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05章 反扑河套

正文 第1605章 反扑河套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长勇想等夺回伊克昭盟之后再往上报,所以把几乎整个河套都已经沦陷的消息,给隐瞒了下来,但是,伊克昭盟出事的消息却已经通过隐藏在阿勒坦鄂齐尔身边的女特工,传递给山西日军特务机关,这个却是隐瞒不住了。

    长勇还没出发,驻蒙军司令部的电报就到了。

    在这份电报里,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措辞极其严厉的将长勇训斥了一顿,然后命令长勇立刻率部夺回伊克昭盟,冈部直三郎如此关心河套的安危,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围歼傅作义的作战。

    关于河套,自古就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说法。

    这种说法,说的是河套平原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既可以放牧,又可以耕种,自打民国以来,河套也是塞上出了名的粮仓,中原大战时,冯玉祥之所以可以跟中央军掰腕子,依靠的就是河套的源源不断的粮食支援。

    日本人在占领东北之后,为什么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扶植一个伪蒙自治政府?并且不惜代价也要从傅作义手中夺取绥远省?为的就是这片富足的河套平原,可以给驻蒙军以及华北日军,源源不断的提供粮食。

    这些大的好处姑且不说,单是眼前的围歼傅作义所部的战事,就离不开河套。

    这一次为了歼灭傅作义,冈部直三郎共调集了一个主力师团、一个混成旅团,外加两个骑兵旅团,这么多作战部队,人吃马嚼的,光是每天消耗的粮草都是个天文数字,光靠驻蒙军司令部的家底根本就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所以这一仗还得仰赖河套的粮草支援。

    但是,就在这节骨眼上,作为河套首府的伊克昭盟却出事了!一旦伊克昭盟的局面波及整个河套,不仅意味着驻蒙军会失去半个绥远省,更意味着这次围歼傅作义之战,就丧失了一个最为坚实的粮草来源地!

    这对于驻蒙军来说,却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冈部直三郎才会大发雷霆,并且严令长勇尽快夺回伊克昭盟,平复河套局面。

    不过,事实上,既便没有冈部直三郎的命令,长勇也已经坐不住了,接到冈部直三郎的命令之后,长勇就再没顾忌,索性将原本决定留在杭锦旗的那个步兵大队也带上,纠集步兵第十三联队的主力,气势汹汹直扑伊克昭盟而来。

    ……

    几乎同一时间,延安也已经得知河套的消息。

    朱老总再一次兴冲冲的来到了**的家里,以至于**的警卫员都暗笑,作为红军的缔造者,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的朱老总,最近这段时间却几乎成了一个通信员,但凡河套有什么电报发过来,他都会拿着电报兴冲冲过来。

    朱老总进来时,**正提着笔在起草文件。

    都是老伙计了,朱老总直接就盘腿坐到坑上,将手中电报拍到矮几上,说道:“老毛,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徐锐这小家伙果然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搞出了一个多点开花,把河套的十几个县旗一家伙都给占领了,这下可真是了不得了!”

    **闻言便放下了毛笔,问道:“全都拿下来了?”

    “拿下了,全都拿下来了!”朱老总再次拍了拍矮几上的电报,又接着说道,“你看这小子电报上怎么说的?让我们赶紧派谴足够的干部过去,把伊克昭盟的各个县旗的抗曰民主政府给组建起来,再把河套的民众充分发动起来呢。”

    朱老总之所以会这么兴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陕北地贫民瘠,所以陕甘宁边区不仅是没什么商税可收,甚至就连公粮也常常征收不上来,但是延安的脱产干部已经增加到四万余人,这么多人不从事生产劳动,却都需要吃饭穿衣,再加上日本政府改变对策策略之后,国民政府又逐渐加紧封锁,甚至连锈花针这样的生活物资都禁止流入,所以到一九三九年,延安的局面变得日益困难。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提出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口号,带领广大党员群众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经过两年的生产之后,延安不仅解决吃饭问题,甚至还有多余的粮食用来支援前线的部队,这就是**的本事。

    但是现在,延安暂时还没开展大生产运动,所以作为八路军总司令,朱老总每天都在为前线作战部队以及留守延安的四万党员干部的吃饭问题而伤脑筋,现在,朱老总却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了,因为河套平原就是个大粮仓啊。

    跟朱老总的兴奋不同,**却反而有些担忧。

    **说道:“杭锦旗不是还没有拿下么?而且,杭锦旗驻扎了鬼子一个步兵联队外加一个山炮兵大队,这才是河套鬼子的主力部队,这股鬼子没有消灭,就消灭再多伪蒙军都没有用,占领再多的旗与县,也会很快就失守的。”

    朱老总说道:“但是狼牙大队也不是吃素的,杭锦旗的鬼子敢出击吗?”

