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06章 不看好

正文 第1606章 不看好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吃惊归吃惊,但是阎锡山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现实。

    当下阎锡山又说道:“这下,傅作义的压力可是轻多了。”

    对于傅作义,阎锡山现在可真是怨念满满,从一开始,阎锡山就知道傅作义不是池中之物,所以一直着力栽培,而傅作义也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以极其优异的成绩从保定军校毕业,然后回山西参加了阎锡山的晋军。

    此后的军阀混战中,傅作义更是成为阎锡山手下的头号悍将,很是替阎老西立下不少战功,但是太原会战之后,傅作义就开始对阎锡山心生不满,老蒋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更是趁机作梗,设了个北路军,索性让傅作义三十五军自立门户。

    到了现在,傅作义的三十五军根本不受阎锡山指挥了。

    一般划分,都会将晋绥军划分为一个整体,其实不然,太原会战之后,晋军跟绥军其实已经分成两个不同体系,傅作义的绥军已经是自成体系了,抗战胜利之后,老蒋更是大力扶持傅作义来牵制阎锡山,以至于傅作义都变成了华北王了。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眼下傅作义的日子还是窘迫得很。

    因为阎锡山心眼小、是个十分记仇的人,他已经记恨上了傅作义。

    这次日军明攻黄河、暗伐绥远,阎锡山非但不打算派兵侧击日军,策应傅作义,甚至还暗中命令晋军做好准备,准备什么?准备等傅作义的绥远军溃败之时,趁机接受绥远军的地盘,顺便再收编绥远军的散兵游勇。

    也就是说,阎锡山是存心想要隔岸观火的。

    而且从内心深处,阎锡山希望傅作义战败。

    在阎锡山狭隘的是非观念当中,傅作义背叛了他这个大恩主,那就是个白眼狼,白眼狼就不该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当他得知日本驻蒙军调集重兵集团,分两路围攻五原,内心其实是很高兴的,因为傅作义终于要遭到报应了。

    但是现在,八路军那边却突然杀出个以前从未曾听说过的察哈尔独立团,而且,这个察哈尔独立团还一家伙光复了几乎整个河套平原,这下可是对日军造成了重创,那么,反过来也就给了傅作义极大的支援。

    这么一来,绥远的局面就极可能要让阎锡山大失所望了。

    副官却道:“不然,河套最终是个什么结果,仍未可知。”

    “说的是。”阎锡山刚刚还在遗憾老天没眼,听到这话,便立刻精神一振,说道,“说的是啊,我怎么忘了小日本在河套仍然还有一个步兵联队加一个独立山炮兵大队,还有伪蒙军的一个骑兵师,八路军的察哈尔独立团,未必就能够挡住鬼子的反扑。”

    阎锡山之所以知道日军在河套有这么多兵力,并不是因为晋绥军的情报系统有多么的厉害,能够搞到这些绝密情报,这其实是日军特务机关主动泄露给他知道的,日军意图就是为了恐吓阎锡山,迫使晋军在驻蒙军围歼傅作义三十五军的战斗中保持中立。

    事实上日军方面根本就是想多了,阎锡山根本不可能出兵策应傅作义。

    副官点点头说道:“总座,不是未必能挡住,依卑职看,那是肯定挡不住,咱们跟日军打了那么多大型会战,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大,别人不清楚,总座你还不清楚?日军又是坦克大炮,又是飞机炸,又岂是土八路几条破枪所能够抵挡的。”

    “对对对。”阎锡山连声说道,“土八路肯定是挡不住的。”

    ……

    几乎同时,在五原。

    傅作义在会议室里当着三十五军的十几个高级将领的面,掷地有声的说道:“诸位,傅某人与**和八路军有过一定接触,深知**是个组织严密的政党,八路军更是一支纪律严明、战斗力十分强悍的武装部队!”

    停顿了下,傅作义又道:“所以,我坚信,察哈尔独立团一定能够挫败鬼子反扑,光复整个河套平原!而这,对于鬼子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反过来,对于我们三十五军来说则是莫大的鼓舞,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挫败鬼子的这次进犯!”

