“你要把包头打造成工商业之都?”

    “老兵,不要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徐锐认真的道,“其实半年之前,我就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想你肯定关注过远东会战,那么对于苏联红军在远东战场的处境就会有足够的了解,依你看,苏联红军现在所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什么?”

    冷铁锋讶然,怎么又扯到远东会战跟苏联红军身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