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306章 怒火

正文 第306章 怒火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杉杉元,是在凌晨两点多钟被他的副官叫醒的,当杉杉元穿好军装来到芳华园的司令部时,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参谋副长长勇以及司令部里的十几个作战参谋早就已经到齐了。

    作战室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其实这时候传回南京的还是初步的败报,羽村支队参谋长永进达也只向华中方面军司令部报告了羽村秀一遇袭身亡的消息,至于羽村支队的具体战损情况,永进达也并没有在这封电报中提及,因为他也不知道具体战损情况。

    比如片村里大队是否集体玉碎,又比如摩托化步兵大队的伤亡数字,还有骑兵联队以及战车分队的战损情况,必须等到第二天天亮,出动侦察兵以及航空侦察兵对战场实施侦察之后才能核定,那时候,他才能够再一次上报。

    至于确切的伤亡数字,更是需要对战场进行清理之后才能最终确定。

    是阵亡、是失踪,还是被俘虏,必须先调查清楚,然后才能够上报,因为这涉及一系列的后续问题,所以永进达也只向司令部简单报告了羽村秀一的死讯,但正是这个死讯,在华中方面军的司令部引发了一场地震。

    又一个少将栽在了徐锐的手下。

    这已经是栽在徐锐手下的第几个将官了?

    先是伏见宫俊彦,然后是重藤千秋,再然后立花幸雄,现在又再加上个羽村秀一,短短不到半年间,居然已经有四位将军先后栽在了徐锐的手下,以至于有参谋在私下戏称,在跟徐锐的这场较量之中,将军的伤亡率要远远高于普通士兵。

    这在古今世界战争史上,绝对是一个耸人听闻的现象。

    杉杉还没有到时,司令部的参谋就一直在讨论这话题。

    就连参谋副长长勇也参与进了讨论,并且认为徐锐的战术指挥能力要远远超过别的中队的旅团级指挥官,甚至相比日军的旅团级指挥官也是毫不逊色,长勇更进一步的做出预判,如不能尽快铲除徐锐,此人必将成为日军的心腹之患!

    杉杉元刚走进作战室,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向着他身上看过来,接着齐刷刷的收脚立正,顿首致意。

    杉杉元此时的心情无疑是十分之恶劣的,因为在副官把他叫醒之前,他才刚刚搂着军妓睡着,结果睡了不到半小时就被副官叫醒了,让杉杉元在凌晨两点半钟、从军妓的粉腿纠缠中爬起来就够让他不快了,结果还有更坏的消息在等着他!

    你们说杉杉元的心情能好吗?无论换谁,他心情也好不了。

    杉杉元只是很随意的挥了挥手,径直走到摸拟沙盘前站定。

    “冢田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杉杉元蹙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沙盘,强忍住才没将胸中怒火发泄出来,“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作战才刚刚展开,羽村支队甚至还没有真正开进大梅山,就失去了他们的司令官,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冢田攻无言以对,羽村秀一的突然毙命,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在扫荡作战正式展开之前,冢田攻已责成参谋部反复进行兵棋推演,所有推演的结果都是高度一致的,面对羽村支队,大梅山独立团可以说连一点机会也没有,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日军击溃,仅剩少量残部退入大梅山中。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给了冢田沉重一击。

    羽村支队甚至还没到梅镇,扫荡作战甚至还没有真正的开始,他们就在一次夜袭中失去了司令官,这也使得冢田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再逼真的兵棋推演,也只是兵棋推演而已,距离真正的实战,仍旧大相径庭。

    尤其面对徐锐这样的对手,兵棋推演的结果就更是只能仅供参考。

    冢田攻低垂着头没有吭声,杉杉元却不想就这样放过他,追问道:“冢田桑,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这次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作战,杉杉元给了冢田攻足够的信任。

    但是冢田攻回报给杉杉元的,却是一次匪夷所思的失败,现在就说羽村支队已经输年了这次扫荡战,或许有些为时过早,但是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头,却是不争的事实,羽村秀一的意外毙命势必会严重挫伤日军的锐气。

    接下来的扫荡作战,也势必会蒙上一层阴影。

    “哈依。”冢田攻见实在躲不过了,只能老实检讨,“司令官阁下,关于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作战,卑职的确有些过于轻敌,也过于乐观了。”

    “只是有些轻敌,有些过于乐观吗?”杉杉元皱眉问道。

    “哈依。”冢田再闪顿首,说道,“作战计划也不够完善。”

    杉杉元闷哼一声,冷然道:“可我想听的不是这些,我想知道的是,羽村支队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身为支队司令官,羽村秀一为什么会亲临前线,亲临前线也就罢了,可为什么又会遭到支那军袭击,并且玉碎当场?”

