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70章 豪迈

正文 第270章 豪迈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第17军团所属第27军在长丰猛攻了一星期,所属预备第8师几乎被打残,第45师也伤亡近半,而川口平次的防御阵地却是岿然不动,由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总队长转任第27军军长的桂永清便跑到胡宗南那里诉苦,不想打了。

    见战事进展不顺,胡宗南便也有些犹豫不决。

    第27军虽然才刚刚整编完成不久,但是其兵源却大多是第37军、第39军的老兵,这些老兵全都参加过淞沪会战,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百战精兵,尤其是,第27军是第一批换装苏式军械的部队,装备绝不比鬼子差!

    但就是这样的一支部队,却在长丰陷入苦战。

    所以胡宗南有些退缩了,便给蒋委员长发了一封电报,说自己身体不大好,想回关中去休养一阵,蒋委员长对自己这个首席学生的脾气知之甚深,便赶紧飞到了徐州,又把胡宗南召到徐州,苦口婆心的劝慰。

    胡宗南终于又鼓起勇气,准备投入他的起家部队第1军与川口联队决一死战。

    然而,遗憾的是,这个时候最宝贵的半个月已经过去,与徐锐的估计基本一致,日本政府果然在半个月内重新筹集大批物资,紧急运来中国战场,这一次鬼子终于学精了,不再从浦口经津浦铁路北运,而是先到芜湖,然后经肥城北运。

    跟这批物资一起北上的,还有以步兵第29旅团为基干编成的野村支队。

    野村支队在淞沪地区整补了差不多半年,士气正盛,一到皖南战场便锋茫毕露,胡宗南的第1军才两天就败下阵来,于是大批的物资便源源不断的顺着肥蚌公路运往淮南,此前一直靠着空投物资吊命的第9、第13师团终于缓过气来了。

    因为跟随大批的军需物资一起送上来的,还有大量的预备役、后备役军人,这些预备役以及后备役军人,其实早就已经运到南京了,只是因为津浦铁路被切断再加上运输工具又极度匮乏,所以没能及时北运。

    随着大批物资以及补充兵的到位,第9、第13师团迅速恢复战斗力,并立即向淮河战场的****发动了大规模的反攻,此前,淮河战场的****已经基本渡过淮河,这个时候就是想要再次渡河北撤也已来不及了。

    眼看淮河战场的局势迅速的颓败,蒋委员长终于惊醒过来,急令胡宗南第17军团、李品仙第11集团军、廖磊第21集团军以及于学忠第51军后撤,张自忠的第59军因为深陷战场,此时已来不及撤出战场,所以自愿留下断后。

    第59军依托凤阳镇至临淮关之间的既有工事,与日寇展开了殊死博杀。

    血战三昼夜后,淮南战场各部已经基本与鬼子脱离接触,第59军的断后任务完成,张自忠当即命令副军长李文田率编制相对完整的第38师、骑兵第13旅突围,他自己则亲自率领伤亡过半的第180师断后。

    鬼子没料到第59军会突然掉头往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到小鬼子反应过来调整部署时,第59军主力已经从板桥镇打开了一个口子,顺利突围,不过,留下断后的第180师却遭到了鬼子合围,再没有了突围的机会。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经过两昼夜的激战,第180师残部最终被围呆在板桥镇上。

    黎明时分,第180师残部又一次打退了鬼子的进攻,不过,阵地上剩下还能爬的残兵也已经不足百人。

    张自忠掏了下口袋,发现已经没有子弹,便随手把手枪扔进废墟,尽管这支勃朗宁手枪已经跟了他整整十二年,可张自忠却没有一丝留恋,因为没有了子弹,做工再精良的枪支也比烧木棍强不到哪里去。

    张自忠扔掉了手枪,又从废墟里捡了一枝步枪。

    打开枪栓,却发现枪膛里也是空的,张自忠便到已经战死的战士遗骸上找子弹,可让他无比失望的是,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哪怕一发子弹,最后还是向天虎从旁边走过来,将两发黄澄澄的子弹递给张自忠。

    张自忠看了眼向天虎,拿了一发子弹压进枪膛。

    向天虎便将剩下的那一发子弹压进自己的枪膛。

    张自忠抱着步枪在战壕里坐下来,背着身问向天虎:“虎子,你跟我多少年了?”

    向天虎道:“军座,十六年零三个月了。”

    “真快哪,一眨眼就十六年了。”张自忠感慨的道,“尤记得你刚入伍的时候,我教你唱新兵歌,你总是学不会。”

    “还说哪。”向天虎道,“我每唱错一次,就要挨你一鞭子。”

    “咱西北军不易哪,谁都是这么过来的。”张自忠喟然说道,“你老实跟我讲,是不是在心里怨我?怨我没给180师留颗种子?”

