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51章 剑拔弩张

正文 第1651章 剑拔弩张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就在徐锐还有地瓜骑马往归绥方向急赶的时候,远在归绥的冷铁锋却已经接到了徐锐通过秘密电台发过来的电报,电报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让冷铁锋命令察哈尔独立团的部队对城外卫景云所部放出警戒线。

    虽然不明白徐锐此举的用意,但是冷铁锋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召集了察哈尔独立团的几个营长开会,马飞、巴特、程鹿鸣、李峥嵘还有赵昊等四个营长同样不明白徐锐的用意,他们还很纳闷,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跟三十五军翻脸?

    不过,纳闷归纳闷,四个营长还是坚决执行了命令。

    一支部队成军之后,会有一个磨合期,但是到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磨合期早就已经结束,而且,磨合的效果十分之好!也难怪,跟着徐锐这样一个能打仗、会打仗又懂得关爱部下的长官,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现在,就是徐锐让他们直接抓傅作义,他们也会坚决的执行命令。

    很快,察哈尔独立团就派出大量侦骑,开始在城外、卫景云所部的营地四周游荡。

    卫景云看到报告时,一开始还不相信,怎么可能呢?两家明明是友军,几个小时之前还在一块联手打小鬼子呢,而且合作得不错,至少卫景云觉得合作得非常好,唯一让他感觉到不爽的是,察哈尔独立团居然不让他进城。

    所以,接到报告时,卫景云还不相信。

    可是,等到卫景云来到营地外面一看,却立刻傻了。

    娘的,察哈尔独立团还真的朝着他们放出了警戒线!

    卫景云便立刻警觉起来,他已经从空气里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味,当下一边命令所有人提高警惕,一边紧急致电百川堡的司令部,向傅作义请示下一步行动,是尽快从归绥撤离还是立刻对察哈尔独立团下手?

    反正,不能保持现状了。

    ……

    百川堡,三十五军司令部。

    叶启杰已经回到了作战室,还没等他喘口气,傅作义便急切的问道:“新吾兄,找到了徐老弟没有?”

    “没有。”叶启杰摇摇头说,“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都没找着。”

    傅作义的眉头便立刻蹙紧,喃喃低语道:“这小子会跑到哪去呢?”

    叶启杰便立刻旧话重提道:“总座,卑职认为还是应该给卫景云发个电报,别的都可以不说,但是提醒他们提高警惕却是很有必要。”

    傅作义便有些犹豫,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进来。

    “总座!”通信参谋报告说,“卫总指挥急电,说是察哈尔独立团突然间朝他们放出了警戒线。”

    “什么?”

    “放出警戒线了?”

    “这分明是要动手的信号啊!”

    “难道察哈尔独立团真要跟我们翻脸?”

    在场的几个高参闻言,顿时间面面相觑。

    那个通信参谋又说道:“总座,情势紧急,卫总指挥正急等下一步的应对,是立刻撤离归绥呢,还是就地反击解除察哈尔独立团武装、并接收归绥城?”

    傅作义还是有些犹豫,因为这个决心不好下哪,如果撤离,那无疑就是在向察哈尔独立团示弱,更是将归绥的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对方,身为归绥省的省主席,傅作义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省城的控制权落入别人手里。

    但是如果真动手的话,傅作义却也是不敢。

    因为徐锐说的并没错,眼下的确是三十五军最困难的时候,傅作义就算真打算对察哈尔独立团下手,也绝不会选在这时候!可问题是,继续保持现状,的确风险很大,因为谁也不敢保证,察哈尔独立团就不会对三十五军下手!

    按照正常的军事逻辑,察哈尔独立团在放出警戒线,刺探清楚卫景云所部的防御部署以及火力配置之后,就该发起进攻了!从情理上,傅作义并不认为徐锐真敢动手,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这只是徐锐的威胁,目的是要逼他就犯。

    叶启杰看出了傅作义的犹豫,摇摇头说道:“总座,我也更加愿意相信这只是徐锐的谈判手段,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不是徐锐的谈判手段,万一这小子真决定对卫景云所部下手,那卫景云所部继续留在归绥,就太危险了。”

    停顿了一下,叶启杰又说道:“我们绝不能把卫景云所部的安危,寄托在徐锐的个人操守以及人品上面,毕竟,这小子可是有过不打招呼就吃掉三十二集团军的前科!谁又敢保证他不会故伎重施?”

