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25章 匪性

正文 第225章 匪性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锐不在,梅镇这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昨天晚上的一通混战,负责守夜的四中队死了六个,伤了十几个,原本青牛寨的十三当家十三幺也在乱战中牺牲,把南霸天气坏了。

    更让南霸天生气的是,劳改营也让人家给劫了,关押在里边的黄守义也让人救走了,然而接下来的发现却更令南霸天生气,简直快气疯了。

    南霸天发现,侵入沙桥墩的鬼子竟然只有一个!

    从劳改营那开始枪战,到最后追丢鬼子,自始至终就只看到一个鬼子。

    南霸天咬着那个鬼子的尾巴先下到谷底,顺着峡谷往前追了大约两公里,在一处高度相对较低的山崖重新爬上来,然后就没然后了,当他带着十几个老兵爬上山崖,却已经失去了那鬼子的踪影,那小鬼子就跟空气般消失了。

    南霸天是山中猎户出身,平素极善追踪,却没发现一丝鬼子留下的踪影。

    不过,南霸天也并非一无所获,这之前在劳改营的门口,他分明看到野战医院的那个日本娘们在跟那鬼子激烈争吵,显然,医院的那个日本娘们应该认识那个鬼子,说不定医院那个日本娘们就是鬼子的内应。

    要不然,鬼子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救走人?

    南霸天越想越觉得可能,所以一回到沙桥墩便命令部队把野战医院围了,然后带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医院。

    南霸天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小鹿原纯子身上。

    南霸天进来时,小鹿原纯子正在给一名受重伤的士兵做取弹手术。

    小鹿原俊泗最终还是没能带走他的妹妹,因为纯子不惜以死相逼。

    倒不是说,小鹿原俊泗就真拿纯子没有办法,其实有他有一百种办法抢在妹妹割断自己颈总动脉之前打落她手中的手术刀,但是他不能不担心,就算他这次阻止了纯子,将来纯子还会不会有下次?

    如果纯子执意要留下,那么贸然带着她离开,就不是救她而是害她!

    对于自己妹妹的性格,小鹿原俊泗非常清楚,在纯子看似柔弱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坚定的内心。

    所以最终,小鹿原俊泗选择了妥协,他相信,过段时间妹妹会想明白的,到那时候他再回来带走她也不晚,毕竟,妹妹在这里挺安全的,不是么?

    纯子并没有哀伤太久,小鹿原俊泗离开之后,她就很快进入到工作状态,开始了一台接着一台的抢救手术。

    当第三台手术进行一半,紧闭的帷幄忽然被人猛的掀开。

    遂即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便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正在给纯子打下手的一个日裔医生还有两个日裔护士便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南霸天冷冷的扫了小鹿原纯子一眼,大吼道:“把她抓起来!”

    两个士兵便立刻冲上来,一把就揪住小鹿原纯子,那个日裔医生冲上来想阻止,南霸天便不由分直接就扣响了扳机,一声枪响,那个日裔医生的左太阳穴上便多出个血洞,右侧太阳穴上更是绽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噗。”日裔医生就像被锯倒的木头,往前直挺挺倒下来。

    那两个日裔护士吓得惊声尖叫,南霸天便立刻举着枪怒吼:“都给我闭嘴!”

    两个日裔护士听不懂南霸天在喊什么,但她们还是在本能的驱使下闭紧了嘴巴。

    小鹿原纯子却没有慌乱,也没有挣扎,而是镇定的用并不怎么熟练的汉语说道:“能不能,让我,做完,手术?”

    抓人的两个士兵便拿眼睛去看南霸天。

    南霸天却不为所动,冷然道:“还做什么手术,带走!”

    “走!”那两个士兵便立刻押解着小鹿原纯子出了房间。

    南霸天收枪回枪套,又大声吩咐剩下的几个士兵:“把这两个鬼子娘们也看好了,没准她们中间还有鬼子奸细!等老子审出来了,有一个算一个,全他妈砍头,老子要拿他们的人头去祭奠老十三他们在天之灵。”

    “是!”几个士兵轰然应喏。

    南霸天带人押着小鹿原纯子正往外走,迎面遇上了肖雁月和王沪生。

    肖雁月是陪王沪生来找小鹿原纯子的,因为镇上有位产妇难产,有生命危险,王沪生就想从野战医院找个医生去救人,因为这事做好了,可以极大的巩固**在梅镇百姓心目当中的形象,结果两人刚进医院,就遇上了南霸天。

    看到小鹿原纯子被捆着手,肖雁月明显愣下。

    待回过神来,肖雁月立刻就怒了:“南霸天,你干什么?”

