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365章 大局已定

正文 第365章 大局已定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不出徐锐所料,野马滩上的鬼子很快就陷入了绝境之中。△小說,

    按照川口平次的意思,是要挖两条南北贯通的平行水渠,将梅河河水引入进来,用河水阻断从东西两侧漫延过来的火势,为川口支队保住最后一小块的容身之地,只要保住了这一小块容身之地,川口支队也就保住了。

    然后,等河水浇灭煤田大火之后,川口支队就能脱困了。

    为了尽可能的加快进度,川口支队命令手下日军从南北四个方向同时开挖,待挖到中间之后再将两条水渠连通起来,可遗憾的是,不等鬼子将两条水渠完全挖通,东西两个方向的地火就已经漫延过来,尤其是西侧的地火,漫延尤其迅速。

    然后,地火就漫延到了才挖到一半的水渠,再然后,河水就遇上了烈火,瞬间就汽化,形成了大量的水蒸汽,然而,川口平次预期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地火地遭遇到河水之后,非但没有熄灭,火势却反而变得更灼烈了,有一处甚至还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看到这样的一幕,川口平次直接懵了:这不可能,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可怜的川口平次,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高等化学,并不知道煤在充分加热的前提之下,就会发生裂解,会形成易燃易爆的化合物,通过煤的裂解甚至可以提炼燃气,而且在看似平地表之下,其实并非没间隙,中间其实存在许多大大小小的空腔,当这些空腔被裂解产生的燃气充满,然后引燃,又岂能不发生爆炸?

    此时煤田已经完全起火燃烧,除了本身的火势,还因为高温将煤炭裂解成了大量的易燃易爆油气,这些易燃易爆油气的燃烧又岂是水能浇灭的?事实上,梅河水的引入非但没能够浇灭火势,反而更加助燃了火势,更产星了大量水蒸汽。

    随着河水的引入,野马滩上的火势顷刻之间变得更加的猛烈,更加猛烈的火势则又反过来蒸发了更多的河水,形成了更多的蒸汽,更多高温高湿的蒸汽,很快,整个野以滩就完全被高漫高湿的水蒸汽所完全覆盖。

    川口平次睁大眼睛,却已经看不到前方五尺远。

    “八嘎,八嘎牙鲁!快,快堵住水渠,不要让河水流进来了!”川口平次很快就被水蒸汽熏蒸得浑身大汗淋漓,赶紧命令手下的鬼子堵住水渠,不要让更多的河水流入。

    川口平次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化学,却也终于反应过来,不能再让更多的河水流进来与地火接触,要不然不等地火漫延过来把他们烧死,这些高温高湿的水蒸汽就已经把他们给熏死,因为就这么片刻功夫,川口平次就已经感到快要喘不上气了,在这样的蒸汽环境中呆上半小时,绝对是有死无生。

    然而,此刻几乎所有的鬼子都已经乱成一锅粥,根本没人听从川口平次的命令。

    川口平次情急之下,便带着唯一还能够听他指挥的几个勤务兵走向水渠,准备亲自带人切断水渠,然而,才刚往前走了几步,在他右侧不远处便猛的腾起一团火焰,既便是在浓郁的蒸汽中,这团火焰也是如此之耀眼。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川口平次急回头看,只见他的一个勤务兵已经坠入了那团烈焰之中,原来是地火早已经从地表下烧过来,并烧出了一个空腔,那个勤务兵踏在了空腔上,空腔便立刻塌陷,埋在地表面的烈焰以及大量的可燃气体便顷刻间喷薄而出,形成了刚才的那一团暴燃烈焰。

    在这团暴燃烈焰中,那个可怜的鬼子顷刻间就被烧得只剩一具骨架,甚至就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看到这一幕,川口平次身后的几个勤务兵便本能的往后退,结果这一退却又踩到了一个空腔,霎那间,那几个勤务兵也坠入到暴燃的烈焰中,看到被烈焰吞噬的勤务兵,川口平次心下一片惨然,脚下却是再不敢迈出半步。

    环顾四周,却仍然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在白茫茫的水汽之中,却充满了日军的嚎叫。

    川口平次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此刻被困在蒸汽中的日军官兵将是何等的绝望,因为连他都已经绝望了。

    川口支队,怕是在劫难逃了。

    绝望中,川口平次想找到他的通讯参谋,至少也要将川口支队在野马滩大部玉碎的消息上报给肥城,上报给南京司令部,然而刚才的混乱中,永进达也和他的通讯参谋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是否活着也是不知,所以只能颓然放弃。

