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86章 武藤的不甘

正文 第286章 武藤的不甘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武藤章和小鹿原俊泗站在肥城东门城头,目送着羽村秀一乘坐的装甲车在滚滚人流的簇拥下浩浩荡荡远去,脸上都流露出忧虑之色,直到大队人马已经全部消失在地平线上,公路上扬起的烟尘都已经消散殆尽,两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日军这次对大梅山的扫荡,有两路兵马,一路就是羽村支队,羽村支队也是这次扫荡作战的主力军,负责从正面碾压大梅山**团,另一路就是武藤章的混成大队,武藤大队负责截断**团的退路,防止**团窜入大梅山。

    为尽可能的掩盖作战意图,以尽可能的实现战术上的突然性,武藤大队早在两天之前就已经以清乡的名义,分批进入大梅山西侧的单县,此时,武藤大队主力已经在单县县城隐蔽待命两天了,只是因为羽村支队还没有开拔,所以他们也就没动。

    因为没有羽村支队从正面强攻,武藤大队的侧击就毫无意义。

    这一次,武藤章和小鹿原之所以来肥城,却不只是来给羽村秀一送行的。

    “小鹿原桑,我似乎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武藤章蹙着眉头,对小鹿原说道,“这一次对大梅山**团的扫荡作战,很可能又会以失败告终。”

    “武藤桑,大战当前且不可说这种泄气的话。”小鹿原摇了摇头,又道,“至少在准备工作上,这一次皇军已经做到了极致,无论是兵力、火力以及各种技术兵种的数量,大梅山**团都远远无法跟皇军相比,按说,这仗应该毫无悬念。”

    “按说?”武藤章摇摇头,说,“可这世上有许多事,根本没法按理说,要按理说,立花联队又岂会被暂编七十九师区区几百号残兵端了指挥部?要按理说,重藤支队又岂会被区区不到一个营的支那残兵全歼?还有立花支队……”

    武藤章没有接着往下说,立花支队的神秘被歼在整个日本军界已经成为禁忌的话题,因为这很可能涉及超自然力量,要是真相公布开来,极有可能会严重挫伤日本国民的信心,进而会影响到整个大东亚圣战。

    也正因此,当国民政府把重创立花支队的战功“强加”到第59军的头上,并且拿此事大做文章,藉以鼓舞全**民的抗战决心及士气时,日本政府也只能选择沉默,日本政府明知立花支队的被歼与第59军无关,却苦于无法解释。

    小鹿原俊泗却皱紧眉头,说道:“武藤桑,立花联队、重藤支队还有立花支队之所以先后被歼或者遭到重创,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三支部队的指挥官太轻敌,正因为他们太轻敌,所以才给了徐锐可趁之机,然后才会失败。”

    武藤章冲着前方公路呶了呶嘴,说:“小鹿原桑,难道你就不觉得,羽村秀一也有些轻敌吗?他若足够重视对手,就绝不会这时候着急出发,因为这时候出发,最多走到半路天就黑了,如果明天一早出发,就能够在天黑前赶到梅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停顿了一下,武藤章又道:“半道露营,岂不是给了徐锐可趁之机?”

    小鹿原说道:“只要羽村支队加强戒备,并且不在夜间轻易出击,徐锐的大梅山**团恐怕也无计可施。”

    “怕就怕……”武藤章道,“羽村秀一或许不会犯轻敌的错误,可是他手下的那些个联队长、大队长就未必了,万一某个大队长或者联队长因为轻敌落入徐锐的算计,挫动皇军的锐气还没什么,就怕羽村秀一也会因为怒火丧失理智,那就麻烦了。”

    “武藤桑,你多虑了。”小鹿原俊泗本能的蹙紧了眉头,心想在经过上次回龙沟的惨败之后,武藤章的锐气已被消蚀得差不多,这一次,武藤章虽然鼓起了勇气,准备要重新证明自己,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却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之前是轻敌,现在,武藤章却是有些畏敌了,他都快变成惊弓之鸟了。

    小鹿原觉得,如果不能让武藤章从畏敌的情绪中走出来,那么这一次,由他率领混成大队深入大梅山区截敌退路,结果就难以预料。

    当下小鹿原俊泗说道:“武藤桑,我必须郑重的再跟你说一遍,立花联队、亲王专列、重藤支队乃至立花支队的被歼或重创,是因为其指挥官的轻敌大意,更是因为有诸多因素的巧合,而这一次,皇军已经认识到了徐锐的厉害,就不可能再犯轻敌的错误了,而且徐锐也不可能再有之前的好运气,所以绝无可能再次上演之前那样的逆袭!无论如何,这次扫荡作战都是皇军居于主动,而徐锐的大梅山**团却是被动应战,所以,你应该对皇军之最终获胜充满信心才是。”

    武藤章顿时神情一震,他也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竟隐隐有些畏惧徐锐了。

    这样的发现,立刻令武藤章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身为一名帝国武士,竟然也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心生畏惧,耻辱,这简直是耻辱!

