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19章 送战功

正文 第1619章 送战功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黎明时分,傅作义带着一队警卫悄然来到了北圪堵。

    在新安镇失守后,五原顿时失去了右翼屏障,北圪堵就成了挡在五原城外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北圪堵失守,鬼子的坦克、重炮就能长驱直入,直抵五原城下,真要是这样,太原会战的那一幕,就会在五原城重演。

    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小鬼子却并没有消停,而是一反常态的猛攻不止,事实上,鬼子现在的处境也是不妙,河套失守后,不仅粮食接济不上,就连通往包头的后勤补给线,也随时都有可能被察哈尔独立团给切断。

    所以鬼子一反常态打起了夜战。

    傅作义到来之时,正是鬼子进攻最激烈之时。

    这时负责守卫北圪堵的是郭景云的三零二团。

    郭景云是傅作义手下头号悍将,不仅作风顽强、敢打敢拼,且对傅作义忠心耿耿,正因为这个,三十五军那么多团长中间,最后继承傅作义衣钵担任三十五军长这一职务的,是郭景云而不是别的团长。

    接到手下的报告,郭景云赶紧从一线阵地下来。

    “总座,你怎么到我们这来了?”一见傅作义,郭景云就急了,急声劝道,“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赶紧回总部吧。”说完了,郭景云又扭头把他的警卫连长叫到面前,说,“派一个排,立刻护送总座回总部……”

    “行了。”傅作义制止道,“小鬼子想要我的命,还没那么容易。”

    郭景云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傅作义的脾气,说一不二。

    傅作义注意到郭景云脸上都是硝烟,当即便皱眉问道:“又上一线阵地了吧?”

    郭景云便有些尴尬的挠头,讪笑说:“一营打的太糟糕,我刚刚上去督战去了。”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傅作义轻哼一声,又道,“你现在可是团长,不是敢死队长,记住了,今后不要这样了。”

    郭景云没心没肺的哦了一声。

    傅作义只能摇头,他知道郭景云根本没听进去。

    当下傅作义又道:“我想知道,北圪堵还能守多长时间?”

    “多久都没问题!”郭景云很干脆的回答道,“只要我姓郭的还有一口气在,狗曰的鬼子就别想从北圪堵过去!永远都休想!”

    听了郭景云的话,傅作义既感骄傲又感羞愧,骄傲的是,三零二团不愧是当初他起家的老部队,郭景云也不愧是他手下的头号悍将,但是羞愧的是,他已经做出决定,要放弃五原了,这一来,却让三零二团的全体官兵的死守变得毫无意义。

    两人正说话之际,副军长叶启杰匆匆赶到了,招手喊道:“总座?”

    傅作义有些意外,他前来北圪堵之前可是跟叶启杰找好了招呼的,那么叶启杰找到这里来就必定有重要事情,当下将郭景云打发回前线,然后迎上叶启杰问:“新吾兄,你不在百川堡司令部坐镇指挥,怎么也跑北圪堵来了?”

    “我不来不行哪。”叶启杰喘息着说道,“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傅作义皱眉说道,“还真没完没了啦是吧,派了一个姚大海不够,还要再派更高级别的大员前来?”傅作义明显误会了,还以为是国民党对姚大海在百川堡的调查进展不怎么满意,所以又派了更高级别大员前来。

    “不是。”叶启杰连忙摇头道,“来的不是重庆的要员。”

    “不是重庆的?”傅作义闻言愣了一下,又道,“难道是延安的?”

    看到叶启杰点头,傅作义便道:“新吾兄你糊涂,现在这种时候,我避嫌都来不及,你怎么还敢把延安派来的人给留下了?赶紧的,把人给打发走了,要快,可千万别让姚大海的人给发现了,不然又是一件麻烦事。”

    “总座。”到这会,叶启杰终于缓过气来,急道,“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然后不等傅作义说话,叶启杰又接着说道:“这次延安派来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长徐锐,那个传说中的无敌战神。”

    “什么?是徐锐?!”傅作义立刻愣在那里。

    过了好半天之后,傅作义才回过神来,问道:“他来做什么?”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叶启焚摊了摊手,说,“得总座你去了才知道。”

    当下傅作义便不再多说什么了,扭头吩咐副官说道:“走,回百川堡司令部。”

    当傅作义跟叶启杰匆匆返回百川堡的司令部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刚走进作战室的大门,傅作义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颀长、穿着灰布军装的年轻人站在作战地图前,不用说,这个年轻人肯定是察哈尔独立团团长徐锐了。

