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593章 悍将殒落

正文 第1593章 悍将殒落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钻山豹并没有跟吴寒多说,将伤员放下之后,便又转身出了临时医疗帐篷。

    离开医疗帐篷之后,钻山豹便又来到临时指挥部,这时候,徐锐、沈之岳、马飞还有冷铁锋已经再次聚集一起,商议再接下来的行动。

    徐锐之前一直在指挥对小鬼子的伏击,所以并不知道救援进行得怎样,当下扭头问马飞道:“阿飞,到现在为止我们接应了多少支骑七师残部?”

    “十支。”马飞沉声说道,“总共救回来两百多人骑,其中一半是重伤员。”

    徐锐和冷铁锋闻言便立刻皱紧眉头,因为从编制看,骑兵第七师拥有六个骑兵团、二十多个骑兵连,但是现在只接应回来十个,也就是说,还有一半多从鄂尔多斯右翼后旗战场突围的骑七师残部没有接应回来。

    问题是,从骑七师分头突围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所以,剩下的这十几个骑兵连或排,要么已经突围了,要么就是被歼灭了,仍然还在跟小鬼子缠斗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刚才的这支残部,还是马飞跑了将近百里才接应到的。

    只不过,如果没有人接应,这十几支骑七师的残部要想突出去,机会非常渺茫。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接应回来十支骑七师残部,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诱歼了十支追杀的鬼子小部队,全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一个骑兵联队了,这对鬼子来说,绝对是损失惨重,若不出意外的话,鬼子现在应该已经察觉到这个情况了。

    所以说,接下来再想钓鬼子的鱼,就很困难了。

    一个不慎,说不定还会被鬼子反过来给算计了。

    冷铁锋说:“老徐,钓鱼行动必须停止了,不然阿飞的骑兵连会有危险。”

    “不能停!”话音才刚落,沈之岳便激动的道,“门炳岳将军还没找着呢!”

    “沈参谋长,理智一点吧。”冷铁锋并不知道沈之岳是军统间谍,还以为他是因为崇拜门炳岳这员骑兵悍将,所以才会如此紧张,客观公允的讲,门炳岳将军确实也当得起近代中国骑兵第一人的美誉,而且他跟**的关系也是很紧密。

    当下冷铁锋说道:“沈参谋长,我们也很崇敬门将军,但现实是……他生还的希望已然是极其渺茫了,所以,我们不能够再让阿飞的骑兵连冒着被鬼子伏击的危险,继续外出去搜救门炳岳将军,何况,骑兵连的将士也已经很累了。”

    马飞的骑兵连连续作战四小时,确实已经十分疲惫了。

    “这个不是理由!”沈之岳激动的说道,“我们**人就连两万五千里长征都坚持下来了,难道还怕这点苦?”

    到了这会,沈之岳已经意识到在门炳岳将军这件事上,他做得太孟浪了。

    事实上,沈之岳坚持要救的并非门炳岳这个骑兵师长,而是骑七师这一支精锐!

    但是之前他已经把态度摆出去,如果这时候改变态度,反而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所以还不如索性坚持到底。

    何况门炳岳将军跟**也是过众甚密,为此还曾经遭到国民政府的解职,所以就算组织上调查,他也是不怕。

    当下沈之岳又接着说道:“团长,还有冷队长,你们可能不知道,门将军早在杨虎城麾下之时,就跟我们**有过合作,去年骑七师在山西德堡休整之时,还曾经派出军官团前来延安学习过,我们其实是有机会把他争取过来的。”

    沈之岳这个就是瞎说了,门炳岳在西北军中服役,包括去年驻防山西时,确实与**有过联系,但要说他会带着部队投共,这个就是胡扯了!门炳岳的意图,其实跟傅作义是完全一致的,仅仅只是想要利用**。

    但徐锐并未拆穿沈之岳,说道:“小辉,你真的想救门炳岳将军?”

    “团长,不是我想救门炳岳将军!”沈之岳皱眉道,“而是我们必须得救!”

    “好吧!”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如果门炳岳将军还没有遇害,那么此刻,他只可能在一个地方。”

    沈之岳道:“在什么地方?”

    “鄂尔多斯右翼中旗。”徐锐指着地图说道,“门炳岳将军选的集结地点!”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但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鄂尔多斯右翼中旗此时肯定已经落入到鬼子手里,也就是说,门炳岳将军如果活着,那么此刻必定已被鬼子所俘虏,我们如果要救门炳岳将军,就只能去鄂尔多斯右翼中旗。”

    沈之岳默然,因为他觉得徐锐的判断是对的。

    徐锐又问道:“小辉,你敢跟我去鄂尔多斯右翼中旗救人吗?”

