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64章 奸商

正文 第264章 奸商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锐紧接着又跟严与辉商量好了交割物资的细节,200吨军需物资可不是个小数目,要是折算成75mm口径野战榴弹炮的炮弹,差不多5万发!差不多就是小鬼子一个炮兵大队一次大型战斗的弹药储备了。

    当然,180师在海安缴获的日械装备,更多的是步枪、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甚至就连九二式步兵炮都只有两门,所以向天虎需要的是三八大盖的65mmx50mm子弹,九二式重机枪的77mmx50mm子弹,外加50mm口径掷榴弹以及手雷。

    折算成具体的弹药的数量,计有400万发三八大盖步枪子弹,200万发九二式重机枪子弹,外加1万发50mm口径掷榴弹,2万枚50mm口径甜瓜手雷。

    这些弹药乍一看数量还真不少,但平均到每个单兵、每挺九二式重机枪或者每门掷弹筒上,数量就不多了,180师现在差不多有官兵8000余人,400万发子弹平均到单兵,每个人只有500发子弹,也就两个基数。

    2万枚50mm口径手雷平均到单兵,每人只有两枚半。

    严与辉与徐锐约定好了,这批物资的运输仍需借助大梅山根据地的民夫,但是雇佣民夫的脚钱这次由180师自己出,另外,保护运输队的任务也交由骑兵营来负责,向天虎也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大梅山**大队了。

    约定好了之后,徐锐便带着**大队踏上了归途。

    铁钢的骑兵营因为要接收物资,所以跟着徐锐一起南下,铁钢因为不耐烦跟民夫一起慢腾腾的走,借口去前面清道先带着骑兵营走了。

    目送骑兵营的官兵远去,冷铁锋撇了撇嘴,说道:“老徐,你可真够大方的,一张嘴就又把200吨的军火送了出去,照你这么个送法,咱们从小鬼子那里抢过来的物资,也就够你送个三五回,然后咱们自个儿也要唱空城计了。”

    本质上,冷铁锋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这一回他真心疼了。

    因为这次借给180师的,像三八大盖步枪弹,九二式重机枪子弹以及50mm口径掷榴弹或者手雷,也是他们**大队急等着要用的,其余的像九二式步兵炮弹,75mm口径山炮以及野炮弹,因为没有装备,现阶段根本没用。

    “怎么,心痛了?”徐锐呵呵笑道,“眼界不要这么浅么。”

    “你说我眼界浅?”冷铁锋不乐意了,反驳道,“我看你就是穷大方。”

    徐锐冲着前方烟尘中远去的骑兵呶呶嘴,说道:“我说我送出去的这300吨弹药,能换回一个骑兵营,你说值不值?”

    “换回个骑兵营?”冷铁锋道,“你想得倒是美。”

    不过冷铁锋却必须承认,如果这300吨弹药真能换回一个骑兵营,那绝对是值了。

    因为弹药是消耗品,没有了还可以再想办法从鬼子那里抢,可铁钢麾下的这三百多个骑兵却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骑兵,你想,打了这么多仗,要没点本事能活到今天?这三百多骑兵可都是骑兵种子,别说拿300吨物资换一个骑兵营,只换一个骑兵连也值了!

    “想得美?我当然想得美。”徐锐嘿嘿一笑,阴声说道,“要不然,我干吗非得跟严与辉约定好,这批物资的安全得交给骑兵营来负责?”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老徐,原来你打的这算盘?”冷铁锋瞠目结舌道,“不过,你就这样把铁钢的骑兵营给扣下了,向天虎他能饶得了你?”

    “什么叫扣?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徐锐嘿嘿阴笑道,“这叫借,就兴向天虎向我开口借弹药,难道就不兴我向他开口借点兵?”

    “你这叫借?你这分明就是要挟。”冷铁锋也笑起来。

    “什么要挟,这就是借。”徐锐奸笑道,“我又没说不还,对吧?”

    “对对,还,当然得还,等打下西川再还。”冷铁锋笑道,“你这就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哈哈。”

    “刚刚还耷拉个脸,就跟媳妇让人拐走了似的,现在高兴了吧?”徐锐嘿嘿笑道,“你也不想一想,老徐我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有时候老徐我是大方,可那是在放长线,只等时候一到,对方就得连本带利还回来。”

    “奸商。”冷铁锋道,“你就是个奸商,今天我算是见识了。”

    徐锐嘿嘿一笑,又道:“这年头,不奸一点能行?不奸一点,让人给卖了你还在帮着人家数钞票呢,那啥,弟兄们,都有了。”

    附近的**大队官兵便纷纷挺起胸膛。

    顿了顿,徐锐带头吼起:“咱当兵的人!”

