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24章 徐锐的杰作

正文 第224章 徐锐的杰作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南京,芳华园。

    芳华园地处南京市的东南角,草木繁华,园林风景秀绝东南,此前曾经是蒋委员长的官邸,不过此刻,却成了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部。

    阳春三月,芳华园里的草木已经开始发芽,春意盎然。

    然而,杉杉元的心情却并没有因为春天的到来而有所好转,他的心情依然还沉浸在刚刚逝去的严酷寒冬中。

    杉杉元之所以心情不好,原因是多方面的。

    有来自于大本营的压力,有来自于日本皇室的非议,不过更重要的,是因为北上集群在淮南前线进展不顺,由第9、第13师团编成的北上集群在淮河前线苦战三个多月,却仍然迟迟无法打开局面。

    既便后来杉杉元将刚刚赶到中国战场的**重炮兵第5旅团以及战车第9联队也调上了淮河前线,战局也仍没有得到太大改观。

    在大本营内部,已经出现了某种不和谐的声音。

    指称杉杉元能力平庸,根本就不配继续呆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的任上,而且日本皇室也一再来电,对华中方面军迟迟不能够越过淮河防线表示遗憾。

    多种因素交织,杉杉元内心的焦虑一日甚过一日。

    杉杉元隐隐有种预感,如果一个月内淮河战局仍然不能有所改观,说不定,大本营和皇室就会再次启动换将议程。

    武藤章从作战室出来,正好看到杉杉元那个萧瑟的背影。

    如果可以选择,武藤章是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向杉杉元报告这坏消息,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华中方面军的参谋次长呢?参谋长冢田老奸巨滑,十天倒有九天躲在医院,却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他的肩上。

    “司令官阁下。”武藤章走到杉杉元身后,猛然收脚立正,然后将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去,又说道,“淮南前线急电!”

    杉杉元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疲惫,摆摆手说:“说,什么事。”

    武藤章便收回文件夹,沉声道:“昨晚上,支那第59军所属第180师在淮河南岸突然发起攻势,歼灭第13师团之突出一部,第13师团伤亡愈七百人,其中大多战死,此外,囤积在仓库里的上百吨油料,也因遭受支那军炮击而毁于一旦。”

    “纳尼?”杉杉元霍然回头,失声道,“上百吨油料被毁?”

    杉杉元不能不吃惊,因为帝国资源匮乏,几乎所有的战略物资都需要仰赖海外进口,而其中,尤以原油最为紧缺,帝国的国土上不能够产出哪怕一滴的原油,却需要供养规模达到世界第三的庞大海军,所以能够分给陆军的油料实在很有限。

    可是现在,却一家伙损失了上百吨油料!

    “纳尼?”杉杉元失声道,“上百吨油料被毁?”

    “哈依。”武藤章顿首道,“由于囤积油料的露天仓库出人意料的遭到支那军炮击,导致囤积其中的上百吨油料被炸毁。”

    “八嘎,八嘎,八嘎牙鲁。”杉杉元勃然大怒道,“荻洲立兵这个蠢货,他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他怎么能够让支那军的炮兵如此深入到他的防区?还是说,这个蠢货直接把油料囤放在前沿阵地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武藤章摇摇头,解释道:“司令官阁下,囤积油料的油料库其实是跟着荻洲师团的师团部在一起,距离前沿阵地至少有五公里之遥,支那军没有重炮,根本就打不到油料库,所以原本是不会有危险的。”

    “原本不会有危险?”杉杉元以吃人的眼神盯着武藤章,咆哮道,“武藤桑,我请你搞清楚,现在不是原本会不会有危险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囤积在油料库的上百吨油料已经被炸毁,已经毁于一旦了!”

    “哈依。”武藤章收脚立正,重重顿首道,“司令官阁下,囤积在仓库的上百吨油料惨遭摧毁,这的确让人遗憾,但是荻洲师团也在电报中提及了一条极其重要的信息,卑职以为这条信息非比寻常,应该引起司令官阁下的重视。”

    杉杉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问道:“什么信息?”

    武藤章道:“荻洲师团说,这一次,他们的突出一部之所以会遭到支那军的突袭并且失守,是因为支那军对其突出部实施了特种作战。”

    “纳尼?”杉杉元的眼睛再次瞪大,“特种作战?”

