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26章 可怕

正文 第226章 可怕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距离沙桥墩两千米外的青牛岭山脚下,小鹿原俊泗正顺着陡峭的山崖往上爬,伊东玉之介跟在小鹿原俊泗身后,也在吃力的攀爬。

    伊东玉之介一边爬,一边说道:“小鹿原桑,我可不觉得这时候杀个回马枪,是什么明智之举,昨天晚上支那人吃了大亏,被你劫走了关押在监狱里的犯人不说,还让你击毙了十几个人,他们现在一定已经气疯了。”

    “击毙六人,击伤十二人。”小鹿原俊泗纠正道。

    “都差不多。”伊东玉之介把头一偏,说道,“就凭支那人那可怜的医疗条件,受伤就意味着死亡,这基本没什么区别。”

    “或许吧。”小鹿原俊泗随口应了句。

    伊东玉之介又道:“小鹿原桑,支那人吃了这么大亏的,随时都有可能对左右两侧的山峰展开大规模的搜索,我们这时候回来,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况该刺探的情报都已经刺探得差不多了,给南京的电报也已经发出,又何必再回来冒险?”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小鹿原俊泗没有正面回应。

    其实,小鹿原俊泗根本就没法正面回应,难道他跟伊东玉之介说,他是因为担心妹妹小鹿原纯子的安全,所以不惜冒着危险潜回来,只为了确定妹妹没危险?他要真这么说了,很快整个日本都会知道,小鹿原家族的女儿居然在帮助中国人打日本人。

    尽管小鹿原家族与日本皇室关系很亲近,可小鹿原俊泗绝不认为,这能成为他们家与帝国国策唱反调的凭仗,大东亚圣战,可是帝国千年以来的国策,小鹿原家族帮助中国人,那就是与整个帝国作对。

    “好吧,你总是对的。”伊东玉之介只能选择闭嘴。

    没多久,两人就爬上了一处山崖,小鹿原俊泗说道:“就这里吧。”

    “嗯哼,这里的视野倒不错,就是缺一杆狙击步枪。”伊东玉之介双手做出握枪状,虚虚指向前方的沙桥墩,喘息说道,“还有,距离也远了些,咦……”

    伊东玉之介忽然轻咦了一声,说道:“那边好像出什么事了?”

    正靠着一块岩石休息的小鹿原俊泗闻言便立刻坐起身,然后举起望远镜望向沙桥墩,一看之下,果然发现沙桥墩上的军营里有两伙人正互相对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对于皇军来说,终归不是什么坏事。

    调整好焦距之后,小鹿原俊泗却不免有些讶然。

    正在对峙的双方,其中一方好像是今天早上追他的那个人,今天早上小鹿原俊泗其实也被对方追得很是狼狈,若不是伊东玉之介暗中辅助,他要想摆脱对方还真不太容易,不过现在这人怎么跟自己人起了冲突了?

    望远镜视野再转,小鹿原俊泗便又看到了纯子。

    看到纯子被反缚双手,明显处境不妙,小鹿原俊泗的心便立刻悬了起来,该死,纯子不是说她在中国人那边处境很好么,怎么会被人绑了?这个时候,小鹿原就有些后悔,之前真应该带着纯子一起离开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只不过,现在后悔也是晚了。

    小鹿原俊泗只能强忍住不安,耐心的继续观察。

    伊东玉之介却没有小鹿原俊泗的忧虑,相反有些遗憾:“可惜了,要是我现在手里面有一杆带八倍望远镜的狙击步枪,那就太完美了,我只需轻轻一扣扳机,砰,支那人那边就该开始自相残杀了,咱们也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消灭大梅山**大队了。”

    小鹿原俊泗没有理会伊东玉之介,不停的移动望远镜,观察沙桥墩。

    伊东玉之介又自顾自说道:“不过,既便没有我帮忙,支那人多半也会自相残杀,对峙双方看起来都挺激动的,不是么?”

    “伊东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小鹿原俊泗忽然说道,“你看那边。”

    “哪边?”伊东玉之介跟着小鹿原俊泗手指的方向调转望远镜视野,然后在他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辆卡车,讶然道,“卡车?”