    这歌在为期三个月的军训时教过,除了这首,还有一首《有一个道理不用讲》,当下所有的**大队官兵便纷纷跟着唱起来。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冰冷的钢枪,身披着雨雪风霜。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祖国,我们迎着刺刀敢挺起胸膛。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在思念妻儿,都在怀念家乡。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热血,在抗日的战场飞扬。

    咱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

    (分割线)

    前方不远处,铁钢正率领三百多骑兵浩浩荡荡南下。

    听到身后忽然间响起的雄浑的歌声,铁钢不由一愣。

    警卫排长铁小刚追上来,小声问道:“营座,这什么歌?”

    “谁知道。”铁钢皱眉道,“兴许是他们新四军的军歌吧。”

    “新四军的军歌?”铁小钢道,“挺好听的,就是不够有气势。”

    “对,要说气势,还是咱西北军的军歌最有气势。”铁钢猛的一收腹,冲四周的骑兵将士大吼道,“弟兄们,全都有……”

    四周的骑兵将士便纷纷挺直胸膛,全神贯注。

    铁钢深吸一口气,然后高唱起来:“步伐要精稳,预备……唱!”

    三百多官兵便纷纷跟着高唱起来,唱的却是西北军的劝军人歌。

    步伐要精稳,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炮兵标尺准为高,

    骑兵冲敌勇壮,

    卫兵辎重要坚牢。

    步精、马速、炮兵猛,

    兵力强,国威壮,真荣耀!

    一劝众军人,学在身,枪法皆练准,军威震外敌;

    二劝急发忠烈心,凯旋归日,箪食壶浆慰军;

    (分割线)

    临淮关,第180师临时指挥部。

    随着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下达,淮河战场的各个部队已经迅速动了起来,第59军一部已经连夜从沫河口南渡淮河,接替了第180师防区,第180师则由原来防区前出临淮关,兵锋直逼凤阳镇、门台子镇,彻底堵住蚌埠东部缺口。

    不过小鬼子的反应也是不慢,荻洲师团立刻从蚌埠调来两个步兵大队,加强了凤阳镇以及门台子的防御,而且,前沿观察哨报告,鬼子仍在不断的向凤阳镇增扶,看这样子,获洲师团明显没死心,打算在近期反攻临淮关。

    严与辉说道:“师座,看来荻洲立兵这老鬼子还没死心哪。”

    “荻洲立兵这老鬼子,他想来尽管来,上次因为时间仓促,准备不足,咱们吃了这老鬼子的大亏,这次,老子得把场子给找回来。”向天虎冷冷一笑,又道,“这次不来便罢,老鬼子若敢来,老子非得敲断他的狗爪子不可。”

    如今,向天虎是真敢说硬话,徐锐借他的100吨弹药还在,再借的200吨弹药很快也会运到临淮,手里有粮,心中不慌,有了这300吨的弹药,向天虎还真的就敢跟荻洲师团掰一掰手腕子,论战斗力,西北军真不怵鬼子。

    三三年长城抗战,西北军装备那么差,许多部队只有大刀片,他们不照样把小鬼子砍个落花流水?现在第180师可谓是装备精良,还能怕了小鬼子不成?

    不过,就在这时,向天虎没来由的右眼一阵狂跳,当即皱着眉头对严与辉说道:“参谋长,我这只右眼怎么跳个不停,该不会有什么祸事吧?”

    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向天虎也是迷信的。

    “祸事?”严与辉不以为然道,“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能有什么祸事?”

    想了想,严与辉又道:“师座,你该不会担心徐锐言而无信,不给物资吧?”

    “那不会。”向天虎大摇其头,不以为然道,“这点儿眼力我还是有的,徐锐老弟绝对不是这样式的人,他说了给,就一定会给的。”

    “那卑职就想不出了。”严与辉道,“还能有什么祸事?”

    向天虎道:“参谋长,你说,这次反击会不会真让徐锐老弟不幸言中?”

    严与辉道:“那不能,这次的反击,实际指挥肯定还得由李长官负责,蒋委员长顶多也就是给点儿指导性的意见,不会过多干涉的。”

    向天虎道:“但愿吧,但愿像你说的。”

    严与辉的眉锋便在不经意之间蹙紧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