    当下武藤章向着小鹿原重重顿首,诚恳的说:“小鹿原桑,谢谢你。”

    看到武藤章已经摆脱心魔,小鹿原俊泗终于稍稍松了口气,摆手说:“武藤桑,我们也该去拜访川口桑了,这次侧击大梅山,我们恐怕还得向川口桑借一个人。”

    “你是说皖南警备旅旅长南霸天?”武藤章蹙眉说道,“小鹿原桑,此人曾经是徐锐的部下,而且叛变的过程也是颇为蹊跷,我认为不值得信任,带上他同行,万一他暗中向徐锐告密,岂不是反而坏了大事?”

    小鹿原俊泗道:“此人或许不可靠,但如果没他带路,我们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翻过青牛岭,青牛岭山势险峻、道路条件十分复杂,而且山中遍布机关陷阱,上次你我深入大梅山中实地勘查地形时,就已经见识过其厉害了。”

    武藤章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五天前,他跟着小鹿原俊泗的特战队潜入大梅山区实地勘察地形,结果在翻越青牛岭之时连续遇险,半路上的各种机关陷阱层出不穷,就连持战队这么精锐的部队都吃了亏,一名特种兵丧生在巨石之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最后迫不得已,只能直接翻崖而过。

    然而,小鹿原俊泗的特战队可以翻崖而过,但是他的混成大队却不可能翻崖而过,毕竟不是人人都是特种兵,对吧?所以他们还得从山林中寻找道路,所以南霸天的帮助就显得尤为必要了,南霸天曾经是青牛寨的寨主,对青牛岭应该很熟悉。

    当下武藤章说道:“小鹿原桑,难道就没有别的向导了吗?我们为什么不找几个山中的猎户当向导?”

    “猎户?”小鹿原苦笑摇头道,“我们不是已经尝试过了?”

    武藤章闻言哑然,上一次进山,他们就是找的猎户当向导,而且找的是一对父子,利用父亲的生命威胁儿子,儿子才妥协,可是最后,这对父子还是把他们领入了落石陷阱,导致一名特种兵当场玉碎,小鹿原一怒之下就把那对父子都给杀了。

    小鹿原俊泗又道:“其实武藤桑,南霸天还是值得信任的,因为我和伊东桑亲眼见证了他反出**团的过程,种种迹象表明,这不像是假的,除非南霸天是徐锐选择的死间,但是我并不认为一个土匪,会有如此觉悟。”

    “好吧。”武藤章被说服了,说道,“那就是他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找川口桑吧。”小鹿原笑笑,忽然又想起什么事来,说道,“哦对了,现在我们得改口称呼川口桑为将军阁下了,陆军部的晋升令已经下来了,川口桑已经正式晋升少将,并且担任肥城驻屯旅团的旅团长。”

    武藤章脸上便流露出一抹极其复杂的神情,如果没有回龙沟的惨重失败,如果那批军需物资能顺利送抵前线,那么此刻晋升少将的就不会是川口平次,而应该是他武藤章了,只可惜,世事却没有如果,更没有重新再来的机会。

    武藤章必须承认,川口平次的晋升可说是众望所归。

    武藤章只能将失落压在心底,强作笑脸说:“这么说,我们还真得恭喜川口桑了,川口桑好像是我们陆大第32期学员中,最早晋升将官的吧?”

    小鹿原俊泗只是拍了拍武藤章的胳膊,并没有多说什么。

    小鹿原能够体会出武藤章此时的心情,就说他吧,刚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何尝不也是满心苦涩?可是没有办法,日军军衔的晋升不仅靠资历出身,还要靠战功,从陆大毕业那么多的学员,最终能够晋升为将军的又有几个?绝大部份都只能在佐官退役。

    武藤章强作笑颜,跟着小鹿原俊泗缓缓走下了城头,不过内心里,武藤章却涌起强烈的不甘,他武藤章绝对不会被之前微不足道的挫折所击倒,这次对大梅山**团的扫荡,他一定能够洗刷前耻,并因此得以晋升少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