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28章 反击反击

正文 第1628章 反击反击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五原城东,前沿观察哨。

    叶启杰已经是在冲着徐锐歇斯底里的咆哮了:“徐参谋长,如果再不反击,三零二团就要彻底拼光了!”

    徐锐却依然冷冷的说道:“我说过,时机还不成熟。”

    “等你的时机成熟,黄花菜都凉了。”叶启杰大怒,又扭头对傅作义说道,“总座,卑职恳求您立刻解除徐参谋长的职务,请您立刻收回指挥权!”

    傅作义的脸肌立刻剧烈的抽搐起来,显示他的内心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

    徐锐却只是平静的看着傅作义,既没有替自己辩解,也没有摞挑子说气话,不辩解是因为他知道辩解没什么用,摞挑子说怄气话,那是不成熟,总之,他可以代替傅作义指挥三十五军并打赢绥远保卫战,但前提是傅作义得承受住压力。

    傅作义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说道:“新吾兄,稍安勿躁。”

    叶启杰便立刻嘿了一声,两手抱头蹲到前沿观察哨的角落。

    傅作义再扭头往前看时,只见三零二团的几十号残兵已经被蜂拥而上的鬼子兵从城垣缺口挤下来,退守到一个角落,殊死抵抗,如果再不投入预备队打反击,他们最多也就坚持三到五分钟,然后就会毫无悬念全军覆没。

    ……

    “杀!”郭景云暴喝一声,挥刀斜斩,将面前鬼子从左肩到右肋整个切开,鲜血飙射之间,那个鬼子当即啊啊惨叫着倒在血泊中,不过这鬼子只是重伤,并没有毙命,郭景云当即跟进一步,正要一刀枭掉鬼子的脑袋之时,身后陡然响起破空声。

    凭着多年沙场博杀的经验,郭景云立刻知道背后有鬼子偷袭。

    当下郭景云便大喝了一声,猛然转身,然后这一下转过过猛,竟然崩裂了右肋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剧疼之下,整个动作完全变形,这一下虽然转过了身,却没能侧移,于是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军刀捅向自己的下腹部。

    “要死了吗?”郭景云心头一片寒凉,却没有一丝一毫恐惧。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猛扑过来,一下挡在郭景云面前,下一个霎那,便听到呲啦一声轻响,鬼子的军刀瞬间刺穿那人军装,又从后背猛的刺进去,深没至刀柄,刀尖也从胸口透出来,不过方向已经歪了,所以没能刺到郭景云。

    郭景云定睛看时,却发现竟是他的警卫连长铁头。

    郭景云不及多想,借此机会照着鬼子反手就一刀,那个鬼子军官收刀不及,本能的后退一步想躲,但是没能完全躲开,还是被郭景云的刀尖划破了咽喉,鲜血飙飞间,鬼子军官捂着自己的咽喉倒在了血泊之中。

    斩杀了鬼子军官,郭景云蹲下身去察看铁头伤势。

    铁头却已经进入弥留状态,口角溢血,抽搐着说:“团座,团座……”

    铁头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不断的重复喊着团座,片刻之后,便双腿猛的一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只是一双怒目,兀自圆睁。

    “铁头?!”郭景云怒吼一声,再一次长身而起,迎向鬼子。

    “西内!”一个鬼子当先杀到,端起刺刀就照着郭景云猛刺过来。

    郭景云猛的一个侧身,躲过这记直刺,接着反手一撩,刀锋便切开了鬼子的咽喉,虽然已经严重卷刃,但是钢铁浇铸的刀锋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割裂血肉,不过这一下之后,郭景云也体力不支,踉跄着后退两步,险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郭景云身边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个残兵,背靠断墙,与蜂拥而上的鬼子展开最后的殊死博斗,最后的倒计划已经拨动了。

    ……

    百米开外,前沿观察哨。

    叶启杰此时已经绝望,仅只是表情木然的看着前方的战场。

    傅作义也已经麻木了,不断的在心里暗示自己,为了赢得五原保卫战,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而且只要打赢了五原保卫战,三零二团就有机会重建,一零一师也有机会重建,甚至还会比之前更加强大!

    徐锐还是面无表情,背负双手站在瞭望孔前,从表面上看,徐锐显得非常平静,仿佛连一丝的心理波澜都没有,但其实,背在身后的双手早已经攥紧,手背上也早已经凸起了一根根青筋,就跟蚯蚓爬在他手背上。

    事实上,徐锐此时非常焦虑。

    老兵啊,老兵,你在搞什么?

    为什么还不发信号?为什么还没有发出信号?