    向天虎扁了扁嘴,说:“也怨,也不怨。”

    “也怨,也不怨?”张自忠道,“这话怎么说?”

    向天虎道:“军座你偏心眼,这次淮河会战,我们180师都已经打残了,可38师还有骑兵旅的建制却还是完整的,每次都是这样,有什么好事总轮不着我们180师,可每次有啃不下的硬骨头,却都会轮着我们180师。”

    说完了,向天虎扭头看向硝烟未散的战场,虎目里不觉滴下几颗英雄泪。

    战场上横七竖八,全是180师官兵的遗体,就在距离向天虎不到十步远处,静静的躺卧着他的参谋长严与辉,当时鬼子的一发掷榴弹突然落下,他的参谋长及时把他扑倒在地,他得救了,可与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参谋长却永远离开了。

    “虎子,你得理解我哪。”张逢忠叹息一声,黯然说道,“第38师可是咱们西北军的老底子哪,我张自忠可以死,却不能不给西北军留下一点种子。”

    向天虎释然道:“所以我又不怨你,换成我是军长,我也会这么做的。”

    “虎子,谢谢你的理解。”张自忠拍拍向天虎肩膀,说道,“最后时刻,能够跟你一起上路,也算一大幸事。”

    说话间,鬼子又一次发动了进攻。

    经过十几分钟的激战,鬼子的进攻又一次被击退。

    只不过,这次仍能够动弹的就只剩下向天虎和张自忠俩人了,而且张自忠也负伤了,他的左大腿中了一枪,整个左半边身躯几乎丧失了知觉,向天虎也好不到哪儿去,最后时刻跟鬼子拼刺刀,中了十几刀,虽未伤及要害,光是失血就够他受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片刻后,鬼子又一次发动了进攻,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拉开了正宽超过百米的散兵线,气势汹汹的猛扑上来。

    向天虎背靠着一截炸塌了半边的石墙,叹息道:“要能有几发子弹就好了,老子至少能干掉十几个小鬼子。”

    “行了。”张自忠呵呵笑道,“你都已经干掉不少了,早够本了。”

    向天虎嘿嘿一笑,摩挲着血梁的刺刀,嘶声道:“老子应该还能再干两个。”

    张自忠摇了摇头,说:“鬼子上来还得有一会,你那有烟没,我得抽颗烟。”

    “我给你找找。”向天虎也没烟了,就到战壕里翻找鬼子尸体,结果真让他找着了一盒烟,也是巧了,里面居然还剩两颗烟,向天虎便兴冲冲的折返回来,递给张自忠一颗,然后把另一颗叼嘴里,又从旁边捡起一节燃烧的椽子点燃了。

    当一个小队的鬼了端着刺刀,弯着腰逼上来时,便看到了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只见两个高级将领正靠在一起抽着烟,对于他们的到来,却是现都不理,有个鬼子想开枪,却遭到了鬼子小队长的制止。

    鬼子小队长已经从两人领章看出是两个高级将领,想捉活的。

    一颗烟抽完,张自忠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对向天虎说道:“虎子,时候到了,咱们老哥俩该上路了。”

    向天虎嘿嘿一笑,说:“是啊,该上路了。”

    张自忠转过身来,冷浚的目光落在了鬼子小队长身上,喝道:“小鬼子,来吧。”

    鬼子小队长从张自忠轻蔑的眼神及不屑的语气判断出,这两个****高级将领是绝对不会投降的,当即颔首示意手下士兵将两人格杀。

    站在张自忠背后的鬼子军曹长挺刀便刺,却没有料到,张自忠早就留心着身后,当即一个闪身就躲过了,再反手一刀就割断了鬼子军曹长的喉咙,鬼子军曹长扔掉了军刀,用手捂着绽开的喉咙倒在了地上。

    鬼子小队长皱了皱眉,再一挥手,六七个鬼子便同时扑上来。

    这一次,张自忠终于没能够躲开,六七把明晃晃的刺刀几乎同时刺入他的胸膛,利刃入体,张自忠高大魁梧的身躯剧然一震,然后,原本凌厉明亮的眼神也变得黯淡起来,弥留之际,张自忠隐隐听到向天虎在那大笑。

    “小鬼子,我曰你祖宗!”向天虎最后又抹了两个鬼子喉咙,然后被鬼子小队长来了一个大破膛,向天虎张开双臂,任由肠子、内脏从腹腔里哗啦啦的流淌出来,脸上却是毫不色变,兀自哈哈大笑,“小鬼子,我曰你十八辈祖宗!”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