    沈之岳当然是不愿意,他来延安可是怀有特殊使命的,又岂能为了不相干的事情以身犯险?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却由不得他不愿意了。

    当下沈之岳一咬牙说:“敢,怕死不是**!”

    “很好!小辉我没有看错你。”徐锐用力拍了拍沈之岳肩膀。

    只不过,背过身去的一刹那,徐锐的眸子里却掠过一道寒芒。

    是的,徐锐打算借这个机会除掉沈之岳,他不是没有考虑过策反沈之岳,真要是能够策反这家伙,就可以反过来往军统内部打入一颗钉子,但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放弃,这家伙能够成为未来台湾情报界掌门人,又岂是那么容易策反的?

    当下徐锐便命冷铁锋召集狼牙大队,跟随他前去鄂尔多斯右翼中旗救人。

    得知徐锐要率领狼牙大队前去救人,被马飞他们接应回来的骑七连残部便主动提出来要参与行动,当然,能够参与行动的只是那一百多还能作战的轻伤员,至于另外一百多重伤员却已经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帐篷里边了。

    徐锐没拒绝,带上了骑七师的残兵。

    ……

    徐锐的判断是对的,鄂尔多斯右翼中旗,确实已经落入小鬼子的手里了。

    事实上,在骑兵七师分头突围之后不久,鬼子第二十六师团的师团长黑田重德和骑兵第四旅团的旅团长小岛吉藏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集结地点,毕竟,并不是骑七师的每个战俘都能视死如归,早在此前的战斗之中,就有骑七师的士兵被俘虏,并且变节了。

    所以说,在门炳岳下令分头突围之后不久,小鬼子就已经知道集结地点。

    在得知骑七师的集结地点之后,黑田重德第一时间上报给了冈部直三郎,

    冈部直三郎便立刻从附近几个据点向鄂尔多斯右翼中旗调去两个步兵大队加一个骑兵中队,以最快的速度在集结地附近设下陷阱。

    到了次日凌晨,先后有十几支骑七师的残部落入陷阱,其中就包括门炳岳亲自率领的师部警卫连,因为重伤而行动不便的门炳岳也成了鬼子俘虏,当然,此时的小鬼子并不知道门炳岳就在他们抓获的俘虏之中。

    因为担心这些俘虏渴死,鬼子捅来了半桶清水。

    但是囚室里的战俘足有几百人,这点儿水哪够?

    师部警卫连长赵昊看了眼外面,确定外边的鬼子已经走远了,这才快速上前用钢盔舀了一点清水,赵昊取完水之后,剩下的一百多残兵便立刻一拥而上,开始争抢不多的水,赵昊却端着水来到门炳岳的跟前,小声说道:“师座,喝水。”

    门炳岳此时已经不能动,用眼神示意赵昊把他扶起来。

    在沙漠里,水资源可是十分宝贵的,门炳岳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所以想把这些宝贵的淡水留给部下。

    门炳岳说:“我就不喝了。”

    赵昊急得眼睛都流下来,低声哀求:“师座,你就喝点吧。”

    赵昊跟门炳岳的感情是十分之深的,因为是门炳岳把他从一个十几岁的小乞丐拉扯成人,并且教会他骑兵的各种战法,值此乱世,如果不是门炳岳,他或许早就已经成为路边的一具枯骨了,所以,赵昊的内心是把门炳岳当成父亲来看待的。

    当然了,门炳岳也是把赵昊当成他的亲生儿子看待的。

    “傻小子,我是不行了。”门炳岳伸手轻抚着赵昊的脸,笑着说道,“但是你还年轻,你必须得活下去,而且还得把弟兄们全都带出去,继续抗曰,接着打鬼子,所以,这水绝对不能浪费,你喝,快喝了这水。”

    赵昊哽咽着说道:“师座,你会好起来的。”

    “你别安慰我了。”门炳岳笑笑,又说道,“我的伤势我还不清楚?”

    赵昊便无言以对,作为一名老兵,他已经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有许多战友就是在他怀里咽的最后一口气,所以什么样的伤势有救,什么样的伤势没得救,他大概也能分辩,而门炳岳的伤势,无疑是属于绝对不可救的类别。

    不出意外,门炳岳只怕是很难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想到这层,赵昊心下便无比黯然,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拿自己的命换门炳岳的命,因为骑兵第七师可以没有他赵昊,却不能够没有门炳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