    “干什么?抓奸细!”南霸天冷冷的扫了肖雁月一眼,在整个大梅山**大队,南霸天只怵俩人,或者说只敬畏俩人,但肖雁月显然不在两人之列。

    说完,南霸天又回头示意押解纯子的两个士兵:“带走!”

    “我看谁敢!”肖雁月闪身挡住去路,冲那两个士兵喝道,“把人放了!”

    那两个士兵便有些犹豫,南霸天不怕肖雁月,但是这两个老兵却有些害怕,因为肖雁月当了他们整整三个月的教官,那三个月,肖雁月可真是把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恨得他们一个个在背后骂肖雁月女魔头。

    所以,肖雁月在青牛寨、青风寨土匪改造而来的四中队、五中队官兵心中,还是很有一些威信的。

    看到两个士兵有些畏惧,南霸天立刻就火了:“真是废物,一个小娘们儿也至于让你们怕成这样?都摸摸自己胯下,看看卵子还在不在?”

    肖雁月也火了,怒道:“南霸天,少在我面前耍威风,这里可不是青牛寨,还有你们也不再是土匪,而是**的游击队了!”

    南霸天冷森森的瞪着肖雁月,喝道:“让开!”

    “放人!”肖雁月却毫不退让,冷冷的回瞪过去。

    南霸天便彻底怒了,十三幺和另外五个生死兄弟的战死使得他丧失了理智,当下南霸天扭头冲身后跟着的十几个士兵大吼道:“把她给老子绑了!”

    看到南霸天发了性,那十几个士兵便也不再顾忌什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些士兵在本质上仍然还是土匪,短短三个多月的训练很难真正改变什么,一旦到了要紧的时刻,这些士兵立刻会匪性复发。

    当下便有好几个士兵便一涌而上,将肖雁月也给绑了起来。

    看到肖雁月被绑了,王沪生急了,赶紧上前阻止:“住手,快住手。”

    南霸天却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当下不分青红皂白,大吼道:“把他也绑了。”

    剩下十几个匪性复发的士兵便立刻一涌而上,把王沪生摁倒在地也给绑了。

    “南霸天,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王沪生脑袋被摁在地上,却犹自高喊,“你这么做已经违反军纪,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现在以皖南特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立刻放下武器,接受保卫科的审查,我命令你立刻放下武器……”

    “去你妈的书记。”南霸天却上前直接一拳捶在王沪生脸颊上,王沪生便立刻呜咽一声陷入到昏迷中。

    不过这时,整个**大队的官兵都被惊动了。

    万重山、李海先后带人赶到,跟随两人到来的一中队、二中队官兵便立刻举起枪,将南霸天和他手下十几个士兵围起来,但是,紧接着,四中队剩下的一百多士兵也赶到了,又从外面把李海、万重山他们给围了。

    现场的气氛便立刻紧张起来,混战一触即发。

    万重山看着南霸天,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缓:“南霸天,先把枪放下,有话好说,拿枪指着自家兄弟,算什么英雄好汉?”

    南霸天道:“先让你们的人把枪放下。”

    “这不可能!”不等万重山发话,李海便说道,“南霸天,你现在让你的人放下枪,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可如果拒不肯缴械,那就是哗变!按军规,哗变之首犯该如何处置,南霸天你想必清楚的。”

    南霸天的脸肌便微微的颤抖了下。

    按军规,哗变之首犯是要枪毙的。

    “做梦!”南霸天只是稍稍一犹豫,便立刻又镇定如初,冷然道,“李海,万重山,现在让你们的人让开,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等我毙了这日本小娘们,给老十三他们报了仇,回头该打打,该杀杀,随你们,但是……”

    停顿了一下,南霸天又阴森森说道:“但是现在你们若是再拦我,那就别怪我南霸天不念兄弟情义。”

    李海的眼睛便立刻眯起来,冷然道:“南霸天,你知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老子却也不是好说话的。”南霸天已经骑在虎背上下不来了,当即单手持枪,用右手大拇指将盒子炮的机头给扳开,四中队的一百多号士兵见状,便纷纷拉栓推弹上膛,一中队还有二中队的士兵见状,便也赶紧将子弹推上膛。

    双方剑拔弩张,混战一触即发,现场的空气都快凝滞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