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09章 镇压乡绅

正文 第1609章 镇压乡绅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伊克昭盟。

    巴特策马来到了徐锐面前。

    徐锐从远处起伏的低矮丘陵上收回目光,问道:“乡亲们都转移了?”

    “都转移了。”巴特回答道,“所有人员、牲畜都已经向东胜县转移,所有能够带走的物资,也都已经装车运走,只不过……”

    徐锐回过头,问道:“不过什么?”

    巴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挥手,示意麾下骑兵将阿勒坦鄂齐尔还有另外七八个县长或者旗长押了过来,问道:“团长,这些个人怎么处理?”

    徐锐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从阿勒坦鄂齐尔他们脸上逐一扫过。

    然而,阿勒坦鄂齐尔和六七个县长、旗长却毫无惧色,目光冷冷的与徐锐对视。

    必须得承认,阿勒坦鄂齐尔能够当上伊克昭盟的盟长,还有这些个县长或者旗长之所以能当上县长旗长,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在当地的民望无人能及,比如说阿勒坦鄂齐尔这厮,他不仅是黄金家族直系后裔,而且还是伊克昭盟最大的牧场主。

    说的更加直白一些,阿勒坦鄂齐尔不仅是拥有所谓的“黄金”血统,而且还是伊克昭盟最为有钱的财主,真可谓是有钱有势,此前无论是清政府、国民政府,还是日本政府扶持下的伪蒙自治政府,要想实现对伊克昭盟的有效统治,必须仰赖他的支持。

    所以,阿勒坦鄂齐尔无比的确信,**最后也只能乖乖与他合作,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没有他的配合,**根本就没法实现对伊克昭盟的有效统治,若没有他的全力配合,**的政令在伊克昭盟就会寸步难行。

    然而,阿勒坦鄂齐尔这次却错了。

    因为**跟国民政府、清政府及伪蒙政府根本不是一回事。

    此前,无论是国民政府、清政府还是伪蒙政府,都只把牧民当成征税的对象,而把自己定位成为统治者,所以两者之间天然就是对立关系,所以居于中间的像阿勒坦鄂齐尔这样的所谓乡绅,就能够两头讨好、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但是**政府的定位不是这样的,**定位是人民政府。

    而且,**不仅仅只是定位为人民政府而已,实践中也是确确实实为人民服务的,其中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剥夺诸如阿勒坦鄂齐尔这样的乡绅的财产,平分给牧民或者农民,对于少数乡绅来说,这么做或许很不公平,甚至残酷,但是对于占据绝大多数的牧民或者农民来说,这么做却又是大公平!

    在少数乡绅或者说地主,以及多数老百姓之间,该如何取舍?

    国民党选择了少数乡绅,所以被赶到了台湾岛,**选择了大多数的农民或牧民,所以最后赢得政权!

    所以,阿勒坦鄂齐尔他们在面对国民政府甚至日本人时,尽可以有恃无恐,但是在**的面前,却是打错了算盘。

    徐锐的目光越来越冷酷,最后说道:“全都毙了。”

    这话一出口,阿勒坦鄂齐尔和六七个旗长立刻脸色大变。

    巴特也有些吃惊,问道:“团长,你真的打算毙了他们?”

    “怎么?”徐锐回过头,问巴特道,“你觉得不应该毙?”

    “那倒不是,这些个混账东西平日里尽做些欺压乡里、鱼肉百姓的事情,杀了他们那叫罪有应得。”巴特先是对着阿勒坦鄂齐尔呸了一口,又说道,“不过,我也必须得提醒团长一句,这些家伙在牧民心中还是很有地位,杀了他们,怕激起民变哪。”

    见巴特劝阻,阿勒坦鄂齐尔便立刻猖狂了起来,大笑道:“姓徐的,你要是杀了我,信不信伊克昭盟的牧民明天就会造你们**的反?你也不想想,盟上的牧民是愿意相信你一个外来的党,还是更愿意相信我这个多年的盟长?”

    说白了,阿勒坦鄂尔齐对伊克昭盟实施的就是家族式统治,他本人是这个封建家族的大家长,平日里说一不二、作威作福,底下的牧民,也就是子女,难免会有怨怼,但是面对外来的压力时,他们却又能够团结一心、共抗外敌。

    因为蒙古的部落之争是很残酷的,失败的部落常常会被杀掉所有成年男丁,女人和小孩则会成为胜利者的奴隶,正因为这样,蒙族人对于外来者往往抱有很重的戒心,他们宁愿相信自家作威作福的家长,也不信外人。

    而这,也就是阿勒坦鄂齐尔他们的底气所在。

    这对于国民党来说或许是个难题,但是对于**来说,却只是小菜一碟。

    因为**自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自带“打土豪、分田地”的体系天赋。

    因此,徐锐根本就不受阿勒坦鄂齐尔的威胁,冷然说道:“把他们全都毙了,然后没收全部牲畜以及所有牧场,再把所有牲畜和牧场分给盟上牧民,巴特,你听清楚了,我说的是所有牲畜以及全部牧场。”

    巴特却半天没有反应,整个人已经彻底傻了。

    阿勒坦鄂齐尔和六七个旗县长更是面面相觑。

    没收全部牲畜及牧场,再平分给盟上的牧民?

