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54章 包头谈判

正文 第1654章 包头谈判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阎锡山和鬼子都希望看到傅作义和徐锐翻脸。

    甚至就连蒋委员长也在暗中纵容这样的局面。

    在给傅作义的一封密电中,蒋委员长甚至很露骨的暗示傅作义,如果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拒不听劝,把持归绥不撒手,三十五军可以采取军事手段解决之,如果三十五军兵力不敷用,他甚至可以命令阎锡山的晋军北上绥远配合作战,而如果傅作义不信任阎锡山的晋军的话,他甚至可以命令卫立煌从中条山抽调中央军一部北上绥远助战。

    由此可见,蒋委员长多希望傅作义能够和察哈尔独立团打起来?

    蒋委员长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因为随着中曰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国民政府的生存压力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绥解,现在摆在国民政府面前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生存威胁,而是与**争夺敌后战场的控制权。

    为了要跟**争夺敌后战场,最近这半年多来,蒋委员长累计已经往苏鲁战区等敌后战场派谴了超过一百万军队,不过,效果却惨不忍睹,这一百多万军队进入敌后战场后,很快就成了伪军,脱离了**的序列。

    当然,这也跟蒋委员长有私心,不愿把他的嫡系中央军派去敌后战场,而只愿意将庞炳勋、孙殿英这样的杂牌部队派去敌后战场,这些杂牌部队其实就是大大小小的军阀部队,他们在明知道蒋委员长是在拿他们当炮灰的前提下,还愿意老老实实抗曰打鬼子才怪,所以到了敌后战场之后,立刻叛国投敌也就并不奇怪了。

    总之,蒋委员长十分希望傅作义能够跟徐锐打起来。

    两人真要是打起来,无论最后是傅作义赢了,还是徐锐胜了,对于蒋委员长来说那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当然,如果可以自如选择的话,蒋委员长还是更愿意傅作义胜出,因为傅作义虽然说不怎么听话,但毕竟还是党国的将领。

    那么,阎锡山、鬼子还有蒋委员长的愿意能达成吗?

    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和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真能打起来吗?

    ……

    黑夜,空旷而又荒凉的大漠。

    一只夜鹰突然从草丛中惊起,呱呱叫着飞向了远处。

    片刻之后,原本一片寂静的地面突然间颤动了起来,一只野兔受到惊虾,从一处洞时洞窟中跑了出来,三窜两跳的逃进了另外一处更深的洞窟,下一刻,地面的颤动就变成了剧烈的震动,紧接着就有如雷的蹄声汹涌而来。

    又过片刻,一队雄兵便踏着月色风卷残云般冲过来。

    这队骑兵足有百余骑,马背上的骑士个个风尘仆仆。

    离得近了,才可以发现他们身上穿着八路军的服装,不过如果有人凑近了仔细看,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右胳膊上还佩戴着一块臂章,臂章上绣着一颗栩栩如生的狼头,好家伙,敢情这一队骑兵就是狼牙大队。

    “吁!”奔驰在队伍最前面的冷铁锋轻轻一勒马缰,胯下战马便立刻放慢了马速。

    身后随行的那一百余骑狼牙便也纷纷跟着勒住战马,只片刻,百余骑便停了下来,雷声般的马蹄声顷刻消逝不见,只剩下战马那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从鼻孔间喷出来的热气,在初冬的月色下凝结成一道道的白雾。

    冷铁锋勒马回头,低声喝道:“邹超!”

    “有!”立刻有一名队员上前,于马背上敬礼。

    冷铁锋沉声问道:“我记得你就是包头本地人?”

    “报告队长,我是包头本地人!”邹超回答道,“在考入中央军校之前,我曾经在包头公学读高小,不过,我已经多年没回包头了。”

    是的,没错,邹超是冷铁锋从重庆带出来的二十余名中央军校学员中的其中一个,经过了半年多的相处,这二十余名队员已经全部融入到了狼牙大队的集体之中,包括邹超,现在他们都为自己是狼牙大队的一员感到自豪。

    冷铁锋点了点头,问道:“你想家吗?”

    邹超闻言立刻眼前一亮,兴奋的说道:“我想!”

    “好,那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冷铁锋沉声道,“不过,除了探亲之外,你还要摸清包头城内绥军的布防情况并画成详图。”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又道,“我只给你半天时间,明天傍晚之前,必须将布防图交给我。”

    “是!”邹超啪的敬了记军礼,又问道,“队长,事成之后我到哪找你?”