    (分割线)

    时间拨回到半小时之前。

    王沪生就在李大狗和十几个民兵的护卫下匆匆赶到了1营阵地。

    在引燃汽油燃烧隔离带之后,王沪生就开始带着县大队及八个区小队开始涉水渡河,梅河河水虽然湍急,但是只要事先做好准备,却还是不难渡过的,县大队和八个区小队采用的是最简单的方法,使用绳索渡河。

    具体的步骤这里就不再多说,凭借一百多条事先准备好的长绳索,一次就能将百多个民兵送上梅河西岸,一千多个民兵,十个来回就全部渡到了西岸,前后用时还不到半小时,所以,当汽油燃烧带引燃滩尾煤田,在火势漫延开来之前,县大队和八个区小队的一千两百多民兵早就已经登上了梅河的西岸。

    由于汽油燃烧带的火焰阻隔,野马滩上的鬼子直到这个时候,都还不知道此前被他们逼进野马滩尾的民兵已经成功突围,当然了,既便鬼子发现这一切,只怕也是无可奈何,更不可能越过汽油燃烧带,效法县大队以及八个区小队渡河逃命,因为在最后一批民兵渡河之后,王沪生就下令收起了绳索,没有绳索,鬼子根本过不了河。

    “老王,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徐锐迎上王沪生,问道。

    “还好,县大队牺牲了六个同志,张家庄小队也牺牲了两个同志,另有十六个同志负伤,此外还有两个同志在渡河时被冲走,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王沪生喘息着回答道,“不过,总算是没有辱命,将小鬼子诱入了野马滩。”

    “何止是没有辱命,老王你立了大功了!”徐锐说完,用力拍了拍王沪生肩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哪是我的功劳。”王沪生却不敢居功,连连摇头,“这都是县大队以及各个区小队的同志们拿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不过是按照你的命令做了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而已。”

    “行了,老王你赶紧带着县大队还有各区小队的同志们回地道歇着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徐锐拍了拍王沪生肩膀,说道。

    “也好,那我就先走一步。”王沪生忙碌了半个晚上,还真是累了,当下带着县大队以及各个区小队的民兵先行撤了。

    这时候,何光明忽然叫道:“团长你看,野马滩上起大雾了。”

    徐锐闻声回头,果然看到野马滩上已经腾起了一大团的白雾,不过,徐锐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大雾,而是蒸汽,高温高热的水蒸汽!愚蠢的鬼子引入河水灭火,却是大错,现在整个野马滩都被蒸汽笼罩,而且随着更多河水从掘开的水渠中涌入,还会有更多的高温高湿的水蒸汽源源不断的产生,小鬼子却是死定了!

    至此,野马滩之战就再没有半点悬念了!

    被困在野马滩上的这五六千名鬼子步兵,绝对是完了!

    现在,徐锐唯一担心的就是川口支队的骑兵,之前有侦察骑兵报告,鬼子的骑兵联队已经从上游赵庄跨过了梅河,不过现在,鬼子的骑兵联队应该已经重新回到梅河西岸,而且肯定正在火急火燎的向着野马滩赶过来。

    只要解决掉鬼子的这个骑兵联队,然后趁势反攻,夺回梅镇,这一仗就算圆满了。

    不过相比川口支队的主力步兵,剩下的骑兵联队真不算什么,骑兵联队听着挺唬人,其实也就是两个骑兵中队,三百多骑兵,单论骑兵数量,甚至没比独立团的骑兵营多多少,骑兵营现在也有四个骑兵连三百多骑兵。

    当下徐锐回头问道:“老莫,给骑兵营的命令送出了吗?”

    莫子辰挺身立正道:“报告团长,给骑兵营的命令早已经送出。”

    “骑兵营怎么还没有到?”徐锐皱眉道,“小刚在搞什么飞机?”

    话音未落,北边骤然响起了潮水般的马蹄声,黑夜中看不清楚,徐锐还以为是鬼子的骑兵联队赶到了,当即命令1营、3营就地展开,准备战斗。

    不过过了没多久,从北边汹涌而来的骑兵就显露出了身影,当先的那一骑手里持着一杆军旗,却不是鬼子骑兵的旭日旗,而是新四军的青天白日旗。

    “团长,是我们的骑兵!”莫子辰便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是骑兵营到了。”

    的确是骑兵营赶到了,不片刻,骑兵营营长铁钢就出现在了徐锐面前,然后翻身下马报告道:“报告团长,骑兵营奉命前来报到,请您指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