    小鹿原俊泗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徐锐回来了。”

    “徐锐?你是说昨天晚上徐锐不在?”伊东玉之介握着望远镜的双手下意识的一紧,对于徐锐其名,伊东玉之介可是从小鹿原俊泗嘴里听过很多次了,之前小鹿原俊泗对他们进行残酷训练时,每每会拿徐锐来鞭笞他们。

    小鹿原俊泗时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就是:这要换成是徐锐,你们早已经身死多时了!要是换成徐锐,他能甩下你们八条街!要换成徐锐,他一个人一把刀就能把你们全部干掉!要换成是徐锐,恭喜你们,你们可以回日本了,不过回去的只能是骨灰。

    “伊东桑,你应该感到庆幸。”小鹿原俊泗一边调整焦距,使卡车在视野中变清晰,一边接着说道,“庆幸徐锐昨晚上不在梅镇,庆幸他的特种部队并不在,要不然,你我很可能都没法再活着回到蒲城了。”

    “小鹿原桑,这个徐锐真有这么可怕?”

    “可怕?任何语言恐怕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可怕,他比你儿时睡梦中最为可怕的恶魔都还要可怕十倍、百倍!”小鹿原俊泗终于调整好了焦距,卡车变得清晰,“不过呢,再可怕的恶魔也是可以战胜的,只要你的心中存有必胜之信念。”

    “哈依。”伊东玉之介重重顿首。

    (分割线)

    冷铁锋用力一踩刹车,卡车便嘎吱一声停住了。

    “老徐,好像出事了。”冷铁锋扭头对徐锐说道。

    设在下沙桥桥头的哨卡前竟然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个可不太正常。

    “下车。”徐锐拍了拍驾驶室跟车厢中间的隔板,然后打开车门第一个跳下车。

    双脚才刚刚着地,徐锐便毫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丝不适,那种感觉,仿佛就跟有人躲在暗中窥视他,霎那间,徐锐便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大约两千米外的青牛岭余脉,这股不适感好像来自于这个方向,山上有人窥视?

    徐锐正准备闭上眼睛,确认一下这股不适感是否真的来自青牛岭上,前方一个身影却急匆匆的从下沙桥冲了过来,一边高喊:“大队长不好了,大队长不好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徐锐便立刻将这股不适抛到脑后,大步迎向那人:“书呆子,出什么事了?”

    匆匆跑来的是何书崖,何书崖跑到徐锐跟前,大口喘息道:“大队长,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可真的要出大事了,快,快点,那边要出事,一中队、二中队跟四中队快要打起来了,他们快要打起来了。”

    “什么?”徐锐一听就毛了,“老子走了才一天,就整出这幺蛾子。”

    冷铁峰跟上徐锐,一边说道:“老徐,当初我怎么跟你说来着,最好将青牛寨、青风寨的土匪跟原来**营的老兵混编,可你不听,现在果然出乱子了吧?”

    “你小子懂个屁。”徐锐很不客气的训道,“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粥的道理,你难道也不懂?老子之所以不把青牛寨、青风寨的土匪嘴**营老兵混编,就是怕那些个积年老匪带坏咱们**营的老兄弟。”

    “可你不搞混编,这些土匪的匪性就很难去除。”

    “很难去除不等于没法去除,老子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治治这帮积年惯匪,让他们知道现在再不比当年在山上当土匪了,既然现在当兵了,那就应该有当兵的样子。”徐锐嘿然一笑,又道,“其实老子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

    “原来你是早有预谋?”冷铁锋道,“你就不怕真的闹出哗变。”

    “哗变?”徐锐嘿嘿一笑,冷森森说道,“那也得他们有这个胆子。”

    (分割线)

    两千米外,青牛岭上。

    伊东玉之介直到现在,一颗心都还在怦怦乱跳。

    好半天后,伊东玉之介才感觉到自己心跳不那么快了,这才扭头问小鹿原俊泗:“小鹿原桑,徐锐会不会已经发现我们了?”

    “应该没有。”小鹿原俊俊泗神情凝重的摇摇头,又道,“伊东桑,现在你该知道,徐锐有多么可怕了吧?此人的感知能力,简直是闻所未闻,他似乎能够听到很远距离外的最细微声响,又似乎能感觉到来自很远距离的最细微的敌意,然后,他还能凭借敏锐的感知,迅速做出正确的反应,当初在包兴,他就是凭借着这能力逃过我的狙杀的。”

    “那他还是人吗?”伊东玉之介凛然道,“岂不是真的成了魔鬼了?”

    “那也不是,魔鬼是杀不死的。”小鹿原俊泗道,“但我知道,徐锐却可以杀死的,当初在包兴,我差一点就干掉他了。”

    伊东玉之介点点头,又道:“小鹿原桑,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回去,我们这就回蒲城。”小鹿原道,“我们已经获得了想要的情报,可以回了。”

    其实吧,小鹿原俊泗是因为知道徐锐已经回来,纯子已经没有了危险,所以他也就不必再留在这里继续监视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