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56章 万骑军团

正文 第1656章 万骑军团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叶启杰为什么连连给傅作义使眼色?因为他发现了狼牙!

    就在刚才傅作义跟徐锐翻脸的时候,叶启杰无意中回头,眼角余光中忽然有一抹反光一闪即逝,急扭头看时,才发现正对会议室窗口的对面楼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身披黑色迷彩服的身影,手里还端着一杆装有瞄准镜的狙击枪。

    毫无疑问,刚才的那一抹亮光就是瞄准镜反射的太阳光。

    从身上的迷彩服,以及手中带有瞄准镜的步枪可以猜出,这家伙绝对是一个狼牙!

    新编三十一师师部对面的楼房顶上居然埋伏了狼牙队员!由此可见徐锐早有准备,傅总司令真是敢下令扣人,那就等同于直接撕破脸了,到那时候徐锐绝对不会束手擒,埋伏在外面的狼牙绝对会反击,想到这,叶启杰就不敢再往下面想了。

    因为真要是这样,无论是傅作义还是徐锐出了什么意外,都会酿成灾难性的结果,既便他们两人都只是负伤,这一闹,三十五军跟察哈尔独立团全面开战也将成为事实,这个无疑是最坏的结果,所以,叶启杰才连续的给傅作义使眼色呶嘴。

    叶启杰这么一搅,傅作义就把已经吐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然后,傅作义挥了一下手,对孙兰峰说:“去备一桌酒菜。”

    “啊?”孙兰峰闻言一愣,刚刚还吵得那么激烈,仿佛马上就要喊打喊杀了,一转眼却又让他备酒菜?这画风转变也未免太快了吧?

    啊什么啊?叶启杰哼一声,又道:“快去!”

    孙兰峰挠了挠头,然后哦了一声,转身去了。

    叶启杰又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徐锐,笑着说道:“徐老弟,别急着走,就算走,也得吃完了这顿酒再走也不迟。”

    徐锐嘿嘿一笑说:“吃完酒,我怕就走不了啦。”

    傅作义哼声说道:“这你尽管放心,我傅作义再是下作,也绝不至于下作到会在酒里下毒,暗害别人的性命。”顿了顿,又道,“当然了,如果你实在没胆留下,非要走,那我也绝不会勉强,你尽管自便就是。”

    “呵。”徐锐笑道,“傅长官要这么说,那这顿酒我还非吃不可了。”

    说完,徐锐便一个转身,又施施然的走回会议室,坐到傅作义对面。

    叶启杰便立刻笑着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嘛,有什么事情不能在酒桌上谈,非得搞得跟两国谈判似的,有必要吗?咱们中国什么文化的底蕴最深厚?不就是酒文化嘛,自古以来有多少难以解决的重大事件,最后不都在酒桌上办成了?”

    因为炊事班来不及准备,孙兰峰便让卫兵去附近的酒楼定了一桌子,让以最快的速度送来他师部,听说是绥远省主席傅作义请客,老板又岂敢怠慢,当即命令酒楼里的几个大厨以最快的速度开动起来,很快,一大桌丰盛的酒菜便送了过来。

    除了丰盛的酒菜,还有三大壶已经烫好的十年陈西凤酒。

    三人先干了一杯,然后傅作义才说道:“怎么样,酒里没有毒吧?”

    徐锐嘿嘿的一笑,也不说话,端起酒壶先给傅作义倒满,然后给叶启杰还有自己的酒盅里也倒满,叶启杰伸了下手,又趁机说道:“徐老弟,吃顿酒席而已,似乎用不着出动狼牙队员担当警卫,是吧?要不,把周围的狼牙都给撤了?”

    傅作义端起酒盅的右手便微微的一颤,周围有狼牙?

    一霎那间,傅作义就明白了,刚才叶启杰为什么又是冲他使眼色,又是呶嘴,敢情他已经发觉周围有狼牙队员埋伏!一想到这里,傅作义不由惊出一声冷汗,驴球曰的,这狼牙可真是凶名在外,刚才他要敢下令,没准已经身死多时了。

    旁边的孙兰峰也是变了脸色,当下不着痕迹的退了出去。

    徐锐扫了傅作义一眼,笑道:“叶长官多虑了,狼牙早就撤走了。”

    好半晌后,孙兰峰又走进来,对着傅作义和叶启杰微微摇了下头,到这一刻,两人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回到肚子里。