    叶启杰这话,很有杀伤力。

    是啊,徐锐可是一言不合就能收拾掉一个集团军的男人!

    傅作义的脸肌抽搐了两下,终于还是面露沮丧之色,说:“致电卫景云所部,命令他们立刻后撤二十里,与察哈尔独立团脱离接触!另外,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继续逼近,并且蓄间制造事端,能忍让还是尽量忍让,务必做到不放第一枪!套用**说的一句话,与察哈尔独立团的对峙中,我们必须做到有理有节。”

    通信参谋记好傅作义的指示,转身去了。

    眼看着通信参谋的身影离去,傅作义叹息一声,颓然坐回椅子上,然后回过头对身边站着的叶启杰说道:“新吾兄,你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叶启杰点了点头,苦笑着说,“这么一来,就等于将谈判的主动权拱手让给徐锐这家伙了,从现在开始,就只有他开条件的份,而我们却失去了还价的资格,因为他已经看到我们手中攥着的底牌:我们不敢跟他们翻脸!”

    傅作义忽然间嗤的一笑,说道:“以前听别人说,徐锐这家伙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主,我还不怎么相信,可是现在我却信了,这家伙还真不肯吃亏!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友军,都别想从他那里占到半点便宜。”

    叶启杰点了一下头,喟然说道:“是啊,之前卑职也是被这个家伙给骗了,在这家伙临时担任我们三十五军参谋长的这几天,还真给我一种错觉,仿佛这家伙就是个宁顾大局、不计私利的君子,谁知道完全不是这样,真瞎了眼了,嘿嘿。”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间响起:“所以我说,**就不能信!”

    傅作义皱了下眉头,跟叶启杰回头看时,便看到姚大海走了进来。

    不过,让两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在姚大海身后居然还跟着个人,一

    个漂亮得不像话的时髦女人,女人的胸前还挎着架相机,看来应该是个记者,傅作义还有叶启杰自恃身份,只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脸去,但是那几个高参却是眼睛都直了。

    姚大海自顾自说道:“总座,我刚刚已经听说了徐锐的所作所为,由此可见,我之前对他的判断是多么的正确,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他的目的,就是利用我们三十五军来打败鬼子,然后再从中渔利。”

    停顿了下,姚大海接着说道:“所以,我们绝不能让姓徐的如愿,在下以为,应该立刻动员三十五军所有的部队,与察哈尔独立团展开决战!这么一来,不仅可以顺理成章收回绥远省的治权,更可以借机解除**对绥远省的威胁。”

    “姚委员。”傅作义忍不住打断道,“你是中央派的监察委员,你的职责是监督中央党部在绥远的运转,至于说北路军或三十五军的军事指挥,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说完,又扭头对叶启杰说,“新吾兄,立刻派人送姚委员回去休息。”

    叶启杰便上前一步说:“姚委员,请您先回去休息。”

    傅作义和叶启杰都有些懒得应付姚大海,跟察哈尔独立团全面开战,说的倒容易,挑起战端也很容易,可问题是,怎么收场?以三十五军目前的情况,还想趁机解决**?最后不被**反过来解除武装就偷笑吧。

    姚大海能感觉到傅作义和叶启杰的敌意,当下闷哼一声,转身扬长去了。

    但是跟姚大海一起来的那个女人却没走,叶启杰便说道:“还有这位小姐,也请您跟姚委员一块回去。”

    “姚委员?”女人说,“我跟他可没关系,我是中央通讯社战地记者项影,这次来百川堡是为了给徐锐先生做一个人物专访,请问徐锐先生在这里吗?”

    叶启杰耐心的解释道:“非常遗憾,项记者,徐锐先生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项影撇撇小嘴说道,“你可别骗我,我早就知道,徐锐先生已经被傅长官临时委任为三十五军参谋长,事实上,这次的五原会就是他指挥的,要不然,恐怕也不会取得这么大胜利,我说的对吧?”

    傅作义和叶启杰的脸色就有些难堪。

    不管什么人,被别人当面打脸,终归不会感到愉快。

    当下叶启杰的语气便有些不耐,说:“项记者,你说的或许是事实,问题是,徐锐先生现在确实是不在,而且我们也正在找他。”说完了,叶启杰又转身对一个高参说,“王参谋,麻烦你亲自送项记者前去四海客栈休息。”

    “是!”王姓高参便立刻兴匆匆上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