    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徐锐的心又悬高了两分。

    两分钟,最多只剩下两分钟,如果两分钟之内冷铁锋还是没有发信号,他这边就只能够冒险反击了,但问题是,在没有摧毁小鬼子指挥体系的前提下就贸然反击,未必能打赢,而且就算能赢,要想全歼鬼子驻蒙主力却是别想了。

    而这个,绝不是徐锐想要的结果,他要的不仅仅是打赢,他还要全歼!

    放下手,徐锐在心里默默的念道,老兵,我知道你能行,你肯定能行!

    就在徐锐心里默念着能行的时刻,前方天际陡然响起“咻”一声尖啸,急抬头看时,只见一道醒目的红光,早已经冲天而起。

    红光升起瞬间,傅作义和叶启杰也是发现了。

    “信号弹!”叶启杰立刻怒吼起来,“狼牙大队的信号弹!”

    傅作义的目光也是猛的转向了徐锐,怒吼道:“徐参谋长?!”

    徐锐深吸了一口气,霍然回头,对身后站着的通信班长说:“吹军号,反击!”

    “反击,反击反击,全体反击!”叶启杰和傅作义便立刻跟着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

    “是!”通信班长啪的挺身立正,然后转身飞一般离开了前沿观察哨,接着,东城上空便响起了嘹亮的军号声:哒嘀哒嘀哒嘀……

    突如其来的军号声,使得刚刚冲过城垣鬼子一下就愣在那里,这是什么情况?然后,下一个霎那,五原城东的大街小巷以及民房废墟中,便立刻暴起山呼海啸般的呐喊杀伐声,又过了数秒,黑压压的人潮从大街小巷中冲杀出来。

    八嘎!冲进城垣缺口的百来个鬼子立刻懵了!

    然后,还没有等这百十来个小鬼子反应过来,从大街小巷中冲杀出来的那些中国兵,便已经猛烈开火,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那排中国兵,手里端着的却是花机关,一霎那之间,

    东门城垣便响起了爆豆般的密集枪声。

    猝不及防的鬼子便一片片的倒了下来。

    转眼之间,汹涌而来的中国兵便已经迫近到了鬼子面前。

    侥幸未死的二十多个小鬼子困兽犹斗,端着刺刀试图发起绝望的抵抗,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转眼之间,这二十多个鬼子便被中国兵潮给淹没,就这片刻间,每个鬼子兵都中了十几刀,整个人几乎被捅成筛子。

    鬼子倒下,后边却是郭景云和他手下的残兵。

    看着面前蜂拥而来的兵潮,郭景云如在梦中,反击了吗?

    就在刚才,郭景云身边已经只剩下三个残兵,而且被鬼子堵在了墙角。

    更糟的是,在又砍翻了两个鬼子之后,郭景云身上又增添了三道伤口,至此,他已经是一丝力气都没,甚至连刀都无法拎起来了。

    结束了吗?看着一个鬼子挺刀刺过来,郭景云黯然想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嘹亮的军号声陡然间响彻云霄。

    嗯?哪来的军号声?郭景云闻言一愣,挺刀刺过来的小鬼子也是一愣,手中的军刀便顿在空中,郭景云最先反应过来,奋尽最后的力量将砍刀一送,捅进了鬼子的腹部,然后踉跄着跌坐在地上,再抬头,却看到无数的三十五军官兵已经从大街小巷冲出,只片刻就漫过东门废墟,从倒塌的城垣排山倒海般冲出去。

    终于开始反击了吗?看到这一幕之后,郭景云便立刻桀桀怪笑了起来,然而笑了没两声便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五原西门、北门还有南门,也发动了反击,此前,被徐锐死死扣在手里没动的九个主力营,却在此时全部释放了出去,向着筋疲力尽的鬼子发起全面反击,而这九个主力营已经养精蓄锐了整整五天。

    五天来,这九个主力营的官兵每天好吃好喝,却嘛事不做,除了吃就是睡,一个个早已经憋出病来,此刻军号一响,顿时间就如下山的猛虎呼啸而下,而对面的鬼子,却早已经在连续作战下,变得筋疲力尽,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几乎是一接触,四个方向的鬼子便立刻溃败。

    当然了,三十五军的反击如此顺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驻蒙军前线总指挥兼二十六师团的师团长黑田重德已被炸死,眼下驻蒙军的整个攻击集群已经陷入群龙无首的短暂慌乱之中,虽然阿部规秀很快就接过了指挥权,但就是这不到一刻钟的空白,却使得鬼子在面临三十五军反击时的最关键的时刻没了指挥。

    等到阿部规秀接过指挥,鬼子却是大势已去。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