    长生天啊,这也未免太狠毒了?真要是这样,盟上的那些牧民还不得乐翻了天?本来都穷得叮当响了,可是一转眼之间却有一大群牛羊牲畜以及牧场从天而降,有了牛羊,还有牧场,谁他娘的还会记得他这个盟长?哪个牧民不在心里默念**的好?

    这样一来,他们家族就连卷土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一旦他们家重新上位,也就意味着要从占据绝大多数的贫苦牧民手里收回牛羊及牧场,要是这样的话,那些尝到甜头的贫苦牧民还不得跟他们黄金家族拼命?

    长生天哪,这也未免太狠毒了,你赶快降下神谕收了这些个孽畜吧。

    好半天后,巴特终于回过神来,旋即挺身立正,重重的应了一声是,再然后转身对着身后的骑兵喝道:“他娘的还愣着干吗?没听见团长的话吗?赶紧把这几个狗娘养的拉下去毙了,一个不留,全部枪毙,统统枪毙!”

    “是!”十几个骑兵轰然应喏,推着阿勒坦鄂齐尔还有六七个旗长、县长走了。

    片刻之后,不远处的草原上便响起叭叭叭几声,徐锐扭过头去看时,便看到阿勒坦鄂齐尔和六七个旗、县长已经倒在地上,紧接着,巴特便又向骑二连的全体官兵宣布了徐锐的决定,听完之后,骑二连的官兵顿时欢呼出声。

    因为骑二连的官兵基本都是伊

    克昭盟人,而且,基本上都是贫苦牧民家庭出身,徐锐做出的这一决定,最大受益者就是他们及他们的家人,从此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是奴隶,他们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牛羊牲畜以及牧场。

    尽管牧场的分配暂时无法实现,但是牛羊牲畜却很快就能够分配到他们的手中。

    一霎那间,骑二连全体官兵看向徐锐的眼神都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在这之前,他们看徐锐的眼神中,只有畏惧,但现在,畏惧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爱戴,是的没错,现在他们已经开始爱戴甚至是崇敬徐锐了。

    伊克昭盟的扫尾工作全部完成,徐锐正准带着骑二连撤离之时,骑七营回来了。

    骑七营这次可以说是大胜而还,消灭了将近两百鬼子骑兵不说,还缴获了一百多匹东洋战马、百余条三八式骑步枪、二十余枝南部式手枪,外加一百多把马刀,重要的是,骑七营只付出了伤亡十余骑的代价。

    项大龙、项大虎兄弟俩握着缴获的军刀,昂首挺胸走在队列最前面。

    出征前,项氏兄弟悲观得不行,认为这一仗必败无疑,回来的时候,兄弟两个却比任何人都更加的趾高气扬,他们把缴获的几把军刀握在手里,不停的上下挥舞,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们缴获了军刀似的。

    看到徐锐,项氏兄弟立刻一催战马风一样迎了上来。

    “团长,你瞅瞅。”项大龙献宝似的扬起手中军刀,冲徐锐说道,“这是啥?”

    徐锐的目力极好,隔着老远便看出来项大龙手里握着的并不是一般的马刀,因为一般马刀的刀柄上不会有菊花与星图案,菊花与星图案,是日本皇室的专门图案,这把马刀上铭刻有菊花与星图案,就意味着是一把天皇御赐马刀。

    “菊花与星。”徐锐微笑着说,“不错,这可是一把日本天皇御赐军刀。”

    “御赐军刀?哈,我就说嘛,这刀绝不简单。”项大龙顿时间如获至宝。

    项大虎也赶紧将手中军刀递到徐锐跟前,问:“团长,你帮我也掌掌眼。”

    徐锐扫了一眼说:“你这把嘛,比你哥那把可差远了,不过也算是珍品,应该是某个武士家族的祖传军刀吧。”

    项大虎闻言,顿时便大失所望。

    愣了片刻后,项大虎抓起马背上的一摞军刀,对项大龙说:“哥,我拿这些跟你换那把鬼子天皇的御赐军刀。”

    “不换不换。”项大龙摇头如拨浪鼓,“你拿再多刀来也不换。”

    “小气鬼。”项大虎酸溜溜的说,“不就一把刀,跟个宝似的。”

    看着项氏兄弟在那斗嘴,徐锐微微一笑,看来效果还不错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