    冷铁锋说道:“我们在赛罕塔拉的林子里宿营,事成之后你到那里找我。”

    “是!”邹超答应一声,然后一勒马缰转身扬长去了,冷铁锋遂即也带着狼牙大队转道去了包头东南方的赛罕塔拉,很快,原地便又恢复了寂静,飘浮在空气之中的灰尘也逐渐消散在于形,仿佛,这支骑兵从来就不曾出现。

    ……

    转眼之间两天时间就已经过去。

    这两天对于傅作义和叶启杰简直是度日如年,两天前,自从徐锐不辞而别、突然离开五原之后,就再没有音讯,叶启杰让三十五军通信处的人几次呼叫察哈尔独立团,对方都没有回应,那气氛真的是紧张到能够让人窒息。

    叶启杰是真担心徐锐会一怒之下开战。

    三十五军未必就会怕了察哈尔独立团,但是就以现在的情形,如果两家开战,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而让鬼子捡便宜。

    傅作义虽然不相信徐锐会如此之轻率,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兵者,诡道也,徐锐这家伙又素来以诡诈而著称,在这方面,小鬼子就曾多次吃过他的亏,所以,谁也不敢保证徐锐就不会把主意打到他们三十五军的头上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归绥的察哈尔独立团在放出警戒线之后,就再没有更进一步的过激行为,特别是在卫景云部后撤之后,双方就实际上已经脱离接触,那种剑拔弩张、让人窒息的气氛也稍稍有了缓解。

    不过,在徐锐没有主动来找他们之前,两人的心始终都悬着。

    好在,徐锐并没有让两个人等待太久,今天一大早,终于是有了徐锐的消息。

    让傅作义和叶启杰没想到的是,徐锐居然没去归绥,而是到了包头,这时候,徐锐就在包头的新编三十一师的师部,然后借用新编三十一师师部的电话,给他们打电话,邀请他们俩去包头,继续第二轮谈判。

    接到徐锐打来的电话后,傅作义和叶

    启杰立刻动身往包头赶。

    事实上,傅作义已经决定把北路军司令部搬到包头,这会儿徐锐又提出来要在包头展开跟他们的第二轮谈判,便索性将司令搬的搬迁给提前了,当然了,傅作义绝不可能等着整个司令部一起上路,而是提前跟叶启杰走了。

    “吁……”眼看包头城已经遥遥在望,傅作义忽然勒住缰绳。

    叶启杰和随行的卫队排四十余名卫士便也纷纷跟着勒住缰绳。

    傅作义于马背上遥望着前方地平线上包头城的轮廓,语气幽幽的对叶启杰说:“新吾兄你说,徐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为什么选在包头跟我们谈判?”

    叶启杰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或许是他的一种折中表示吧。”

    “折中表示?”傅作义皱了下眉头,不解的道,“这话怎么讲?”

    叶启杰说道:“从地图上来看,从五原到包头,跟从包头到归绥,都差不多远,五原是我们北路军司令部所在地,而归绥,现在则是被察哈尔独立团控制着,在五原谈判,那是我们的主场,他担心会吃亏,而如果选择在归绥谈判,则是他们的主场,又该轮到我们担心会吃亏,所以他才选择在包头谈判吧。”

    傅作义却摇摇头说道:“我却认为,这是徐锐发动的心理攻势。”

    “心理攻势?”这下轮到叶启杰不解了,问道,“总座这话又何解?”

    傅作义说道:“新吾兄,正如你刚才说的,五原是我们的主场,但在五原的第一轮谈判却谈崩了,现在他把第二轮谈判的地点选择在处于中间位置的包头,就是想借此对我们两个施加压力,如果第二轮谈判还是谈不拢,那么第三轮谈判就该在归绥了,而且,随着谈判地点的变更,他的立场将变得越来越强硬。”

    叶启杰说道:“至于搞得这么复杂么?”

    傅作义说道:“对徐锐,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哪。”

    叶启杰便轻嗨了一声,说道:“总座,我们现在想再多也是没用,进了城,跟这家伙见了面不就知道了?不管怎么说包头终归还是我们的地盘,至少这第二轮的谈判,我们还占据着主动,不是么?”

    “说的也是,所谓谈判,无非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价,怕个鸟。”傅作义说完便挥起马鞭用力抽在战马的马股上,战马吃疼,昂首发出了一声悲嘶,然后甩开大步,向着地平线尽头的包头城飞驰而去,只片刻,便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