    说话时,杉杉元的口水几乎喷到冢田攻脸上。

    冢田攻却只能够忍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关于羽村支队究竟出了什么变故,恐怕还得等羽村支队的详细战报。”

    杉杉元刚才借机奚落了冢田一通,再加上冢田攻的态度也是摆得十分端正,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狂傲不可一世,胸中怒气便也舒缓了一些,更何况羽村支队的这次变故,其实也怪不到冢田头上,毕竟前线的部队是羽村秀一在指挥。

    所以杉杉元没有再揪着刚才话题,沉声说道:“羽村支队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可以等永进达也的进一步报告,但是有一件事,皇军却等不起,冢田桑,不知道你们参谋部有没有事先制定预案,假如司令官遇袭身亡,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个……”冢田攻再次无言以对,尼妹啊,谁没事会制定这样的应急预案?羽村秀一可是整个羽村支队的最高司令官啊,谁会想到他会亲自上前线,谁又会想到他竟然会被中国人的路边炸弹给炸死?这样的应急预案你能够做?

    “八嘎,难道你们连最起码的应急预案都没?”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说完了,杉杉元便毫不客气的一耳光扇在冢田攻的右脸上。

    杉杉元的右脸颊便立刻肿起来,上面还有五道鲜红的指印。

    虽然挨了耳括子,冢田攻却只能忍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或许肥城驻屯旅团的旅团长川口平次可以继任。”

    “或许?”杉杉元怒道,“我要的不是或许,参谋部立刻推荐几个继任人选,然后将新的作战计划呈报上来,这次,我要亲自审批,我绝不能再由着你们这些废物胡来,我必须得亲自把关了!要不然,整个羽村支队也非得被你们葬送完了不可!”

    说完了,杉杉元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目送杉杉元的身影远去,冢田攻不免腹诽:由羽村秀一出任支队司令官,是经由你同意的,还有整个作战计划也是征得你同意的好吧?现在出了事情就一推二六五,全成了我们参谋部的责任,真真岂有此理!

    只不过,腹诽归腹诽,命令却也必须执行。

    谁让杉杉元是司令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摆在冢田攻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是选一个杉杉元认可并且能力出众的人。

    刚才冢田攻虽然没有参与到参谋们的讨论,但是他对徐锐的评价却还要更加的高,在冢田攻看来,徐锐的战术指挥能力以及战机捕捉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日军将领的水准,冢田攻很怀疑,既便是德军的团旅一级指挥官,怕也不是徐锐对手。

    所以,羽村秀一的继任人选必须足够优秀,至少绝对不是个庸才!

    如果选一个庸才上去,不仅是对羽村支队一万多官兵的不负责任,更是对他本人的极度不负责任,因为他本人也负有连带责任,如果由他推荐的继任人选表现不佳,他身为推荐人也要挨批,甚至还会影响到今后的晋升。

    摆在冢田攻面前的第二个难题,是对羽村支队战力进行重新评估。

    不过,这个却急不来,必须等到永进达也的详细战报呈送上来了,冢田攻才能够对羽村支队的战力进行确切评估,并最终确定给羽村支队补充多少技术装备及兵力,当然了,那个时候羽村支队就不再叫羽村支队了。

    冢田攻原本以为,要等到永进达也的详细战报呈上来,才能对羽村支队的战力进行确切的评估,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清早,大梅山独立团就以大梅山通讯社的名义向整个华东地区播报了一条通讯。

    大通社的这条通讯,将羽村支队的战损详细的列了出来。

    当然了,所有战损是以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果名义列出的。

    据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果统计,在茶壶坳、大湾的两次战斗中,击毙日军共计两千一百一十八人,俘虏二十六人;缴获轻重机枪三十挺,九二步兵炮两门,三八式骑步枪共计一千五百余枝,另有战马百匹,九五式轻型坦克两辆;除此之外,摧毁日军装甲车五辆,载重卡车及边三轮摩托五十余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