    这个时候,三壶西凤酒已经喝完,孙兰峰赶紧又让卫兵烫酒过来。

    酒送壶来,叶启杰举起酒盅跟徐锐碰了一下,说:“老弟,真不是老哥说你,你呀,真是太过年轻气盛了,按说,凭你立下的那么多战功,贵党早该提拔你当旅长甚至师长了,可你直到现在都还只是团长,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我知道。”徐锐说道,“年轻气盛大,容易冲动,也容易得罪人。”

    “所以说,你真应该改改这性子了。”叶启杰又说道,“就说这次的事情,要不是因为你太强势,顶得我们总座下不来台,至于搞出这么大的风波?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事都已经惊动蒋委员长了,各方势力也介入进来了。”

    停顿了下,叶启杰又道:“真不是老哥我吓唬你啊,眼下绥远省的局面,我们总座还掌控得了,但是随着各方势力都介入进来,尤其是当重庆方面的人也介入进来,局面就再不由我们总座掌控,到那个时候,真就没一点转圜的余地了。”

    徐锐便滋的喝干杯中酒,无奈的道:“可我有什么办法?”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从我们团的番号,两位长官也应该看得出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啥,没错,我们团的首要任务那就是挺进察哈尔省,争取在察哈尔创建一块牢固的抗曰根据地,这样,就能保护身后的从中蒙边境直通延安的通道。”

    叶启杰跟傅作义对了记眼神,又道:“所以,你就更不应该跟我们硬来,如果你愿意在归绥还有武川县城的治权上让步,我们三十五军也一定会在别的方面做补偿,比如说在必要的时候,出动部队配合你们作战。”

    “嘁。”徐锐似乎有些醉了,摇手说,“少跟我来这一套,别以我不知道,叶长官你这是空头支票,什么叫在必要的时候出动部队配合我们作战?什么是必要的时候?这个是否必要的标准是什么?还不是由你们说,所以说这就是骗人的。”

    叶启杰说:“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还是十分真诚的。”

    “少来,你们要真有诚意,当初就不会把延安派到你们三十五军的干部赶回去。”徐锐醉熏熏的道,“所以,归绥真不能让给你们,武川县城也不行,我们团要想完成任务,单凭现在的这一千多号人远远不够,我计算过了,至少需要组建起一个上万骑的骑兵军

    团,才有可能控制半个察哈尔。”

    “说甚?上万的骑兵军团?”傅作义和叶启杰面面相觑。

    这家伙,还真的是敢想啊,居然妄想组建一个万骑军团!

    “嗯呐,至少也要一万骑!”徐锐打了一个酒嗝,又说道,“但是这一万骑兵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武器装备更加不会凭空就出现,你得拿钱往上堆,可是这钱从哪里来呢?所以得有块地盘,有地盘才能收税,有了钱你才能去招兵,去买马。”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我说叶长官,傅长官,其实吧,我都觉得区区一个归绥再加一个武川县城都还远远不够,恨不得把半个绥远省都抢过来呢,也就是傅长官你了,这要是换成别人,我他妈早下手了。”

    这句话,徐锐说的是杀气腾腾。

    傅作义和叶启杰面面相觑,他们绝对相信,徐锐说的是真话,要不是因为交情在,徐锐绝对敢说更敢做的,当初在大别山,这家伙不就一言不合灭了万相云的三十二集团军?结果到现在五战区都还在跟**打官司,想把大别山讨回来。

    好半晌,傅作义才闷闷的说道:“延安方面不管你们?”

    “延安?”徐锐摇摇头,说道,“傅长官你是不知道,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的首长下达作战任务,从来就只给任务,至于人员还有武器装备,一概都没有,一切都得靠自己去解决,要不然,就凭国民政府给的那几十万元法币,要撑起我们八路军、还有新四军这五十万人的大场面,简直是痴心妄想。”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接着说道:“两位长官,其实吧,让出归绥也不是不能考虑,只要傅长官出得起价钱,给足了我们足够武装起一支万骑军团的钱款,我徐某人二话不说,立马就带部队撤离归绥,哦对,还有武川县城。”

    叶启杰闻言便噗的一声将嘴里的酒全喷出来。

    傅作义却一口酒憋在了喉咙里,险些憋出内伤来。

    尼玛,还能不能愉快的喝酒了?给你足够武装起一个万骑军团的款项?先不说老子没有这么多钱,就算有,这钱能给你吗?老子还想搞一个万骑军团呢!他娘的,这小子还真敢狮子大开口,看起来,今天的这顿酒多半是白请了。

    当下傅作义说:“老弟,老哥我上个洗手间。”

    说完,傅作义起身就走,临走还给叶启杰使了个眼色。

    叶启杰会意,等到傅作义离开,也找了个借口跟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