    “哈依。”武藤章顿首道,“报告说,支那军出动了一支十人左右的精锐小部队,这支小部队的人数虽然不多,战斗力却是十分之强悍,他们成功渗透并且摧毁了荻洲师团突出一部的指挥系统,这才导致突出部迅速被歼。”

    杉杉元道:“突出部的皇军将士难道都是死人,支那军的小部队又是怎么混进去的?”

    武藤章道:“这支支那小部队会说流利的日语,懂得刺探、暗杀、渗透等特种战术,一线的野战师团却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反谍训练,所以,被支那小部队混进去并不奇怪,事实上既便是经过专门反谍训练的欧陆军队,也很难阻止特种部队的渗透。”

    武藤章因为跟小鹿原俊泗接触的时间比较长,对特种兵以及特种作战了解得要比杉杉元更多,更清楚特种部队的可怕之处。

    不过武藤章之所以不遗余力替荻洲师团辩解,却是因为另外一份电报。

    就在荻洲师团的电报到来之前,南京才刚接到了小鹿原俊泗从蒲城发来的密电,而这份电报也是导致杉杉元心情恶劣的直接诱因。

    小鹿原俊泗在电报中提及,在大梅山活动的**武装,并不是一支普通武装,而是一支训练有素、作风强悍的精锐武装,在这支武装中,还存在一支人数不多、战斗力却十分强悍的小部队,也就是特种部队。

    小鹿原俊泗进一步的判断,大梅山的这支武装的最高长官,极可能就是在无锡、包兴、南通以及七星湖连续重创皇军的徐锐!

    而这,恰恰是杉杉元最难以接受的。

    如果徐锐真的还活着,大本营和皇室并不会因此而撤换杉杉元,毕竟,在徐锐这件事情上,杉杉元其实没有撒谎,当初他就说的十分清楚,徐锐或死于乱战之中,而并没有肯定的说徐锐已经战死。

    但是,徐锐仍然活着,对于杉杉元来说绝对不是光彩的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所以,杉杉元本能的拒绝接受徐锐还活着这样的类似推断。

    武藤章却很认同小鹿原俊泗的判断,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荻洲师团的报告是可信的,在淮河战场极可能存在这样一支支那特种兵,至少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有这样一支特种部队参与了战斗。”

    “特种部队,特种部队,又是特种部队,哪来这么多的特种部队?”杉杉元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怒道,“支那军什么时候走在了当今世界所有军事大国的前列,提前训练并且装备了这么多的特种部队?”

    武藤章道:“司令官阁下,卑职无意与您争辩,但是我想提醒您,在大梅山战场和淮南战场连续出现支那特种兵的身影,这绝对不是偶然,毕竟大梅山到蚌埠的直线距离不过区区两百多里,急行军一天便可赶到。”

    杉杉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竭力压抑住心中的焦虑,问武藤章道:“武藤桑,这么说你是真的认为,徐锐并没有死,而且他还带着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躲进了大梅山区,并在三个月里训练出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此前奇袭蒲城,以及昨夜奇袭荻洲师团突出部的这两次战斗,都是这支特种部队的杰作?”

    “哈依。”武藤章顿首道,“这虽然是小鹿原桑的判断,但是卑职完全认同他的判断,这两次战斗,定然就是徐锐的杰作!”

    杉杉元又道:“好吧,姑且假设小鹿原的判断是对的,那么小鹿原俊泗是不是进一步提议,我们必须即刻调集重兵,进巢大梅山,彻底剿灭徐锐?”

    “不,司令官阁下。”武藤章摆摆手,说道,“小鹿原桑的建议与此恰恰相反。”

    “哦?”杉杉元道,“他是怎么说的?”

    武藤章道:“小鹿原桑认为,经过三个月的整训,徐锐所部气候已成,再加上大梅山区地势十分险要,就目前而言,调集一个支队以下的兵力,恐怕无济于事,而如果集结一个师团以上的兵力,则又会严重影响到淮南会战以及接下来的徐州会战,所以,小鹿原桑建议在蒲城采取守势,等到徐州会战结束再回头对付徐锐。”

    “是吗?”杉杉元有些意外,“小鹿原俊泗真是这么说的?”

    “哈依。”武藤章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我想说的是,你对小鹿原桑其实大可不必有成见,抛开他特战理论不说,他其实也是个十分优秀的军事人才。”

    “也许吧。”杉杉元不置可否的摆摆手,又问道,“对了,我让你咨询大本营的事,大本营怎么回复?”

    武藤章道:“大本营回复说,物资已经从大阪港装船起运,最早后天傍晚就可以运抵南京的下关码头。”

    “哟西。”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