    脚步微微的一顿,然后傅作义便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稀客,徐团长可真是稀客。”傅作义大笑着走进作战室。

    徐锐便顺势回头,向傅作义啪的敬了一记军礼,朗声说道:“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察哈尔独立团,徐锐,见过傅长官。”

    “徐团长客气了。”傅作义回过军礼,又与徐锐热情的握手。

    尽管徐锐的职务只是个小团长,跟傅作义差了五六个级别,但是傅作义比谁都清楚,对徐锐绝对不能用职务来衡量,别的不说,单说战绩,国民革命军那么多师长、军长乃至于集团军的总司令,又有哪个能够跟徐锐比?

    寒喧过后,傅作义问道:“敢问,徐团长这次来……”

    徐锐便直截了当的说道:“卑职这次前来百川堡,就为了一件事。”

    见徐锐故意停顿住不说,傅作义便只好主动问道:“却不知道是什么事?”

    徐锐便盯着傅作义的眼睛,说道:“特来给傅长官送战功。”

    “哦,是吗?”傅作义哈哈一笑,随意的问道,“却不知道,徐团长要给我送上什么样的战功呢?”

    徐锐便一字一顿的说:“帮助傅长官全歼入侵绥远的鬼子驻蒙军,然后反攻包头,光复绥远全省!”

    一霎那间,偌大的作战室便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傅作义和叶启杰毕竟是有城府的,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在场的几个高参却是憋不住了,纷纷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徐锐,全歼驻蒙军?反攻包头?光复绥远全省?娘的,不吹牛会死啊?你就算要吹牛,也拜托找个靠谱的说

    法。

    好半晌后,一个高参终于忍不住,冷笑着说道:“真是好大口气。”

    徐锐回头,冷冽的目光便落到说话的高参身上,却故意没有说话。

    傅作义便干咳了一声,上前说道:“徐团长,这位是重庆派来的中央监察委姚委员,是奉中央之命前来绥远指导抗战工作的。”

    “傅主席言重了。”姚大海谦虚道。

    “原来是姚委员。”徐锐闻言目光一冷。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读过国共两党许多军政要员的回忆录,所以比这个时代的人,他知道更多的内幕秘辛,比如说这个姚大海,徐锐就曾经在沈之岳所写的回忆录里读到过,知道这家伙其实是军统间谍。

    当然了,在这个时空,沈之岳却是已经死了。

    沈之岳在回忆录里说,姚大海此来绥远,不光只是调查傅作义通共的内幕。

    事实上,他还担负了另外一个秘密使命,那就是暗杀在三十五军的**,蓄意挑起三十五军与延安之间的摩擦,只可惜傅作义的警惕性太高了,居然提前将三十五军的**员送回了延安,所以姚大海的使命没能够得逞。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徐锐自然是不会客气。

    姚大海听出了徐锐语气中的不屑,皱眉说道:“年轻人,别以为你在淞沪打了几个微不足道的胜仗,就可以藐视天下英雄了,需知绥远省不是淞沪,驻蒙军更不是你在淞沪所遇到的鬼子能比,所以还是不要妄吹大气。”

    徐锐哈哈一笑,说道:“姚委员说的是,我年轻,在淞沪战区也不过是歼灭了小鬼子几个师团而已。”停顿了一下,徐锐忽然语气一转又道,“不过姚委员年长,却不知道歼灭了鬼子几个师团?又杀了鬼子我少个将官?还请说来听听,让晚辈见识一下。”

    “你……”姚大海闻言立刻语塞,脸上更是感到火辣辣的,这脸打的。

    傅作义和叶启杰还有军部的高参,心中暗爽不已,事实上,这个姚大海仗着是重庆来的中央监察委,在百川堡各种颐指气使,他们早就烦了,所以现在看到姚大海在徐锐面前吃了瘪,他们都是心中暗爽不已。

    不过傅作义不想把场面弄得太僵,当下出面说道:“徐团长,姚委员其实并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事实上,谁不知道你的战绩?单以战绩而论,你要是自认第二,国民革命军那么多军师长,只怕没人敢认第一。”

    停顿了一下,傅作义又接着说道:“姚委员的意思,是全歼驻蒙军、光复绥远全省,并没有想象中容易,事实上,不要说光复绥远全省了,眼下甚至就连守住五原都绝无可能,也不瞒你,我们这都已经在准备撤离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