    到了现在,傅作义终于也是知道了河套光复的消息,老实说,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傅作义的第一反应是不信,怎么可能?就凭八路军那点兵力,怎么可能光复整个河套平原?他们就是把黄河西岸的河防部队全部调到河套,也未必能行。

    八路军在陕甘宁边区的兵力,傅作义不敢说全掌握,却也知道个**不离十,所以他才更加不敢相信,因为陕甘宁边区不仅要在东边的黄河防线上部署重兵,提防鬼子,还要在西边以及南边部署重兵,提防胡宗南及阎锡山所部的挑衅。

    在这样的情形下,八路军还能抽调出多少兵力北上?

    正因为此,傅作义的第一反应是不信,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个真不能怪傅作义死脑筋,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特种作战的厉害。

    若没有特种作战,八路军只能老老实实的打攻坚战,真要是这样,既便将陕甘宁边区的所有部队全部调上来,也未必能够拿下伊克昭盟,更不要说多点开花,派出十几个战斗小组同时袭击河套的十几个县旗,但是有了特种作战,一切立刻大不相同。

    所以,傅作义完全无法想象,这个察哈尔独立团又是怎么办到的。

    但是,无法想象归无法想象,傅作义却也深知**从来不妄言。

    既然**敢说河套已经光复,那就一定已经光复了!虽说光复河套的这个察哈尔独立团,是个什么来路?暂时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却可以确定,那就是发生在河套的变故,将会严重威胁日军身后,同时极大改善三十五军所面临的困局。

    “半个月!”傅作义沉声说道,“只要我们坚持住半个月,日本驻蒙军就只能后撤!因为河套失守,不仅意味着鬼子的后勤补给线已经暴露在八路军的兵锋下,更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河套这个大粮仓的粮草支持!”

    停顿了下,傅作义又掷地有声的说道:“只要我们坚守住半个月,日本驻蒙军就必然会因为给养供应不上,而被迫撤兵!”

    听到这话,与会的十几个绥远军高级将领顿时精神一振,这之前,他们对于赢得这场抗战还真是信心不足,因为日本驻蒙军相比他们三十五军不仅兵力占优,双方在装备上的差距更是悬殊,且驻蒙军还有强大的骑兵集团!

    所以,这仗无论怎么打,三

    十五军都没什么胜算。

    但是,如果只是坚守半个月,立刻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绥远军已经在五原经营一年多,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群,凭借这些工事,未必能长时间挡住日本驻蒙军的猛攻,但是挡住半个多月,却是有可能的!所以,得知只要坚守半个月时,绥远军的将领们立刻信心大增。

    会议结束,绥远军的将领们纷纷离去。

    直到所有的高级将领离开了,副军长叶启杰才小声对傅作义说道:“总座,关于河套,还有一种可能性你刚才没有说到。”

    傅作义说:“你是说,八路军挡不住河套鬼子反扑?”

    “原来总座你知道?”叶启杰闻言先是讶然,接着又问道,“不知总座以为,八路军的这个察哈尔独立团,能否挡住河套鬼子的反扑呢?”

    “那还用说么?”傅作义没好气的道,“肯定是挡不住。”

    稍稍停顿了下,傅作义又道:“我不知道八路军的这个察哈尔独立团是怎么拿下伊克昭盟和另外那十几个县旗的,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留在河套的鬼子仍有一个联队,再加上阿勒坦鄂齐尔的伪蒙军骑兵第一师,兵力接近万人,这绝对不是八路军的区区一个独立团所能正面抗衡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做好弃守的准备。”

    敢情傅作义刚才说的是假话,他压根就不认为能守住五原。

    “弃守?”叶启杰讶然说道,“总座,你刚才不还说要死守?”

    “你是不是傻?”傅作义没好气的道,“当年太原的教训,你难道忘了?”

    叶启杰闻言心头一沉,当年守太原时,就因为阎锡山说了句守不住时,可以弃守,结果两天还不到,太原外围的晋军便全线溃败,傅作义虽拼死力战,但是仅凭三十五军区区一支败兵已经不可能守住太原,所以只能弃城。

    因为这,傅作义才跟阎锡山正式闹翻。

    顿了顿,傅作义又道:“如果我刚才就说弃守,你信不信,不出三天,五原城这片最后的根基就必定失守,这样,我们什么都来不及转移!只有告诉将士们死守,他们才会横下一条心与小鬼子死拼,这样我们才会有足够的时间用来转移物资。”

    “哦对,对对。”叶启杰恍然道,“五原城可以留给小鬼子,但是城里的牛羊牲畜、军需物资和人员,却是一丁点都不能留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