    **说道:“老总哪,河套平原是塞上有名的粮仓,当年冯玉祥之所以能养活几十万大军,靠的就是河套的产出,小日本要想养活驻蒙军以及山西这么多的军队,只怕也要仰赖河套的粮食供给,所以说呀,他们肯定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这么说的话。”朱老总点点头,又道,“徐锐接下来的压力,可不轻哟。”

    **又问道:“老总哪,能不能从黄河西岸的河防部队里抽一个团北上?”

    “恐怕不行哟。”朱老总摇摇头,神情凝重的说道,“在得知山西日军集结重兵压向吕梁至运城这一线之后,陕南的顽军及晋西的晋绥军都开始蠢蠢欲动,看这架势,蒋某人和阎老西是想趁火打劫哟,这时候可是不敢调河防部队北上。”

    **叹息道:“那徐锐,可就只能依靠他自己了。”

    朱老总点点头,接着说道:“我相信徐锐能够顶住。”

    ……

    宜川县秋林镇,第二战区长官部。

    民国二十七年,太原会战失败后,阎锡山就从小船窝仓皇西渡黄河,一路败逃到了宜川县的秋林镇才终于站稳了脚跟,然后,就把第二战区的长官部设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宜川到延安的直线距离还不到一百公里。

    武汉会战之后,日本政府改变了对华策略,从之前的军事进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改为了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紧接着就出现了第一次的****浪潮,在这次浪潮中,阎锡山表现十分反动,自此两家闹僵。

    直到现在为止,两家关系都没有丝毫缓和。

    亮剑电视剧里,晋绥军跟八路军精诚团结、联起手打鬼子的事情是没有的,事实上,晋绥军倒是经常跟鬼子联手打八路军,正因为这,晋西北、晋西南的局面才会那样的复杂,各方势力的地盘才会形成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顺便再说一句,阎锡山就是个毫无底线、毫无气节的军阀,在阎老西眼里,什么国家大义、民族大义统统都是狗屁,只有他对山西的统治才是最真的,只要日本人同意由他继续当山西的土皇帝,他就会毫不犹豫投靠日本人。

    遗憾的是,日本人不可能答应他的条件。

    言归正传,阎锡山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几十万晋绥军被打得七零八落,更要命的是丢了大半个山西,税收也没了着落,没有税收,就养活不了晋绥军十几万部队,所以现在阎锡山每天一起床,就会对着几个账本唉声叹气。

    正叹气呢,副官忽然走进来,附着阎锡山的耳朵说了几句。

    听完之后,阎锡山的眼睛便立刻睁圆了,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甚?”

    副官无奈,只能再次重复道:“总座,刚刚得到消息,八路军察哈尔独立团光复了河套的大多数县旗,甚至就连伊克昭盟都光复了。”

    这次阎锡山终于是听清楚了,沉声说道:“就凭八路军的那几条破枪、几门土炮,还能光复伊克昭盟?这又怎么可能嘛?”顿了顿,又接着问道,“还有,这个察哈尔独立团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以前怎么没听过?”

    副官答道:“据说是刚刚成立的骑兵部队。”

    “骑兵部队?”阎锡山问道,“就算是骑兵部队,也不过多了几匹马,没有大炮,没有重火力,他们怎么拿下伊克昭盟?伊克昭盟可是驻扎着伪蒙军骑兵第一师,还有鬼子,这大几千的部队难道都是泥捏纸糊的?”

    阎锡山说话带着浓浓的山西口音,听着颇有些滑稽。

    “这个卑职就不太清楚了。”副官摇头,晋绥军的情报网络还是无法跟军统比,军统就能够知道徐锐已经带着狼牙大队来到了延安,但是阎锡山就不知道,他更加不知道,察哈尔独立团就是以狼牙大队为基干,扩编而成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